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03章 吾爱倾城(41)

    “啧啧…”楚沐之的手从她的下颚移到胸前,滑过平坦的小腹一路走到裙摆,“不得不说这楚函挑选情-人的眼光真他妈的好!你可比那些庸脂俗粉强上百倍了,就是不知道这楚函的女人干起来是什么滋味,会不会格外的爽?”

    丽姿紧紧闭上眸,不停做着深呼吸才压抑下胃里的翻江倒海,她绷直身体,脑神经紧悬在了一线,仿佛下一秒就会崩断。

    “哈哈,大哥,那我们还等什么?这娘们水嫩水嫩的,长的这么漂亮,身材又有料,哥们早就忍不住了,不如我们先快huo快huo吧。大哥你先来,待会兄弟们再上。”

    那四个男人集聚在丽姿周边,纷纷拿yin邪wei琐的目光看着丽姿,摩拳擦掌跃跃欲试,仿佛楚沐之一声令下,他们就会扑上来。

    楚沐之的手攥着丽姿的裙摆,他一双轻浮的眼睛饶有兴趣的盯着丽姿的俏面,含笑道,“丽姿,要不要我现在掀开你的裙子让兄弟们先乐乐?等他们趴光你的衣服轮你时,我看你还怎么装清高?”

    丽姿身体僵硬着,但眸里是倔强的勇敢和决绝,还有居高临下的冰冷嘲笑,“呵,被你们轮,我就当被狗咬,但是你们敢碰我,待会…楚函来,我保证你们连死人都不如,说不定会被砍断四肢,掏空身体,当成人彘来耍玩。”

    “人彘”这一说迅速熄灭了楚沐之那点yu火,他两个弟弟死的时候他去看了一眼,那两具身体都腐烂了,里面还爬着小虫,场景惨烈又呕心。

    楚沐之是深深畏惧楚函阴狠毒辣的手段的,况且楚函在电话里已经警告过他,不准他动丽姿,若说不怕那绝对是假的。

    而他绑架丽姿的目的是要楚函的命,这种rou体欢yu他在路灿雪那彻底满足了,也不在乎这一次。

    楚沐之迅速衡量了利弊,松开了丽姿的裙摆,站直身。

    他转身对身后的四个男人摆手,安抚道,“兄弟们别急,待会楚函就来了,这女人是楚函的情-人,若是你们在楚函面前轮她,那岂不是更兴奋更刺激更光荣?”

    “哦…”四个男人眼睛一亮,纷纷拍手欢呼,“还是大哥这个建议好,那我们就坐等楚少来。走大哥,我们去打牌消遣。”

    ……

    看楚沐之他们走远,丽姿才放松身体,她将小脑袋倚靠在背后的圆柱上,缓缓闭上眸。

    她身体颤抖的厉害,她坐着的地方全是凉水,秋日的凌晨是最寒凉的时候,这个仓库四处透风,那冷冽的寒风刮得她全身的骨头都在疼。

    胃里翻江倒海的呕心又逼到了嗓子眼,她捏紧双拳才忍下这种要命的作呕,不知为何,她最近的呕心来的越加频繁。

    耳边响起楚沐之那句“人家chun宵苦短,而你被挟持”,她就觉得很可笑,她也扯动着干涸的嘴角将那嘲讽的笑声笑出口。

    不会了,如果她可以走出这仓库,她再也不会这般践踏自己!

    外面一点点亮了起来,楚沐之中途接了两个电话,等大约清晨6点钟的时候,仓库门被打开,两道人影出现在了丽姿眼前。

    ……

    楚函和路灿雪站在仓库外,楚沐之守着门不让他们进来。

    仓库打开的瞬间,那冷峭的寒风刮向了丽姿单薄潮湿的身体,她嘴唇冻的发紫,浑身瑟缩成一团。

    刚刚睡的迷糊的她一时还不能接受外面的光线,她半敛着眼眸虚弱的打开困乏的双眼皮,她想慢慢适应,但有一道电击棒挑起了下颚,脆弱的颈脖里顿时袭来一道电流。

    丽姿羸弱的身体猛然一颤,瞳孔剧烈收缩着,她死死咬着下唇才咽下痛苦的呻yin。

    这意外的袭击让她清醒了,隔了10米远,她直接撞上了门外楚函那双深沉阴鹜的眸光。

    “楚函看见了没,那横在丽姿脖间的是电击棒,刚刚我手下只是试了最小的电量,你qing人好像就很痛苦了,若是我开到最大量,可是会死人的。所以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一动,吃苦的可是她!”楚沐之露着微笑,好意的提醒。

