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98章 吾爱倾城(36)求月票

    楚函将一只长腿叠另一条腿上,英挺的身躯埋进宽软的后背里,“我了解楚沐之这人,他很平庸。他有很多花花肠子,但对路灿雪很专情,他不在乎爷爷兄弟的死活,但认准了楚氏是他的,他贪图享乐。如果说他有什么怨恨的话,那肯定是夺妻毁乐之恨,楚沐之的目的是我!”

    “而楚沐之出现了,车展就发生意外了,这太巧合了,不得不让人怀疑是车展是楚沐之动了手脚。”

    “可是总裁,如果是楚沐之的话,我相信他还没有这个能力翻出这么大的风浪,楚氏或宝q都不是他能插上手的。2年前您将他赶出鼓市,他能当个乞丐混日子就算不错的了。”乐达说道。

    楚函笑了笑,嘴角的弧度有些嗜血,“是啊,所以我在想,会不会是楚氏内部有内应?”

    “内应?”乐达迅速否定,“总裁,就算是内应他也必须是楚氏的管理层,管理层是不会有人要害您的。”

    “呵…”楚函摇头,“你忘了,我和路灿雪在会议广场是怎么受伤的。”

    楚函这句话令乐达脑中金光一现,很多想法应运而生了。

    会议广场里路灿雪是为了救楚函,而楚函是为了救…丽姿,那根圆管是直指丽姿的!

    那想害丽姿的人是谁?

    有一个名字几乎是一瞬间就跳跃了出来。

    但乐达迅速甩掉这想法,这想法太…恐怖了。

    他又透过后视镜看了楚函一眼,楚函的俊容隐在一片阴影中看不真切,他半眯着狭眸看窗外,幽幽道了句,“快了,我今天说我和丽姿2天后就会离开,所有阴谋都会迫不及待的扑面而来,而那时就会是真相被揭露的那一刻。”

    乐达没有再说话,而后座上的楚函又将脑袋闲适慵懒的枕后背上,他修长的手指在自己的膝盖上敲击着。

    “乐达,”楚函开口了,这次他的声音压的很低,带着些许感伤又狠辣的情绪,还有些颤声,“你说做一次爱,怀孕的几率有多大?”

    这个赤果的话题让乐达脸一红,他可还没结婚呢。

    楚函又自顾自的说道,“准确的说不是一次,那时…我将近2个月没碰她了,那晚她愿意了,还很主动,所以我们做的很疯狂,算算也有…五六次,凌晨才停下来。我没有做避孕措施,都发狠似的洒她身体里了,我不知道她…后来有没有吃避孕药…”

    楚函停了下来,他刚刚想倾诉,但现在又有些意兴阑珊了,心头很烦躁,莫名的心慌。

    “乐达,再派人去墨西哥调查丽姿那4年的生活情况,我总觉得自己像遗漏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

    “总裁,上次我们不是调查过了吗?”

    楚函垂眸摆手,“不,那不一样。上次我是因为太嫉妒了,将调查的重点放在了丽姿和南宫剑熙结婚的那3年多时间里,这次我要将重点放在丽姿去墨西哥单身的那大半年里,那段时间她在做什么?”

    “是。”乐达点头。

    楚函又不放心的叮嘱着,他的头绪似乎很乱,连喘息都急促了起来,“南宫家想隐藏或磨灭些什么痕迹很容易,估计这次我们也查不到什么,但是丽姿曾经动过一次手术,我要人查遍那座城市所有医院,百密必有一疏,我一定要知道丽姿动了什么手术。”

    “是。”乐达再次点头。

    其实乐达知道楚函想求证什么,院长跟他说的话他放在了心上,他怀疑…丽姿曾经为他生过孩子!

