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14章 吾爱倾城(52)

    楚函步履稳健快速的抱她向门边走去,众人见小女人挣扎了一下,挣扎不过就用两只小手勾住了他的脖子,两人的交谈行了一路。

    “丽姿,我们现在好好谈谈三分钟的事情。”

    “这事有什么好谈?你明明就三分钟,我有冤枉你吗?你自己xing无能,还好意思拿出来跟我讨论。”

    “丽姿,我不是xing无能!你不让我碰,所以我很激动,一激动就把握不了时间。若是你每天晚上让我碰,我还是可以锻炼到半小时的状态。”

    “呸!谁要让你锻炼?你要是敢碰我,我就把你洗洗阉了!”

    众人,“……”

    从此楚少“xing无能”的话题就被流传在了民间,堪堪盖过了所有娱乐头条,当然伴随着“无能”话题的还有楚少对这位新婚妻子的无尚宠爱…

    ……

    两人坐在劳斯莱斯幻影车里,楚函跟丽姿讨论去哪里旅行的话题。

    “丽姿,你想去哪里蜜月旅行?”

    “我哪里都不想去,只想回家。”

    “不行,必须去旅行。乖,说出一个你想去的地名,我们去机场乘专机去。”

    “…随便。”

    …随便是哪里?“丽姿,我们去马尔代夫吧。”

    “无耻!楚函你想去马尔代夫干什么,让我穿比基尼陪你晒日光浴?你分明想占我便宜!”

    …这想法挺好的。“丽姿,那我们去滑雪吧。”

    “流氓!楚函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会滑雪,你是想牵我的手还是想抱我?你分明想吃我豆腐!”

    …这建议也是极好的。“丽姿,那你究竟想去哪?”

    小女人不悦了,她拧着秀眉,不耐烦道,“我都说了随便…这种小事还要问我,楚函你究竟是不是男人?”

    楚函挑着剑眉,宠溺的耸肩笑笑,然后不说话,专心开车了。

    车子开了一会儿,丽姿看着他上了高速公路,遂问,“楚函,我们去哪?”

    楚函指着高速公路上的广告牌,“烟柳画桥,小桥流水,我们去江南水乡的乌镇。”

    “不行,我不去!”丽姿当即反对。

    楚函随意的对她斜睨了一眼,“丽姿,要是你再敢顶嘴,我现在就让你见识见识我到底是不是一个男人?”

    ……

    两人下午抵达了乌镇,住进了一家旅游宾馆。

    宾馆老板娘问,“先生,小姐,你们要住一间房还是两间房?”

    楚函,“一间。”

    丽姿,“两间。”

    宾馆老板娘,“…”

    楚函见宾馆老板娘狐疑加打探的目光已经往两人身上扫来,他伸出手臂搂住丽姿的肩膀,笑道,“老婆,别闹了。你使使性子发发脾气就算了,住两间房浪费钱。”

    丽姿懊恼的甩开他的手臂,跺脚,“谁是你老婆?谁能证明?我是被你掳劫来的。老板娘,报警,救我!”

    老板娘神情一凛,虽然她看楚函俊俏的模样并不像罪犯,但人不可貌相,保险至上。

    老板娘手边就是报警器,她要拨打110。

    但听那男人一声“等等…”,他已经从裤兜里掏出一个小红本拍桌面上,他半眯着狭眸骄傲得意的瞥着小女人,“老婆,你看这是什么?”

    老板娘将小红本翻开看,照片上的男女正是此前的两人…

    丽姿见状,没好气的瞪着楚函,“楚函你神经病,有谁旅游还将结婚证踹裤兜里?”

