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五卷 第250章 楚丽2

    路灿雪的容貌并不及丽姿的俏丽,也不及夏彤的娇美,更不及国色天香的君安吉,但她的眼梢自然上斜,有着女子少有的英气。

    夏彤突然就知道楚函当初为什么看上丽姿了。

    因为丽姿有着和路灿雪同样英气的眉宇,原来丽姿是路灿雪的替身!

    路灿雪今天穿着白色抹胸婚纱裙,上身层层蕾-丝抹胸中镶嵌着色泽圆润的珍珠,唯美,浪漫的网纱裙裾压褶抓皱,后面还拖着一条民族图腾印花的长长裙摆,她秀丽的五官上洋溢着幸福,在全场的目光中高站楼台,等着一步步向她走来的楚函。

    楚函来到她身边,他一手握住她的小手,一手体贴的为她撩高裙摆以防她摔跤,他那么专注的凝视她,低眸间皆是温柔。

    在潮水般的掌声和欢呼中,夏彤看着那对金童玉女走了下来。

    原来像楚函这样的男人也有柔情和专一的时候,她募然想起那天林泽少跟她说,楚函曾经为了路灿雪自我放逐,这个自我放逐是指遍尝花丛,游戏人间吗?

    她觉得荒谬与可笑了。

    两个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没必要牵扯上一个无辜的人,当他们欢笑与甜蜜的时候却让另一个人偷偷的把这苦果尝,牺牲他人成全自己,那这份爱情实在廉价,且让人心生怨憎了。

    楚函牵着路灿雪走到舞台中央,主持人笑道,“接下来有请准新郎准新娘交换戒指。”

    于是有伴郎与伴娘将熠熠生辉的钻石戒指捧上,楚函接过伴郎手里的戒指,为路灿雪缓缓戴上。

    当冰凉却泛着他体温的戒指戴上无名指,路灿雪凝视着楚函俊美的面庞,心里喟叹一声,终于觉得圆满了。

    她和楚函自5岁就相识。

    路家也算是名门望族,她父亲更随着楚老爷子打江山,深受器重,父亲后来做了楚家的大管家,她也是楚家的半个小姐。

    楚函5岁那年曾被佣人带回过楚家一次,那时他一身破衣,小脸很脏,处于逆境,而且是个私生子,但5岁的他不卑不亢,脊背笔直,一双狭长的黑眸闪亮的出奇,那时他给她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后来得知楚函在孤儿院,那时可怜他居多吧,她经常冒着严寒和风雨偷偷的探望他,给他带去好吃的。

    他那时还总喜欢和小朋友打架,弄的遍体鳞伤,而她总是偷偷拿了家里最好的金疮药帮他处理伤口。

    楚函12岁也就是初一那年被楚老爷子默默栽培了,开始接受高等教育,但他被送到了桐市,和她分隔两地了。

    初中高中那会儿她经常坐车去他在的桐市看他,那真是青春懵懂,情窦初开的年纪,他一日复一日的俊美,每次站在那棵梨花树下淡雅温柔的等她,双手落裤兜里,陪着她逛一圈学校操场,低低说上两句并不热情,但足够柔情。

    那时的他令她砰然心动,心神所往。

    上了大学,是她跟他表白的,她说,“喂楚函,我做你女朋友好吗?”

    他笑,“好啊。”

    那天她便扑上去亲吻了他,而他双手轻轻搂着她的腰,张开嘴允着她的唇瓣,最后和她的唇舌纠-缠在一起。

    他们的关系越来越亲密,他牵她的手,吻她,和她睡一张床上,她要把自己给他,可他说要等到将来洞房花烛的时候。

    她知道他想给她最好的。

    大学四年真的是他们最美好的时光。

    可是大学毕业后问题就接踵而至了,楚家有3个男孙,加上他一共有4个,但楚氏只有一个,兄弟们的明争暗斗都想分得最大的利益,将来接管楚氏。

    可他是私生子,没有任何可以依靠的背景和力量,楚老爷子也处于观望的态度,那3人更将他当成眼中钉恨不得尽快处之。

    她知道他是有才华,有理想的,为了他,她做了一个人生中最重大的决定。

    那时楚氏长孙楚沐之一直对她有好感,追了她很多年,她毅然选择了楚沐之,和他交往,和他订婚,获取他的信任。

    她一下子变成了他的大嫂,他全城买醉,自我放逐。

    她一直知道他有很多女人,明星,模特,大学生,莺莺燕燕数不胜数。但她知道她会是他心头的红玫瑰,永远的白月光,那些供他发-泄的女人算什么,她路灿雪不但可以给他爱情,更可以助他攀上巅峰。

