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五卷 第244章 奶奶逝世2

    一直冷寂的林家城堡此刻很热闹,林家所有长辈都聚集在这里,大家穿着黑衣,表情冰冷而肃穆。

    夏彤看着他们就想起那次林家聚会,他们都穿着中山装,慈眉善目,拄着拐杖在一片觥筹交错中兄弟友恭,欢颜笑语。

    可是再看看他们此刻冰冷的表情,夏彤只能叹一句人心难测了。

    她有些恍惚的环视着林家这栋城堡,当年她竭力讨好戴颢笉,后来又在这里发生紫柔和方圆圆的事,如今细细想来都恍如隔世。

    林家长辈们看见林泽少出现十分震惊,他们和外界猜想的一样,林泽少必然坠崖身亡了。因为如果他没死,他必然会采取行动回国,然后争夺林氏。

    林泽少牵着夏彤走进去,他看着他们,清俊的容颜没有太大起伏,低醇的声音窥探不出丝毫情绪,“我今天来只是想看看奶奶。”

    长辈们互相传递了一个眼色,最终纷纷点头,指着楼上一件房间道,“奶奶在那里,你去送送她吧。”

    长辈们都是一个思想,林泽少加拿大之行时他们派杀手去杀他,那是因为他威胁到了他们的利益,他还有可杀的价值。而现在的林泽少已经被彻底踢出了局,他们自然也不将他放在眼里了。

    但长辈们依旧不放心,派了个人站在房间门口监视着。

    林泽少和夏彤走进房间,正巧有一批白衣大褂们离开,最前面那个主治医师摇着头,对佣人说道,“奶奶不行了,准备点灯。”

    夏彤走近看,奶奶正躺在床上,她的头发花白,脸色蜡黄,一张满是沟壑的脸几乎如人皮般都皱在了一起,她竟比前些天在加长版商务车上见到的奶奶更苍老衰退了20年,她半阖着眼,已经油尽灯枯。

    夏彤的眼泪刷一下就下来了,她随着林泽少跪在床前,两人都叫了声,“奶奶…”

    林奶奶听见他们的声音身体猛的一震,这种感觉就像是将死之人的回光返照,她侧过脸,一只苍老的手在空中乱舞着,口齿不清的说着,“泽…泽少…”

    林泽少将奶奶的手握在手心,恭敬的答,“是,奶奶。”

    林奶奶确定了他的方向,缓缓打开了眼睛,那双浑浊的眼睛明明紧盯着林泽少却早没了聚焦,她扯着嘴角,“泽少…你…你没死?”

    林泽少没回答,当然奶奶也没等他回答,她挪动着干涸的唇,摇着头,“没…没死又能怎么样?一切都…都完了…没想到林…林氏要葬送在我手里了…”

    夏彤的眼泪流的更凶了,她一直知道他在奶奶眼里只是工具,他死没死不要紧,奶奶关心的只有林氏。可人说将死之人其心也善,奶奶为何就不能对他怜悯和慈悲一回?

    她伸出小手去攥林泽少的衣袖,林泽少向她看来,她眼里的温柔与心疼他都懂,他回了她一记安抚的微笑,没关系,这些年,他都习惯了。

    林泽少拍了拍奶奶的手,轻声道,“奶奶,您安心去吧。”

    然后他低下头,在奶奶耳边轻语了几句。

    夏彤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只见他说完奶奶整个身体都僵住了,她所有表情和动作都嘎然停止,像已经气绝身亡。

    夏彤正不知所措时,奶奶重重吸了一口气,伸出右手食指颤抖的指着林泽少,“你…”

    奶奶已经做不出任何表情了,但她这声“你”夏彤听出了很多复杂的情绪,有怨毒,气愤,懊悔,惊骇的…

    在夏彤没反应过来时,奶奶又连声道,“好,好,好!”奶奶说了三声好,然后将伸出食指的动作变成竖起大拇指,眼睛一闭,魂归西天了。

    奶奶这三声“好”用尽了她虚弱生命的全部力气,气沉丹田,铿锵有力,倒有了几分真心的赞赏和感叹。

    对于奶奶的死,夏彤哭的稀里哗啦,不能自己。门外不知谁叫了声“奶奶,丧!”,于是门外一片嚎哭声,有穿着黑衣的佣人来给奶奶换衣。

    林泽少起身,他搂着夏彤的肩膀将悲恸的她带怀里,正往后退着,林家长辈来到了面前,他们下逐客令,“泽少,你已经不是我们林家的子孙了,现在我们要给奶奶办丧事,你不便留在这里。”