    ……

    晚间6点钟左右丽姿就回了家,楚函不在。

    她打开冰箱,冰箱里有很多菜,她挑选几样出来,先蒸了饭,然后在厨房里做晚餐。

    正拿着小勺子炖着排骨汤,她的手机响起了。

    她拿在手里看,是南宫剑熙的电话。

    “喂,剑熙…”她接起。

    “喂,悠棠…”南宫剑熙的声音低柔温暖,带着淡淡的宠护,听着十分舒心,“现在快7点了,你有没有乖乖吃饭?楚函在吗?”

    丽姿嫣然淡笑,她身上扎着水蓝色的围裙,蓬蓬裙底绣着荷叶边,淡雅怡人。因为做饭的原因,她将及肩的秀发束了起来,露出柳眉杏腮和凝脂的颈脖,其实她束起秀发比散着更清媚秀丽。

    她已经很长时间没理发了,打算明天将头发修剪了。

    “剑熙,楚函不在,今天路灿雪为他受了伤,他或许还在医院里陪路灿雪吧。我正在做晚饭,待会就吃。”

    “恩…”那边听了路灿雪的事情也没问,其实南宫剑熙对这里发生的事情了如指掌,不过陌生人的事情不足以成为他们聊天的话题。“悠棠,你知道明天是什么日子吗?”

    丽姿拿着小勺的手僵住了,她缓缓垂下眸,客厅里没开灯,厨房里的昏黄灯光将她的倩影拉的很长,无边的孤寂和落寞。

    “恩…”丽姿轻声答着。

    两人谈话的气氛瞬间凝重而压抑了,南宫剑熙问她,“悠棠,为什么不将小棠棠的事情告诉楚函?”

    丽姿微卷且纤长的睫毛扑闪了两下,她放下小勺,将小手塞进围裙前面的大口袋里,“因为…他不要…”

    “所以呢?”南宫剑熙紧接着她的话问了一句,“因为他不要,所以你生下小棠棠认为他没资格知道?或者就算他知道了也不会在乎,你不想让自己和小棠棠变得这么…卑微和可怜?”

    丽姿没答话,南宫剑熙叹息一声,又柔音道了一句,“其实那两个原因都不是最重要的,你明知道小棠棠的事情会给他沉痛的打击,可是当初你回国的初衷也不想打扰了他和路灿雪。悠棠,这些年,比起爱他来,你对他的恨如此微不足道。”

    是的,她不告诉楚函只会让他更逍遥,如此看来,她竟是在保护他了!

    “悠棠,明天是小棠棠的…忌日,如果你和楚函在一起了,就带楚函来墨西哥将小棠棠接回去吧。有爸爸妈妈的地方才是家,才是温暖的归宿,不要让小棠棠永远留在那个冷冰冰的祠堂里。”

    丽姿的红唇挪动了两下,“我…”她眼眶一热,两颗豆大的泪珠就砸在了厨房的大理石台面上。

    南宫剑熙又是一声长长的叹息,他叮嘱了一句,“悠棠,乖乖吃饭,吃过饭后好好睡觉。”然后将电话挂了。

    丽姿塞进口袋里的小手攥成拳,还有一只小手紧扣着手机撑台面,她终究是忍不住内心的创伤和悲恸,小声啜泣了起来。

    那么一个纤瘦羸弱的人儿抽动着肩膀哭泣着,她的嘤嘤碎泣回荡在寂静的厨房里是那么的清寂和绝望,就连那一道拉长的影子都透着无尽的悲伤。

    丽姿觉得彻骨的寒凉,她缩紧肩膀,正打断用双臂环住自己,但下一刻,有一道温暖宽厚的胸膛从背后紧贴了上来,她落进了一个萦绕烟草味的男人怀里。

    ……

    楚函伸出双臂圈箍着她的肩膀,将头埋进她的颈脖里,他的薄唇往上亲吻着她小巧的耳垂,一只大掌爬上她的脸颊,摸索着她的泪水,“丽姿,为什么哭了?”

