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12章 吾爱倾城(50)

    东西没变,变的是人的心境罢了。丽姿伸出小手去扳他搁置在她腹间的大掌,她要挣脱他,“楚函,我来做晚餐吧。”

    楚函不肯松手,“不用,我来做晚餐,以后我就是上得厅堂下得厨房的绝世好老公了。丽姿,你去书房做设计,我们赶紧拍婚纱照举办婚礼,你去设计婚纱。”

    丽姿滞了滞,“楚函,我们不是已经领了结婚证了吗?我不想穿婚纱,我也不想举办婚礼。”

    “为什么?”楚函问。

    “因为…我已经做了剑熙的新娘了。”

    楚函的呼吸募然一沉,他的大掌禁锢着她的细腰直接让她揉进怀里,他低低的笑着,“丽姿,今天是我们结婚的日子,就算你想让我吃醋让我难受,也请你从明天开始。你不愿意设计婚纱就算了,但是我一定要让你穿,因为你是结过婚了,可是我还是第一次当新郎。”

    丽姿听着这话迅速侧眸,她反唇相讥,“你是第一次当新郎吗?你睡过多少女人,你是无数女人的男人,你已经不分昼夜当了新郎。”

    “你…”楚函气的不轻,偏偏这话他反驳不了。

    他的大掌圈住她的细腰让她提了起来,两人向厨房走去,丽姿不依,她在半空中蹬着两条细腿,然后去拍打他的大掌,“楚函,你发什么神经病?你在外面风hua雪-月还不让我说,我还没说我觉得你脏呢。”

    楚函将她丢在厨房的台面前,然后将她禁锢在怀里去洗菜,切菜,“丽姿,过去的事情不准再提,我承认我配不上你,但是世上没有后悔药吃,不要经常提醒我,让我自卑内疚而死。丽姿,你虽然不是我第一个,但是会是最后一个,我会宠你爱你的。”

    “鬼才想要做你最后一个,你被别的女人玩剩了就硬塞给我,我才不稀罕呢!”

    “丽姿…”楚函将菜刀往砧板上一拍,“你再敢喋喋不休,我就要吻你的嘴了。虽然我可以容忍你骑在我头上,但是我们家还是我做主。”

    “哼!”丽姿侧头不理他,她还扭捏着小身体要挣脱他的怀抱。

    “丽姿,我警告你不许再动了,你蹭的我蛋都硬了。虽然我发誓不碰你,但是你这么邀请和沟引我,我会扑上去gan你的。”

    丽姿不说话了,这男人果然还是什么都可以说出口。

    楚函心满意足的将她搂怀里,他埋在她的颈窝里,“丽姿,明天王总裁女儿4岁生日,我们去参加他的生日party。另外我已经交代好了公司的事情,party一结束,我带你去蜜月旅游。”

    “楚函,我哪里都不想去…”

    楚函打断她的拒绝,“丽姿,你都跟我结婚了,这次我又没有对你强求,我们顺其自然的走下去,没有任何刻意的假装,拒绝和逃避。抗争不了命运就去适应命运,有时候没有结局也是结局的一种。”

    “呵…”丽姿勾着唇角嘲笑,“楚函,你的意思是你是我的命运吗?”

    他是她的命运,他要她不拒绝不逃避,然后顺其自然的和他走过一生,他的算盘打的真好,他一点都不吃亏。

    楚函愉悦的挑着剑眉,“丽姿,这话可是你说的,不过,我…很赞同。”

    小女人又开始扭捏了,楚函赶紧将她更深的圈在怀里,“丽姿,泽少和夏彤在瑞士度假,听说夏彤怀第二胎了。等我们度过蜜月他们差不多也回来了,到时我带你去他们家做客。”