    终于在经历无数大大小小的战役后,2年前她和他里应外合狠狠插了楚沐之一刀,又得到她父亲倒戈相向的援助和支持,他顺利夺得了楚氏,将那些曾经欺辱他的人踩在了脚底。

    她和楚函这25年的感情有谁能比,她是他的初恋,陪他走过了生命最艰难孤独的时刻,她为他隐忍蛰伏多年,为他耗费了整个青春。

    她和他必须在一起,不会有意外,就算是那个曾经给她,甚至过了这些年的他留下深刻印象的女人也不可以。

    哦,她记得那个女人叫——丽姿!

    她曾经是他的大嫂又如何,在这个权势是硬道理的现实世界里,谁敢对她评头论足?

    看这些社会名流有谁不是装出一副很真诚很祝福的笑容,虽然今日订婚宴一个楚家人都没到场,但他许给了她名分,给了她倾城宠爱。

    路灿雪收回思绪,她接过伴娘手里的戒指,给楚函戴上。

    “好,我们现在恭喜这一对新人。”主持人活络着气氛带着全场鼓掌,他接着道,“订婚礼成,准新郎可以亲准新娘了。”

    “亲一个,亲一个…”全场气氛高涨了,大家起哄让楚函亲路灿雪。

    路灿雪一脸羞涩的看着楚函,楚函嘴角噙着笑意,也深深的凝望着她。

    楚函跨步而来了,路灿雪迅速垂下眸,她心头涌上蜜意,就连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了。

    他站定在她面前,俯下身,将温热的气息拂在她的面颊上。路灿雪缓缓闭上眸,抬高着下巴,等着他采撷她的红唇。

    楚函亲下来了,他轻轻吻了下她的右脸颊。

    预想中的亲嘴没有,高涨的气氛有一瞬间的呆怔,就连路灿雪都僵硬了,刚刚升腾起的甜蜜荡然无存,她突然有些…害怕。

    楚函退后两步,主持人迅速道,“我们楚少有些害羞,他与准新娘亲-热的画面自然不想让大家看见,意思意思就好,我们…”

    主持人想说的戛然而止,因为路灿雪突然近前两步,双臂勾着楚函的脖子,踮起脚尖就吻住了楚函的薄唇。

    “哇…”大家都没想到路灿雪会如此热情奔放,纷纷惊叫出声。

    楚函被亲到的一瞬间里迅速伸出手想推她,但两人都没有闭眼,他一下子就看见了路灿雪眼里柔弱和乞求的泪光。

    这是陪了他25年的女人!

    双手停滞在她的腰上,他闭上眸,任她亲昵的辗转了片刻。

    当意识到她张嘴用舌尖描绘他的唇形时,一张狭长的眸子募然打开,他一把拉开彼此的距离,顺势将她搂怀里。

    楚函面露微笑对大家说道,“好,谢谢大家今天能够参加我和灿雪的订婚宴,接下来大家随意用餐吧。”

    ……

    楚函带着路灿雪走到林泽少和夏彤面前,他介绍着,“灿雪,这是林总,这是林太太。”

    林泽少和夏彤面露淡笑,略颔首,“你好。”

    路灿雪看见夏彤十分惊讶,她面上又有些不确定,近前一步她道,“林太太,你看着好面熟哦,请问你…你是Shelley吗?”

    夏彤点头,“是的。”

    “真的是Shelley吗,太好了。”路灿雪拍着小手十分雀跃,“Shelley,我很喜欢你的珠宝设计,我和楚函要准备结婚的戒指,项链等珠宝首饰了,你有空帮我们设计几款吗?”

    夏彤突然觉得这话很耳熟,她抬眸对着身侧的林泽少看去,林泽少面色平静,但一双墨眸里已经有了求饶的意思。

    这话杭瑶雨也对她说过,怎么大家逢她就想聘请她当她们的私人设计师?

