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57章 大结局6

    林泽少没再说话了,两人相拥着,夏彤又睁开眸问着,“老公,我们要不要去参加奶奶的葬礼,毕竟她知道你…不是她的亲孙,也抚养了你这么多年。”

    林泽少轻笑,“夏彤,奶奶无论对我还是对戴颢笉都是没有感情的,奶奶知道她儿子林君达是一团扶不上墙的烂泥,当初也是看上了戴颢笉的商业头脑才容忍她到如今。而对于我,奶奶一直处于观望的态度,好就任用,不好就令谋贤君,说白了我和戴颢笉在奶奶眼里都是工具。”

    “所以我们去参加她的葬礼她也不会开心的,她一生衷于林氏,就让她化为林家一捧黄土成全了她多年的夙愿吧。”

    “恩。”夏彤点头,忽又笑道,“老公,你既然知道她是在利用你,那你为什么还要去见她最后一面,现在还尊敬她叫她奶奶?”

    “呵,夏彤,其实别人对我有没有真心我不会去计较,我的底线只是别伤害。”

    是的,他林泽少所求的并不算太多,曾经热烈渴望的关怀与爱护已经被岁月无情的磨蚀殆尽,他只求别伤害。

    因为奶奶没有做过伤害他的事情,所以他可以一直把她当奶奶,而戴颢笉不一样。

    夏彤心疼的捧住林泽少清俊的轮廓,凑过去轻啄着他的薄唇,感叹道,“老公,你真是个从小缺爱的可怜孩纸。”

    林泽少一听当即翻身把她压住,“老婆,你已经将我变成一个满满是爱的幸福孩纸了,谢谢你。”

    ……

    清晨5点多钟林泽少就醒了,公寓里安安静静,大家都在熟睡,但戴颢笉房间里的灯亮着,也许她一直没睡。

    林泽少也无事可做,心头有些烦絮,他将客厅里的垃圾袋整理一下,开门下楼,顺便透透清晨的新鲜空气。

    打开门,门外墙壁上倚靠着一个男人,男人两根手指燃烧着一根烟,烟雾缭绕中是一张略显憔悴的脸。

    林泽少一眼就看出是谁了,他的二叔——林汉阳。

    “二叔?”对于林汉阳出现在这里,林泽少些许惊讶,他扫了眼林汉阳脚下落满的烟蒂,好看的眉头轻皱了一下。

    “泽少…”林汉阳掐灭烟,站直身面对着他,他的声音有些嘶哑和疲惫,“这一年我去了偏远山区支教,没有回来过,那里没有交通信号所以也没有和你或奶奶联系,我是昨天才知道奶奶逝世和林氏出事的消息的,打听到你们住到这,所以我凌晨就赶来了。”

    林汉阳这一番话相当于解释。

    楼道里并没有开灯,林汉阳的身影忽明忽暗着,这一年他黑了许多,此刻更有些风尘仆仆,他穿着一身黑衣,双眼落满血丝,就连下巴都蓄满了青渣。

    但林汉阳依旧是那个美国哈佛毕业的优秀学者,五年前的他尚且是一朵温和儒雅的郁金香,这些年他更从容淡睿了许多,致力于人文教育和边区发展的他更让他整个人呈现出一种难以言喻的宽厚和博爱。

    林泽少锐利的发现,林汉阳看自己的眼神复杂而…悲伤。

    “二叔,到我家坐坐吧。”林泽少开口。

    林汉阳站着没动,“听说…大嫂在你这,我想见见她。”

    林泽少深邃的墨眸里仅一瞬间就翻涌出很多东西,他看了林汉阳几眼,点头,“好,你进来。”

    ……

    两人走进客厅,正巧夏彤从房间出来。

    “二叔?”看见林汉阳,夏彤很欣喜。

    “恩。”林汉阳微笑点了点头,而后又将目光看向林泽少,他在询问着戴颢笉在哪里,他很急切。

    林泽少走到戴颢笉房门前,抬头敲了几下门,“二叔来看你。”

    林汉阳站在林泽少身侧等着,房间沉默几秒后,响起了戴颢笉的声音,“进来吧。”

    林泽少打开门,戴颢笉依旧端坐在床边,她似乎还保持在昨晚两人交谈的姿势,林汉阳走了进去,他轻轻关上门。

    此刻夏彤走到林泽少的身边,她有些疑惑的问,“老公,我突然想起一个问题。5年前第一次见二叔时我就觉得你和二叔长得很像,但是…既然你不是林家的人,你为什么和二叔容貌相似呢?”

