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15章 吾爱倾城(53)

    舅妈站在收银台前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红票拍桌上,她豪手一挥,大气道,“这是他们的早餐费用,我付了。零钱不用找了,就当给你们的小费。”

    舅妈又转头对楚函道,“看见没,这才叫有钱。”

    于是楚函对着丽姿看了一眼,那状态有些凌乱,4毛钱的小费叫有钱?!

    丽姿,“…”

    舅妈又返身回到丽姿身边,她牵着丽姿的手往外走,“丽姿,既然你回来了,那就跟舅妈回家。我知道你妈对你不好,但是生养之恩大于天,更何况你妈就快不行了,你总得让她见一面,让她去的安心。”

    丽姿没有挣扎,由着舅妈将她拽了出去,楚函见状连忙跟了上去。

    ……

    三人走出旅馆,楚函带着舅妈和丽姿走到劳斯莱斯幻影车前,他绅士礼貌的打开后座车门,“舅妈,丽姿,你们坐吧。”

    舅妈来回看了一圈这辆劳斯莱斯,勉强点头算是满意,“这车还可以…但是我说,这辆车不会是你租来的吧?”

    楚函,“…”

    丽姿捂嘴偷笑,“舅妈,你见过谁租劳斯莱斯车来开的?”

    舅妈坐进车里,丽姿坐她身边,楚函转动钥匙发动引擎,只听舅妈道,“这可难说,现在骗子骗人的伎俩太高深了,做小白脸不止是一项技术活,更是脑力活。”

    丽姿,“…”

    舅妈继续说道,“丽姿,这辆车虽然好,但也抵不过人家周泯的。你知道周泯家这几年大发了,光是那四个圈的奥迪就买了两辆,羡煞旁人了。”

    “丽姿,舅妈跟你说句体己话,你也老大不小了,小白脸养两年就算了,你要找个正经人家嫁了。你和周泯是有婚约的,我看周泯对你有意思,他相貌也不差,你不如…”

    这时楚函和丽姿无比默契的齐齐叫了声,“舅妈…”

    丽姿笑的很欢快,“舅妈,你这说的哪跟哪…”

    舅妈生活在小城镇里,城镇里的富商买了辆四个圈的奥迪就会被津津乐道,舅妈以为奥迪最好最贵了,她哪见识过劳斯莱斯这样的世界顶级豪车。

    而且舅妈还一口一个“小白脸”的叫楚函,言下更有玩腻了他就可丢弃他的鄙视意味,丽姿快笑喷了。

    楚函脸色铁青,他不知道他怎么会沦落到这地步,尊严分分钟都被别人践踏在了脚下。

    他很努力的解释,“舅妈,我…我有钱,我比那什劳子周泯有钱…还有,我不是小白脸,我是丽姿的男人,我是她…”

    “行了,别解释了,解释就是掩饰,”舅妈大手又一挥,“你有钱,可是你连99。6元钱都没有…”

    楚函:我不是没99。6元钱,而是我身上从来不放钱。

    “你说有车,但是你这破车能跟人家周泯的奥迪比吗…”

    楚函:莱斯劳斯和奥迪比,那是将天上的飞机与地上的三轮车相提并论。

    “你说你不是小白脸,那你说你长这么俊做什么…”

    楚函:长这么俊也是我的错?

    “综上所述,你具备了做小白脸的所有条件和潜质,小伙子,来做小白脸就不要怕丢脸,你不承认做小白脸的事实还想唬弄我,你把我当白痴耍吗?只有白痴才会相信你的解释。”

