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六卷 第300章 吾爱倾城(38)

    说着,楚函又对乐达吩咐道,“你去查一查4年多前,丽姿爸爸将丽姿卖给那个60岁老头的事情,当时我就觉得事有蹊跷,但是并没有查出什么来。我怀疑这事跟灿雪有关,你去查查那段时间她有什么动作的。”

    “好。”乐达点头。

    楚函交代完这些事情,就翻开手边的文件,认真扫阅着,乐达看着他的模样,犹豫道,“总裁,你真打算将楚氏交给路副总吗?”

    “恩。”楚函没有任何情绪的轻“恩”了一声。

    “可是总裁,就算你将楚氏交给路副总了,你也不可能完全抽身的。路副总刚接手总裁的职位肯定有很多不适应的,她对你执念那么深,若是她以后假借公司的名义不停…sao扰你,纠缠你,丽小姐又是那样清高倔强的人,恐怕…你们会吵架的。”

    “呵…”楚函愉悦的扬起嘴角,笑了两声,接着他又感慨的叹息一声,“是啊,我也不知道她的性格怎么那么…犟,看来都是我把她给惯的。她是一个小醋坛,心里不开心了就喜欢冷落我,将来结婚了一定会骑在我头上对我指手画脚,说不定还让我跪搓衣板。所以为了避免她的惩罚,我是不会再和灿雪联系的。”

    他轻柔的语气中含着无限的宠溺,似乎对未来的生活憧憬了很多年,纵然是跟了楚函6年的乐达也是动容的,见惯了这男人在商场的腥风血雨,他还是第一次见他铁汉柔情的一面。

    只听楚函继续说道,“一个公司的运营不会说少了谁就会中断,总裁是用来拿决策,统领众人的,其他的事情可以交给下面的人办。灿雪的领导才能十分卓越,如果说她有什么不适应,那一定是心理问题了。心理有问题可以找医生,找我也没用。”

    他一番话干净利落,和他在商场的杀伐果断很像。

    其实他不管对人对事,都是狠辣而无情的。在丽姿回来之前,他的唯一例外是路灿雪,他对路灿雪很包容。

    丽姿回来后,他的唯一例外的对象是丽姿了,他对丽姿是…纵容而溺爱的。

    “总裁,”乐达还有一个问题要问,“若是查出了是路副总制造了车展事故,甚至在4年前就加害过丽小姐,你该怎么办?路副总陪了你25年,你难道真打算惩罚她吗?可是不惩罚,若是被丽小姐知道了,丽小姐又不会原谅你了…”

    楚函翻动文件的大掌顿住了,他好看的长睫毛向上一掀,已经在眼睛下落了一层凌厉浓密的阴影。

    他掀动着薄唇,语气平淡,“没有人可以踩着我的底线,一再肆意挥霍我的感情。将楚氏交给灿雪是我对她唯一的补偿,如果她不要,那就算了。”

    楚函的薄凉无情就是这般了,路灿雪不明白,她之所以能用恩情捆锁住他,那是他愿意被束缚。

    如果她一再将他推到对立面,那收回楚氏后,他和路灿雪就真的什么都不是了。

    楚函突然想到一件事,“乐达,我让你调查丽姿在墨西哥的事情,有进展了吗?”

    乐达摇头,“总裁,我们派去的人发现丽姿刚到墨西哥那大半年的所有事情都被一股隐秘而强悍的力量压制住了,墨西哥不是我们的地盘,所以不能大张旗鼓。但总裁放心,那边的人回报说有了些小眉目,但确实和证据都需要更多一点时间。”

    “恩。”楚函听罢点头,继续翻阅文件。

    ……

    一天很快就过了,楚函这一天都是呆在办公室里整理着手头的项目,进行着最后的交接。等再抬眸时,都已经是晚上6点钟了。

    楚函拿出手机,准备打电话给丽姿。

    但办公室门被敲响,乐达推开门,他的身边站着…丽姿。

    对于丽姿的出现,楚函双眼一亮,立刻起身,他绕过办公桌,箭步走去握丽姿寒凉的小手,他惊喜道,“丽姿,你怎么来了?”