    丽姿吸了一下鼻尖想收回泪,她不喜欢在他面前哭。

    但他一句“为什么哭了”轻而易举的勾起了她满腹伤心,泪水汹涌而下,噼里啪啦的落在了楚函的手面上。

    丽姿想用手擦,但肩膀被猛地扣正过来,楚函沉怒着一双狭眸,紧紧的将她抵在了台面上。

    “丽姿,我没有欺负你,所以不许哭!”楚函蹙着眉,用命令的口吻不悦的命令着她。

    丽姿本来就很伤心和委屈,被他命令着,她当即攥成粉拳锤他的肩膀,她声音带着哽咽异常清糯,“我就哭,我就喜欢哭,楚函你讨厌,你这个大坏蛋,我不要喜欢你了!”

    她撒娇耍赖的成分居多,像一个无助的小女孩,楚函眸光一暗,大掌穿梭进她的秀发里,扣住她的后脑勺,垂眸舔吻着她的泪珠。

    他濡湿的长舌一遍遍在她脸颊上刷过,爱怜的允着她的水眸,最后又舔啃着她眉宇间的小伤疤,“丽姿,不许哭。看见你哭,我的心都快揪起来,我好心疼,不许让我疼。”

    他很早就站在厨房门边看她了,他看着她接南宫剑熙的电话,然后悲伤欲绝的掉眼泪。

    他身上淡淡烟草味和清冽醉人的阳刚让她心生眷恋,丽姿伸出小手圈住他精健的腰腹,抱住他。

    见她收了泪,他才离开她的脸,他抵住她秀琼的鼻翼看着她半敛的清亮水眸,“丽姿,告诉我,为什么哭?”

    丽姿没答他,小手指戳了一下他的腰腹,闷闷道,“你怎么这么早就回来了?你没有陪路灿雪吗?”

    楚函“呵”了一声,用长指轻轻刮着她的鼻尖,嘶哑性-感的声线贴着她脆薄的肌肤,十分温情,“小醋坛!为了不让你这个小醋坛吃醋,所以我这么早就回来了。再说我们2天后就要离开了,陪不陪灿雪还有什么意义?丽姿,如果我不回来,你打算偷偷哭多久,恩?”

    他真的会带她离开吗?

    丽姿突然就想起南宫剑熙那句将小棠棠接回来的话,她心里有了雀跃,就连一双水眸都顾盼流转出娇人的秋波。

    她摇头,松软着声,“不知道要哭多久,刚刚就准备不吃晚饭了,然后躺chuang上睡觉,等你回来为止。”

    她冷漠的态度来了180度的转变,她似乎在每次伤心后都对他格外的温顺和依恋,这些话更是想讨他一颗怜惜疼爱的心。

    楚函垂眸,亲吻着她香软的红唇,“你要我回来做什么,要我讨好你然后你甩脸色给我看?还是要我听你和南宫剑熙打电话?丽姿,以后在南宫剑熙面前要维护我的面子,要炫耀我有多宠你,我很不喜欢你说我在陪路灿雪!”

    他没有陪路灿雪,就算是真陪了,她也不能告诉南宫剑熙,他不希望她和南宫剑熙如此亲密,无话不谈。

    “哦,我知道了。”丽姿点头。

    楚函又亲了亲她,他看着她束发的模样,眸里闪出黑钻石般的光亮,他道,“丽姿,不要再剪发了,为我把头发留长,然后为我绾发。”

    看着他眸里的炙热,丽姿侧开眸,她嘟着红唇,小声道,“不要,我不喜欢留长发。”

    楚函扣住她的纤腰,张嘴追逐着她柔嫩的唇瓣,“丽姿,你不喜欢我喜欢,我楚函的新娘必须是绾着长发,然后披婚纱的。”

