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55章 大结局4

    “在我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时,奶奶明里暗里提醒我要尽快怀上林家子孙,只要怀孕了奶奶就能保我少夫人的位置,并且让我在林氏发展。”

    “可是怀孕不是我很决定的事情,林君达连看我一眼都嫌多,更别提碰我。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父亲偷偷递给我一包春-药。”

    “当时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我顺从父亲的意思在他杯里下了药,那晚我更是破天荒的穿了件很性-感的蕾-丝睡衣坐床上等他。”

    “恩,事情成功了,林君达带着满腔怒火和浴火走进房间,他上来就…甩了我一巴掌,骂我是…贱货…他还说他宁愿碰一个奴婢也不会碰我,于是他出门将…戴姨抓来,反锁房门,将戴姨甩床上,然后…”

    “那晚他们反复做了很久,我一个人蜷缩在墙角又冷又怕又羞耻,人生不会有比那晚更难过的时候,整个人都像是坠入了地狱…耳边一直响着那些声音,戴姨她再哭,叫了很大声,最后还在求饶…所以我以为她是逼迫是不愿意的,这些年我对不起了很多人,但扪心自问将她当做了姐妹。”

    “我并没有要求戴姨不结婚,我给她地位,权势和荣耀,我真心希望她幸福的…可是我不懂,不懂她为什么要背叛我?她是一早就对林君达动了心,还是自那晚后两人就一直苟且在一起,然后隐忍在我身边伺机想整垮我…”

    戴颢笉已经说不下去了,就连哽咽的声音都带着浓重的鼻腔,她不停摇着头,洪水般的眼泪从那双原本凌厉无比的丹凤眼里流淌出,凌乱而凄楚。

    深吸了一口气,戴颢笉慢慢平复下来,嘴角勾着自嘲的弧度,“瞧,我戴颢笉一生自诩聪慧,却不想临终做了一次东郭先生,你说我做人究竟是有多么的失败和愚蠢?”

    戴颢笉将目光锁定在她前方墙壁上,本来刷的很白的墙壁已经斑迹累累,肮脏不堪,她继续道,“那晚没有成功,羞辱与难堪不值一提,因为现实还在继续。春-药这方案漏洞百出,林君达更对我设了防备,于是有一天父亲将我叫到他书房,悄悄对我说,颢笉,爸爸给你找个男人吧。”

    “呵…”戴颢笉说着便笑出了声,她失神的眼珠紧盯着墙壁显得苍白而空洞,又“哈哈哈…”的夸张似的笑了几声,才又道,“当时我就懵了,我第一次发现站在面前的父亲是如此的陌生。”

    “他不是一直希望我做个大家闺秀的吗,他可知道什么叫大家闺秀,他懂不懂三从四德,有没有听说过女戒,列女传之类的书?我拒绝了,我义正言辞的断然拒绝了,我想为自己保留一点最起码的尊严。”

    “正巧,过了几天是我父亲的50岁大寿,我和林君达都回了戴家。林君达被我那几个弟弟灌得烂醉,佣人将他扶回房,我打了盆温水给他擦脸,后来我就听见有人进房间,接着房门落锁的声音。”

    “我一点都不记得那男人的模样了,就记得当时被他压在床上时我没有挣扎没有哭,因为挣扎无济于事,父亲不会放我出去,哭更不行,因为我怕吵醒了林君达,那个我名义上的丈夫就躺在我身边。”

    “当时我就在想,就这样吧,忍忍就过去了。这样也好,那晚林君达和戴姨在属于我的婚房里反复做着,而今天林君达他昏醉不醒躺我身边,我被别的男人反复做着,这就是报应,哈哈,这是我给他的报复。”

    “可是是报复吗,为什么我一点都感觉不到快乐?这一点都不公平,那晚他将我伤的鲜血淋淋,体无完肤,而他在时隔了30年后,哪怕落魄潦倒半生后再见我时,他知道那一晚,嘴角依旧是不变的讥讽和不屑!”

    戴颢笉停顿住了,她闭上眸,强迫自己不去想一个月前和林君达再见面的场景,他永远是她的梦魇,是她的魔鬼。

    那时他穿着名贵的西装搂着戴姨,冷漠又泛着阴暗,污浊,扭曲而畅快的目光亲眼看着她从林氏走出去,亲眼见证着她被林家扫地出门。

    他在她耳边得意猖狂的大笑,笑的那般无所忌惮和恣意。

    其实他算什么东西,被别人当做棋子般愚弄着,林氏会因他而破灭,而他终将被打回原形,他简直蠢钝如猪!

