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卷 第277章 吾爱倾城(15)

    路灿雪走到了他面前,勾着他的脖子道,“函,昨晚你说让我考虑,现在我考虑清楚了,我要先确定你是不是对我不-举,然后再做决定。”

    楚函一双细长而妖冶的狭眸平静的看着她,多日未眠使得他精美的面容有些疲惫,他拉开她的双臂,“灿雪,别闹了。”

    路灿雪又去圈住他精健的腰身,“我只是想确定…如果你不让我闹,那我还是要跟你结婚。”说着,她亲吻着他健康的麦色肌肤,然后伸出小舌去撩他胸前的两颗红豆。

    他们这样的亲昵令楚函浑身不自在,他伸手握住路灿雪的肩膀要推开她,但路灿雪执拗的将拂柳般的娇躯紧贴上来,并将楚函往后推,两人双双滚落在大床上。

    路灿雪坐上楚函的腰身,压制住他挣扎的动作,她还穿着昨晚那件火红的性-感睡衣,大片浑球露了出来,随着两人的动作香-艳的颠簸着,她的声音也含了柔怯,“函,我求你让我试一试,要不然,我永远不死心。”

    她的眸里全然的坚定和希翼,楚函缓缓将双臂垂在床上,任她作为。

    见他同意,路灿雪迅速俯身,她的两只手穿梭进楚函的短发,亲吻着他的薄唇。

    虽然他没回应,但他身上清洌好闻的男人阳刚令路灿雪动了情,她张嘴允吸着他的唇瓣,然后将小舌推进去。

    楚函受不了她的she吻,紧咬着牙关不让她得逞,右掌又去推她的肩膀,但她迅速攥住他的手掌,将之移到了一团绵柔上。

    此时的丽姿正站在他们的房间门口,她是来送手机的,正抬手要敲门,门是半掩的,她碰上去就自动开了。

    房间里一片奢-靡,男人的麦色和女人的雪白融为一体,那是女-上男-下的经典姿势。

    丽姿顿时觉得有一根针从头顶刺了下来,双目眩晕,视线有些模糊。她痛苦的摇了两下脑袋,闭上眸等耳边尖锐的呼啸消失后,才缓缓睁眼。

    房间里的路灿雪将肩带从两侧肩膀拂落,睡裙一下就落到了腰间,她上身的玲珑春-光凹凸有致,诱-人至深。

    路灿雪一手按住楚函的右掌让他揉-捏着,一手撑在床边,将一侧美好的弧线荡漾下来,送到楚函唇边,“函,你喜欢我的…吗?上次我看你盯着它看了很久。它有没有很大?你想不想吸…我的乃…”

    路灿雪的声音染着娇嗲,虽然细微,但却清晰穿透了丽姿的耳膜。

    丽姿怔怔的站在门边,她知道她应该潇洒走掉的,他和路灿雪怎样她一点都不关心,她也不会受影响。

    可是她的双腿灌了铅,浑身已经止不住的颤抖。

    这个骗子,他说他没碰过路灿雪的,可是他…

    他怎么可以这样风-流,昨晚跑去她房间轻薄她,今晨又跟路灿雪上chuang,他…他真是脏透了!

    而房间的路灿雪已经俯下身,伸出小舌从他的喉结一路舔到他的肚脐,还故意将那丰满上的两点樱桃蹭在他结实而有纹理的肌肉上,“函,我会让你舒服的,我会比丽姿更能取-悦你。”

    这个时候从路灿雪的口里听到自己的名字,丽姿比被凌迟了还难受,脸上火辣辣的疼,这话无疑在讥讽着她那段耻辱的过去和现在的愚蠢可笑!

    她竟然还对楚函念念不忘!

    房间的路灿雪已经解开了楚函的金属皮带,而丽姿迅速转身,离开。

    路上正好遇到琳达,琳达和她热情的打招呼,“悠棠,早啊…”

    丽姿苍白着面色,整个人恍惚又愤怒,她的脚步很急,好像没听见琳达的声音,径直开了自己的房间,走了进去。

    琳达一脸错愕,悠棠这是怎么了?好像丢了魂似的。

    房内的南宫剑熙听见开门声走了过来,“悠棠,你…”他的话音嘎然中断。

    因为门边的丽姿整个人瑟缩成了一团,她用双臂搂住自己清瘦颤抖的身体,慢慢顺着门板滑了下来,坐地上,将脸埋在双膝里。

    “悠棠,你怎么了?”南宫剑熙走到她身边,蹲下身,伸臂裹住她的身体将她按进自己温暖宽阔的怀里,他像哄小孩般抚顺着她秀气的脊背,轻声哄着,“悠棠,你…你怎么哭了?”