    她的唇瓣被他含入了嘴里,他细腻的啃咬她,伸出长舌去舔着她的贝齿,然后撬开她的檀口,撩bo着她小舌的舌尖。

    丽姿被他吻着意乱情迷,闭上眸,勾住他的脖子任他的长舌在她蜜腹里捣nong,勾允。

    他的大掌覆在她一侧丰-盈上揉-捏了一下,然后往下掀着她的裙摆,托起她的粉臀,让她盘住他的腰身。

    “楚函…”她下面就一层薄薄的小裤,被他坚硬的巨大抵着,她清醒了几分,伸出小手推他的胸膛。

    “丽姿,”楚函啃着她胸前美丽的锁骨,“我今天差点为你死了,而且你又不是黄花大闺女了,你为什么死守着不让我碰?乖,跟我做ai,我想要你。”

    “不行!”丽姿往后缩着,他太勇猛了,还没脱裤子,就想将巨大卡进她的蜜园里,“现在不行,后天你带我走,走了我就给你。你不是喜欢刺激吗,我陪你车zhen,在车里就给你。”

    从她嘴里听到这个词,楚函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不过他忍着松开她,4年他都忍过来了,这2天他也可以忍过去。

    “好,这两天不要,但是你说的话要算数。”楚函妥协。

    “恩。”丽姿点头。

    丽姿以为楚函会松开她,但楚函将她的裙底又向上掀去,丽姿忙按住,急急道了句,“楚函!”

    但楚函将她的裙角掀到小腹那就没有了更深一步的动作,他垂眸认真看着她那道浅粉的伤疤,粗粝的指尖在疤痕那慢慢摩挲着。

    丽姿的身体紧绷,水眸里的雾气凝结成水珠又要掉落下来了,她很快仰起头,逼回眼里的湿意。

    “丽姿,你真的不打算告诉我你为什么哭吗?还有,你跟南宫剑熙说我不要什么?你说的那个会让我痛苦终身的秘密是什么?你…”楚函一连三问,然后抬起眸,一双鹰隼利眼紧盯着丽姿,“该不会曾经为我生过孩子吧?是女儿?”

    ……

    被他盯着,丽姿的心脏猛烈跳动了一下,她闪过慌张,不过很快镇定了。

    她露出笑意,“楚函,你做梦吧!4年前你伤我伤的那么深,就算我怀孕了也会去流产的,我不会给你生孩子的。当时你不给我孩子,而我的经济状况又养不起孩子,所以我不会为了那样一个你,自找罪受的。”

    “恩。”楚函的狭眸里划过一丝轻松和释然,他去摩挲着丽姿嫩滑的小脸蛋,“丽姿,我姑且相信你说的话,你千万不要骗我。要是我知道你曾经背着我给我生孩子,我一定会杀了你的!”

    他咬牙切齿的低语着,眸里沉蕴着狠戾的阴霾,仿佛若是他知道她生过小棠棠,他立马就去掐住她的脖子,掐死她。

    丽姿觉得可笑,他凭什么?

    但她看懂了他的眼神,他瞪着眸,眸里逼出几分血腥的狂躁和…频临悬崖的绝望,他也知道,若是她给他生过孩子,那这就将是两人之间永远跨不去的门槛和烙印,终身无法弥补的缺失和遗憾。

    他们之间的感情本来就如雾里看花般稀薄,再经受不住任何失去,哪怕是曾经的失去!

    楚函结束对视,他宠溺的揉着丽姿的秀发,然后拿起小勺去搅拌炖着的排骨汤,“丽姿,你去休息吧,今天我下厨。”

    丽姿看了会他,楚函放下小勺,拿着刀笨拙着劈着豆腐块,他利落的短发垂直下来,使平日精美逼人的面庞多了柔和和宁静。

    丽姿走到他身后,伸出双臂圈上他的腰腹,然后将脸颊贴到他英挺的背部上。“楚函,今天你为了救我也受了伤,你身体痛不痛了?累不累?”

