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89章 吾爱倾城(27)

    路灿雪坐沙发上将一个靠枕抱怀里,她情绪低落的回答,“函最近工作太忙了,没时间。”

    路父将报纸搁在茶几上,端起茶杯喝了口茶,他没有继续这个话题又问,“你和楚函将婚期定在什么时候了,我希望你们可以尽快完婚。”

    “爸,”路灿雪抬头看着路父,吞吐道,“我…我今年不想结婚,我想先忙公司的事情。”

    听她这么说,路父放下茶杯,他别有深意的看了眼路灿雪,谆谆教导着,“灿雪,公司有楚函就够了,你现在应该退下来安心做一名贤妻良母了,没有人喜欢比自己能干强势的老婆,你要温顺一点。”

    “你是不是和楚函闹别扭了?做大事的男人都有脾气,你要让着他一点。生意场上的男人也肯定有什么风-月应酬,有些莺莺燕燕,这些你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你要赶紧将婚先结了,坐稳楚太太的位置,然后再生个一儿半女留住楚函的人。”

    “爸…”路灿雪受不了这样的碎碎念,反驳道,“你想我嫁给楚函还不是因为楚氏,若是我坐上楚氏总裁的位置并将楚氏改姓路,这样岂不是更好?”

    路父震住了,他就路灿雪这么一个女儿从小就她当成男孩养,路灿雪聪慧要强,在楚氏的业绩也是巾帼不让须眉,楚老爷子在时就对她大加褒赏,但他没想到她有这么大的野心。

    路父是楚氏的元老,作为商人他自然以利益为先,所以路灿雪的主张他认为相当好。

    只是路父看着路灿雪道了一句,“主意虽然好,但你舍得放弃楚函?灿雪啊,女人这一生拼事业太累,你总得找个好男人嫁了。你跟楚函25年了,25年的青春就那样浪费了,你不会觉得可惜,确定以后不后悔?”

    路灿雪心头乱糟糟的,她不知道如何抉择,这时厨房里的路妈妈出来说“吃晚饭”,路灿雪站起身,向门口走去,“你们先吃吧,我出去走走。”

    ……

    路灿雪走在大街上,她知道她还爱着楚函,割舍他她觉得很痛心,看着他和丽姿在一起她羡慕嫉妒乃至恨了。

    可是她能挽留住楚函吗?

    挽留住一个对自己硬不起来的男人还有什么意思?

    现在天黑了,街上的行人稀稀朗朗,街角摆了很多摊贩叫卖着。

    路灿雪正走着,突然看见眼前跑出一个脏兮兮的乞丐,乞丐冲到一个卖点心的摊贩边,抢了几个包子就走。

    “有人抢东西了,抓小偷啊…”摊贩当即追了出来。

    乞丐慌张的向她这边跑来,边跑边咬着包子,他低头就撞到了路灿雪身上。

    包子掉了一个,乞丐抬眸看了一眼路灿雪,这匆匆一眼令路灿雪和乞丐都僵住了。

    “小偷,别跑…”摊贩又追了过来,乞丐也顾不得路灿雪,撒腿跑了。

    路灿雪瞳孔睁大,她不可置信的看着乞丐转弯消失的方向,她以为她眼花了,闭眸掐自己大腿一下再睁眼,没错,是…楚沐之!

    路灿雪转身小跑到楚沐之转弯的巷口,摊贩没追到人骂咧咧的走了出来,见摊贩走远,路灿雪抬脚踏进去。

    偏僻的小巷没有路灯,有些昏暗,路灿雪谨慎的一步步走着,突然她的嘴巴被捂住,一股腐酸臭味冲进了嗅觉,有人从背后捂住了她。

    这股味儿令路灿雪想呕吐,楚沐之捂的并不是太用力,路灿雪拧眉摇头,支唔道,“楚沐之,拿开你的脏手,我不会叫人的!”