    “我哭了吗?”丽姿浑身透出一股绝望的死寂,声音呆滞而茫然,她被压抑了好久好久,再不倾诉就会无法呼吸。

    “他和路灿雪在…做ai…4年前他…说不能给我孩子,他不要小棠棠,所以…不想跟他说,说了他也不会…心痛…他将我送到…毕诺草,他不救我,不爱我…现在他有了路灿雪,他跟…路灿雪在做ai…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楚函和路灿雪在做ai吗?

    南宫剑熙想起昨晚楚函倚靠在墙壁上抽烟的场景,一个男人能那样容着一个女人,那究竟需要多大的耐力和爱意。

    楚函不爱丽姿吗?

    南宫剑熙柔声问着怀里啜泣的小女人,“悠棠,你有没有看清楚,或者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丽姿摇头,“没有看错,路灿雪问他想不想吸她乃,还说会比我更能取悦他…”

    南宫剑熙的剑眉挑了挑,他知道丽姿的状态是有多少糟糕才会将这段羞人的话说出口,但他更多的是心疼和义愤填膺了,楚函太不懂珍惜和取舍了,枉费了他的一番好意。

    “好,悠棠,以后我们不理他了,过几天你跟我回墨西哥吧,你留在我身边,我一辈子对你好。”

    ……

    隔壁的房间里,路灿雪动手解开楚函的皮带。

    路灿雪对自己还是有自信的,她跟楚沐之好了几年了,闺房之乐多是精通的,刚刚她一番作为也是极尽挑逗之能事,只要是男人都无法拒绝。

    皮带解开了,她动手拉下西裤拉链,正欲趴下他的小裤,他制止了。

    楚函握住她的小手,引领她在小裤上碰了一下。

    路灿雪刚为他竟然不愿意让她见到他的硬物而伤心难过,但这一碰更是如一盆冷水倒在了她的头顶,淋灭了她全身的躁意。

    他竟然…没硬!

    他究竟还是不是男人?

    楚函坐直身,将还压他身上的路灿雪挪到一边,然后下床,整理着西裤,他背着身淡淡道,“灿雪,你确定了吗?如果确定了,以后就不要再做这种事。”

    他穿的衬衫还是昨天丽姿夸他好看的黑色暗条纹衬衫,他没有换。

    脑海里蹦出丽姿那张俏丽的容颜,想着待会又可以看见她,他的嘴角柔情的向上勾着。

    右手学着她曾经折叠出的波浪形卷着袖口,他看着路灿雪,“灿雪,我的身体现在只能对她有感觉,就算我勉强与你结婚,也给不了你幸福,甚至将来给不了你孩子。你为我做了很多,但我不想将错误再延续下去,我不能害你一生,所以就当我楚函欠你的。”

    “除了把楚氏给你,你还有什么条件尽管开,只要不牵扯到丽姿,我都答应你。”

    路灿雪长久的沉默着,她从来没想过会迎来这么一天,这就相当于她要否定自己25年的光阴,割舍已经融入自己血液的楚函,这当头棍棒打的她顿时找不到方向,心里密密麻麻的疼痛着。

    可是这样勉强有什么意义,得不到他的心,现在连他的人都得不到。

    “楚函,我还需要时间适应,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像你这般当机立断,干脆果决,乃至绝情。我守了你25年了,即使在毕诺草的事情上做错了,你也不能说立刻与我断的干干净净,然后奔向丽姿。”

    “我已经是你未婚妻了,楚氏也不是说给我就能给我的,我要你答应我,要等我能将楚氏管理和运营到正常模式下,在你能很好的维护我的名誉后,你再向外宣布我们分手的消息。在此之前你依旧要与我扮演一对恩爱夫妻,连丽姿都不能透露。”

    ……

    楚函和路灿雪下楼时,大家都聚集在了旅馆餐厅里,就等着他们两个来吃早饭。

    “楚少,路小姐,你们来啦。”琳达热情的招呼他们,并对旅馆老板说,“老板,人来齐了,可以上小米粥和点心了。”