    ……

    两人吃过晚餐,楚函去厨房里洗了碗筷,最后他盛了一碗银耳红枣汤端进卧室给丽姿喝。

    进了卧室,丽姿并不在,她在沐浴间里洗澡。

    沐浴间的门紧闭着,偶有轻细的潺潺水流声透过门缝传了进来,卧室里很安静,水流声响遍卧室每个角落敲打在楚函的心房上,又酥又撩人。

    楚函轻手轻脚走近沐浴间,然后依靠在墙壁上,他突然就想起5年前他第一次将她带进他的别墅,他也是这样心痒难耐的倚墙壁上等她。

    楚函看着房间里昏暗的水晶灯,再侧眸看着沐浴间的门,他的身体一点点燥-热起来。

    丽姿洗过澡擦拭身体时才发现没拿睡衣,她用宽大的浴巾包裹住自己的身体,然后打开门,走了出去。

    她看见倚墙壁上的楚函一愣,楚函一手端着碗,一手落裤兜口袋里,他两条修长的腿自然的向前屈的,随意的姿态说不出的慵懒与狂野。

    “楚函,你站这里做什么?”丽姿问他。

    楚函的脑袋还倚着墙壁,听她说话,他才收了随意的姿势,站直身,他妖冶的狭眸闪着璀璨的光芒紧攫着她,他勾着唇角,声线嘶哑,“丽姿,你怎么说话的呢,这也是我的房间。”

    丽姿点头,“我知道这也是你的房间,但是我现在要换衣服,你先出去。”

    她说“换衣服”,楚函才敢明目张胆的将眸光流连在她身上。

    她裹着浴巾,露出了美丽的锁骨和一大片雪白的su胸,她的身段凹凸窈窕,浴巾只遮住膝盖,两小截玉腿暴露了出来,她脚上踩着嫩黄的棉拖鞋,脚踝纤细秀气。

    他侵略的目光令丽姿拧了眉,她加重语气,“楚函!”

    “好,我走。”楚函滚动着喉结,转移目光,他抬脚往门边走去,边走他边道,“丽姿,你不可以再瘦了,再瘦小笼包就要缩水成小馒头了。”

    被他看了身材,如果他不调xi她两句,那他就不叫楚函了!所以丽姿没有过多反应,待他走后,她走到衣柜边挑睡衣。

    ……

    穿好了睡衣,丽姿走去打开房门,楚函还站在门外。

    见她出来,楚函将手里温热的银耳红枣汤递给她,“丽姿,把汤喝了。”

    丽姿将小碗接到手里,顺从的喝了一口汤,然后用小勺挑了几颗形色饱满的红枣放嘴里咀嚼。

    因为刚洗过澡,她莹白的脸蛋上透着粉色,她的肌肤十分水嫩,晶莹无暇,上面覆盖的一层小绒毛都松软晶亮,极度诱-人。

    “丽姿,汤好喝吗?”楚函低低的问她。

    丽姿点着头,她嘴里有枣核要吐出来但却没地方丢,于是楚函摊开手掌,她也不客气的将枣核吐在他的掌心。

    她柔软的唇瓣有一点碰到了他的掌心,楚函呼吸彻底沉了下去,本来就僵硬的身躯更是绷的笔直。

    她安静的吃着,楚函也不再言语,直到丽姿吃完这一小碗汤,将空碗递给他。

    他的目光暗沉而炙热,先看着她的水眸然后扫到她的红唇上,丽姿也不闪躲,直视他的眼睛,“楚函,若是你想要,你可以找别的女人。我知道你有生理需求,我不会介意的。”

    楚函眼里的失望转瞬即逝,他扬了扬魅惑的嘴角,接过她手里的空碗,并顺势扣住她的手腕将她扯入怀里。

    她身上清冷的幽香还混着沐浴的香气,挑拨着他脆弱敏gan的神经,像羽毛一遍遍刷过他酥ma的心脏。

    “丽姿,我是你丈夫了,新婚夜你就跟你老公说这种话。我对别的女人硬不起来,只想对你一个人qin兽,你还想要我重复多少遍这种话。我说了不会强迫你,但你以后也不许让我找别的女人,我要是憋的厉害了,我可以自己用手解决。”

    丽姿两只小手撑着他的胸膛,阻挡他扑面而来的灼热气浪,“我是为你着想,不过你随意就好。楚函,我去睡觉了,你想睡哪就自己动手吧,但是你答应过我的,不许上我的床。”