    楚沐之果真松了手。

    路灿雪迅速避开他两步,嫌弃的拿出纸巾擦拭嘴巴,她冷眼看着面前那个衣服破烂,浑身邋遢的乞丐,嘲讽道,“楚沐之,我记得楚函将你们三兄弟都赶出了鼓市,你怎么有能耐回来的?你还回来干什么,做乞丐还挑地方?”

    楚沐之没理会她的讽刺,伸出一只手向她摊开手掌,“雪雪,一日夫妻百日恩,我现在就快饿死了,给我些钱。”

    其实楚沐之在三兄弟中品性还不算上卑劣,他从小就喜欢路灿雪,和路灿雪订婚后也对她百依百顺,要不是如此,路灿雪的计划也不会进行的这般顺利。

    但路灿雪不喜欢他,一直对他虚与委蛇。

    现在她翻身了就越发看不起他,这种男人一点真本事都没有,他们在一起时都是她辅助他帮他出谋划策,他和楚函比起来,简直是个窝囊废!

    现在她更加厌恶他了,若不是他夺取了她的清白,也许楚函还不会抛弃她,还会对她有yu望。

    但两人毕竟相识了这么多年,而且路灿雪感觉在自己不痛快时,又有个比自己更凄惨的人供她冷嘲热讽,也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行了,跟我走吧。”路灿雪将纸巾揉成一团扔地上,率先走到了前面。

    ……

    路灿雪带楚沐之到了一间公寓里,楚沐之先冲了澡换了身干净的衣服,路灿雪又点了外卖让他狼吞虎咽的吃了,他舒服的倚靠在沙发里。

    路灿雪拿了杯子去倒水,她问,“楚沐之,你的两个弟弟呢,怎么没跟你一起回来?”

    楚沐之和楚函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他长相远没有楚函精美,但浓眉大眼的十分帅气。

    闻言,他感叹道,“都死了。楚函他妈的太狠了,他命人打断了他们的腿,又不给他们治疗,最后他们全身腐烂,活活饿死了。”

    楚沐之不得不庆幸一下他没有对楚函做过实质性伤害的事情,要不然他会比他两个弟弟死的更惨。

    “呵,既然你知道楚函狠,那你还敢回来?”路灿雪嘲笑道。

    楚沐之听到这话迅速站起身,他走到路灿雪面前伸出双臂将她紧搂怀里,深嗅了一口她的秀发,他迷恋道,“雪雪,你还是这么香…我回来那是因为我想你了!”

    被他抱着,路灿雪剧烈挣扎着,“楚沐之,我现在是你弟媳了,你给我放尊重点!”

    “呵,尊重?”楚沐之的脸因为愤怒而扭曲着,大掌握住路灿雪一侧丰ying,毫不怜惜的狠捏了一把,“雪雪,那你是我未婚妻,是楚函大嫂时,你怎么没想到尊重而跑去跟他通jian?”

    “我跟他通jian那是他有本事,我爱他!而你算什么东西?我一直在你面前演戏,我假装喜欢你…我对你的一切都是装出来的你知不知道?”

    楚沐之现在真想将这女人的心挖出来瞧一瞧,她怎么能这么狠?!

    他大她4岁,从她出生起两人就相识,他一直喜欢她。后来她答应跟他订婚,他更将她捧如掌上珍珠。

    就算她不喜欢他,但是她利用了他这么多年,最后倒打一耙从背后捅他,他都没凶她,但她不但没丝毫愧疚之心,还敢这般羞辱他!

    “雪雪,我承认你一切都是装的,但是就一样…我们好了近4年,你每次被我干到高chao你是不是也是装的?”

    “楚沐之,我不许你提这个话题!每次都是你强迫我的,我不是自愿的…”路灿雪极力否定。

    “雪雪,真的每次都是我强迫的吗?你的衣服是谁脱的,是谁在我身下lang叫的,是谁求我不要停,要我用力点的?雪雪,你怎么这么喜欢装,装上瘾了?”