    楚函头发凌乱,身上还踩着风尘仆仆的风霜,他看着地上那女人,她全身潮湿,就连秀发都凌乱的贴在了腮边和额头上。

    她很冷,浑身颤抖着连牙关都开始打颤,因为刚才电击的痛意,她的胸pu在剧烈起伏着。本来就是清瘦的人,现在蜷缩起来似乎只有一个拳头那般大。

    她狼狈而虚弱着,她看见他来救她,她应该双眼焕发神采,无比憧憬和希冀的,但她只是将脑袋静静抵在后面的圆柱上,平静而冰冷的盯着他。

    楚函结束对视,他精美的轮廓已然可以刮出一层冰霜来,他看着楚沐之,压抑着声,“我说过,不许你碰她!”

    短短几个字透着无穷的魄力和滚滚雾霾,楚沐之一秒钟的胆颤后迅速“哈哈”大笑,“楚函,你现在有什么资格对我这么猖狂?”

    楚沐之转身对那两个守着丽姿身边的男人道,“兄弟们,楚少刚跟我说,不许你们碰他的小qing人,你们想不想碰?”

    四个男人吹了一声口哨,“想,我们早就憋不住了。”

    “那好,刚刚你们不是想掀开她的裙子看看吗,现在我准了,你们随便看吧。”

    得到楚沐之应允,靠近丽姿的男人一声欢呼,迫不及待的弯下腰,伸出肮脏的肥手向丽姿的裙摆探去。

    楚函垂在身侧的大掌攥成拳,他深邃黑眸里燃烧着的那几团烈火就像是来自冥间的幽火,他固然是瞪着那只肥手,但眸光更多的射向那个该死的女人。

    那女人依然是倚着圆柱的姿势,有男人向她探去她余光都不瞥一下更不挣扎,她依旧冰冷的看着他,似乎见他怒了,她嘴角缓缓勾起了似笑非笑的弧度。

    “住手!”在男人要碰到她裙摆时,楚函开口。

    那个男人停了手,“哈…哈哈…”楚沐之大笑着走上前两步,他没接近楚函,但却用手上的电击棒戳着楚函精健的胸膛,“怎么,楚少心疼了?”

    “楚少别心疼,这女人刚刚还跟我说,她不需要你救…昨晚她从别墅里跑出来打的去机场,也是我把她抓回来的。啧,这女人费劲心思想离开你,楚少还对她这么好做什么?说不定她昨晚逃了后,就另谋新欢了。”

    楚函的狭眸里出现了一道道的裂缝,像灰色的网,他的心脏被翻绞着,钝痛钝痛。

    连楚沐之都知道她抛弃他了,不要他了,可是他还存着奢望,他希望她可以向他递来柔软温情的一眼,可是她没有!

    他觉得可恨,可是他现在是满腔的愤怒。

    明明是她做错了事,她凭什么用这种眼神看着他?

    如果她不偷跑出别墅,她会被楚沐之绑架吗?

    楚沐之得到了畅快淋漓的报复感,这是他第一次从楚函眼里看到那么深切的痛苦,他就是想让他痛!

    他的目光和楚函身边的路灿雪撞上,他没让她来,她却来了,这样也好,他们三个人的纠葛恩怨怎么能少了她,他要她看着楚函死!

    路灿雪正冷冷瞪着他,楚沐之知道她是怪他私自行动,抓了丽姿。

    哼,她当真以为他回来是吃软饭的吗?