    “好。”楚函点头,但他扣紧她的娇躯,埋首在她滑腻的颈脖里,“丽姿,去睡觉之前叫一声老公给我听听。”

    “不要!”丽姿拒绝,“我答应和你结婚,但并没有答应你结婚附带的条件。若是你还不确定我们的夫妻关系,你可以将结婚证掏出看看。”

    “呵,丽姿,你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了?你不肯叫给我听就算了,口气还敢这么横?”说着楚函两条手臂圈箍着她的小身体,他染着缱绻旖旎的笑意,哑着声线呢喃道,“你不叫我,那我叫你。姿姿老婆,姿姿老婆…”

    ……

    丽姿躺chuang上,楚函在沐浴间里洗了澡,然后在她床边打了地铺,关了灯睡觉。

    睡到半夜,丽姿觉得口渴,她坐起身。

    她轻微的动作吵醒了床下的人,黑暗中就听男人压低着声问,“丽姿,你怎么了?是不是口渴,我给你倒水。”

    “不用了,我自己来。”丽姿掀开被褥下床。

    她双脚落地,胳膊撑在床柜上摸索着墙壁的按钮要打开卧室的灯,但她睡的迷糊,胳膊从床柜上滑了下去,身体顿时向前倾,同时脚下被柔软的东西绊了一下,“啊…”她惊呼了一声,整个人向地上扑去。

    她扑到了一副滚烫的身躯上,还伴随着男人一声低喘。

    “楚函,对不起…我是不是碰到你伤口了?”她刚扑下来时压到了他腹间的伤口,他低喘的声音里带着痛意的抽吸。

    “我没事…”楚函回答。

    “真的没事吗?”丽姿坐起身,他身上烫的出奇,她狐疑的伸手去摸他的额头,“你怎么这么烫?是不是伤口感染,发高烧了?”

    楚函按住她的小手,然后慢慢握紧,牵引她的小手来到他的心脏上,他的心跳沉稳有力,跳跃的节奏有些紊乱,他粗噶着声,“丽姿,不要坐我身上,我受不了…”

    经他提醒,她才意识到自己骑坐他身上的姿势有多ai昧,他身上盖着被褥,透过被褥她隐隐感觉到滚烫的热度和钢铁般的硬度传递到了她的私mi上。

    丽姿连滚带爬的从他身上下来,而楚函坐起身打开了卧室的灯。

    他垂眸喘着粗气,柔顺乌黑的刘海垂在额头前,精美的轮廓上一片不正常的潮红,他胸膛剧烈起伏着。

    丽姿看了看他腹间的伤口,并没有血迹流出来,她些许猜到了他滚烫的原因。

    她想置之不管,但想想还是开口了,“你很难受吗?你不愿意找别的女人,怎么不自己解决?”

    他摇头,“我解决了,解决了2次还是不行。想想今晚是我们的…新婚夜,而你睡在我身边,我全身难受。”

    说着他抬眸看她,她一双水眸清澈透亮,见他染着骇人情yu的目光向她扫去,她戒备的缩着肩膀往后挪了一小点。

    楚函苦涩又自嘲的微笑,“丽姿,我又不是洪水猛兽你怕什么?若是我对你耍流-氓,你再刺我一刀就行了。”

    丽姿没说话,楚函起身,他给丽姿倒了一杯水又返身回来,将杯子递给她,他柔声道,“丽姿,喝水吧。”

    丽姿接过水杯将温水喝下去,其中有一小滴水液从她嘴角流了出来,滑进她的颈脖然后没入她的饱满里消失不见了。

    楚函贪-婪的看着这香yan的一幕,全身都像燃烧了烈火,而丽姿喝完水,将水杯搁他身边,也不看他,起身走向大床,“我睡觉了。”

    才走了两步,她的手腕被扣住。

    他的表现在情理之中又在意料之外,丽姿清冷着面色狠狠甩开他的大掌,她想走,但手腕又被凌厉的扣住。

    “楚函…”她垂眸要骂他,但他一使力就将她扯进了他怀里。

    “楚函,不许碰我!”丽姿拔高声线尖叫着。

    她激烈的情绪令楚函的呼吸又粗重了几分,他托住她的粉臀让她分腿坐他腰腹上,这下她就抵到了他的坚硬所在。

    丽姿撑着他的胸膛往后退,她的水眸惊慌无措,“楚函,不要这样对我…不要逼我…”

    楚函一条手臂紧箍着她的香肩,一只大掌托住她的翘臀让她压他坚硬上,“丽姿,我没想要怎么对你,你就让我碰碰好不好?我们今天结婚了,我很开心…丽姿,我好想你,我很努力的控制自己…姿姿宝贝儿,我爱你,让我爱爱你好不好?”