    可是她戴颢笉一生就栽在了这个蠢钝如猪的林君达手里,这才是最大的可笑和讽刺!

    “那晚之后的第二天清晨,林君达看着满床的凌乱,鲜血和污浊,作为资深种马的他自然知道发生了些什么,他认账,承认与我圆了房,于是我收起所有情绪和创伤,满怀忐忑的等着怀孕那一天。”

    “可是过了半个月,我月信来了,我竟然没怀孕!这对于我真是惊天噩耗,而父亲一摆手无所谓的说道,颢笉,没事,做一次不一定怀孕,但做多了肯定有中奖的时候。”

    “呵呵…”戴颢笉一个人自顾自的笑了起来,仿佛除了笑和无语她已经不能形容当时的感受,她继续道,“我并没有再主动回过戴家,但在父亲安排下,那男人会无孔不入的出现,在林氏,在我逛街的时候,甚至在林家。我没有反抗,正向刚在大街上那些人骂我的那样,我既然做了biao子就不想给自己立贞洁牌坊,一次和两次又有什么区别?”

    “生活不会允许我有丝毫反抗,除非我去死。可是我为什么要去死,付出了那么多,总不能在什么都没有得到的时候被一袭草革裹尸,孤零零的葬于黄土。”

    “这次上天是眷顾我的,在第二个月里,我怀孕了,那个孩子就是…泽少。”

    “母贫子贵,生了泽少后我坐稳了林氏少夫人的位置,也终于在林氏拼的了一席之位。我将全部精力都放在了林氏上,因为我想我戴颢笉既然拼不来男人,那我拼事业总可以了吧。”

    “我凭借着自己的头脑和手段从部门经理跨越成总经理,最后从副总变成戴总,我在事业上节节攀升,用了近30年的人生带领着林氏真正跨向了国际,让他股票翻值了数十倍,助他登顶巅峰。”

    “可是这有什么用,我兢兢业业30年却抵不过别人一个林姓,拱手交出林氏后又被林家扫地出门,弃之如敝屣,天下之下我却发现没有可容身之处,我失去了所有,众叛亲离!”

    “可是这又如何,我戴颢笉年轻的时候从来没有获得过所谓的亲人和朋友,老了也没敢奢望过什么儿孙满堂,天伦之福。”

    “但我以为我最起码可以守着林氏,权势,尊严和荣耀孤独终老的,我没想过那段过往会被揭发出来,而且揭发的这么快,在我措手不及的时候。”

    “人人都说我高贵,冷漠,盛气凌人,不近人情,可他们不懂,我人生经历到哪种阶段从来不是我自己所能决定的,一直以来我就像是海面上的一条小船,海里那些汹涌的波浪将我席卷到哪,我就挺直背脊走到了哪。”

    “我从来不觉得自己做错了,就像对…对你丈夫,威逼利诱,不择手段的达到自己的目的,这就是一个上位者的铁腕手段,但我没想过要他的命。像对…夏彤,我本着一个林家主母的身份理智客观的去挑选一个门当户对的媳妇,这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更像是对…泽少,他的出生是我这辈子的血泪和耻辱,看到他总会提醒我那段灰暗的过去,所以我不喜。”

    “我一直理直气壮的活着,也有把握将来不后悔,可是…可是为什么我现在总是情不自禁的回想起过去,心里会疼,会流眼泪?”

    “为什么我现在觉得这般孤单,落寞和悲凉,我甚至连自己都开始可怜自己。”

    戴颢笉真的压抑太久了,憋在心里的苦一直无处发-泄和诉说,所以在这样的晚上,她要以如此落魄的姿态说给她的仇人苏如是听一听。

    这世界上90%的人都有自己一段辛酸的过往,每段扭曲的灵魂都有它扭曲的理由,若是换成5年的苏如是听到戴颢笉这一番她没有错的话,她或许会发怒,会暴跳如雷,但5年的时间足以沉淀下很多东西,此刻的她只是觉得戴颢笉很可悲。

    她和戴颢笉走的是截然不同的两种人生道路,她比戴颢笉幸福太多了,简单快乐的成长,嫁给自己喜欢的人此后夫妻伉俪,若是她丈夫没死,那她这一生趋于美满。

    同样作为女人,她是同情理解戴颢笉的,因为她丈夫死后她体验了三年生活的艰辛,尚且是在没人压迫的状态下她就觉得自己老了十年。

    苏如是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将眼泪流下的,也许是看见小杉杉紧紧跟在戴颢笉身后的时候;也许是看见那五六个人撕扯着戴颢笉的头发,用砖头砸她脑袋,这一幕她丈夫也经历过的时候;更也许是听到戴颢笉说这番令人动容的话的时候。

    眼泪不知何时而流,更不知为谁而流?