    楚沐之说着便掀开了路灿雪的裙子,路灿雪伸手阻止,但身后那只大掌轻车熟路的钻进了她的小裤里,抚摸上了那片花丛。

    路灿雪心头一阵悲凉,“楚函…”她流着眼泪叫着楚函的名字。

    这声“楚函”令楚沐之又粗鲁了几分,他将路灿雪推到墙角,一掌扣住她的肩膀将她扭转过身躯,一条长腿架开路灿雪的腿,站着就将中指插了进去。

    “啊…”路灿雪要叫出声,连忙死死咬住下唇,不让羞人的呻-吟发出来。

    她知道自己是个很坏的女人,她心里明明爱着楚函,但又一次次沉lun在楚沐之给她的rou欲里。

    她也是个正常女人,被楚沐之强占了身体后尝过了那种消魂的滋味,她也会有yu望。她和楚沐之好了4年,身体十分默契,他碰到她,她就会有感觉。

    但她又不想承认这种感觉,她不想承认她在身体上早背叛了楚函,她希望自己在楚函心目中是个即使身体被玷wu,但依旧冰清玉洁的女人。

    虽然她并不是。

    路灿雪的表情很痛苦,下身被突然的填-塞她感觉不适,但又克制不住的酥ma和紧-缩,算算她已经2年没被碰过,身子敏gan的很。

    她的两只小手死死抠住墙壁,她闭上眸不想看楚沐之的脸,她脑海里都是楚函那张精美的容颜,嘴里不停叫唤着他的名字。

    路灿雪叫着“楚函”,楚沐之除了愤恨和嫉妒外,也亢奋了,他的手指开始抽dong,扣住路灿雪的下颚,伸出长舌舔了一圈她的红唇,迫使她跟他she吻。

    她不肯张口,楚沐之惩罚般的咬她,“雪雪,别装了,你看你湿成什么样了?还有是你主动将我带回来的,我就不信你猜不到我会跟你做,楚函不要你,和丽姿那个小情-人厮混在一起,你空xu寂mo了,你想要男人了。”

    路灿雪听到这话将眼睛打开,她狠狠瞪他,“你胡说,楚函没有不要我!”

    楚沐之嗤笑一声,也不反驳,“好好,他要你,现在我也想要你,我们两兄弟同时伺候你,你看看哪个更能满足你。”

    楚沐之说完就将路灿雪推倒在身边的方桌上,他抽回手指,来到路灿雪的V领裙领口,手掌一用力,裙子哗啦从上往下裂开了。

    路灿雪感觉身上一凉,正要伸手挡住胸口,楚沐之已经将她小衣两侧肩带揭了下来,他顺势往下一扯,两边浑球跳了出来。

    “雪雪,你的乃还是这么大。”楚沐之赞叹一声,埋首允吸了。

    路灿雪所有反抗的动作都停止了,那处传来的酥yang传递到全身,她抱着楚沐之的头,咿咿呀呀的叫出了声。

    楚沐之迅速脱了两人的裤子,将她的双腿折叠弯曲到最大,狠狠冲了进去。

    一时两人都欢快的呻yin出声,楚沐之开始粗鲁的抽cha,路灿雪泥泞的花间顿时泛滥成灾,桌子都承受不住两人的动作,她推他,“楚沐之,到房间做。”

    楚沐之不肯松开她的丰ying,模糊着发音,“你还害羞,我们哪里没做过?”但这里的确束缚着拳脚,楚沐之托住路灿雪的臀将她抱起,两人跌跌撞撞的走到了房间。

    ……

    激情在一个小时后平息。

    路灿雪懒懒的侧躺在chuang上,楚沐之从背后让她搂住,亲吻着她白皙的肌肤。

    路灿雪问,“楚沐之,你是怎么知道楚函和丽姿在一起的?”