    她是第一次主动找他,而且是到他的办公室找他。

    丽姿露出甜柔的笑意,一双水眸荡漾着腻人的春-光,她软声道,“你工作结束了吗?我来接你回家。我买好了菜,我们回家一起做晚餐。”

    楚函第一直觉,她很反常。

    他细长而锐利的狭眸往她的水眸上扫去,她似乎化了层薄妆,莹白的肌肤透着粉色,她的面上很正常,但眸底有哭泣后的星点血丝,他捕捉到了。

    “好啊,我们回家吧。”楚函勾起嘴角,伸臂去搂她的肩膀,带她往电梯走去。

    ……

    两人回到别墅,丽姿将菜提进厨房,她系上水蓝色的围裙,开始洗菜,切菜。

    听见男人的脚步声从后面响起,她笑着道,“楚函,你先去洗澡吧,今天我下厨,不用你帮忙,你就等着吃…饭…”

    在丽姿说到“吃”时,楚函已经从背后将她搂住,他埋首在她颈窝张嘴就咬她,他那股清洌好闻的气息喷薄在她颈间,她浑身一荡,双腿发软。

    “丽姿,你今天怎么对我这么好?”楚函啃允着她嫩滑的肌肤,英挺的鼻梁钻她秀发里,十分轻tiao的嗅着她的香气。

    丽姿躲避着他撩-人的吻,“不是说家里的男人,一家之主就应该这样的吗?下班回家,有女人给他做饭。”

    “呵,丽姿,家里的女人可不是就给男人做一顿饭就完事的,女人最主要的是伺候好,捏肩捶背和上chuang,细声软语的殷勤和qu悦…你看你都做了哪几样了,随着心情对我时冷时热,还不许我做你的主,丽姿,除了我,有哪个男人能忍受你的坏脾气?”楚函舔着她的耳蜗,柔声跟她抱怨。

    丽姿脸上的微笑僵住了,她用胳膊肘推了推身后的男人,“楚函,那你可以忍受我到几时,你会不会嫌弃我,跟我发脾气,吵架?”

    楚函笑着,他很喜欢她现在小心翼翼的态度,他假意思考着,然后答,“丽姿,我也不知道可以忍受你到几时,所以你要给我小心点,对我好点,首先在chuang上就必须将我喂饱了。”

    他说着便勾着她小巧的耳垂允吸,大掌又不规矩的去掀她的衣裙,他覆着薄茧的粗糙大掌不停摩挲着她腰间的嫩rou,爱不释手。

    “楚函,”丽姿扭着细腰挣扎着,他真的是随时随地可以发-情的…生物,坚硬的胯下直抵着她翘挺的臀部,“楚函,你喜欢我的身子吗?是不是只想跟我做ai?可是等我人老珠黄的怎么办?”

    “丽姿!”楚函收回了大掌,低沉的语调暗含不悦,他紧箍着她羸弱的香肩,“丽姿,你今天怎么了?怎么一直在试探我,恩?哪个男人不想跟自己喜欢的女人的做ai,我有yu望也是我的错?你连这个都要怀疑我?”

    丽姿沉默了,她垂眸切着手上的土豆丝,她不敢再跟他说话,他太犀利了,她的试探他一听就能听出来。

    但手上的刀被夺了去,男人翻转过她的娇躯,双掌捧着她的小脸蛋,“丽姿,今天灿雪爸爸跟你谈了什么?是不是对你晓之以情,动之以理?你对我动摇了,对我们未来的生活害怕了,退缩了?”

    丽姿颇为惊讶的看着他,“你…怎么知道路灿雪爸爸找我了?”这么短的时间他竟然能知道!

    “哼,你今天哭了,还对我这么好,反常即为妖,我让乐达去查了。丽姿,不要岔开话题,回答我的问题。”

    楚函迫切的狭眸里落满了挣扎和彷徨的痛楚,丽姿柔软的看着他,然后伸出小手抚摸他的俊庞,她开口,“楚函,我…”

    这声“我”没能继续下去,因为一段悠扬的手机铃声打断了丽姿的话,楚函狠狠瞪了她一眼,然后垂眸,从裤兜里掏手机。

    手机屏幕不停亮着,丽姿清楚看着上面的来电显示——路灿雪!

