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11章 吾爱倾城(49)

    丽姿扯着嘴角笑笑,“我今天结婚…”

    “什么?”月嫂以为她听错了。

    丽姿安静的将碗里最后一口粥吃下去,擦拭着嘴角站起身,“你没听错,今天我结婚。这一个月你的表现很好,谢谢你的照顾,至于你的酬劳…我就将这栋公寓送给你吧。”

    月嫂更加惊讶了,其实她的酬劳南宫剑熙早付了,而且是市场价的好几倍呢。

    她为人不贪,不是自己劳动所得的钱她不会要,丽姿走进了卧室,月嫂跟进去,“丽小姐,这公寓我不要,你收回去吧。”

    丽姿打开衣柜挑衣服,她的面庞恬静,嘴角的笑容十分温婉,“这公寓我不住了,我应该会搬到…他那里去,我嫁的人很有钱,这栋公寓你收下吧,相识就是缘。”

    月嫂盛情难却,露出腼腆的笑意,她见丽姿挑了件水青色的呢大衣,出声阻止道,“丽小姐,结婚这么喜庆的日子应该穿红,红红火火图个喜庆。”

    丽姿没答话,将水青色呢大衣拿手上,走到沐浴间里换衣服。

    ……

    月嫂送着丽姿出门,她正要问丽姿去哪里,抬眸就看见公寓门外站着两个男人。

    最前面那个男人穿着一身纯手工的意大利黑色西装,修长的身姿身如玉树,完美的轮廓俊美绝伦,他那双细长而妖冶的桃花眸正深深凝视着她身边的女人,眸里荡漾出的似水柔光绚烂夺目。

    这个比画中走来的谪仙更要俊俏风liu上三分的楚函,直接让月嫂看呆了。

    丽姿站在门边没动,她静静的看着他踏上一层楼梯,向她而来。

    “丽姿…”楚函站定在她面前,他垂眸看着她包裹在水青大衣里的消瘦骨板,轻声问了句,“丽姿,冷不冷?”

    丽姿没答,楚函伸手从卢清手里接过一件衣服,然后给她披上。

    她不想穿的红色,他还是让她穿了。

    这是件皮草斗篷,纯正的红色骄阳似火,领口簇拥着一圈柔软舒适的绒毛,下面是宽松的斗篷式样,简单但精致奢华。

    丽姿下身穿了黑色打底裤,脚上高跟水钻马靴,她娇小的身段穿这一身十足搭配的衣服温暖而靓丽,配合着一张冷艳莹白的鹅蛋脸更是漂亮。

    “丽姿…”楚函摩挲上丽姿的小脸蛋,愉悦而柔情的问她,“证件都带齐了吗,我们去民政局领证。”

    丽姿除了被他抚摸上的那一霎那僵硬外,一切正常,她的水眸没有敌意也不冷峭,但是清淡。她点头,“恩,带齐了。”

    “那我们走吧。”楚函作势要将她打横抱起。

    但丽姿用小手推拒了一下,她问,“楚函,剑熙的事情你打算怎么解决?”

    楚函用左手臂圈箍着她的肩膀,然后将她抱起,他带她走下楼梯,脚步从容而稳健,“我们领证后,我会将我们结婚的照片传到墨西哥,并且我会对外发声说我们三人是好友,谢谢南宫剑熙对你这三年多的照顾。我做到这份上,南宫剑熙能发挥的空间很多,他一定知道他下一步该怎么走的,所以你不要担心。”

    丽姿点了点头,嘴角露出了安心的笑意,她伸出两条胳膊勾住他的脖子,温顺的埋在了他健硕的胸膛里。

    两人走过一层台阶,丽姿感觉到他腹部硬邦邦的,像系了很厚的纱布,她没有抬眸,松软的问着,“楚函,你伤口怎么样了?”