    楚函,“…”他表示无话可说。

    “噗…”丽姿再度喷笑出声。

    她的视线和楚函在后视镜里撞上,楚函在瞪她,她挑了挑柳眉,得意的回他一眼,那意思仿佛在说,“谁让你总是欺负我的?舅妈就是代表月亮消灭你”…

    楚函无奈的耸耸肩,他收回视线,这大概是两人相遇以来小女人最开心的一次,弯如月牙的迷人水眸,俏媚生动的眉宇,银铃般的笑声…这才是真正的丽姿。

    他的嘴角一点点勾出幸福的微笑,迎着阳光,妖冶四射。

    ……

    三人来到舅妈家,舅舅手里端了一碗清粥,正准备去房间喂丽姿妈妈吃早餐。

    憨厚的舅舅看见丽姿就笑了,听见丽姿叫他“舅舅”,他站直身欣慰的道了三声“好”,然后赞她女大十八变,越变越漂亮,最后舅舅眼眶就湿润了。

    舅舅是男人,不会表示自己的情感,他对自己妹妹和这个外甥女的所有感叹大抵都包含在了他转身默默拭泪的沧桑背影中。

    丽姿忽觉得心里难受了,堵得慌,她鼻尖发酸。

    “丽姿,来,跟着舅舅去看看你妈。”舅舅擦干泪,推开一间房的房门。

    丽姿跟着舅舅走进去,房间很小,但收拾的干净整洁,chuang上躺着一个女人,明明50岁的年纪但已头发花白,满脸皱纹,她苍老的模样竟像是活了70岁的老妪。

    丽姿站在床边,沉默且清冷的看着。

    舅舅覆在妈妈耳边轻声说着,“小兰,丽姿来看你了。”

    于是丽姿看见她一直闭着的眼眸缓缓打开了,她侧过脸看丽姿,她一双眼珠深深凹了下去,黯淡浑浊的眼珠没有任何聚焦。

    舅舅走到丽姿身边,“丽姿,你妈瘫痪后就一直躺chuang上,神智越来越糊涂,这4年她清醒时就一直叫你名字,然后不停流泪,后来久而久之的,她双眼就瞎了…你陪你妈聊两句,医生说…说她活不过半个月了,你…你权当送送她…”

    舅舅说完就往门边走去,他看见楚函站丽姿后方也没说话,他出门将房门关上,留给三人清净。

    床上的妈妈挪动着干裂的双唇,缓慢的向丽姿方向伸出手,她虚弱的叫着,“姿姿…”

    她想握她的手,可是丽姿没有动。

    丽姿眼里的泪珠一颗颗滚落了下来,滴在了妈妈那只苍老干枯的手面上,丽姿从没觉得眼泪会这么烫,滚落下来时灼伤着她的眼眶,让她感觉刺骨的痛。

    妈妈没有握到丽姿的手,本来就黯淡萎靡的人越发迟昏暮朽了,她转动着手,让手面上的泪珠滚落到掌心,然后握拳。

    “姿姿,是…是妈妈对不起你,你…恨妈妈是应该的。那时我…我跟你爸爸的感情还算好,他做了大老板,一直想要个…儿子,可是你是女儿,他不喜欢,所以…所以我也不喜欢。”

    “后来他在外面玩女人,还理直气壮的说我犯了…七出之条,生不出儿子给他续香火,我恨他,但是…更恨你。”

    “那时他要跟我离婚娶那个女人,我不肯。然后他将那女人带回家,公然过起了…一夫两妻甚至…一夫多妻的生活,从那起,我就搞不清自己活着是干什么,自己想要干什么…”

    “姿姿,这些年妈妈过的跟神经病似的,我憎恨全世界的人,更不曾有一天…爱过你,给过你母爱…所以姿姿,妈妈不敢奢求你的原谅了…恨着我吧,我不配做你的妈妈,下辈子我们也别再做母女了…”

    “只是我那时不觉得爱你,但是自从被你爸抛弃,从那个漩涡里抽身出来时,我…我能想念的,唯一想念的,也只有姿姿你了。”

    “我让你舅舅打听过你的消息,舅舅说你…出国了。我不知道你为什么出国,一个孤身的女孩子去陌生的国家有什么好,语言不通,饮食不习惯,而且你大学毕业了,该谈男朋友找婆家了…”

    “我记得那时你跟…楚少好,你爸将你卖给老头时楚少还出手教训了你爸,我就让舅舅打探楚少的消息,可是舅舅说…楚少和路灿雪订婚了。”