    林泽少揉了揉夏彤的秀发,伸出手臂将她搂怀里,“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很快就会有答案。”

    ……

    林汉阳站在门边,戴颢笉背对着他并没有动。

    但是戴颢笉先说话了,“你来找我做什么?是来指责我的吗?”

    她和这位小叔子并不算太熟,她刚嫁入林家时,他正从美国留学回来,风华正茂的青年才子,后来她掌政林氏,而他一心投入了教育,两人很少交流。

    “我来只是想问问,泽少他真的不是大哥的孩子吗?”

    果然如她所料,所有人都是来指责她的不贞的,但作为林家唯一一个出淤泥而不染的林汉阳,他是有资格来问这话的。

    原本林君达抛妻弃子后林氏理当由林汉阳接管的,可是他委派律师将名下所有股权都馈赠给了她,自己毅然选择了教育,林氏也算是他让给她的。

    “恩,不是。”戴颢笉诚实回答。

    听到这个答案,林汉阳捏了捏拳,他垂下眸,声音艰难发哑,“有一次,我站在阁楼的小窗台那看风景,无意间发现有一个男人鬼鬼祟祟的溜进家里。我下楼看,就看见他向你的房间走去。”

    戴颢笉的背脊一下子就挺直了,她的眸里闪过羞愤和难堪,原来他曾经撞破过她的jian情,他一早就知道!

    “我以为他是小偷或对你有不轨的想法,豪门里最看重女人的清白和名节,为了维护你的名声,我当时并没有大声叫出来,只是轻咳了一声。那男人转头一看我在,迅速跑了。”

    “因为担心你,我站在你房门边徘徊了几圈,最终决定敲响你的房门给你提个醒。可是房门只是轻掩的,我手一碰,房门开了。于是,我走了进去。”

    戴颢笉听到这里已经是骇然震惊的神色,双手攥紧床单,她神情木然的。

    “我走进去后才发现你一个人在喝红酒,你已经醉了。当时…当时你就穿了一件…睡裙…很美…你模糊中看见我来,跌跌撞撞的走向我,你…你抱着我…亲我…”

    戴颢笉豁然起身,她不可置信的转头看向林汉阳。

    林汉阳英俊的脸上是挣扎与痛苦,但他的眸里有一片隐晦的暗热,甚至他回忆起那一晚唇角还勾着淡淡的弧度,仿佛那是他足以珍藏一身的幸福回忆。

    他看着戴颢笉,“其实我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对你有印象的,我回国后你已经是我大嫂了。那时大哥冷淡奚落你,而你只是黯淡着咬唇忍受着,我有几次看见你偷偷将自己蜷缩在角落里,不停掉眼泪的模样,当时就觉得你很可怜。”

    “后来你参与了林氏的事情,你知道你在提方案,在做市场部经理,或者在台灯下认真研究资料时你有多美,那种生机勃勃的张力和智慧让你连眉梢都生动明媚起来,我看着就觉得…心动了。而你继续被大哥欺负着,还是会以泪洗面,我开始…一点点的心疼了,我总在想,如果我是大哥,我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戴颢笉年轻的时候真的是一个美人,若问林君达为何没对戴颢笉动心,那是因为她的身份不对。林君达是真正的风-流公子哥,他那时才20多岁,正是想游戏人间,风-花-雪-月的时候,他还不想受到婚姻的束缚,尤其这女人还是父母强加给他的。

    林汉阳被戴颢笉卓绝的商业头脑折服,可是林君达不一样,没有哪个男人愿意看见自己的妻子凌驾于自己的头上,所以他对戴颢笉越发厌弃。

    “所以当你扑向我怀里,将我压门上吻我的时候,我没有把-持住。我…我反锁了门,抱起你,将你带到了床上。”

    林汉阳说的这些事戴颢笉毫不知情,她不知道她…她跟他竟然发生过关系。

    其实他说的那晚她应该是有印象的,父亲找来的那个男人急躁又粗鲁,也难怪,能碰到戴颢笉这样的美人再加上她是林家的儿媳,这种身份足以令天下所有男人享受着这份偷-情的刺激,心生揉躏。

    可是那晚的欢-爱是细致而缠绵的,她隐隐记得似乎有人一遍遍将长舌探入她的唇中,柔柔的在她耳边问,“颢笉,疼不疼?”