    楚函勾着魅惑的唇角,愉悦的笑,“丽姿,非常之人只能用非常手段,对付你,我只能神经病了。”

    丽姿,“……”

    ……

    丽姿气呼呼的转身,坐在了大厅里的沙发上,楚函看着她,狭眸里的柔光更盛,他转过身,跟老板娘办理着入住手续。

    丽姿正坐着,她眼前走过一个男人。

    男人穿着银色西装,发梢经过精心的打理,身上喷着古龙香水,他一手落口袋里潇洒的大步走着,典型的公子哥型。

    男人看见丽姿脚步一顿,双眼立刻显出惊喜,“丽姿…”

    丽姿抬眸看他,“周泯…”她站起身。

    “丽姿,你怎么会在这里?你跟着你爸妈去了鼓市,这一走就是25年,四年前你妈回了这里,就住在你舅舅家,你怎么也不回来看看?”

    丽姿面色清冷,除了听到那句“你妈”时眸光有一瞬呆滞外,再无情绪的起伏。

    “丽姿,这是谁?”她的腰间横上了一条遒劲的手臂,她被带进温暖宽阔的怀里。

    丽姿抬眸看楚函,他正温和的垂眸看她,但他细长的狭眸里跳跃着几许危险的火苗,像是凌厉的省视,更多是毫无理由的醋意。

    “哦,这是我舅舅家的邻居,我小时候的玩伴。”丽姿回答。

    “哦…”楚函点头,他也不看周泯,扣着丽姿的柳腰转身,“丽姿,既然是陌生人,那就没必要聊天,我们回房间吧。”

    邻居+小时候的玩伴=陌生人?

    丽姿不知道他究竟什么样的思维。

    两人走了两步,就听周泯在后面匆匆说道,“丽姿,你妈四年前就得了病,这几年都瘫痪在chuang上。医生说她时间不多了,她一天到晚都在念叨你的名字,她很想你,既然你来了,就回家看看她吧。”

    丽姿没说话,她甚至连脚步都没有停,随着楚函进了房间。

    ……

    丽姿打开房间的窗户,窗外就是乌镇的小桥流水。

    此时已经是夜晚,阁楼小窗里的橘黄灯光泄在潺潺的流水上,照出无数潋滟辉煌的倒影,灰墙白瓦,淡雅的柳丝绦,这里扑面而来的是古朴浓郁的文化气息和江南独特的清新韵味。

    丽姿深呼吸一口气,这大概就是旅游的益处,视野开阔了,她郁结沉寂的心情也一点点释放了。

    刚想转身,她撑在窗框上的两只小手边又撑上两只大掌,男人没用身体贴她,但他身上纯烈好闻的阳刚却钻入了她的鼻翼。

    他高她一头,他此时垂着眸,精美的面庞覆在她耳边,低醇的声音带着性-感慵-懒的嘶哑,他问,“丽姿,你在想什么呢?”

    丽姿轻微的一颤,浑身就落了层粉色的小颗粒。

    她不动声色的远离了一点,平淡的开口,“没想什么。”

    “你撒谎!刚刚我叫了你好几声,你都没应。你明明在想着心事,想出神了。丽姿,今天那个周泯,除了邻居和玩伴外,还有什么身份,恩?”

    丽姿就知道他会刨根问底。她想了想,“我很小时候,我和周泯好像定了娃娃亲。”

    话音才落,她耳边的呼吸就沉了几分。男人似乎在笑,“娃娃亲啊?丽姿,我不喜欢你跟别人定过亲,这该怎么办?”

    丽姿也笑了,她侧头看他的狭眸,“楚函,我也不喜欢你玩过那么多女人,这该怎么办?你要不要用些漂白剂漂白自己,或者说回娘胎重塑?”

    楚函半眯着眸,他的眸里一点点落进鹰隼般的锐利和阴森的狠辣,他扫着她的水眸,又往下移死死的盯住她香软的红唇。

    丽姿转过头,又将视线对准了外面的小桥流水。

    楚函也没有什么动作,他幽幽道,“丽姿,以后不许跟那个周泯说话。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若是你让我吃醋,我就想先弄死那男人,然后再往死里揉躏你。”

    “所以说楚函,你根本就是一个变tai!”