    他回来是杀了楚函,夺回原本属于他的一切。

    现在看来楚函对丽姿的情感竟比对路灿雪25年的感情还要深,这多有意思,这个背叛他给他戴lv帽子的女人最终也将被遗弃,她也不会好受。

    路灿雪攥着楚函的衣袖,对楚沐之开口了,她义正言辞道,“楚沐之,是我和楚函对不起了你,你要打击和报复都冲着我们来,但是请你放了丽姿,丽姿她是无辜的,她没有错。”

    “呵,好啊…”楚沐之将路灿雪的伪装看在眼里,她既然想演,那他就陪她玩一玩。“楚少,我兄弟们旱了好久了,身体憋屈想要一个女人发xie,现在给你两个选择,要么将你身边的未婚妻推进来我放了丽姿,要么就让我兄弟们趴光了你小qing人的衣服轮了她,这两个女人你选择谁?”

    丽姿冷眼看着外面紧靠一起的一对璧人,然后又看了看那令人作呕的楚沐之,她不知道她怎么尽招惹了些疯子,他们谁都有权利玩游戏,只有她是被玩的份。

    楚函沉默着,他看着仓库里的丽姿,修长的身躯如雕塑般笔挺,轮廓凛冽,双眸骇然深沉,“丽…姿,你怕不怕?”

    他吐出第一个字时发音特别重,像是隐忍了这句话好久,他后面的语气轻柔了,像怕碰碎了什么,捏紧又松开的大掌显出青涩的紧张。

    路灿雪和楚沐之都没料到他会这样说,在战场上说句问候,这有些不恰当了。

    丽姿水眸清亮,那里面冷湛的秋波就如北极山上飘来的雾霭白雪,冷漠到了极致。她没有说话,缓缓的看着楚函。

    “丽姿,若是你怕了,你开口求我,你求我救你。我要你发誓永远不离开我…永远留在我身边…你要听我的话,对我好…”

    楚函此刻卑微忐忑的语气谁都听的真真切切,路灿雪眼里翻滚出疯狂的嫉妒和憎恨,什么时候这个权势滔天的男人竟沦落到去乞求一个女人的陪伴,他是不是就差跪了?

    路灿雪妒恨交加,这时她恰巧对上楚沐之嘲讽得意的眼神,呵,恐怕这就是楚沐之要的效果,他也要她尝一尝被抛弃的滋味!

    路灿雪一个深呼吸,嘴角缓缓勾起了一抹阴冷算计的弧度,哼,大家等着瞧!

    “楚函,我不需要你救!”丽姿开口打断他,她依旧是虚弱的模样,但语气果断而决裂,“现在我走不了,所以你带着路灿雪走吧。如果我对你还有希望,那就是——不见!”

    不见?

    这个“不见”令楚函整个身躯都颤抖了,她怎么可以这么犟,这么任性,这么冷漠,昨日的浓情蜜意仿佛就在眼前,而她翻脸竟比翻书还快!

    “楚少,你考虑清楚了吗?快点拿决定,我可没有时间陪你耗。”楚沐之退后几步,倚靠在仓库门边,挠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幕。

    楚函压抑下汹涌的情绪,他转眸看着路灿雪。

    路灿雪接受到他阴测测的寒光,迅速睁大眼睛,她无辜又不可置信的看着楚函,柔弱的伸手攥着他的衣袖,“函,你不会要…牺牲我吧?”

    楚函伸出长臂将路灿雪搂怀里,他余光一直注视着丽姿,只见丽姿迅速侧了眸,似乎受不了他搂路灿雪。

    丽姿在意的表现令楚函嘴角露出些许温暖的笑意,但他发出的声音确是极度阴森的,“灿雪,你跟楚沐之还要在我面前演戏到什么时候?既然楚沐之让你过去玩玩,你就去吧。若是那四个男人满足不了你,我会送你十四个,四十个…”