    楚沐之将手掌伸到她前胸,慢慢握住一侧丰ying把玩着,“那天你和楚函订婚,我在一条偏僻的巷口看见楚函将丽姿抵墙壁上,楚函想亲吻丽姿,但丽姿将他撂趴地上了。”

    路灿雪身子一僵,那天订婚宴楚函追着丽姿跑了,舞台上他不肯亲吻她,却将丽姿堵巷口里亲吻着?!

    也难怪丽姿将他撂趴下,他将丽姿送毕诺草丽姿怎么肯轻易原谅?

    听说那孩子是因为丽姿吃安眠药才先天性残缺的,她吃安眠药还不是因为做噩梦,她恨楚函!

    想这些,路灿雪有了丝报复的快gan,上天是公平的,在她痛苦的时候,他两也不应该好过!

    “楚沐之,你怎么知道那是丽姿?你和丽姿好像就那次楚家宴会上见过一次面吧,你怎么好像对她印象很深?”路灿雪调侃着。

    “是啊,我和丽姿就见过一次面。那次宴会上三弟当众羞辱了楚函两句,谁想那女人将一个香蕉皮偷偷放在三弟脚后,三弟一转身踩上面,立刻来了个狗吃屎,摔坏了两颗门牙。那女人长的很漂亮,很有性格,所以我对她印象很深。”

    楚沐之说着去亲吻路灿雪的脸蛋,他挑着她的下巴,“怎么雪雪,你吃醋了?”

    路灿雪转过身,她看着楚沐之那张和楚函有三分相似的俊脸,娇嗔的笑道,“你以前在外面玩的女人还少吗,如果我连这个都要吃醋,那我岂不是泡在醋坛子里了?怎么样,要不要我将丽姿弄来给你消遣消遣?”

    楚沐之的眼里一下子冒出了兴奋雀跃的元素,他扣住路灿雪的纤腰将她压向他的昂挺,“你真的敢将丽姿弄来,你不怕楚函吃了你?”

    路灿雪明显的有恃无恐,她面上有得意,手指在楚沐之的胸膛上画着圈,“我对楚函有恩,就算我真这么做了,他也不会拿我怎么着。但是我不想这么做,因为我和你不一样,你可以龌蹉卑鄙到不择手段,可是我不行。”

    “呵…”楚沐之将路灿雪的小手握掌心亲允着,这次他嘴角有讥笑,“雪雪,我求你别在我面前装了行不,4年多前你就对丽姿动过手,你以为可以瞒天过海?”

    路灿雪睁大眼看楚沐之,她很震惊,“你…你什么意思?”

    见她不承认,楚沐之索性将事情说个明白,“4年多前,你对丽姿她爸的公司做了手脚,并且诱导丽姿她爸将丽姿卖身给了一个60岁的老头,你说对不对?”

    路灿雪自认为那件事她做的很干净,就算是楚函派人调查也没把她调查出来,那楚沐之这个蠢蛋是如何知晓的?

    楚沐之知道她的疑问,他解惑道,“4年多前我在你办公室里看到过丽姿她爸的资料,不过当时我并没放心上。后来你和楚函的事情败露,我才知道你曾因为嫉妒,暗中对付过楚函这个极为得宠的小情-人。”

    路灿雪无话可说了,她心情不好的拍掉楚沐之的手掌,背过身去。

    楚沐之见她生气了,忙哄她,“雪雪,你放心吧,我是不会将这件事情说出去的,你在楚函心目中依旧是那个单纯善良的路灿雪。”

    路灿雪“哼”了一声,不屑道,“你会这样好?说吧,你的交换条件是什么?”