    “恩,我不否认。”

    楚函收回手,将双手落尽口袋,他随意的倚在丽姿身边的墙壁上,“丽姿,先吃晚饭,吃过晚饭我带你去划船。”

    “不要。今天坐了好久的车,我很累,吃过饭我想睡觉。”丽姿抗议。

    “好,都听你的。”楚函宠溺的揉着她的秀发。

    ……

    房间里有两张大床,楚函和丽姿一人睡了一张床。

    吃过晚饭丽姿进行了简单的梳洗,然后躺chuang上,安静的睡觉了。

    这里的环境清幽,一点杂音都没有,所以当隔壁发出不正常的动响时,正闭眸睡觉的楚函清晰听见了。

    隔壁一开始还是悉悉索索的声音,然后就是大床震动的“吱呀”声,其间还夹杂着ai媚的呻-吟和男人的低吼。

    楚函将被褥盖到脸,杜绝那些声音的传来和自己的心猿yi马,但隔壁正进行的热烈,那些声音也越来越大,楚函开始翻来覆去。

    在chuang上越滚他就越热,将被褥掀开,他缓缓睁开眼。他先盯着房顶呼出一口气,然后才转眸看向对面chuang上的小女人。

    丽姿没有动,她正背对着他,安静的睡着。

    其实丽姿也没有睡着,她没有被隔壁影响,她只是在反复想着周泯跟她说的话。

    突然,她的床边塌陷了一块,有不安的燥热传递到她的肌肤上,同时一只大掌抚摸上了她的香肩。

    “楚函!”她拧着秀眉,不悦的开口。

    “姿姿老婆…”楚函躺在她的被褥外面,他撑着一条手臂凌半空看她,那只手掌在她削弱的香肩上捏了几把,他低声示好着,“姿姿老婆,我没想做什么,我只是被隔壁吵的睡不着,想跟你说说话。”

    丽姿这才注意到隔壁的声音,她泛起嘲笑,刚想挖苦讥讽他两句,就听他在耳边说道,“姿姿老婆,明天我带你去看妈好不好?”

    丽姿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声“妈”是谁,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妈了…

    “姿姿老婆,你想不想知道你…爸的情况?”楚函又问。

    爸爸吗?

    她从来没有过爸爸…

    “姿姿老婆,4年前你去了墨西哥,在那之后不久你爸的公司就倒闭了,他带着那个女人去了别的城市生活,丢下了你妈。你妈无处栖身,后来你舅舅就从乌镇赶了过去将你妈接走了。”

    “前不久你回来时,我派人打听了你爸的情况,你爸带走的那女人在外面又找了一个情-人,你爸气不过,找那人拼命,结果被那男人一刀捅死了。”

    捅死了吗?

    丽姿扯着嘴角笑笑,然后将小脸埋进枕头里,“他活该!我就知道他一定会死在女人手上的。”

    楚函垂头靠近她腮边的秀发,他轻轻吻着她的发丝,大掌伸过去抚摸她的面颊,“姿姿宝贝儿,如果是活该,你哭什么?”

    她脸上一片湿润。

    丽姿抽了一下鼻尖要抑制住眼里的泪光,可是那些酸涩的泪水像喷薄了出来,瞬间染湿了枕巾。

    她伸出小手捂住小脸,她像个无助的小女孩般呜咽着,“我哭我的,要你管?他虽然没有一天将我当…女儿,但我终究是他生的,他只有我一个孩子,他那么死了我为他掉眼泪怎么了?我没有原谅他,我只是觉得他很悲催很可怜。”

    “是是是…没有人会认为你原谅了他…”楚函柔声哄着。

    楚函这一生真的没有见过丽姿这样的女孩,刀子嘴豆腐心,干脆果断的性格下有一颗温柔,脆弱,善良到不可思议的心。

    她是恨她爸爸的,她爸爸对她做的一切不能被原谅。可是此刻她听到她爸爸被一刀捅死了,她明明就是原谅了。

    但是她不愿意向世人展示她柔软的性格,她拼命的用坚硬的外壳和浑身的刺来武装自己,她害怕被伤害,她更不想轻易原谅…

    因为原谅了别人会让她这一生变得如此不值得!

