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六卷 第278章 吾爱倾城(16)

    丽姿迅速甩开他,并侧眸对南宫剑熙说,“剑熙,我吃好了,我们回去吧。这项工作我不想做了,我联系了betty老师,她已经回国了,我打电话让她顶替我。剑熙,明天你带我回墨西哥吧,我不想留在这里了。”

    回墨西哥?

    楚函心头剧烈一跳,被她甩开的手已经猝然握拳。

    只听南宫剑熙温和的答,“恩,好。”

    然后他侧眸对着楚函道,“楚少,悠棠最近的身体状况不太好,我要带她回墨西哥静养。你和路小姐拍婚纱照的事情悠棠已经替你交接给betty老师了,那我们现在先告辞了。”

    南宫剑熙一番话说的礼貌又周全,众人向楚函看去,他正垂着眸,精美的轮廓十分冷冽,比女人还漂亮的长卷睫毛向下透出一片阴霾的落影。

    等不到楚函的回答,南宫剑熙站起身,与众人打招呼,“各位,这两天辛苦大家了,以后有机会欢迎你们到墨西哥做客,我和悠棠会好好款待大家的。”

    众人一阵客套,南宫剑熙替丽姿拉开椅子,然后牵着她的手离开。

    但丽姿没能真正走开,因为她的左手手腕被楚函扣住了。

    楚函的动作很迅敏,身躯未动,出手就是一瞬间。众人眼睛一花,男人冷冷的开口了,“丽姿,我有准你走吗?不许走!”

    寒冰的声音里带着一股不容忽视的强势和威慑。

    他手掌上的温度熨帖着丽姿冰凉的肌肤,她没感觉到暖,只觉得身体更加冷了。“楚函,放开我,别碰我!”

    她话音刚落,一阵巨响。楚函站起身长腿一伸就踹翻了两张椅子,右臂一挥,将整张圆桌都掀飞了出去,桌上的碗碟碎了一地。

    和他同桌而食的众人不禁双手合十念了声“阿弥陀佛”,早就知道这个浑身笼罩在黑暗中的撒坦王不是好惹的,幸亏他们有了心理准备,避的快!

    丽姿被那阵巨响微震了心神,那男人已在她后侧暴躁的狂吼着,“丽姿,不许说别碰我!不许回墨西哥!更不许这样对我!”

    然后耳侧就落满了他粗粝的喘息。

    丽姿突然就觉得鼻尖一酸,眼眶里溢出了温热的泪水来,南宫剑熙说的没错,时隔这些年,她依旧很容易被他影响,平时那么嚣张跋扈的一个人在她耳边说着很…柔软的话,她的心脏顿时被碾压出…心疼的痕迹。

    她没办法的,楚函是她这一生唯一给过她温暖和怜爱的男人,她第一个爱的男人,所以就刻骨铭心了。

    后来他又给了她无法愈合的痛,所以终身难忘了。

    有谁可以教教她,该怎样才可以忘记?

    该怎样才可以不恨他,也不再…爱他了?

    丽姿正悲恸难明时,她已经被南宫剑熙搂住怀里,南宫剑熙温暖的唇轻轻覆在她的脸颊和额头上,喃喃道,“悠棠乖,悠棠不痛。”

    南宫剑熙的话被楚函清晰的听见,心里固然嫉恨着,但南宫剑熙像对婴孩般的低语柔情令他一怔忡,手掌已经不自觉的放开了丽姿。

    丽姿的手腕显出了一道红痕,他的粗暴相较于南宫剑熙的柔情,竟比此刻两人相拥的姿态更能灼伤他的眼睛。

    承认吧楚函,你自惭形愧了!

    场面闹的如此不愉快,琳达忙出来打圆场,“楚少,既然betty老师要来了,那我们也不耽搁了,继续拍婚纱照去吧。”

    “婚纱照不拍了。”楚函紧抿的薄唇里吐出几个字。

    琳达一愣,而一直在楚函身后看的难受的路灿雪勉强扯出微笑对琳达道,“婚纱照先拍到这里吧,剩下来的等秋日再取景。你放心,你们的酬劳我们还是会付全额的。”

    琳达闻言笑了,工作量少了但是钱没少,这是何乐而不为的事情。

    她积极的倡议道,“既然如此,楚少,南宫先生,今天是一年一度的七夕节,大家有缘相聚在一起,不如我们都去离这不远的凤凰山爬山吧。放松游玩一天,心情也会愉悦些。”

    楚函没回答,他盯着丽姿看。

    而南宫剑熙揉着丽姿的秀发,轻声说道,“悠棠,今天我们在中国过完七夕节,明天我再带你回墨西哥吧?”