    “呵,丽姿,你非要关心完你前夫,然后才有心思问候你…老公吗?”虽是醋话,但那声“老公”他是垂眸贴着她说的,他温情而宠溺的看着她,带着浓浓的满足。

    丽姿抬眸看了他一眼,她眸里清湛的水光像水平面,波澜不惊,接着她又垂下眸,不再说话。

    楚函真的欢喜了,他看着她那蝉翼般的长睫毛,继续道,“丽姿,我们在这个世界上都没有亲人了,我们得到的东西都太少,将你下半辈子交给我吧,我做你的男人,你是我的女人,我们做彼此生命里唯一但全部的。再给我一次机会,这次我绝不让你失望。”

    丽姿听完,没有说话,她安静的窝他怀里,任由他将她抱进劳斯莱斯幻影车里。

    ……

    今天风和丽日,天气晴朗,是个结婚的好日子。

    此时的民政局里很热闹,来办理结婚的情侣们站满了整个大厅,情侣们拥抱微笑着,空气中幸福甜蜜的指数不断飙升。

    突然,民政局的大门被两名保镖拉开了,紧接着走进了一对男女。

    男人一身黑色,他精美的俊颜一出现在众人视线里就引起了一阵惊呼,女人娇弱而俏丽,被男人遒劲的长臂搂着,她小鸟依人的依附在男人身边。

    这是一对金童玉女,一出场就盖过了所有情侣的风光,抢眼又亮眼。

    众人都沉浸在这幅浪漫唯美的壁画里,直到男人在说,“丽姿,走,我们去领结婚证。”

    众人惊醒过来,敢情原来这对是来插队的!

    如此没有素质的行为迅速引起了群众的不满,有女人叉腰道,“喂喂喂,领结婚证要排队,我们比你们先到,你们要做个文明礼貌的公民,不要插队。”

    对此,楚函搂着丽姿的细腰走到女人面前,他的眸里染着晶亮又缱绻的笑意,倾身道,“大姐,我就是插队了,你管我!”

    “什么,大…大姐?”她还是一个24岁的小姑娘好么?

    女人火冒三丈要反击时,楚函好心情的对她眨了一下眼,调皮又呆萌的。

    女人所有激动的情绪都被卡在了半空,她直接被楚函那双细长妖冶的桃花眸电到,双腿一软,跌在了身边男朋友的怀里。

    男朋友见楚函对女朋友放电,而女朋友不争气的电晕,他也火了,他当即挺起自己宽阔肥硕的胸膛,然后竖起拳头,“怎么样,怎么样,想决斗吗?”

    楚函轻蔑的看了眼男朋友肥胖到不见骨头的身材,半眯着狭眸,微笑着不语。

    此时门外又走进四五名保镖维持着秩序,一名浑身肌肉,身材魁梧彪悍的保镖站在了楚函身边,然后朝那个男朋友竖起自己一条胳膊。

    男朋友一看那壁垒分明的古铜色手臂,双腿顿时一软,他讪讪的笑,对着楚函点头哈腰,“大哥,不,您是我亲大爷…”

    楚函满意的搂着丽姿走过大厅,来到办公人员桌前。

    办公人员诚惶诚恐,他推着眼睛上的眼镜接过楚函和丽姿的证件,开始在电脑里输档案。

    办公人员偷看了一眼丽姿,丽姿很平静,她没有任何结婚的喜悦,一双清澈的水眸反而有些滞然。

    “那个,小姐…”办公人员叫着丽姿,“请…请问,你是自愿的吗?”

    丽姿看着他,淡定的摇头,“不是,我是被逼的。”

    办公人员一凛,很为难,这时他的耳边响起一道低醇性-感的男声,“知道她是被逼的了,要不要我将手机借给你报警?”