    这回路灿雪是真的震惊了,她震惊的不是楚函可能发现了她和楚沐之的事情,而是他要送她四十个男人的言论。

    “楚函,你…”她瞪着眼,说不出话来。

    楚函这一生真的从没觉得谁面目可憎过,但路灿雪给了他这个感觉,他现在和她说一句话都嫌多。

    他捏紧她的肩膀,将她往楚沐之那里推。

    路灿雪不肯走,楚函正欲加大力道,但他裤兜里的手机响了。

    楚函翻出来看,是路灿雪的爸爸。

    楚沐之顿生警觉,他站直身,“楚函,不许接电话。”

    楚函斜睨了他一眼,“放心吧,要是报警,我在来之前就报警了。丽姿在你手里,警察再快也快不过你的电棒。这是灿雪爸爸的电话,你曾经的岳父大人。你岳父大人在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你不觉得很蹊跷,你没有兴趣听听他说什么?”

    楚沐之一时无言,而楚函按下了键,接通了电话。

    “喂,楚函,我在仓库四周埋了炸药。”这是路父的开场白。

    楚函身躯一僵,虽然面色寡淡,但薄唇已紧抿出一条直线。

    “昨天灿雪告诉我楚沐之回来了,我就派人跟踪了他,他将丽姿绑架到南山郊区的仓库里,我就在四周埋了炸药。现在你们那的情景我都远程监控着,若是你敢将灿雪推进去,我立刻引爆炸药,让楚沐之和丽姿都粉身碎骨。”

    楚函搁置在路灿雪肩上的大掌募然收力,路灿雪脸色煞白,她觉得肩膀就要被捏碎了,似乎有骨裂的声音传来。

    他猩红暴戾的眸子刮向她的面部,声音已是肚腹里逼出来的,他在笑,“好一个路灿雪,你竟敢设计计中计将我套进来,你连自己的父亲都要利用?”

    看楚沐之的神情他将丽姿抓来然后威胁他来是隐瞒着路灿雪的,但路灿雪何等心机,楚沐之一举一动能逃脱她的眼睛?

    路灿雪不过是将计就计。

    她故意让路震天知道楚沐之回来的消息,父亲为了保护女儿定然会派人跟踪楚沐之,路震天发现丽姿遭绑架定然不会出手相助,反而这两个祸害她女儿幸福的人路震天想连根拔起,所以他埋了炸弹,静观其变。

    一个晚上路灿雪亲自上阵沟引他,拍摄xing爱视频,然后要假意怀孕,这边绑架丽姿她遥控着一切,简直算无遗漏。

    好,好一个路灿雪,他以前算是白认识了她!

    “函,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你冤枉我了,我没有…”路灿雪紧拧着眉,摇头,她要挣脱楚函的魔掌。

    但颈窝处袭来一道凌厉的掌风,路灿雪觉得全身一麻,所有意识都在消散,她两眼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这一变化令楚沐之一惊,他心疼的看了一眼晕倒在地的路灿雪,然后失了所有耐性,扭曲着面部,恶狠狠的道,“楚函,你想做什么?路震天和你说了什么?”

    楚函没理会楚沐之,他对着手机低声道了句,“好,我不推她出去,但是你敢引爆炸药,我会把你女儿五马分尸。”

    那边的路父沉默了,楚函直接挂断电话,他抬脚向正欲发飙的楚沐之走去。

    楚函停在了楚沐之三步远的地方,他双手落口袋里看着楚沐之道,“楚沐之,路震天说了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我现在告诉你一个秘密如何?”

    “秘密?什么秘密?”楚沐之戒备的将电击棒横在身前,开口问道。

    楚函魅惑的扬着唇角,“楚沐之,你记得不记得2年前你曾经踹掉过路灿雪肚子里的一个…野种?路灿雪是不是告诉你那孩子是我的?可是很抱歉,我从来没碰过她,她怎么会怀上我的孩子呢?”

    楚沐之彻底错愕了,他结巴了,“什…什么?”

    “我说了什么你没听清楚吗?那好,我再重复一遍,我说你生生踹掉了自己的骨肉,你还称你自己的骨肉为ye种!”

