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299章 吾爱倾城(37)

    “哈哈…”楚沐之大笑了两声,很得意的说道,“雪雪,你难道还不了解我的性格,我生无大志,就想吃喝玩乐。如果不依靠你,我就只能回去当乞丐了。而我帮助了你,将你的把柄攥手心,你自然会养我一辈子。哈哈,我要花楚函的钱,睡他的女人,想想这事我就觉得兴奋。”

    在路灿雪听的冷如冰霜时,楚沐之又加了一句,“雪雪,要不你给我生个儿子吧,就冒充楚函的种。这样我儿子就是楚氏的太子爷,我就是太上皇,楚函也不过是给我打杂了,哈哈哈哈…”

    楚沐之为自己美好的构想笑的不能自持,而这边路灿雪的眼眸早翻滚出阴毒的浓浆,她在想,暂且先让你得意几天,等我收拾了丽姿再来收拾你!

    “楚沐之,这两天不许出门,一切等我的通知。”

    ……

    翌日清晨。

    楚函和丽姿走出别墅,楚函坚持要送丽姿去工作室,丽姿破天荒的没有拒绝,两人坐上了布加迪威龙。

    车子行驶到一半,楚函的手机响了。

    楚函看了一眼,接起,“恩”了一声后又快速挂断了电话。

    丽姿看着他俊逸冷冽的侧脸,问他,“楚函,是谁的电话?”

    楚函勾着嘴角,右手宠溺的揉着她的秀发,“是乐达的电话,他说灿雪罢工了,不肯签文件,而且灿雪从昨晚开始绝食了,在发小姐脾气。”

    “呵…”丽姿轻笑,挑着妩媚的柳眉看他,“楚函,我以为你的眼光有多好,没想到路灿雪也只会搞些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小把戏,她用这招挽留你,也太天真了吧。”

    楚函嘴角肆意魅惑的弧度更大,他深邃的狭眸紧裹着她清亮的水眸,慵懒调侃道,“谁说这是小把戏的,女人哭闹起来最让男人心软了,若是你愿意为我这样,我肯定会俯首称臣的。”

    丽姿不想跟他调-情,她直截了当的问,“那你现在打算怎么办?”

    楚函幽幽收回目光,嘴角的弧度缓缓展平,骨节分明的大掌在方向盘上一使力,车子顿时向左转弯了。

    原本驶向她工作室的方向变成了去往医院,丽姿柔软的脸色冷淡了下去,她道,“楚函,要是你想去看路灿雪,那就靠边停车,我的保姆车一直跟在后面,我可以自己去工作室。”

    楚函连眉心都没动一下,他一双细长的桃花眸柔情却不失强势的看着她,“不是我去看灿雪,而是我们!”

    ……

    楚函和丽姿赶到了路灿雪的病房,乐达正站在门外等着他们。

    走进病房,病房里一片狼藉,地上全摔的文件和瓷碗,小米粥洒的到处都是,护士们面面相觑,路母唉声叹气。

    路灿雪侧躺在床上,她的长发十分凌乱,有些遮盖了脸颊,她打着石膏的左腿和穿着蓝白条病服的身体有着病人的苍白和虚弱。

    路母看见这样的路灿雪无奈又心痛,这时看见楚函如遇救星,“灿雪,你快看,楚函来看你了。”

    路灿雪一听“楚函”迅速抬起身,她原本郁结苦闷的脸色迅速惊喜和灿烂了,“函…”她贪恋的看着门口那道修长笔挺的身躯。

    但她的笑容没能坚持2秒,因为楚函是牵着一道清瘦的倩影走进来的,那人是丽姿!

    楚函忽视路灿雪表情的变化,他松开丽姿的手,走到路母面前,开口问,“伯母,这是怎么回事?”