    “不好不好,”丽姿拨浪鼓般的摇头,她锤着他的胸膛,“你又说花言巧语骗我,你又哄我陪你上chuang…”

    “丽姿,我没有骗你。我向你解释过了,我没有碰路灿雪,你对我有误会,那些都是阴差阳错。我知道小棠棠和…的事情是我亏欠了你们,但是我是小棠棠的爸爸,就算看在孩子面上,你也应该给我一次机会。我狠狠教训了路灿雪,我让她生不如死了,那些欺负你的人我都帮你摆平了,我…”

    “楚函,我不要听。”丽姿用小手捂住耳朵,“其实欺负我最多的人是你,你怎么不去死?你又在逼我,你用剑熙逼我,我不爱你了…唔…”

    丽姿的小嘴被楚函狠狠的堵上了。

    丽姿赶紧侧头躲避他的吻,于是他伸出长舌疯狂的舔啃着她的小脸蛋,嗅着她发梢的香气就如野兽般埋在她的颈窝里啃噬着。

    丽姿不让他得逞,激烈的反抗要挣脱他,可是他的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勺重新含住了她柔软的香唇,然后将长舌挤进去。

    两人吻起来就像打架,她咬破他的薄唇让鲜血弥漫口腔,他不依不饶的用长舌撩拨她的丁香小舌,她就着他的舌尖咬了一口,他却反客为主的舔着她鲜贝般的牙关,两人的唇齿磕到了一起,谁都没讨到本分好处。

    上面在打架,下面也是。

    他弯曲了膝盖,直接将她困在了他灼-热的腰腹间,她每一分挣扎都像是摩挲,她撑着他的肩膀要起身,他扣着她的纤腰让她重重坐下,如此胡乱的撞击和纠缠说不出是哪里痛哪里畅快,在丽姿抱着他的头逐遍咬着他的薄唇时,就被他急促的推开。

    丽姿以为他痛了,正得意的瞪向他,但她发现他在粗喘,他喉咙里逼出一声声低吼,然后他某处就潮湿了。

    “啪!”丽姿当即挥手甩了他一巴掌,“楚函,你是畜生,你这样也能射吗?”

    楚函猩红暗沉的眸子紧盯着她,他勾出嘲笑,“丽姿,是不是感觉我冷落了你,你有危机感了?”

    “呸!”丽姿的秀发被他揉躏的有些凌乱,小小的杏腮因为激烈的反抗透出胭脂粉,盈亮的水眸染着无尽的慵懒媚态,柳眉略弯,挑衅又娇嗔的瞪他,“有本事你下次别碰我,看着我也能射!”

    楚函感觉还没疲软下去的某处又蠢蠢yu动了,她的唇上沾着他的鲜血,异常娇艳,他粗着声,“丽姿,你以为我不能?要不要我现在试给你看?”

    她跟这个男人果真无法交流。

    他刚刚才泄了一次,但看他灼热的眼神竟像是还想要。丽姿闭眸,抚摸额头,“楚函,我头晕,我现在要去睡觉。”

    楚函从她面上收回目光,他从床柜上抽出纸巾擦拭着她的嘴唇,然后垂眸检查着她的衣服,“丽姿,我来看看有没有弄到你身上?”

    “别碰我!”丽姿挥开他向自己身体驶来的大掌,“我衣服是干净的,但是楚函…你怎么突然间转性了,你以前不是最喜欢弄我身上?”