    楚函动作轻柔的拍着她的背,他在陪伴和安抚她,他让她哭,她一直在压抑自己,她需要宣泄。

    直到丽姿哭泣的声音慢慢变小,楚函才附耳和她说,“姿姿老婆,不要难过,以后我会保护你的。”

    丽姿听到这话迅速转过身,她平躺在chuang上,伸出小手去推他的胸膛,“如果我指望你保护我,那我早死了千百回了。跟你保护我比起来,我更愿意他多生我几次!”

    她推的十分用力,楚函猝不及防向后退了一点,他稳住身姿,双臂撑chuang上,“丽姿,这只是你现在的想法,给我一点时间,你一定会回心转意的。”

    他的语气很笃定,仿佛已经看到了未来。

    丽姿觉得可笑,她冷冷的看他,嘴角嘲讽,“呵,楚函,你是故意带我来乌镇的是不是?你想解开我的心结,让我感动?这次你打亲情牌对我进行柔情攻略,楚函你也真是机关算尽了。”

    楚函不否认,他紧攫着她清澈的水眸,宠溺的笑道,“丽姿,我就对你机关算尽了,有本事你快到我的碗里来。”

    “呸!”丽姿挑动着一对沟人的柳眉,随意娇嗔了他一眼,她下逐客令,“楚函,你的话说完了,现在立刻离开我的床!要是你想越过楚河汉界,那势必要打破我们如此平和的生活状况。”

    她话里有决绝和威胁的意味,楚函迎上她冷漠的眸光,坏坏痞痞的笑着,他ai昧着声线,“丽姿,你听隔壁在干什么?”

    隔壁像是进入了高-潮,有女人在尖叫,“哥哥,我到了…我不行了…”

    丽姿神色十分羞恼,她瞪着他。

    “呵呵,丽姿,我想跟你说的话不是你爸妈,我只是想跟你…讨论一下隔壁进行到了那个阶段。”

    “楚函!”丽姿当即伸出左脚去踹他的裆-下。

    但她的秀足在离了他裆-下一毫米的距离被楚函截住,他的大掌轻-佻的rou捏着她纤细的足踝,他勾着性-感的薄唇瓣微笑道,“丽姿,你不觉得她叫的和你很像吗?”

    丽姿是真的生气了,她踢开他的大掌,狠命的朝他胯下踢去。

    楚函敏捷的向后避,虽然他向后避的姿态减轻了她的力道,但她的秀足也算是重重落在了他那处…炙烫的坚硬上。

    “嗯…”楚函一声压抑的低喘,愉悦的呻yin很明显。

    丽姿越发气愤,这男人下liu到无下限!

    她咬着下唇,缩回脚。

    但她纤细的足踝又被扣住,只听男人道,“丽姿,如果你觊-觎我的美色就明说,我全身上下都是你的,你没必要用踢我做幌子。你想看我兄弟,我可以脱了裤子给你看,你想怎么着都行。”

    说着也不待丽姿有反应,下腹一挺,就将那硬物戳在了她柔嫩的足心。

    丽姿面颊上莫名的发热,似乎有红晕一直蔓延到了她小巧的耳垂边,不过她面色寡淡,并且迅速伸出另一只脚就着他腹间伤口的地方就是狠狠一脚。

    楚函吃痛,他松开她的足踝,闷哼了一声。

    丽姿一脚得脱,也不给他反应的机会,当即就着他胸口又是一脚,“扑通”一声,楚函四爪朝天的摔倒在了地上。

    “楚函,我诅咒你,你总有一天也会死在女人身上!”