    路母看见丽姿很恼火,她用脚趾都能想出这女人就是昨天楚函说想守护和厮守的爱人,现在楚函公然无忌的将她带到了路灿雪面前,那是挑衅也是绝情。

    路母冷冷看了丽姿一眼,“这位是…”

    楚函俊拔的身躯动了动,似无意遮掩住了路母窥视和敌意的目光,他蹙眉,语气却平和,“伯母,要是这里没什么事,那我去公司了。”

    他言下之意是,如果路灿雪有事,现在就说。如果是其他的事,对不起,我不奉陪。

    路母懊恨的剜了楚函一眼,只见男人眸光晦涩而坦荡,漆黑的狭眸像深邃的无底洞,在无意间就可以吸取别人的魂魄。

    路母清楚意识到,现在的楚函是可以肆意任性的时候了,恩情只是存在在道德概念上的一种代名词,没有任何现实的束缚力,他不想还恩情,那就可以不还了。

    路母妥协,她将手里一碗冒着热气的小米粥塞楚函手里,“灿雪从昨天下午开始就没有吃东西,她为你受伤,而你忘恩负义不要她,这些我都不跟你计较了。但是她现在的身体很虚弱,绝食下去身体肯定吃不消,你喂她吃碗粥吧。”

    楚函拿着碗没有动,他看向床上的路灿雪,路灿雪正一脸希翼的看着他。

    “楚函,”这时丽姿突然上前,她接过楚函手里的碗,微笑着对路灿雪说道,“算起来路小姐也是因为我才受伤的,这碗粥还是由我来喂吧。”

    楚函看着巧笑倩兮的丽姿没反驳,路母想出声阻止,但她看着自家女儿除了一丝失望外竟也没反对,就任由丽姿坐在了床边。

    丽姿拿着小勺翻动着碗里热气滚滚的小米粥,然后挑了一小勺递到路灿雪嘴边,路灿雪皱眉,侧头,非常不悦道,“粥太烫了。”

    丽姿笑着收回手,然后垂眸,轻轻将粥吹凉。

    路灿雪看着丽姿那张清丽俏媚的小脸,心里重重一哼,她表面装的清纯寡淡,但骨子里还不是下jian风sao的。

    那日她听过她叫chuang,那媚声令她全身起了小颗粒,她为了抢夺楚函,关上门还指不定和他怎般风liu。

    “丽小姐,我看你喂粥的动作似乎不太熟练,像这种伺候人的活我以为丽小姐十八般武艺全部精通了,要不然你怎么有手段抢夺别人的未婚夫?”

    路灿雪的声音不大不小,全遍整个病房恰恰好,听她这番话,护士们看向丽姿的目光复杂怪异了。

    周琳就站在丽姿身边,她听到这话怒意横生,捏紧了小拳正准备维护丽姿。

    但丽姿先开口道,“我不会伺候别人也将某人成功的抢夺了过来,这说明某些人真的是一点技术含量都没有。另外,路小姐你指的未婚夫是…楚沐之还是…楚少?如果是楚少,我就觉得不应该了,路小姐好歹也订婚了4年,论起伺候人,你肯定比我在行。”

    路灿雪一口血要气吐了出来,她和楚沐之的事情在鼓市还没有人敢拿出来说,丽姿竟敢拿这个做话题攻击她。

    路母也义愤填膺了,她要上前维护女儿,但楚函站在她身侧,她动的时候,楚函不动声色的用肩膀挡了她一下,大家都是聪明人,他对丽姿的袒护不言而喻了。

    路灿雪余光瞥见门边两个护士捂嘴偷笑着,她脸色铁青,这时丽姿又挑了一小勺小米粥递了过来。

    路灿雪看着那冒着热气的碗灵机一动,嘴角勾起不易察觉的冷笑,藏在被褥下的手就等着丽姿端碗的手靠近。

    丽姿面上一直维持着和善的微笑,将碗递过去时,她也故意将路灿雪眼里的小心思视而不见。

    路灿雪看着碗过来了,手一动,正准备推丽姿一把,好让她将小米粥泼到自己身上,然后自己哭诉伴可怜,让丽姿坐实毒妇之名。

    但事情超出了她的想象,她还没碰到丽姿,丽姿手上的碗一倾斜,滚烫的热粥就要洒她脸上。

    “啊!”路灿雪一声尖叫,一手捂脸,一手条件反射的将向她倾斜的碗挥落到了丽姿的身上。

    这一剧变令周琳大惊失色,“棠姐…”周琳倾身要保护丽姿。

    但有一道修长的身躯闪电般的移了过来,那些扑向丽姿身体的热粥都被一只大掌挡了去,只有少许米粒洒到了丽姿身上。

    “函…”