    楚函没有立即接电话,他抬眸看了眼丽姿,然后再动着手指,按上接通键。

    但他没能按上去,因为一双小手覆盖上了他手机的屏幕,女人清冷的声音落在耳边,“楚函,不许接电话,今晚哪里都不许去,我要你陪着我!”

    楚函看她,丽姿眼里蒙着一层清亮的水雾,黑白分明的透澈瞳仁落在他面上,柔软又期盼的扫着,她眼里还有一股不容拒绝的强势和坚定。

    手机铃声还在坚持不懈的响着,两人僵持着,最终楚函妥协,“好。”他挂断电话,将手机重新放回裤兜里。

    丽姿的心往下沉了一半,今天的他并没有像昨天那样直接将手机关机。

    是不是他明天要带她走了,他心里还放不下路灿雪,想临别去看她一眼,陪陪或安抚她?那如果今晚他去了,他和路灿雪日后会不会藕断丝连?

    不过那都是以后的事情了,今天是小棠棠去世2周年,她不会让他走的!

    楚函又捧住她的小脸蛋,薄唇凑上前,要去亲吻她潋滟的红唇,但丽姿侧眸避开,她推着他,“楚函,去洗澡。”

    ……

    丽姿将菜全部洗净,又煲好了乌鸡汤,才返身走往卧室。

    进了卧室,楚函正在沐浴间里洗澡,里面有哗啦啦的水声泄了出来。他将衣服脱在chuang上,手机搁置在床柜上。

    手机在不停的震动着,他将铃声关了。

    对于他这种欲盖弥彰的行为丽姿扯着嘴角笑了笑,即使隔着很远,她也能看清手机屏幕上的路灿雪。

    丽姿顿了顿,然后抬脚走到衣柜前,她打开衣柜,动手挑了一件粉色的睡衣。

    ……

    楚函走出浴室,他腰间系了一条浴巾,一手拿着毛巾很随意的擦拭着短发,他走了两步,待看清化妆台边坐着的丽姿时,全身僵住了。

    丽姿穿着一条真丝睡裙,嫩嫩的粉色衬得她凝脂般的肌肤可以掐出水来,睡裙后背是镂空的,那大胆性-感的设计展露了女人曼妙玲珑的秀背和身段,透过两条细嫩的胳膊,还可以窥视女人胸前的bao满优美的弧线。

    楚函全身被点燃了,面上燥热,喉结情不自禁的滚动着。

    将手里的毛巾甩chuang上,他大步上前,来到丽姿身后。

    镜面里的丽姿垂着眸,她将一侧秀发撩到了耳后,俏丽的眉宇明媚而生动。feng情的柳眉,秀琼的鼻翼,娇艳似花朵的红唇,无一不透出着诱huo。

    楚函呼吸粗噶,他垂眸盯着丽姿胸口的深V领,V领遮掩不住她呼之欲出的两团盈白,她没穿小衣,那凸点的小樱桃绽放在了削薄的真丝面料上。

    他伸出手,大掌直接从她V领里钻了出去,他将那团紧致白嫩握手心,使劲的搓圆捏扁。

    丽姿拧着眉抽吸,她按住他的大掌,“楚函,我疼…”

    话音一落,她就被男人重重扯入了怀里。

    他的身躯在发烫,结实的肌肉,精悍的骨骼撞她身上令她发疼,他的动作好粗鲁,踹飞了她刚坐着的椅子,将她挟制在怀里,两只魔掌就使劲rou捏上她的盈白。

    “楚函,我疼…”丽姿挣扎了几下,又小声的抗议着。

    她胸前太过稚嫩,一点都接受不了他的cui残。

    “疼什么,宝贝,是你沟引我的,我不过才揉了你的胸,你就叫疼了恩?”楚函揉躏的动作不停,灼热的亲吻不停落在她的秀发和颈窝里。

    两人还站在镜前,她被他rou捏的站不住,他两只大掌撑开了她的睡衣,真丝肩带滑落了下来,她赶紧从小手捂住。

    但这一幕更香yan,粉丝睡衣半吊在胸下,而她两团盈白暴露在空气中,任他把玩。

    “楚函,不要站在这,我不要看,我们去chuang上…”她颤抖的声音里带着娇嗲的哑意。

    “姿姿宝贝儿,这样你就害羞了恩?我们以前做过的事情,你都忘了吗?我是怎样爱你的,我们什么没做过?”