    丽姿沉默了一会,然后点头。

    ……

    赔偿了旅馆的损失后,一众人向凤凰山出发。

    到了凤凰山,这里全聚集的旅客,多是年轻的情侣。

    凤凰山门边有很多卖玫瑰花的商贩,玫瑰花如火如荼的绽放着,情侣们洋溢着幸福的微笑在挑选。

    一众人走到商贩面前,楚函双手落裤兜里,他想起他和丽姿一共度过的两个七夕节。

    第一个七夕节是刚订立情-人契约那会,他捧了一大束玫瑰花给她,可是她给了路边的“小哥”。后来她差点被强bao,他将她救下。然后他带到她带到别墅,他想碰她,可她不许,所以他不过什么都没做。

    第二个七夕节他们浪漫了一天,像现在所有情侣这般出来游玩,她指着玫瑰花他掏钱给她买,吃烛光晚餐,在宾馆开房,两人各种做ai,各种纠缠。

    楚函挑选了一朵开的正娇艳的玫瑰花,他拿出皮夹抽出一张毛爷爷递给商贩,商贩从没见过长得这么俊美的男人,有些看呆了。

    当商贩接过钱意识到找钱时,楚函已经转身走了。

    “喂,先生…”商贩连忙摆手叫住他。

    楚函的确是停下脚步了,不过他是看着前方搂着肩走在一起的男女,南宫剑熙已经买了一支玫瑰花送给丽姿,丽姿拿手上放鼻尖清嗅着,对他展露着暖暖的笑意。

    楚函的狭眸迅速的黯淡了下去,性-感的薄唇自嘲的勾了勾,想将手里的玫瑰花扔了,但最终只是转过身返回到商贩面前。

    “玫瑰花不要了,还给你吧。”

    “行,那我把钱退给你。”商贩也是很善良的花农,他将毛爷爷递给楚函。

    楚函没收,他的眼睛盯着玫瑰花后面的一个托盘,托盘里有很多水晶饰品,他看中了一款发夹。

    发夹款式不是太新颖,夹上是一朵手工的玫瑰花,但纯正的红色很艳丽,花工也很精致,楚函募然想起昨日海滩丽姿将一边秀发撩-拨到耳后的模样,十分风情。

    她晶莹如玉的肌肤很配这种红色,若是她能在耳后戴着这么一朵玫瑰花,定然妩媚极了。

    “老板,你将这个给我吧。”楚函道。

    ……

    一众人爬了会山,又在沿路的景点观赏了一会儿,这里人多,南宫剑熙怕丽姿被人撞了,一直搂着她的肩膀,两人融洽而温馨。

    楚函一直跟在丽姿他们身后几米远,人家秀恩爱,他鲜耻的跟着,人家停下,他就倚靠在路边抽烟等着…鼓市能翻云覆雨的楚少,哪怕随意一个站着的姿势也能迷倒一大片的精美男人,他竟然为丽姿做到这地步,连路灿雪都受不了了,她和琳达走到了一起。

    中途南宫剑熙离开了会,他去为丽姿买水。

    而丽姿站在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下,抬着小脑袋,不知道在看些什么。

    楚函将手里的烟掐灭,他的右手一直落在裤兜里握着那枚发夹,现在掌心都沁出了汗滴。

    她明天就要回墨西哥了,虽然他是不会让她走的,但是他不想用强。他想跟她独处一会儿,亲亲抱抱她再和她几句乞求和讨好的话,现在机会来了。

    楚函走到丽姿身边,她还仰着头很认真的看树枝上面,她没注意到他,没关系,他走到她的面前用高个儿挡住她的视线。

    男人黑色修长的身躯成功落在了丽姿眼里,见她看他,楚函的唇瓣露出暖情的弧度,低低的叫她,“丽姿…”

    丽姿谈不上憎恨,淡淡看了他一眼,转身就走。

    “丽姿…”楚函又想扣住她的手腕,但想起她手腕上的红痕,他就愧疚的要死,缩回手,他闪身到了她身前,“丽姿,我是不是做错了什么?若是我做错了,你说出来,我一定会改的。”

    他怎么改?

    他就是一头禽-兽!