    楚沐之从没想过那孩子会是自己的,路灿雪明明说那孩子是楚函的。

    “毒妇!”楚沐之的眼眶红了,他朝路灿雪的方向吐了一口口水,那怨恨的目光仿佛要在路灿雪身上射出两窟窿。

    那天她用话激怒他,一口一个窝囊废,一口一个lv帽子,还挺着肚子炫耀这是楚函的孩子,她就是想借用他的手解决掉那个…拖油瓶,又让楚函内疚。

    虎毒不食子,可是她连自己的孩子都不放过。

    楚沐之不能打路灿雪,但将所有怒气撒在了楚函身上。

    他举起电击棒就落在了楚函头顶,“砰”的一声闷响,楚函被打的两眼冒金星,向后退了好几步。楚沐之紧接着追上来照着楚函的长腿就是一脚,楚函跌坐在地上,楚沐之将电击棒开到三级去电楚函那条残废的胳膊。

    “你们这对狗男女,是你们害死了我的孩子。楚氏是我的,可是你觊觎楚氏又夺走了我的未婚妻,你毁了我原来快乐的生活。路灿雪这个jian人心狠手辣会不得好死的,而你楚函更会下十八层地狱,我诅咒你们这对jian夫yin妇。”

    楚函任打任骂也不还手,他躺地上抽搐着,身上传过巨大的电流一波波的撕扯着他的身体和思维,他快窒息了。

    他死死的看着仓库里离了很远的丽姿,丽姿侧眸没看他,但她在哭泣,豆大的眼泪从眼里滑落了下来,她泣不成声。

    此刻她的眼泪是为谁而流?

    楚沐之疯狂的踢打着楚函,等他打的全身无力时,才停了下来。

    楚函嘴角沁出了血渍,他平躺在地上在一片黑暗麻木的世界里寻找些清醒的神智,剧喘几声,他将话说完整,“楚沐之,你恨的是我,放了丽姿,我们进仓库,我陪你玩。”

    “哈…哈哈…”楚沐之大笑着,“没想到你楚函还是个痴情种,死到临头了还想着你的小qing人。好啊,我放了丽姿,她出仓库,你进仓库。关上仓库门,你看我怎么整死你!”

    于是有人松解了丽姿身上的绳子,她四肢僵硬了,她废了很大的力才站起身,缓慢的移动着小步。

    而楚函也站起了身,他喘着粗气,向仓库里面而来。

    两人在门边遇上,丽姿读懂了他狭眸里的关切和疼惜,她抹了把泪,在他注视的目光里缓缓露出微笑,她开口道,“楚函,恭喜你,你再一次在我面前诠释你对路灿雪可以抛却生死的伟大爱情,我给你们鼓掌。若是你可以活着回来,我衷心的祝福你们。”

    他想救她,可是他舍不得推路灿雪出来,所以他用性命来换她,其实他保护的永远是路灿雪。

    楚函停驻了脚步,他不知道怎么会给她这样天大的误会。

    他想解释,在她与他擦身而过时,他想拉她的小手,但是他动了胳膊,麻木的肢体丝毫没有反应。

    丽姿跨出门槛,她深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一切都结束了,无论楚函是生是死,那都与她无关了,她自由了。

    虽然她的心脏在一阵阵延绵的收缩和刺痛,泪水如决堤般一再模糊她的视线。

    丽姿想转身离开,但她看见楚沐之丢掉了电击棒,从裤兜里掏出一把黑色手枪。她神经一震,那黑色的洞口已然对准被楚函英挺的后背。

    楚沐之扭曲的面色,他在无声的说着——去死!

    “砰”一声巨响拉回了楚函的思绪,有柔软的娇-躯扑到他的后背上,那娇-躯寒凉彻骨,但不知从哪喷洒出一股热液瞬间染湿了他的衬衫。

    随着这声枪响,埋伏在四周的人马倾巢而出,楚函不知道战况如何,他转过身,直愣愣的看着一身鲜血的丽姿倒在了地上。

    当他将那副飘零的身体搂入怀里,只听那女人在说,“你…救过…我,我…还给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