    办公人员对上楚函那双逼人的狭眸,他云淡风轻的笑侃着,但眸里一点点的渗出危险的光芒。

    “咳…”办公人员咳嗽一声,正襟危坐,他笑,“呵,我刚只是客气客气…我个人的情感不代表法律的立场,我们继续,继续…”

    被保镖拦在大厅两侧的众人一起望天,天上好多乌鸦在飞…

    ……

    两人顺利的注册完,走在宣誓台边,有工作人员递给他们两个小红本,红本上是《结婚誓言》。

    丽姿垂眸看着小本,迟迟不肯开口,工作人员催促着,丽姿依旧沉默。

    这时楚函发话了,“丽姿,你磨蹭什么呢,快点读。”

    丽姿收回目光,抬眸看他,“楚函,如果我不读,我们就结不成婚了吗?”

    楚函微微抬着下巴,十分得意和骄傲,“丽姿,我们已经结婚了,读不读誓言无关紧要。但是你必须读,因为我想听。”

    丽姿合上小红本,轻拧着秀眉看他。

    她表现出了不悦与抗拒,楚函嘴角的笑容越发缱绻,他柔声哄她,“丽姿,乖,快点读结婚誓言。你读出来,我今晚就不跟你洞房。”

    丽姿听到“洞房”这词,舒展了眉头,她清雅的开口,“不是不洞房,而是我要跟你分床睡。”

    “好。”楚函答应的很爽快,“你睡chuang上,我打地铺,丽姿,这是我给你最大的让步。现在,快点读吧。”

    丽姿见好就收,她翻开红本,念着那一段文字——我丽姿今天与…楚函自愿结为夫妻,从今天起,我们将共同担负起婚姻赋予我们的责任和义务。今后无论顺境还是逆境,无论富有还是贫穷,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我丽姿在此宣誓,我将与…楚函风雨同舟,患难与共,我们结为终身的伴侣。

    楚函身形笔直的站着,小女人就在他几步远的地方,他认真的听着从女人嘴里说出的每个字…

    虽然今日结婚是他逼迫她的,而她此时读着誓言除了低眉顺眼再无半分涟漪,仿佛她对他早已洞悉一起,心如止水,但是,他满足了…

    这个和他纠缠了6年时光,让他疼让他痛让他魂牵梦萦的女人在此刻终于归他所有,她已是他的妻!

    ……

    两人离开民政局,回到劳斯莱斯幻影车上。

    楚函看着副驾驶座上的丽姿,伸手揉着她的秀发,“丽姿,你喜欢这辆新车吗?”

    丽姿点头,“喜欢。”

    “你喜欢就好,以后这辆车就如我这个人,车上除了载你外,我再不会载别的女人…当然,除了我们的女儿。”

    丽姿动着娇躯往车边避了避,然后侧头逃过他的大掌,她看着窗外,“楚函,你带我去哪,我想回家。”

    她听到“女儿”时的抵触情绪很强烈,楚函知道这是她不能被触碰的逆鳞,是她一辈子好不了的伤。“晚上再回家,现在陪我去公司。”

    ……

    两人来到楚氏,楚函要抱丽姿进公司,丽姿不愿意,于是他搂着她的肩膀走进去。

    进了楚氏,路上遇到不少员工,员工纷纷颔首打招呼,“总裁,总裁夫人…”

    楚函面色如常,只是比平日里的冷冽多了很多柔和,丽姿神色平淡,两人坐进总裁vip专用电梯,往15层的总裁办公室走去。

    进了办公室,办公室里早打了空调,十分温暖。楚函动手脱下身上的黑色西装扔沙发上,然后将站着的丽姿打横抱起去往办公桌。

    “楚函,你干什么?快放开我。这里是办公室,你去工作,我坐沙发上等你。”丽姿在他怀里挣扎。

    “坐沙发上等我不无聊吗?不如靠在我怀里陪我一起看文件。”楚函绕过办公桌,坐进宽软的真皮椅里,并霸道的将丽姿扯落他大腿上。

    他的左手臂圈禁着她的腰腹,大掌握住她的小手去掀桌面上的文件,丽姿被他禁锢在胸膛和办公桌里浑身不自在,她抗议,“楚函,我不喜欢这样,我想离你远点。”