    “呵…”楚函低声笑着,被她柔软的小身体紧贴着,他愉悦又惬意。“不痛也不累,丽姿,只要你能对我温柔一点,对我好一点,我为你去死都愿意。”

    “恩…”丽姿闭上眸,静静的拥着他。

    楚函点火准备炒菜,但是他裤兜里的手机响了,“丽姿,我手上是湿的,你帮我接电话。”

    丽姿“哦”一声去掏他的手机,手机拿出来她一看,手机屏幕上显示着——路灿雪。

    “丽姿,是谁?”楚函将菜倒进铁锅里翻炒着。

    只听后面女人淡淡回应,“是路灿雪。”

    楚函炒菜的动作没停,“丽姿,帮我把手机关机吧。”

    丽姿嘴角忍不住的向上扬,但她咳嗽一声,拧着秀眉认真问,“楚函,你这样绝情真的好吗?她可是陪了你25年的路灿雪啊。”

    楚函笑,“丽姿,你现在有没有偷笑,你给我得了便宜还卖乖,恩?她是陪了我25年的路灿雪没错,但是你是要陪我走过一辈子的丽姿,我们还有50年,100年可以过,孰轻孰重我还是分的清的。”

    丽姿不开心了,她扭着细腰跺脚,“谁要跟你过100年,那都是老妖-精了。”

    楚函关火,转身就将小女人搂怀里,“丽姿,就算你是老妖-精我也不会嫌弃你的,我们不止要在一起100年,下辈子,下下辈子,你都属于我的。”

    ……

    此时的路灿雪正坐在病床上打电话,当电话里传来“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时,她手臂一扬,想将手机甩出去。

    但她眼眸一转,一个深呼吸强压下心里的怒气,迅速动了手指拨打了另一个电话。

    “喂,雪雪…”是楚沐之的纨绔不羁的声音。

    “喂,楚沐之,”路灿雪压抑的怒气喷薄而出了,“我真没见过比你还愚蠢的男人,你的脑袋是不是被驴踢了?谁让你跑到我病房门口的?你知不知道丽姿看见你了,她告诉了楚函,楚函现在怀疑我们了?”

    楚沐之慌张了,“什么?丽姿看见我了?我…只是担心你,今天车展一切都是按原定计划来的,但是你竟然替楚函挡圆管,我听说你骨折了,就想…看看你。”

    “行了!”楚沐之的痴情不但没有感动到路灿雪,反而令她更加厌恶了,“你知道楚函是多么聪明绝顶的男人,只要你露出一点蛛丝马迹,他就可以顺藤摸瓜,揪出真相。你现在出现在他面前,不是等着找死吗?你死就算了,还差点暴露了我。”

    其实车展事故是公司内部的事情,一般很多公司为了声誉都选择私下解决,但楚函第一时间就通知了警方勘察现场。

    男人的生性多疑和心思缜密,就体现在这里了。

    “若不是我听见他们在外面说你和儿童走秀的事情,提前就想好了台词,我早就露陷和穿帮了。现在楚函不理我,我也不知道他究竟怎么想?”

    俗话说,不怕神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这话大抵能形容出路灿雪此时的心境了。

    楚沐之语气变得很谦卑,“雪雪,我承认都是我的错,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你责怪我也没用。我看都是丽姿那个小jian人破坏了我们的好事,要不要我搞死她?弄个车祸或绑架,总有她罪受的。”

    路灿雪的脑袋飞快的运转着,她在考虑着最保险最不留后患的办法。

    但是她思绪很乱,楚函说他2天后就走了,这时间太仓促了。而且楚函对楚沐之有了防备,她不能再贸然出手打草惊蛇,如果要出手也必须一击即中。

    就算不要了丽姿的命,也要彻底断了丽姿和楚函在一起的可能性。

    路灿雪忽又笑了,她缓缓倚靠在软垫上,“楚沐之,你为什么帮我?你有这么好心要帮我除去我的情敌,让我和楚函在一起?”

    “哈哈…”楚沐之大笑了两声,很得意的说道,“雪雪,你难道还不了解我的性格,我生无大志,就想吃喝玩乐。如果不依靠你,我只能回去当乞丐了…”

    免费赠送100字!!

    PS:话说从今天起月票开始翻倍啦,有月票的妹纸可以支持三儿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