    “楚函…”

    看着楚函迅速变红的手面,丽姿和路灿雪都惊叫出声,路灿雪坐直身要察看楚函的伤势,但丽姿先一步握着楚函的手站起了身,她为楚函呼着气,满眼心疼的问,“楚函,疼不疼?”

    楚函将她秀发上沾到的一个米粒拨下来,摇头,柔声道,“不疼。丽姿,你有没有烫到?”

    周琳抽出纸巾递给了丽姿,丽姿为他擦着手,她答,“没有。”

    路母也惊魂未定的跑到路灿雪面前,她抚摸着自家女儿凌乱的秀发,关怀的问,“灿雪,你有没有伤到?”

    “哼,她怎么可能伤到?”周琳开口替路灿雪回答,“我家棠姐是不小心将碗倾斜了一下,还没有洒到路小姐,而路小姐当即手一挥,连粥带碗的要甩我家棠姐身上。我也不知道路小姐是戒备防护意识太重了,还是本性就这样,别人侵犯了你一点利益,你就要拿刀砍人家。”

    “咦,小姑娘你怎么说话的呢?灿雪…”路母开口了。

    “算了,周琳,”丽姿打断她们,她看着路灿雪,大方的致歉,“路小姐,刚刚粥太烫了,我手滑了一下,让你受惊了。是我的错,对不起了。”

    然后丽姿看向楚函,“函,我们去清洗一下手吧,然后让医生给你上点药。”

    “恩。”楚函点头,两人走了出去。

    ……

    医生给楚函抹了药,两人都没有再去看路灿雪,而是回了布加迪威龙车上,楚函送丽姿去工作室。

    楚函看着身边那张清冷的俏容,笑道,“丽姿,你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你要演戏我也陪你演了,灿雪也被你打败了,你怎么好像还不开心?”

    丽姿伸出小手撩了撩腮边的秀发,然后向他递了一眼慵懒的娇嗔,她嘟着红唇道,“怎么,你不是说喜欢我为你玩这些小把戏吗,现在我都为你争风吃醋了,你又舍不得路灿雪了?”

    楚函盯着她的红唇,又看了看穿梭在她小手里几缕秀发,他没答话,但眸光变得暗沉而炙热了。

    丽姿自然知道这是他发-情的征兆,她用一双盈亮的水眸狠狠瞪了他一眼,正色道,“楚函,我觉得路灿雪最近的心理有些黑暗和扭曲,她是现在才变成这样的吗,还是说这是她一直被压抑的天性?她在4年前就想到设计毕诺草来迫害我,我都怀疑她是不是除了毕诺草还对我暗中动过手脚?”

    听她这么说,楚函没有回答。

    他转过脸庞,就连冷冽下来的轮廓都陷入了深沉和思考,良久,他才说道,“丽姿,这些事情你不要担心了,明天我就带你走。”

    ……

    丽姿回到工作室,她的办公室里已经有一个人在等着她了。

    周琳泡了两杯茶放在茶几上,然后退出去,丽姿看着对面沙发上的路父,礼貌的微笑道,“请喝茶。”

    路父摆手,“丽小姐,今天冒昧打扰你,还请不要见怪。既然我来了,那我们就不需要转弯抹角了,我就开门见山的说吧。”

    路灿雪的父亲是个很有内涵和逻辑的商人,他说这番话并没有敌意和轻蔑,也不过显得突兀,就像是谈一宗买卖。

    “好,您请说。”丽姿点头。

    路父正眼看着丽姿,他眼里有很多精明的揣摩和打算,“丽小姐,我派人调查了你的资料,5年前你和楚函签署了一份情-人契约,后来你跟了他一年。4年前发生了毕诺草的事情,你被楚函伤的很深,义无反顾的离开了他,到了墨西哥,嫁到了商界首屈一指的南宫家。”

    “无论从哪个方面来比较,南宫剑熙都明显比楚函略胜一筹,那么你为什么弃南宫剑熙而选择楚函呢?”