    “你还想离我多远,恩?”男人温热纯烈的阳刚气息落在她耳边,“你的心已经远到了天涯海角,我都看不见了,若是你的身体再不让我碰碰,我都感觉不到你的存在了。丽姿,我不做过分的事情,但不许拒绝我的亲昵。”

    男人低醇的声线里有伤感,他亲吻着她耳边的秀发,伸出长舌去勾她的耳垂。

    “楚函!”丽姿全身都落了一层粉色的小颗粒,她的胳膊肘去推他的胸膛,拒绝他的触碰。

    只听男人一声痛苦的呻yin,他的唇舌从她耳边退了下来,“丽姿,你弄疼我了,我伤口又流血了。”楚函将脑袋搁她削弱的香肩上,低低的呢喃和撒娇。

    丽姿鲜贝般的牙齿去咬下唇,“楚函,你少给我装!我推的是你上面,而伤口在下面,你哪里痛了?”

    抱着她柔软的小身体,楚函心里又痒又软,她的语调懊恼却甜糯,听的他身心一荡,下腹顿时胀痛了。

    “丽姿,你拒绝我,我心里在流血,所以哪里都在痛,这是连锁反应。”楚函笑着调侃,并向沙发后背靠去。

    他将坚硬的yu望收敛和掩藏住,他怕吓跑她,更怕她反感。

    楚函又托住她的翘臀让她坐他双腿上,这样坐的更舒适点,他精健温暖的身体紧贴了上来,左手臂横在她的细腰慢慢摩挲着她腰间的软肉,这样毫无细缝的贴合又让丽姿挣扎了,“楚函!”

    话音刚落,耳边就传来一声粗喘,还有男人的威胁,“丽姿,别乱动!”

    丽姿这才发觉男人身上的变化,她真的不动了,小小的娇躯瞬间僵硬。

    见她僵硬,楚函柔声哄着,“好了好了,丽姿,我不闹你了,你不要紧张,也别这么怕。我们虽然结婚了,但是我发誓,没有你同意,我绝对不会强迫你跟我做ai。”

    丽姿慢慢放松,两人安静下来,看着文件。

    楚函握着她柔软无骨的小手翻阅了几页文件,然后拿着一只钢笔放丽姿手里,重新握上,他贴着她的耳蜗问她,“丽姿,有没有偷偷写过我名字?”

    “没有。”丽姿回答的很干脆。

    “那我现在教你写我的名字…”楚函握住她的小手,教她在总裁签名的地方,一笔一划的写着自己的名字。

    丽姿没挣扎,两人正写着,办公室大门被叩响了。

    这里是办公的地方,他们如此亲密的姿态被外人看见了会有不好的影响,丽姿想起身,但楚函直接道了句,“进来。”

    丽姿不干了,她抽回小手,努力的挣脱他的束缚,但楚函死死压制着她,“丽姿,还有最后一个笔划。”

    楚函带着丽姿写完最后一笔,办公室大门被推开了。

    乐达站在门外,他后面站着一群西装革履的部门经理,经理们见到办公桌那紧搂一处的男女纷纷瞪直了眼,这种感觉就像是当年李治搂着武媚娘在御前戏笔。

    看着门外那群人震惊的表情,丽姿挣扎着起身,这次楚函没阻止。

    丽姿站定身,然后抬脚往门边走去,楚函赶紧追上去,攥着她的胳膊,颇显卖萌和撒娇的开口问,“老婆,我们刚结婚,你去哪里?陪陪我,不许冷落我!”