    这次吃早餐的人比较少,婚纱店的工作人员已经吃好了,在外面待命,所以没吃的人都凑坐了一个大圆桌。

    十几个人的圆桌就六七个人坐着有些疏朗,很多人身边留着空位,就比如说丽姿身边。

    楚函从入门就看着丽姿,她今天穿着糖果色的无袖连衣裙,上身黄色,下身是蓝色和粉色拼接的,小巧的款式,倩亮的颜色显得她清甜十足。

    她似乎怕冷,外面还罩了一件与黄色搭配的镂空针织衫,奶白纤细的胳臂在镂空里隐隐若现,漂亮极了。

    楚函的眸光沉了沉,身体有些燥热。但他敏感的发现她的异常,从他进门她好像刻意忽略他,只垂眸和身侧的南宫剑熙暖暖浅浅的交谈着。

    路灿雪拽了拽楚函的胳膊,“函,我们坐下吧。”

    “恩。”楚函点头,然后迈开长腿走到了丽姿身边。

    他先绅士的拉开丽姿隔壁又隔壁的椅子让路灿雪坐进去,然后自己坐到了丽姿的身边。

    路灿雪有些不自在,但她身边是善于察言观色和调和气氛的琳达,琳达迅速找了个时尚的话题和她交谈了起来。

    楚函发觉他一坐进来,身侧的丽姿僵硬了几秒,虽然她很快恢复了正常,但依旧被他捕捉到了。

    而她身边的南宫剑熙向他看来,礼貌的颔首道了句,“楚少,早。”然后就侧开眸了。

    如果他没看错,南宫剑熙一向温和的目光竟复杂了几分,有惋惜,有叹息,有嘲讽,有愤懑…这一切都表明有某件事情发生了,而且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

    楚函面色波澜不惊,他不动声色的将所有思虑掩盖在了那双漆黑而妖冶的狭眸里。

    服务员很快上了各色小粥和各样精致的点心,满满一桌。

    大家都挑选着自己喜欢的,楚函看着自己面前放置的皮蛋瘦肉粥,他动手舀了一碗,然后放置在丽姿的手边。

    皮蛋瘦肉粥是她以前最爱吃的。

    楚函要放下粥时,正好南宫剑熙舀了一碗清淡的小米粥过来,他看着楚函手里的碗,轻笑,“楚少,皮蛋瘦肉粥悠棠很多年没吃了,她的口味发生了变化,这些年多清淡一点,这熬的很稠的小米粥最好了。”

    楚函的手僵住了,他垂眸看丽姿。

    只见丽姿很自然的接过南宫剑熙手里的碗,然后用小勺子一口口的很秀气的往嘴里挑着,自始至终,她都没看他一下。

    在此之前的她虽然对他淡漠,但她还愿意看他。这就像是两人刚认识那会,她怎么做都做不出水来,可是她还愿意让他碰着。

    她这种避之不及或连逃避都不屑而直接无视的态度让楚函整张脸都郁结了下来,他的手还保持着端着小碗的姿势,只是手背上的青筋一条条的狰狞跳动了起来。

    餐桌上的气氛顿时尴尬而压抑了,“函…”这是身边的路灿雪再次开口,“函,我喜欢吃皮蛋瘦肉粥,你放错了方向吧。”

    说着,路灿雪也不等楚函有反应,自己起身就将楚函手里的碗拿了过来,然后用勺子挑着吃。

    餐桌众人面面相觑,唯有快点吃逃离这场尴尬。

    楚函坐直身,安静而优雅的喝着粥,喝了几勺,他动筷子夹了一块南瓜酥饼放丽姿手边的小碟子里,她眼睫毛都没动,更没吃。

    楚函的呼吸顿时紊乱,这种她一点点的脱控在自己世界里的感觉果断不好受着,他知道自己不能逼她,可是现在她连冷淡的态度都不肯施舍给他,他快疯了。

    于是楚函怀着试探,用腿碰到了她的腿。

    丽姿如遭蛇咬般闪电似的缩了回去,并且整个人向南宫剑熙身边挪去。

    楚函呼吸一沉,左掌已经瞬间握住了她一直搁置在腿上的小手,她的手冰凉,但肤如锦缎,握在手心就像是沁骨的上好丝绸,他没忍住,轻fu的捏了两把。

    而丽姿迅速甩开他,并侧眸对南宫剑熙说,“剑熙,我吃好了,我们回去吧。这项工作我不想做了,我联系了betty老师,她已经回国了,我打电话让她顶替我。剑熙,明天你带我回墨西哥吧,我不想留在这里了。”

    ps:免赠100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