    此时妈妈的语气更像是聊天,像一个母亲向自己的女儿诉说这些年思念和担忧,妈妈说出“路灿雪”的名字很清晰,像在心里将这个名字默念了很多遍。

    “妈妈知道你一定是受了情伤逃出国的,妈妈曾经看过你看楚少的眼神,妈妈知道你很喜欢他。妈妈好自责,也只有那时起妈妈才发觉自己有多不应该,你小时有多可怜,你心里该多苦…”

    “那时你爸喜欢带不同的女人回家,他们毫不避讳的做事,我无意间也撞破好多次。那时你还是个喜欢乱跑的小丫头,你的房间就连着你爸的书房,那些狐-狸精叫起来可以整夜不停,你还那么小,你是怎么度过的,你该认为这有多混乱有多脏,你心理落下了多少阴影和恐惧?”

    “这种阴影和恐惧势必要带到你以后的情感生活里,你…你和楚少…妈妈好恨,楚少那般有权有势,爸爸妈妈不能给你做支撑做靠山,他…他欺负了你,你也只能一个人选择远离他乡…”

    所谓母女连心,这种血浓于水的亲情是任何因素都干扰不了的,虽然丽姿妈妈这份母爱来的太迟了,但她终究比世上任何一个人都懂女儿。

    妈妈眼角流出泪,那泪水随着她脸上所有皱褶流进那一道道沧桑的沟痕里,事到如今她没有资格说她懊悔了,痛苦了,她不能说她这双眼睛是心疼丽姿哭瞎的,因为,她早干嘛去了?

    丽姿悲恸难忍,她捂着嘴,痛哭出了声。

    这时一条长臂搂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入了怀,她没有抬眸看男人,但却伸出一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将脑袋倚他精健的胸膛里。

    暂不论过往,此时她需要一副倚靠的肩膀。

    听着丽姿妈妈提到自己,楚函的心脏又划过骤痛,她妈妈在她28年的人生中从没有给予过半分关爱,可是他在她妈妈面前竟然也无地自容。

    楚函的声音涩哑,他艰难的开口,“妈…”

    这声“妈”令chuang上的人一震,妈妈震惊了,不可置信了,“你…楚少?你和姿姿…”

    “对的妈,我和丽姿领了结婚证,我们结婚了。”

    妈妈用了很长时间才适应了这件事,她没有和楚函说话,而是问向丽姿,“姿姿,你结婚了,开心吗?”

    丽姿窝在楚函怀里,没有回答。

    妈妈笑了笑,十分感慨道,“姿姿,妈妈知道我以前没教育过你,现在也没资格在你面前说些人生大道理。妈妈也不想说什么,妈妈只是想告诉你,人是为了自己而活,活着就是为了快乐。”

    “妈妈以前不懂,你爸要娶别的女人时,我不甘心,因为他富有他挥霍的也有我一半的辛勤和汗水,我认为凭什么,我认为不值,于是我将自己生生拖死在了那座牢里。”

    “姿姿,你现在跟妈妈遇到了截然不同的境遇却是相同的选择,那就是要不要抛开过去,活在当下!”

    “姿姿,不要让你这一生被束缚了,每个人都有获得自由和幸福的权利,不要说你的心伤痕累累了,就拒绝了一切被救赎的机会。”

    “很多事情都需要岁月的沉淀和修复,静静留在一个人的身边,只等朝花夕拾,这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幸福。你只需要问问你自己,你是不是不管爱恨,都非他不可了。你,还爱着他吗?”