    对于路父这个问题,丽姿淡笑不答,她道,“您认为我是为什么呢?”

    和这样一个睿智的儒者讲话,丽姿觉得很舒适,她很难想象这是路灿雪的父亲,但想想路灿雪在商业上的卓越才能也必然要有这样一位父亲来培养,但他对路灿雪心理层面的教育终究是疏忽和缺失了。

    “我不相信你是来报复的,因为人只有在活的不好的情况下才会想着怨恨和报复,那我觉得你是爱着楚函了,但是,楚函可以回报你同等程度的爱情吗?”

    “你什么意思?”丽姿收敛微笑,拧眉问。

    “我的意思是爱情都是一个由浓到淡,由爱情转化亲情的过程,你和楚函现在处在热恋期,你们如胶似漆,对彼此的身体及生活各方面都很好奇,但是恕我直言,你和楚函正在经历的,楚函和灿雪也经历过。他们5岁相识,彼此18岁那年谈恋爱,谁没有一段刻骨铭心的初恋,灿雪对于楚函就是。”

    “你看他们现在感情变淡了,但是他们却是以一种更加平和和紧密的姿态相守在了一起,灿雪可以和他比肩踏过风雨,共造辉煌,但是你不可以。”

    这时丽姿出声打断他,“天底下不是每对夫妻都可以在事业上共进退,我不可以,并不代表我和楚函不能过一辈子。”

    路父点头表示同意,“我并没有说你们不可以过一辈子,问题在于你做好了和楚函过一辈子的决心了吗?说实话你和楚函并不合适,你的性格太刚烈,要强,而楚函是厮杀里闯出来的,他本性血腥暴戾,你们处在一起必然会四处碰壁,没有哪个男人可以永远哄着你,对你铁汉柔情。”

    这真的戳中了丽姿的现实,她答应和楚函一起去北京,但是她还没有想好该怎样跟他过下去。

    她真的可以抛弃所有芥蒂和楚函在一起吗?

    她真的可以忘记他和路灿雪的25年,忘记毕诺草的事情,忘记小棠棠的死,全心全意跟他在一起吗?

    他们现在生活的怪圈就是他一直在哄着她,讨她的欢心,那是因为他还没有得到她,而她坚持不把身体给他,不是也担心他得到了就不珍惜吗?

    被他那样深深伤害过,背叛过,她对他的信任淡如薄烟,她没有安全感,根本无法全心的托付爱意和幸福。

    而他对她的怜惜和宠爱,究竟能维持到什么时候?

    看着丽姿脸上的迷茫,路父继续慈善的笑道,“丽小姐,在你跟楚函不计成本在一起的时候你要考虑对方给你的是怎样一种感情。男人就是一只见异思迁的生物,很多男人和妻子相处如左右手,人生里恰巧遇到了一位青春漂亮,吸引他们目光的女人,他们顿时觉得生命鲜活了,生活如烟花般炫丽了,但这并不是真正的爱情。”

    “打个比方,说句不好听的,今天你因为这个原因挤掉了灿雪,那他日就会有别的女人挤掉你。楚函本来就是…一个情-场风liu的男人,我对灿雪婚后的告诫也是对楚函风月的事情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样的观念丽小姐你可以接受吗?还是你有把握楚函从此三千弱水,只取一瓢?”

    丽姿觉得不可思议,婚后男女忠贞是婚姻存在的前提条件,她为什么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那她有把握楚函再不风liu吗?