    林泽少最后看了一眼床上的奶奶,点头,“好。”

    那长辈想起了某件事又道,“泽少,现在林氏已经由林非凡继承了,我们召开了股东大会罢免了你副总的职位,以后不论林家还是林氏,你都没有资格插手了,我们也不想再在这两个地方看见你。”

    林泽少依然没有过多言语,哪怕这些话已经有了逼迫之意,他似乎并没有放在心上。一身黑衣包裹着他遒劲的身材,颀拔的身姿有一股淋漓尽致的淡然和优越,他只垂眸低声哄着怀里的女人,“夏彤,别哭了恩?”

    然后带着她,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林家。

    ……

    两人刚出了林家,门外堵了里外三层的媒体记者蜂拥了上来,又是一阵媒体闪光灯和“咔嚓”的照相机声,林泽少下意识将夏彤护在怀里。

    面对记者,夏彤只好先擦干泪,她红肿着眼睛对林泽少笑了笑,她早不是5年前的夏彤了,她曾经站在珠宝设计最巅峰的舞台上,下座除了来自于全球的精英外,就是人头攒动的媒体记者。

    夏彤在公众面前已然做的到得体,优雅与坦然,她收敛了悲伤,身体往男人怀里小鸟依人的贴去,一双清亮的水眸善意的面对着媒体。

    林泽少赞许的看着她,一双大掌揉着她的秀发,他眼里没有旁人,毫不掩饰的爱怜和宠溺。

    三人既然来这里那就早做足了准备,卢清已经领着一批黑衣保镖维持着秩序,卢清道,“我们林总今天接受大家的访问,大大依序提问。”

    虽然说是依序,但媒体记者一个接一个犀利的问题就如狂轰乱炸般…

    “林总,一周前有传闻说您在加拿大之行中遇害,坠入悬崖生死不明,请问是有人要蓄意加害您吗?您知道对方是谁?”

    “林总,您不在的一周里林氏已经易主并将您除名,请问您服从这样的结果吗?还是说您要采取行动夺回林氏?”

    “林总,自您身世被曝光后,请问您与您的生母戴颢笉联系过吗?您知道您的亲生父亲是谁吗?”

    “林总,请问现在站在您身边的是您的妻子夏彤吗?您妻子是近几年名声鼎盛的Shelley吗?请问5年前你们分开的理由是什么?”

    “林总,请问您消失的这一周里去了哪里,做了什么?”

    “林总…”

    “林总…”

    “林总…”

    记者越问越激动,一个问题还没结束就被另一个问题掩盖了下去,大家像强了鸡血般问的面红耳赤。

    “大家静一静,静一静,提问就此结束,下面我们是我们林总的回答。”卢清扯着嗓音喊道。

    一听林泽少要回答,大家迅速收回了口,纷纷拿出口袋里的纸和笔严阵以待的记录着。

    林泽少搂着夏彤,他一双深邃的墨眸对准镜头十分从容,嘴角勾着浅笑的弧度,他道,“大家问题太多,我也记不得顺序,那就想到什么就回答什么了。”

    “我身边的的确是我的妻子夏彤,也是近期享誉盛名的珠宝设计师Shelley,你们问我离开的理由是什么?这还用问吗,如果不离开,那我的夏彤可以变成Shelley吗?所以我再用割舍来成全。”

    记者们记录着却纷纷讶异的抬起头,林泽少这番话几乎称得上幽默风趣,“我的夏彤”更是像聊天的口气,可他一直是清贵逼人的男人,不苟言笑,生人勿近,可是他如今的姿态轻松潇洒,英挺的眉间舒展着惬意的笑意,似乎这无意间,很多东西发生了变化。

    他的这番话令正坐在电视机面前的苏如是有了满满的宽慰,而小杉杉更是开心的坐在外婆腿上,“外婆,我可以去认爹地了吗?”