    丽姿在小声啜泣着,她抬起泪眼婆娑的水眸看男人,男人一脸晦涩的凝望着她,见她看来,他勾着缱绻的弧度,宠溺的揉着她的秀发,将她再度拥入怀。

    “妈,我和丽姿结婚了,您放心吧,我们会好好过日子,我会宠她爱她,将她珍藏一生,和她携手到老的。”

    这是一个女婿对丈母娘应该的承诺。

    “恩…”丽姿妈妈点点头,她欣慰的笑着,“姿姿外强内弱,只要你肯花时间,一切都会好的。看到你们这样我就安心了,你们…走吧…”

    丽姿愿意在她床前听她絮叨这么久,愿意在她死前让她见一面,她已经心满意足了。

    她生前没给丽姿带去一分欢乐,她死后也不希望看见丽姿操劳她的身后事,为她掉眼泪,她们的母女情分就这样走到尽头吧,无始无终,不曾带来亦不曾留下。

    ……

    楚函和丽姿走出房间,舅舅舅妈纷纷悲伤和惋惜,他们留丽姿住几晚,丽姿红肿的眼睛拒绝了。

    舅舅舅妈送楚函和丽姿出门,四人走到劳斯莱斯幻影车边,舅妈拉着丽姿的小手不放心的叮嘱着,“丽姿,听舅妈的话,赶紧跟那个小白脸分了…”

    舅舅一听这话,当即训斥道,“胡闹!你竟敢称呼楚少为…楚少是堂堂楚氏集团的总裁,闻名遐迩,你赶紧向楚少道歉!”

    舅妈被骂懵了,楚少?

    楚少是谁?

    丽姿安抚着舅妈,“舅舅,没关系的,您别骂舅妈,也不需要道歉,舅妈不认识楚函很正常。只是舅妈,我跟楚函结婚了。”

    舅妈更加懵。

    丽姿又和舅舅说了几句话然后上车,楚函礼貌的跟两人道别,临末他笑着跟舅妈道,“舅妈,我刚才真的没撒谎,我真的很有钱。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做出什么来,你一定很难相信。这样吧,你们算丽姿的娘家,待会我会派人送8辆奥迪,8箱红票给你,这是我给丽姿的聘礼,舅妈你要注意查收。”

    两人坐上劳斯莱斯车,车子疾驰而去了。

    舅舅和舅妈愣在原地,舅妈在想一个问题,8辆奥迪+8红票=?

    舅妈两眼一亮,迅速捂嘴,“他…他莫非是传说中富豪的哥哥,土豪!”

    舅舅回过神,问,“这跟奥迪有什么关系,你究竟跟楚少说了什么?”

    舅妈,“我说他那车没周泯的奥迪车好。”

    舅舅,“我真被你打败了,楚少那辆劳斯莱斯幻影限量版的价格是8位数,而奥迪是6位数,多了近20倍。你自己算算一辆劳斯能买多少个圈圈的奥迪。”

    舅舅回家了,留下一脸懵懂的舅妈。

    她实在计算不了,这…这究竟能买多少个圈圈嘛!

    ……

    楚函带丽姿来到乌镇最有名的西栅划船。

    碧青的河里荡漾着好多艘小船,河两边是原汁原味的水乡风貌,如手工作坊、经典展馆、听书台…

    今天晴空万里,这里空气清晰自然,船上的旅客欢声笑语着…但这一点都不能调动丽姿低落的情绪,她没有游玩的兴致。

    楚函和丽姿分坐在小船两边,楚函开口,“丽姿,我们的船不动了,要被后面的船撞上了,脚踏在你脚边,你赶紧踏两圈。”

    “哦。”丽姿心不在焉的应着,右脚踩上脚踏,用力踏着。

    可是小船没有丝毫前进,还火箭般的后退了。丽姿回神,正错愕着,“砰”一声,他们的船和后面的撞上了。

    丽姿赶紧转眸跟后面的旅客道歉,旅客微笑着说了没关系,丽姿正眼看对面的男人,她瞪他,“楚函,你戏-弄我!”