    她一点把握都没有,他性yu太强烈了,两人欢hao的那一年,她好多晚上都是痛的,他要起来毫无节制,动作生猛,就像要将她吞下去。

    她不知道他和别的女人是怎么做的,5年前他和那个警花好,两人迫不及待的车上车zhen!

    他说他对别的女人硬不起来,她一点都不信,她甚至不信他为她洁身如玉了4年,没有碰过路灿雪。

    “丽小姐,我刚才一直跟你在讲感性的东西,现在我要讲的是现实。”路父眼睛里是犀利的光芒,“楚函说带你离开这座城市,他抛弃了楚氏和灿雪,可是他真的能断的干干净净而不是藕断丝连吗?”

    “光凭灿雪一个女人的能力,她在前期接手楚氏的时候必然有很多挫折和困难,那这个时候楚函帮不帮?如果帮了,他们通电话,互相E-mail,视频聊天,你气不气?”

    “楚函跟你谈恋爱,对你庇佑和爱护都是建立在他优越的经济基础上的,他带你去一座新城市,事业要重新开始吧。而我,绝不会放任他抛弃我女儿再混的风生水起的,当你们的激情陷在日复一日的烦躁和平庸中时,你们能坚持爱到什么时候?”

    ……

    路父走了五分钟后,周琳敲响办公室的门。

    她手里拿着今日的行程表,丽姿还坐在沙发上,她走过去,请示道,“棠姐,我们今天…”

    “周琳,将今日的行程全部取消,我要一个人呆办公室里静一静,你不要打扰我。”丽姿说道。

    周琳觉得讶异,她跟着丽姿这三年来,丽姿从没有懈怠或旷工过。

    不过她没说什么,点头应下,“好。”然后走出了办公室。

    等办公室门再次被关上,室内恢复安静时,丽姿起身,坐回办公椅,然后打开电脑。

    她动了几下鼠标,电脑里出现了一张照片,是在游乐场里拍的。

    照片里的小女孩正在玩着滑滑梯,小身体淹没在红色的阶梯里,只露出一张粉雕玉琢的小脸蛋和一记灿烂的笑容。

    小棠棠多是继承了丽姿的容貌,小小年纪就柳眉杏腮,五官精致,小棠棠最亮眼的是她有一双漂亮到极致的丹凤眼,那细长的眼形和斜飞上扬的眉梢竟和楚函的那双狭眸如出一辙,神采逼人。

    丽姿将颤抖的指尖一点点抚摸上去,她眼眶湿润了,低低的呢喃着,“小棠棠,我们还是要给爸爸一次机会的是不是?今晚是你的…忌日,爸爸妈妈一起给你…守夜,祈祷,好不好?”

    ……

    楚氏总裁办公室。

    楚函坐在办公椅上,乐达站在他身边,“总裁,听说您昨晚没理路副总,你对她这么疏忽,怎么能发现和揭穿她的阴谋呢?”

    楚函笑的意味深长,“我就叫欲擒故纵,我昨晚没理她,她肯定急了,今早她在丽姿身上又没讨到好处,肯定会跳墙。我们等着吧,今晚她和楚沐之一定有行动。”

    说着,他又对乐达吩咐道,“你去查一查4年多前,丽姿爸爸将丽姿卖给那个60岁老头的事情…”

    ps:继续我的感谢词!

    谢谢rzr0854,uzu6266,568786fg,1475632wei,7897lo,kokopopoza,heyutigg,cvcvcvzz,uzu6266近九位妹纸给我的打赏,你们实在太给力了,群么么哒!

    另外,今天又一个作者被下令改文,因为文中h太多了,咳咳,那啥……妹纸们,三儿写的多吗???

    那些想让楚少吃肉的,三儿恐怕不能写尽兴啦,如果我哪天不更文了,那表示我也没逃脱的了,我的责编小西大大也让我改文了,呜呜呜……欲哭无泪,遁走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