    “路小姐,不好意思,我最近很忙,抽不出时间为你设计珠宝。”因为路灿雪和楚函还没有结婚,所以称呼她路小姐也是对的。

    路灿雪一脸的失望,她看着身旁的楚函,软声撒着娇,“函,你和林总不是朋友吗?你帮我说两句好话啊,我真的很喜欢Shelley的设计。”

    楚函双手落口袋里,他也没看林泽少,直接看着夏彤,眯着狭眸,淡淡问,“你真的一点时间都抽不出吗?”

    夏彤正视他,轻笑,“不是抽不出时间,而是我不太擅长设计结婚用的东西,就比如说戒指。哦,对了,”夏彤敲了一下自己的小脑袋,“我差点忘了,3年多前丽姿在墨西哥结婚的时候,我给她设计了全款的。”

    她的一席话成功震住了身前的两人。

    看着路灿雪的呆滞和楚函一脸的骇然,夏彤一袭青色衣裙优雅转身,“抱歉,我现在累了,就不奉陪二位了。”

    ……

    夏彤站在了大厅的落地窗那,身侧来了道阴魂不散的影子,男人的声音低沉不悦,“夏彤,你什么意思?”

    “就是丽姿已经结婚的意思。”夏彤转眸看着楚函,他收敛了笑意,眸里有凌厉的逼迫,“你不是说你爱路灿雪,现在很幸福吗?既然如此,丽姿结婚你这么激动干什么?你不会心理有问题,见不得别人好吧?”

    楚函被夏彤这番话呛的回不了口,胸膛剧烈喘动着,就连一双天生多情,满蕴情愫的狭眸都猩红了。

    强制性的收回目光,他眺望落地窗外。

    其实他没想看什么的,但这一看,他修长的身躯彻底震住了。

    夏彤见他如斯模样,也顺着他的目光看,他们正站在二楼的落地窗边,隔壁那栋靠的很近的大楼门口正站着一道俏丽的身影。

    丽姿今天穿着一件简单的黑色套装,上衣是抹胸式的,露出着美丽的锁骨和两条雪白的胳膊,她优美的脖子那向后扎着连衣的黑色蝴蝶结,十分漂亮。下身是简练的黑色哈伦裤,脚上穿着一双枚红色的精致高跟鞋。

    如果夏彤是善于用珠宝点缀自己,让自己明晕生辉的聪明女人,那丽姿就是能用最简单衣饰发掘和收敛自己美丽的自信女人。

    她依旧是一头及肩的短发,只是这3年不见她越发清瘦,楚函角度几乎都看不清她那张被秀发半掩的小脸,他的心脏犹如被一根细针刺下,痛不可遏了。

    丽姿正在和别人谈公事,她身边站着她的特助,楚函看她嘴角翘着淡宜的弧度,简单的三言两语就令那人直径点了头,最终丽姿和他握手,带着特助离开。

    她边走还边跟手里拿文件的特助低语着,微风吹拂着她的秀发,她依旧单薄的身姿却充满着知性,优雅和干练的力量。

    夏彤一时也看呆了,她呢喃一句,“丽姿…”

    楚函已经转身向楼下跑去,因为脚步太急他直接撞到了一位端着酒水的侍者,红色黄色的液体洒了他一身。

    侍者连声道歉着要给他擦拭衣服,楚函却一阵风似的跑了。

    “函…”路灿雪一直注意着这里的情况,见楚函从订婚宴跑了出去,她要去追。

    但这里的情况已经引起全场的侧目和骚-动,路灿雪忍下脚步,这是她的订婚宴,如果她和楚函都跑了,那订婚宴就会流言骤起,而她不能让别人看了笑话。

    路灿雪强颜欢笑面向大众,“没事,楚少只不过去处理一件紧急事务很快就会回来,大家随意用餐吧。”

    ……

    丽姿和特助上了一辆加长版的黑色保姆车,特助周琳将软垫垫在丽姿身后,让她舒适的靠着,又将她最爱的蓝山咖啡放在她手里,轻声问,“棠姐,我们现在要回工作室吗?”

    “不了,直接开机场吧,今天剑熙要来,我去接机。”

    “好。”驾驶座上的司机小胖点头,转动钥匙往机场路开。

    开了一小段路,小胖看着后视镜问丽姿,“棠姐,后面一直有个男人在追我们的车,你看看是不是认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