    他那边也有脚踏,她踩上去的要往前踏,他坏心眼的往后踩了。

    看她将注意力转移到了自己身上,楚函起身,长腿跨过来,他嘴角勾起狂野不羁的弧度,挺动肩膀轻-浮的撞着她的香肩,“丽姿,我就戏-弄你了,来,我让你惩罚我,你锤我,打我,咬我都可以。”

    “无聊!”丽姿往旁边挪去,离他远了一点。

    “丽姿,你爸是不是跟外面的情-人生了一个小孩,她是你同父异母的妹妹?我看你妹在跟你打招呼呢。”

    丽姿的小身体一瞬间僵硬了,她疑惑迷茫着眼神,向楚函看去。

    楚函伸出长臂搂她的肩膀,两人一起垂眸看河里,清澈的河水里有一只非常漂亮的小金鱼在游着。

    楚函指着金鱼,“这就是你妹!你妹是河里的小金鱼,你是我心里的大美人鱼。”

    “呸!”丽姿当即轻啐了他一口,她捏起粉拳砸到他的胸膛上,她娇嗔道,“楚函,戏弄我很好玩是不是?那鱼明明是你妹!”

    楚函将她的小粉拳握掌心,他贴近她莹白滑嫩的小脸蛋,眯着眼笑道,“丽姿,你终于承认你是鱼了,因为我的好妹妹就是你啊。”

    丽姿被堵的语结,她紧紧咬着下唇,鼓着双腮,忿忿的看他。

    她生气的模样真是可爱到不行,一双水眸覆着波光十分盈亮,鲜贝般的小牙齿咬着潋滟香软的红唇,几分羞恼几分委屈…

    楚函头脑发热,倾过身就去吻她的红唇。

    还没碰到她,她抽出粉拳就往他的小腹砸去,他猝不及防,往后踉跄了一下,脑袋直接撞上了小船的木头上。

    楚函闷哼一声,两眼冒金星。

    此时隔壁的船支传来爽朗的“哈哈”大笑,有男声道,“哥们,你老婆挺厉害的啊,怪不得昨晚你羡慕我有肉吃,你是不是天天在家吃巴掌和拳头啊?”

    是昨晚隔壁激烈动作的两位。

    楚函保持着四爪朝天的姿势,他侧头斜睨着那嘲笑他的男人,“你是第几只眼睛看见我吃巴掌了?我老婆可是温柔的小家碧玉。”

    说着他向丽姿伸出一只大掌,“丽姿,我眼睛花了,起不来,快来扶我。”

    丽姿没反应。

    楚函继续道,“丽姿,我已经丢了面子你不能再让我丢里子,要尊重我的男性尊严,我们讲好的呢?”

    丽姿看对面船上的男女已经笑的气息不畅,她的确不想太丢了楚函的脸,于是她不情不愿的站起身,伸出小手去握他的大掌想将他扶起。

    但楚函手臂一个用力,丽姿直接摔趴在了他的身上,她香软的红唇准确无误的印上了他的薄唇。

    丽姿瞪大水眸,她在他妖冶的狭眸里看见了四月春风的舒畅和温暖,他愉悦的笑着,闭上眸,张嘴就含了她的香唇,重重允吸了一口。

    丽姿撑住他的胸膛挣脱他,“啪”一声,她挥手就甩了他一个响亮的巴掌。

    丽姿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不理他,楚函被打偏了脸就听隔壁传来爆笑,“哥们,这次我是一只眼睛都没看见你吃巴掌。还有,你老婆真是温柔的可以了。”

    楚函起身,他抬着下巴看了隔壁一眼,那得意的眼神大有“子非鱼,焉知鱼之乐”的意思。

    楚函走去坐丽姿身边,他伸出双臂将丽姿揽怀里,丽姿不愿意,“楚函!”

    楚函覆在她耳边,柔声道,“丽姿,让我抱抱你。你现在心情好点了吗?不要再去想妈了,轻松一点快乐一点,很多事情不是我们能左右的,所以我们不要去强迫自己。”

    “丽姿,我是你老公,试着相信我,依赖我,并将我当成你的全部,这一次,我一定会好好爱你的。”

    ps:各位亲,明天2月14号,情人节了,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另外明天农历26号了,请允许三儿给自己放放松了,从明天开始每天3000更,设置了早晨8点的自动发表,妹纸们可以到点订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