    “不要说,楚函,去chuang上,我好疼…”丽姿乞求着。

    楚函压制住更疯狂的yu望,随了她的心愿将她甩落到chuang上。

    丽姿一阵头晕目眩,刚想用小手护住白皙的身子,楚函修长的身躯紧接着覆了上来,他的大掌插进她的小手里,和她十指相扣在床褥上,俯身就含住了她的红唇。

    他吻的太汹涌了,强烈的男性荷尔蒙和沐浴后的香气瞬间侵袭了她的感官,他将有力的长舌探进去,寻芳采蜜,一阵讨伐,将她的舌根允的发麻。

    丽姿四肢百骸里冲击出kuai感,浑身su痒难耐,她不安的扭动的娇躯。

    在楚函恨不得将她的小嘴吃下去时,床柜上的手机又响了,他睁开眸,离开她的红唇,立在半空看她。

    “丽姿,”他喘着粗气,声音粗沉,“为什么要沟引我,是不是怕我去路灿雪那?你想用自己的身子留住我?”

    “恩…”丽姿点头,他太聪明了,两人无法转弯抹角,她只好挑明,“我不许你去路灿雪那,今晚你要陪我。”

    楚函转眸对床柜上的手机瞧了一眼,松开她的小手去抚摸她的秀发,他粗着声哄着,“丽姿,今晚我有事…我不是去灿雪那谈情…嗯…”

    楚函说不下去了,因为身下的小女人扯开了他的浴巾,小手包裹上他的擎天柱物缓缓套nong着。

    她伸出小舌舔他的唇线,“我不要听解释,楚函,我想任性一次。如果你敢去路灿雪那,我不会原谅你的。”

    楚函全身的血液往头顶冲,他的硬物在她的小手里不停膨胀着,他受不了她的撩bo,腹下一挺,在她的小手里冲撞着。

    手机越响越急促,楚函瞥了眼手表,现在8点钟了!

    楚函俯身含住丽姿的一颗小樱桃允吸,“啊…”丽姿媚意的嘤咛发了出来。

    楚函边吻,边伸出长臂去拿手机,他按下接听键,路灿雪惊慌哭泣的声音从里面传了出来,“函,你快来救我,楚沐之给我发恐怖短信,他说今晚要杀了我…”

    楚函松开丽姿的樱桃,他隐忍着汹涌的qing潮,开口,“喂,灿雪…”

    手机已经从手里跌落到chuang上,楚函一双狭眸全部猩红了,他垂眸瞪着身下的小女人,她双腿盘住他的腰身,竟然不脱小裤,就卡进了他的顶端。

    丽姿面色苍白,她紧咬着下唇忍受着那里巨大的涩意和痛意,她的眼泪都流了下来,全身绷直。

    因为太痛,她退了回去,双腿从他腰间跌落,她倒回chuang上。

    她以为她可以摆脱那粗大的硬物得到自在,但楚函随着她跌落的动作又狠cha了进来,他怕将她弄痛,用了2分力,重新将顶端挤了进去。

    这次丽姿真痛了,额头密密麻麻的汗珠,她捏紧粉拳放嘴边咬着,怕自己叫喊出声。

    “楚函,不要了不要了…你出去,我好疼…我快疼死了…”丽姿摇着头,晶莹的泪光乱坠,模样楚楚可怜。

    楚函紧绷着身体,他也不好过,麦色的肌肤里渗出一层汗珠,撑chuang上的双手青筋乍现,他用尽所有意识才控制住自己全cha进去的渴望。

    他狠戾的盯着她,“现在知道痛了,刚刚是谁跟我做的,你说不要就不要了,丽姿你还能再欺负我一点吗?”