    丽姿站直身,直视着楚函的眼睛,冷漠问道,“楚少,你找我有什么事情?”

    楚函一听这话,忙将裤兜里的右手拿出来,他向她摊开手掌,深深凝视她,“丽姿,我把这个红玫瑰花夹当七夕节礼物送给你,你喜欢吗?我知道你一定喜欢的,你收下好不好?”

    他的声音被刻意压低,十分柔和,一双妖冶的狭眸竟闪烁出几分企盼和涩意,像初次向心爱姑娘表白的大男孩。

    他本来就是个万众瞩目的男人,深情款款的模样更是英俊迷人,尤其是那双泛着情韵的桃花眸此刻璨若星辰。

    丽姿拧眉看他,不语。

    楚函又靠近她一点,“丽姿,不要回墨西哥,不要再离开我了好不好?丽姿,我爱你,不能没有你。”

    他说他爱她?

    他说他不能没有她?

    丽姿很想笑,如果他爱她,那他的爱意太廉价,因为他可以怀揣着对她的爱和路灿雪做ai!

    他说他不能没有她,那他就应该先煽自己一个耳光,当年是他把她送毕诺草的,曾经那么好的丽姿他不要,是他毁了她的爱情!

    楚函留恋的眸光痴然的看着眼前这个俏丽的人儿,他步步接近她,她颈窝的线条很美,被秀发遮住的脸颊细白,他情不自禁伸手为她撩开秀发。

    他的右手驶向她,丽姿募然就想起今晨他揉-捏路灿雪丰-盈的一幕,路灿雪很饱满,那些白rou从他的指缝里流了出来,无比奢-靡。

    “楚函!”在他要碰到她时,她攥紧小手,闭上眸,急急道了句,“别碰我,我想吐了。”

    她真的想吐了,心里憋屈压抑到了极致,因为喘息困难,就连肚腹里都翻江倒海的难受了。

    她的一句话就如按了停止键令楚函瞬间僵硬,眸光又暗沉下去,为什么她总要重复这句话,总要惹他生气!

    楚函猛然欺进她,双掌捧住她的脸颊,俯身就吻住了她的红唇。

    丽姿的双眸迅速打开,她开始剧烈挣扎,她也忘记了自己会武这件事,小手锤着他的胸膛,咬紧牙关不让他萦绕烟草味的长舌挤进来。

    可是他吻的很凶狠,嘴巴张开含住她的唇瓣就狠劲的允着,用牙齿啃着,本来捧住她脸颊的双掌也变成扣住她后脑勺,还有一掌托住她的翘臀粗-鲁揉-捏着,将她压向他早坚硬的胯-下。

    丽姿张嘴咬下他的唇,他吃痛一秒,然后将长舌强势的挤了进来,鲜血迅速弥漫在两人的口腔。

    楚函一挤进来,长舌在她鲜嫩的rou壁扫了一圈,就迫不及待的将自己顶到她的蜜腹深处,这和昨晚偷吻她是完全不同的感觉,她越挣扎他就越躁动,恨不得掀开她的裙子狠狠的上她,撞击她,和她不眠不休。

    被他这样强迫着,丽姿吞了口口水。

    口水里夹杂了他清洌的气息还有腥甜的血气,呼吸真的开始不畅,胃里的翻江倒海涌到了喉咙,她“呕”了一声。

    这声令楚函清醒了,睁开眼睛,她的面色苍白如纸,小手扶着胸口,俨然难受到了极致。

    楚函迅速松开她,“丽姿,你怎么了,你…”

    他还没说完,丽姿一把推开他,跑远两步,弯腰就呕吐了起来。

    楚函所有yu火一夕熄灭,这感觉就像是有人将他打进了万丈寒渊,骨头里都往外冒出渗人的寒气,她…

    她竟然真的吐了!

    他一直以为她只是恨他,不让他碰,没想到…

    他竟然让她厌恶到了这种地步!

    远处的南宫剑熙,周琳和小胖都跑了过来,南宫剑熙一脸骇色的轻拍着丽姿的后背,关怀而迫切的问,“悠棠,你怎么了?”

    丽姿早晨本来就吃的不多,这次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她摇头,“没事,只是觉得…很脏,很呕心…”

    正在从包里翻纸巾的周琳插嘴问,“剑熙哥,棠姐是不是怀孕了?我看怀孕的人都呕吐的,你和棠姐结婚3年多了,也应该怀孕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