    门外一片抽吸声,丽姿回眸狠狠瞪了他一眼,抽回衣袖,“我去洗手间。”

    丽姿走出门口。

    当丽姿走到那群经理面前时,经理们当即立正,弯腰,行了90度的鞠躬,齐声道,“总裁夫人,您好。”

    于是楚函看见丽姿真的愤怒了,她一甩袖,脚步急匆匆的离开了,而楚函愉悦的“哈哈…”笑了两声。

    ……

    丽姿向洗手间走去,中途她经过一间玻璃办公室,她在室内看见了一道熟悉的身影。

    她停下脚步,站在玻璃边向里面看着,办公室里除了一张桌椅空无一物,路灿雪正坐在椅上抽着烟,她的手似乎在颤抖着,姿态憔悴颓废。

    丽姿这一个半月几乎蜗居在公寓里,她没有关注楚函和路灿雪的事情,南宫剑熙和周琳怕她不开心,也没有将他们的消息传递给她。

    路灿雪很快就注意到了门外的丽姿,丽姿看她掐灭了手上的香烟,迅速向她跑来。

    路灿雪几乎如野兽般扑在玻璃窗上,她的脸部因为巨大的怨恨而扭曲着,她两手死抠着玻璃窗,似乎要将丽姿撕碎。

    丽姿静静的站着,表情清冷漠然的接受着路灿雪一切激烈的表现。

    路灿雪今日穿着一件lei丝高领的白衬衫,外面罩着黑色小西装,她穿的光鲜体面,但她脸上画着浓重的妆,她的双眼全是血丝,眼珠青紫黯淡,像在眼眶里凹凸了下去。

    丽姿没想到这个在她面前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路灿雪,在短短两个月内竟变成了这番人鬼不是的模样。

    “总裁夫人…”这时有人走到丽姿身边,“总裁夫人,您想进去坐坐吗?我身上有钥匙,我将门打开,另外派两名保镖保护你的安全。”

    “打开门?”丽姿看着那落锁的门拴。

    “是啊,自2个月前总裁就收回了她的一切权利,并将她锁在了这间办公室里。她早晨8点钟会准时来上班,晚上等着楚沐之接她回去。”

    “楚沐之?”

    “是的,一个多月前总裁为楚沐之和她举办了婚礼,他们两人结婚了。”

    丽姿记得仓库绑架时楚函将路灿雪怀孕流产的消息告诉了楚沐之,楚沐之当即朝丽姿吐了口水,并骂她“贱-人”,像是恨之入骨了。

    楚沐之和路灿雪怎么会结婚?路灿雪曾经将楚沐之那样踩到泥土里,她一旦一无所有而楚沐之翻身了,可想而知楚沐之对她的折磨和虐待。

    丽姿突然有些明白了楚函这些做的目的了。

    “总裁夫人,您想进去吗?”那人又问了一句。

    丽姿看着路灿雪在咬牙切齿着,她眼睛里迸溅着恶毒的光芒,嘴巴一张一合声嘶力竭的咒骂着。她激动时,蕾丝高领里露出些颈脖,那雪白的脖子里被啃咬的全是血痕,还有很多新旧伤疤。

    光是脖子就这样,丽姿可以想象路灿雪那被衣服包裹住的玲珑身段有多惨烈了。

    “我只是看看,不进去。”丽姿淡淡回答,最后看了一眼路灿雪,转身离开。

    这段时间丽姿对过往那些事情看淡了很多,仇恨也淡薄了,但她对路灿雪依旧不喜,想起她骂小棠棠“野-种”时的猖獗模样,依旧心恨且痛着。

    但是看着这样的路灿雪,丽姿没有了恨意,她只是觉得路灿雪很可怜。

    ……

    楚函和丽姿一直在办公室里呆到下午才离开,两人逛了超市,买了菜,然后楚函带丽姿回到以前那栋别墅里。

    楚函将菜放置在厨房里,出来时见丽姿站在客厅里怔忪的看着,他走进她,从背后搂着她的柳腰道,“丽姿,这就是我们的婚房。怎么看你的表情好像对这里很陌生,虽然你走了,但是这里的东西一样没有变。”

    东西没变,变的是人的心境罢了。丽姿伸出小手去扳他搁置在她腹间的大掌,她要挣脱他,“楚函,我来做晚餐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百度搜索或网友上传,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如有侵权请-联系我们,我们会立即处理。

Copyright © 2018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 All Rights Reserved. | 沪ICP备19819928号

http://www.vxiaoto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