    楚沐之笑,“我没什么交换条件,就是我现在没钱,雪雪你要养我。”

    说着他抬起路灿雪一条腿,就着刚才的湿意,一样子将自己的yu望洞穿进了路灿雪体内,他喘着粗气,“还有雪雪,如果我想要女人,你要帮我解决。”

    路灿雪浑身发软,那股快意又冲散到了四肢百骸,她眯着眼享受着,把一声声嗲意的娇吟泻出口,她任身后的男人为所欲为。

    “雪雪,你承认吧,你跟我就是一种人,我们都只爱自己。你为什么还不对付丽姿,争风吃醋耍心机扮无辜,这不是你最擅长的吗?不要压抑自己的天性,别委屈了自己。我会帮助你的,我会永远和你站在一边。”

    “呵,楚…沐之,说吧,你…你这次回来的…目的是什么?”被楚沐之一下下猛烈的撞击着,路灿雪娇喘连连。

    楚沐之眼睛里燃烧着毁灭性的仇恨,他阴沉的笑着,语气却温柔,“雪雪,凭我现在的能力,我能有什么目的?你不要想太多了,我只是爱你。”

    路灿雪才不相信他的鬼话,不过她现在捏死楚沐之就跟捏死一只蚂蚁般容易,她料他翻不出什么风浪来。

    “楚沐之,你…给我的爱…就是踹我…一脚吗?”

    楚沐之疯狂的眼里有了真心的心疼,虽然他在外面玩nv人,但那只是发xie,他是真爱路灿雪的,相识30年他都没舍得对她动一根手指。

    “灿雪,那是你对不起我的,是你刺激我,你说你肚子里怀着…楚函的孩子…当时我太生气了,所以才会踹你,用冷水淋你…雪雪,我以后再不会那样对你了…”

    那晚知道她和楚函的事情,他气疯了。

    他敲响她的门,她开门了,他指责她,但她丝毫不相让,盛气凌人的骂他蠢钝如猪,还说她给他戴了lv帽子肚子里有了楚函的种,他还替别人养老婆。

    那是楚函的种,他光想着就觉得气血往上冲,所以他一脚伸出去就踹到了她的腹部,她流产了。

    路灿雪缓缓闭上了眼睛,她紧紧攥着身下的床单,咬唇忍住心里的痛意和愧意,她在心里默念——

    孩子,对不起,不要怪我不要你且利用了你,怪只能怪你投错了胎。

    ……

    丽姿从保姆车下来,挥别周琳和小胖后,她进了小区的楼道,上楼。

    到了4楼,她在包里翻着钥匙,抬眸就看见她的门边正倚靠着一道修长俊拔的身躯,男人一手抽烟,一手落口袋里慵懒的站着。

    丽姿站着不动了,她看着眼前的…楚函。

    看见她来,楚函当即掐灭香烟,站直身,上前两步,他一双妖冶的狭眸里露出温暖的笑意,柔着声开口,“丽姿,你回来了?”

    丽姿看了眼他脚下落满的烟蒂,拧着秀眉问他,“你抽烟了?”

    “恩…我有些烟瘾,没事就喜欢抽两根…”楚函看着她不悦的神色,笑道,“丽姿,你不喜欢我抽烟吗?那我以后尽量少抽。”

    他眸里有淡淡的喜悦,哪怕她肯开口问候他一小句,他都觉得满足。丽姿摇头,吐出三字,“不喜欢。”

    楚函的欣喜又大了一点,他伸手去牵丽姿的小手,见她没反抗,他将那只柔若无骨的小手捏掌心,“丽姿,我现在带你去一个地方吧?”

    “去哪里?”丽姿问。

    楚函已经牵着她的手带她下楼,“丽姿,到那里你就知道了。”

    ……

    楚函将她带到了一栋独门独院的别墅里,修葺整齐的草坪上盛开着一圈圈的小花朵,空气宁静清新。

    只是明明一个复古铁门圈着的别墅被分开了两座房子,白身红尖顶的房子十分漂亮,外面有喷泉和游泳池。

    “楚函,你是想让我搬到这里住吗?你想跟我住在一起?”

    “丽姿,女人太聪明不是一件好事,你抢了我的台词。丽姿,你搬来吧,你住在那一座房子里,我住在隔壁那一座房子里,不是住一起,而是做邻居。”

    PS:6000更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