    “…对的,那女人就是你!”

    ……

    楚函被踢到地上,女人躺chuang上睡觉再不理他,他伤口有些撕裂,去旅馆大厅简单的包扎了一下,途经隔壁的房间。

    隔壁房间虽然不热烈了,但有嬉闹的打情骂俏声传来。

    “咚咚咚…”楚函敲响隔壁房门。

    隔壁房间迅速安静了,那一对男女也发现自己做了坏事,影响了别人的睡眠。

    他们沉默着准备接受批评,但只听一道浓浓的叹息声传来,“哥们,你们吃肉吃的这么畅快,这让我们没肉吃的情何以堪?难道真的要馋死我们吗?”

    ……

    一夜无话,第二日清晨。

    楚函和丽姿在旅馆餐厅里吃过早餐,楚函去收银台结账。

    收银台的刷卡机出现了故障,不能刷卡了,楚函身上没零钱,他开口叫丽姿,“丽姿,我身上没钱,你来付账。”

    丽姿走过去,她没带包,逐遍翻了身上的口袋,摇头,“楚函,我身上没带钱。”

    楚函看了她三秒,然后问,“那我们该怎么办?”

    丽姿不知如何作答时,一道响亮的声音响起,“丽姿…”一个穿着朴质,脸色圆润和善的中年女人从门边走了进来。

    “舅妈…”丽姿看见来人很意外。

    若说丽家谁对她最好,谁曾经在她成长的道路上给过她温暖和关怀,那就是此刻身在眼前的舅妈和诚实憨厚的舅舅了。

    只可惜后来她生活在了鼓市,她爸爸有了钱后就瞧不起这个娘舅家,舅舅是有骨气的人,也不想高攀了,所以两家人渐渐断了联络。

    丽姿错愕时,舅妈已经拉住她的小手,舅妈眼里有感叹,更多的是爱怜和呵护,“丽姿,昨天晚上听周泯说你回来了,我还不相信。你为什么不来舅妈家,你妈…哎…”

    舅妈热泪盈眶了,她叹息一声收回眼里的泪,然后正眼看向楚函。

    丽姿开口介绍着楚函,“舅妈,这是我…”

    “我知道…”舅妈没好气的打断丽姿,她是恨铁不成钢,“丽姿,周泯说你养了一个小白脸,我还骂了他,没想到你真的…”

    小白脸?

    丽姿看着身边的楚函,他脸色还算温和,只是听到“小白脸”后稍稍黑了脸。

    “噗…”丽姿捂嘴嗤笑着,“舅妈,你误会了,他不是我…我养的…”她实在无法将“小白脸”这词扣到这个善弄权术的男人身上。

    “哼,我误会什么了?刚刚我在门边都看见了,他吃过早饭叫你来结账,而你身上又没有钱。丽姿,你将辛苦赚来的钱都花他身上,让他保养,让他穿的光鲜亮丽了,可是你看看你,你都瘦成啥样了,生活还这么拮据。”

    丽姿,“…”

    楚函觉得有必要解释一下,“那个…舅…舅妈,丽姿身上的衣服还是…我买的呢,我…我没有花她的钱,我有钱…”

    这时旁边的收银员对着楚函道,“先生,既然您有钱,可不可以将早餐费用先付了,一共99。6元,谢谢。”

    楚函,“…”

    “哼,你有钱怎么会连100块钱都拿不出来,你们这些小白脸也就是靠着长相,嘴皮和身体赚钱,也就只能骗骗丽姿这种单纯的小女孩。”

    说着舅妈靠近楚函一步,她挥手,“闪开!”

    于是楚函真的闪开了。

    舅妈站在收银台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拍桌上,她豪手一挥,大气道,“这是他们的早餐费用,我付了。零钱不用找了,就当给你们的小费。”

    舅妈又转头对楚函笑眯眯道,“看见没,我这才叫有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