    苏如是抹了把泪,哑着声开口道,“其实你完全可以活得更人性更随意更快乐一点的,生活不是我们可以选择的,但我们却是自己可以做主的。”

    每个人遭遇挫折磨难时的选择都不一样,有些人越经泪水洗礼越发温厚,而戴颢笉却选择了一条极端的方式。

    若是她愿意更平和更包容一点,那今日所有人的命运都会得到改写。

    戴颢笉失落的摇了摇头,轻轻低喃道,“没用了,以前没想过改变,现在也没有机会改变了。”

    她说完这句话就感觉到衣袖被人攥住,回眸看,小杉杉一脸温暖的笑意,“奶奶,有机会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也许我们不能获得别人的原谅,但至少忏悔努力过,安心就好。”

    戴颢笉怔怔的看着小杉杉的模样,她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到的这些道理,说的真好。他脸上一片明媚灿烂的阳光,她冰冷的心迅速回暖了一大块。

    小杉杉又攥了攥戴颢笉的衣袖,“奶奶,现在天黑了,我们把东西收拾了,你跟我们回家吧。”

    “回家?”戴颢笉喃喃一句,她不知道她还有哪个家可以回?

    她似乎从来没有过家!

    小杉杉答,“是啊,回家。家里有外婆,爹地,妈咪和小杉杉,以后我们一家人团聚在一起,再也不分开。”

    恩,这话听得好舒服,很温暖的感觉,戴颢笉又觉得鼻尖酸涩了。

    她垂眸,摇头,“不了,杉杉你跟外婆回家吧,奶…奶奶过几天去看你。”

    “可是奶奶不跟我们回家要去哪里呢?”小杉杉颇为疑惑的问,又抬起黑葡萄的眼珠看着苏如是,“外婆,我想要奶奶跟我们回家,你说好吗?”

    苏如是沉默着,没有说话。

    戴颢笉觉得几分尴尬,她抚摸着小杉杉的头顶,“杉杉…”她想劝他先回去,但要出口的话已经被苏如是打断。

    苏如是说道,“就收拾几件衣服吧,其它的就留给房东收拾,家里什么用品都有。”

    说着,苏如是抬脚下楼了。

    小杉杉听到外婆的话当即欢呼雀跃了,他搂着还犹豫着的戴颢笉,“奶奶,你就跟杉杉回家吧,杉杉可想你了。”

    ……

    三人回到公寓里,苏如是去厨房准备晚餐了,戴颢笉坐在客房的床上,小杉杉拿了条温湿的毛巾给她擦拭着脸和额头。

    刚刚回来的时候,苏如是路过药店买了酒精,海绵球和创口贴。

    小杉杉颇为娴熟的用海绵球沾着酒精给戴颢笉额头的伤口消毒,然后将创口贴贴她额头上。

    做好这一切,小杉杉满意的拍着小手说道,“奶奶,好了。”

    戴颢笉看着他柔嫩的小脸,勾着笑容,夸赞着他,“杉杉,真乖。”

    此时苏如是在外面叫道,“小杉杉,出来吃饭吧。”

    于是小杉杉将戴颢笉拉到餐桌上,因为今晚林泽少和夏彤在外面吃,所以今晚就她们三人吃饭。

    苏如是已经坐在了一边,她并没有抬头和戴颢笉说话,但她对面的餐桌上已经盛了两碗白米饭,就连筷子都摆来了。

    戴颢笉坐下身,小杉杉坐她身旁,三人提着碗和筷子吃饭。

    ps:免费赠送一百字!!!

    妹纸们有没有觉得我在这里浪费了太多笔墨,其实不然。所有爱恨消失的都应该有始有终,所有结局完美的都应该水到渠成,这是我送给我家林boss和夏妹纸最圆满的美满。

    三儿在这里目测,后天正文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