    她和那个男人做时她从不允许那男人碰她的唇或那处以外的身体,那男人有怨憎的,她没有丝毫湿意,而他动作蛮横而生猛,每次她都是在极度的痛意中隐忍下来。

    可是那晚的男人很温柔,她记得她似乎有细细的呻-吟过,快乐过,早晨起来全身都是青青紫紫的允吻痕。

    戴颢笉侧开眸,她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林汉阳了。

    但她不希望他有负担,毕竟他是她这一生遇到的唯一一个好人。“你不必对任何人有愧疚,你大哥从来没有把我当妻子过,也没有碰过我,而那晚是我无意沟引你,所以你没有错,把那晚忘了吧。”

    “不是,我有错的。”林汉阳上前一步,“你说是你喝醉酒沟引我的,那当时我和你…一次就行了,可是当我穿好衣服看着你的模样时,我又忍不住了,我…我…”

    林汉阳有些羞于出口,他受得西方教育,思想比较开放,但那时她还是他的大嫂,况且在她醉酒的情况下再三轻薄她,和禽-兽无异,所以这就是他痛苦了这么多年的理由。

    但做错事就要承担,此刻他想对她坦诚,“那时我…我要了你4次,最后的时候你在怀里哭泣,求我…因为事先知道大哥不回来,我又舍不得离开你,所以将晕睡的你搂怀里和你同床共枕了一夜…其实我没有闭眼,就那样看着你的睡颜,有忍不住的时候就吻你…我也不知道自己哪来那么好的精力,可是你…你是我第一个女人…”

    “别说了!”戴颢笉挥手打断他,她面红耳赤,冷着声道,“我不想听,你走吧。”

    林汉阳已经做足了被她惩罚的准备,她现在对他的冷漠和呵斥也是他该承受的,可是他真的很难受。

    这些年他看着她因为过去的种种走向一种极端的高峰,现在又因为那些事情摔到了尘埃里,她不应该为了林家葬送一生的。

    “好,那件事我不说了,是我亏欠你的。但是你说泽少不是大哥的孩子,可是我看泽少和我长的很像,那晚我没有做安全措施,也就是那个月里你被诊断出了怀孕,那泽少是不是我的儿子?”

    林汉阳这番话当真是提醒了戴颢笉,她和那个男人第一个月没成,第二月又偷偷摸摸了8,9次依然没成,第三个月里她就只有那晚一次经历,后面一周里觉得身体有些不适也就断然拒绝了那男人,下一周就被诊断出了怀孕。

    林汉阳从戴颢笉茫然的神色中得出了答案,又深深看了一眼她,他转身打开门,门外苏如是和小杉杉都醒了,林泽少和夏彤正站着等。

    林汉阳看着林泽少,说道,“泽少,跟我一起去做个DNA亲子鉴定吧,你应该是…是我儿子。”

    林泽少已经猜出了答案,因为他想起以前二叔第一次见夏彤时,他每句话都站在戴颢笉的立场上说他跟夏彤门不当户不对,其实二叔是个最通情达理和开明的人。

    后来在5年前的那次林家聚会上,二叔看着戴颢笉的背影,虽然只是很随意的一眼,但就像所有人看向心头挚爱那般深深的挪不开目光。

    女人的直觉是最敏锐的,那时夏彤就问过他,他们叔嫂关系怎么样,还说叔嫂之间最有爱了,只是他一直没往这方面想。

    林汉阳会是自己的父亲吗?

    其实林泽少已经肯定了。

    林汉阳对他真的很好,在他成长的路上亦师亦父亦友,关键林汉阳是个真正有人格魅力的男人,学识渊博,优雅,正直甚至专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