    她紧致的要命,蜜园绞裹着他的巨大,顶端传来的酥ma和快意让他一个痉luan,差些就缴械投降了。

    她哭的梨花带雨,娇白的身子玉体横陈,这只会激发他更深的cui残欲和撞击欲,他渴望她渴望了太久了,现在箭在弦上,她又不愿意了。

    丽姿对他的话充耳不闻,她挣扎的厉害,粉拳和双腿不停挣扎着要摆脱他的控制,“楚函,我求你了,我真的好疼…我们下次好不好…”

    她哭泣的声音实在让人无法忽略,楚函俯下身勾住她小巧的耳垂,一只大掌将她两只小手扣头顶,他嘶哑着声道,“丽姿,疼也给我忍着点。”

    楚函就着这样的姿势,挺动着下腹,拔出再浅浅的刺进去,在女人越哭越凶和“啊”一声尖叫后,他冲进去了一半,如野兽般低吼一声,泄了出来。

    ……

    楚函先给自己擦拭干净身体,然后将丽姿抱怀里,给她换了一身衣服后,又将她抱到客厅的沙发上。

    丽姿脸上还挂着泪痕,她紧紧合拢着双腿,水眸有受伤小鹿的慌乱和委屈,沾着水雾的睫毛扑闪着,羸弱的香肩还在抽泣,她柔软可怜的模样令楚函整个心脏都酥了。

    他亲吻在她额头,“丽姿,你坐着,我现在给你做饭。”

    “恩…”丽姿点头,然后伸出柔若无骨的小手攥着他的衣袖,软声道,“楚函,我已经把身子给你了,今晚你不许走!路灿雪有危险让她找警察,我不希望我的男人去陪别的女人!”

    楚函失笑,他们这算是做ai吗?

    她小裤都没脱,他就冲了五六下…

    “好。”楚函宠溺的答应,让她舒适的倚靠在沙发上,又拽过毛毯盖她身上,让她闭眸休憩。

    楚函来到厨房,他炒了菜,又尝了一口乌鸡汤的味道,然后拿出碗筷准备吃饭。

    透过厨房玻璃窗,他看见丽姿正乖巧的趴沙发上,他慢慢从裤兜里拿出一个胶囊,掰开胶囊,他将里面的药粉洒在了一个小碗里。

    将饭菜和碗筷都拿餐桌上,楚函去抱丽姿。

    丽姿在他怀里睁开眸,她道,“楚函,把灯熄了,把我买回来的蜡烛点上。”

    楚函照做了,他将丽姿抱放在餐椅上,去客厅拿她买的蜡烛。

    他看着手里的白烛很好奇,“丽姿,你不是想跟我吃烛光晚餐吗?烛光晚餐应该用红烛吧,你买白烛做什么?”

    虽是这样说,但楚函还是用打火机将那心形的白色蜡烛点燃,然后坐丽姿身边。

    丽姿看着那白烛摇曳出的柔和灯光,恬静温柔的笑,“笨蛋,如果我想跟你吃烛光晚餐,那我今晚应该准备西餐啊,你想多了。蜡烛很有气氛啊,我没买到红蜡烛就买了白蜡烛,白色蜡烛是用来求幅和祈祷的。”

    “恩,只要你喜欢就好。”楚函拿着小碗,先盛了一碗乌鸡汤放她手边,“丽姿,把鸡汤先喝了再吃饭。”

    看着男人精美而温情的面庞,此刻的丽姿有了丝满足,她倾身吻了吻他的脸颊。

    “呵…”被她吻,楚函意外而惊喜着,他伸手揉着她的秀发,“丽姿,你开心吗?以后我们的每一天都可以这样过。”

    “恩。”丽姿笑着点头,然后端起小碗放嘴边。

    她的唇碰到了鸡汤,汤里有一股熟悉的味道窜入她的嗅觉,她彻底僵住了。

    PS:免费赠送300字!!

    这两天妹纸们的月票太给力了,加更对三儿来说太难了,所以多送点免费字给大家。

    我这是顶风作案吗?这种尺度不知算不算大,被我家小西大大知道了,会不会请我去小黑屋喝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