    楚函身体一僵,心脏划过骤痛,沉默5秒,他才开口笑道,“以前是以前,现在我的地位一落千丈,做什么都要看你的脸色。丽姿,恭喜你,任性已经是你的专利了。”

    丽姿白了他一眼,他真是冠冕堂皇的够了!她所有的任性都是在他允许的范围里,他不允许的还是在强迫她。

    她起身,往chuang上走去,“楚函,我现在不想跟你说话,我要睡觉,你别打扰我。”

    于是楚函看丽姿钻进了被窝里,她侧过身,蜷缩起小身体,真的安静的睡觉了。

    楚函伸手碰了碰自己的薄唇,他唇上没有一处完好,破了多处的皮,一碰一手血。他口腔与舌尖也传来刺痛,这次女人咬他,丝毫没留情。

    他自嘲又欣慰的笑了笑,至少新婚夜他们并没有孤单清冷的过,这一次纠缠称得上惨痛,但他终究碰到了她,确定了她的真实存在。

    ……

    翌日清晨

    当晨曦的阳光透过落地窗洒到丽姿的眼睛上,她蝉翼般的长睫毛动了动,才缓缓睁开眸。

    坐起身,她床下的被褥被折叠的整整齐齐,男人似乎真有长期睡下去的打算。楚函不在卧室里,丽姿先去沐浴间洗漱,然后走出房门。

    走到客厅,丽姿看见楚函在厨房里。

    他今天穿着白色v领的居家线衫,下身休闲的白裤,他天生是万众瞩目的男人,桀骜,狂野,魅惑都是他的标签,但此时的他褪去了那些浮夸,显出安和,像岁月里静静流淌出的温柔光阴,令人动容。

    他侧对着丽姿,垂着眸专注手头的活,精美的侧脸,儒睿的风姿,背后是装潢精致的厨房,远看就像是一幅完美的沙画。

    丽姿走进厨房,楚函正在煎荷包蛋。

    台面上的碗碟里放置着很多煎焦了或形状不好看的荷包蛋,他应该研究了很长时间,小铁锅里冒着热气,有滚烫的油星溅到他手面上,他眼睛都没眨一下。

    丽姿走上前,叫了一声,“楚函…”

    楚函转过身,他细长的狭眸里跳跃着浓浓的温情,“丽姿,你醒了?我正在准备早餐,待会就可以吃了。”

    丽姿走近两步,她接过他手里的锅铲,“你出去吧,我来煎荷包蛋。”

    楚函没有坚持,他似乎并不擅长煎荷包蛋,他捣实了快一个小时了,但依旧没有满意的作品。

    他去微波炉边将加热好的牛奶拿出来,然后倒进杯子里,又返身到丽姿身边。

    他伸出长臂搂住丽姿的肩膀,将杯子递到她唇边,“丽姿,肚子饿不饿,先喝点牛奶。”

    丽姿翻动着金黄的荷包蛋,然后温顺的就着杯子喝了一小口。

    楚函将杯子拿回来,他看着她娇唇刚印上去的痕迹,然后微笑着将自己的薄唇一点点贴上去,他也抿了一口牛奶。

    女人在专心煎蛋,他垂下眸,靠近她的面颊,低醇道,“姿姿老婆,早安!”

    丽姿清淡的毫无反应,楚函拥着她看向窗外金黄的阳光,他嘴角璀璨的弧度越发绽放,心里满足的喟叹着,他喜欢这样的清晨,喜欢此后拥有她的每一天。

    ps:下面我的感谢词。(因为前面45+46章隐藏,所以这几天的感谢词合并在一起写。)

    首先谢谢13637499566这位土豪妹纸的第三次6000打赏,三鞠躬,么么哒。

    再次谢谢dah6668这位土豪妹纸对我的6000打赏,三鞠躬,谢谢思密达。

    其实感谢我最爱的书友妹纸及187妹纸对我的1001打赏,谢谢liuboy的打赏,谢谢957791777妹纸的3次打赏,谢谢浅夏妹纸的n次打赏,谢谢6369863妹纸的4次打赏,谢谢上古玄月1,uzu6266,1420244681,韻,1413642987,639693这些妹纸的打赏,ok,三儿除了谢谢和么么嗒实在不能再多说什么,三儿会继续努力写好文,好好写文的,爱你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