    苏如是点头,“可以,待会外婆给你换身新衣服,我们站在楼下等你爹地回家。”

    “你们问我戴颢笉的事情,我可以告诉你们我和她早在五年前就断绝了母子关系。不要问我原因是什么,因为我不可能将自己血淋淋的伤痛过往拿出来与你们分享。”

    此时的一栋半旧住宅楼里,戴颢笉正坐在沙发看电视,她身前的茶几上放置着一桶正用热水泡着的桶装方便面。

    听到他的话,戴颢笉嘴角勾出自嘲的弧度,然后缓缓垂下头,吃面。

    只是也不知是热气熏的还是里面辣椒味太浓,戴颢笉干涸了30年的眼睛终于溢出眼泪,一滴滴的洒进了方便面里。

    “至于林家和林氏的事情我无话可说,我尊重他们做出的一定决定。”

    此刻在后方站着的林家长辈们听到他的话纷纷满意的点头,而坐在林氏总裁办公室里,翘着二郎腿抽烟的林非凡“哈哈哈…”一阵狂笑,露出了胜利的微笑。

    “对了,我在加拿大的确是遇到了杀手,他们想取我的性命,若说这幕后主使是谁…”在众人的屏息期待,林泽少指着最近的一台摄像镜头,笑道,“喂,柳公子,有人告诉我是你想害我,关于这点,你怎么解释?”

    此刻的柳靖淇正坐在他的办公室里,透过电脑液晶屏他看着林泽少半是玩笑半是认真的指着他,要他解释。

    “呵…”他从喉咙里逼出一声哑笑,一双黑眸里已经布满阴鹜和戾气。

    柳靖淇看着现场又混乱了,那些记者因为挖掘到了一剂猛料而兴奋不已,有人按捺不住问,“林总,请问世界珠宝大亨柳公子和您是有什么过节而想对您痛下杀手吗?5年前,柳公子似乎钟情于您的妻子s,他是不是因爱生恨?”

    柳靖淇看着林泽少目光所指那位提问者,面部淡笑,眸里却覆上寒霜,凌厉无比,柳靖淇嗤笑,他今日的幽默风趣只不过证明他“装”的功力又上了一台阶,更加深不可测。

    正想着,那边的林泽少却对记者笑道,“你怎么说话的,我跟柳公子开了一个玩笑大家就当真了。什么因爱生恨,柳公子已经娶了君家千金,柳公子永远不可能做出那种以女人为踏脚石,然后抛妻弃女的无良无德的事情呢,大家想多了。”

    说着林泽少又对准镜头,柳靖淇似乎能感觉隔了那些远林泽少的那双锐利双眸精准射到自己身上,“柳公子,您别介意啊,以我俩的深厚情谊我随便开您几句玩笑,您明天不会发律师信给我吧?”

    “哦,对了,”林泽少又对着他道,“刚刚他们问我这一周去了哪里,我和我老婆去了天堂之岛的塔希提蜜月旅行了,那里风景不错,什么时候你带君小姐去时,我们给你当免费导游。”

    林泽少说完,满面春-风的对他眯眼笑着。

    他的笑容过于刺目,柳靖淇慢慢垂下眸,他垂在身侧的双手已经捏成拳,胸膛都开始剧烈起伏。

    好,好一个林泽少,好一张伶牙俐齿!

    娶了夏彤,他不停将成功炫耀给他这个失败者看。明知道他不喜欢君安吉,非要在媒体面前一遍遍提醒君家有恩与他的事实,将君安吉和他的荣誉名声捆绑在一起。

    他在媒体面前无凭无据的说他想害他,最后以两人“深厚”友谊的鬼话断绝了他向他发律师函,声讨名誉的机会。

    最后还要踩他一脚,赤果果的嘲笑他,看,你没杀得了我吧,我跟我老婆去蜜月了一圈,有本事你也带着君安吉来啊。

    想到这些,胸膛那处的怒火几乎要将他焚烧尽了,“啊…”柳靖淇一声低吼,豁然起身,将桌面的东西包括笔记本全部挥落在地。

    听到里面的巨大动静,Lidy叩门而入,柳靖淇暴怒的模样着实吓了她一跳,她跟着他五年了,她从来没见过他发火,更谬论这么大的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