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36章 吾爱倾城(74)

    路震天嘴角勾起讥笑,就算她走不了,他也不会让她和楚函在一起了,能看着他们相爱却相互折磨,这也算是人生快事。

    u盘从丽姿上车就开始拍摄了,重温着记忆里的梦靥她全身微不可查的颤抖着,她想逼自己看下去,她昏迷后…南宫剑熙是如何…强爆她的,她想亲眼看一看。

    但看到南宫剑熙分开她的腿将自己丑陋的某物向她体内推时,“啪”一声,丽姿合上了电脑。

    她还是没有面对的勇气。

    哪怕今日她有了赴死之心,她依然无法坦然接受自己残缺的一面。

    “丽小姐,你鉴定好了吗,这u盘是不是真的?”路震天放下咖啡,问着丽姿。

    丽姿闭着眸,没有回答。

    于是路震天伸手欲收回掌上电脑,但丽姿闭着的水眸募然打开,她横出一条纤臂霸占着电脑,阻止着路震天的触碰。

    路震天楞了一下,他忽然又笑了,“丽小姐,你不会是想和我抢这个u盘吧?你未免也太天真的,这u盘我copy了很多份,这不过是其中之一,我送给你做纪念也无妨。”

    “我知道…”丽姿眼眸清淡,她正视着路震天,缓缓道,“若是我死了,你这个u盘还有纪念的价值吗?”

    是的,她死了,这件事情就会随着她的消失彻底沉淀在时间的尘埃里,他不会再苦恼,不必再纠结,他还可以做回以前那个风-流潇洒的自己…

    这就是她思考了两天的结果,缘起缘灭,在一起若不幸福,那就由她挥手斩情丝,所有因果皆由她一人承担。

    “死?”路震天错愕,他没想过丽姿会寻死。

    他和丽姿接触不多,但他感觉她是一个孤傲而倔强的女人,能在墨西哥che震门里挺过来与楚函携手风雨,这需要很大的忍耐力。

    好死不如烂活着,被楚函那样宠着爱着,她会舍得死?

    “对的,死。”丽姿给了路震天肯定的答案,她勾起唇瓣,双眸澄净清亮,“不是我一个人死,而是你跟我一起死。”

    “你!”路震天震惊,他以为丽姿开玩笑,但她的目光落在了他刚喝过的咖啡杯上,“我在里面下了药,死就是一瞬间的事情,不会有痛苦。”

    事情已经超过了路震天的预料,女人寡淡镇定的面色也不像作假,他冷“哼”一声,“我看楚函真的将你宠的不知天高地厚了,想杀我你也应该约在一个荒郊野岭,这样楚函好为你善后。但你在咖啡馆里毒害我,这是公然的谋杀,你会坐牢,会被判死刑的。”

    丽姿眸里没有惧意,但一点点涌出悲悯和柔色,还有愧意,“我这一生没有害过人,杀过人,现在结果了你的性命,我会以命偿命…我没想过逃脱…”

    路震天是真的相信了丽姿的话,原来今天她约他来就是想跟他同归于尽。

    这样也好,灿雪死后他生无可依了,他活着就是为了报仇。他能拉着丽姿一起死,然后让楚函痛苦一辈子,他值了。

    路震天向后靠进椅背里,若不是仇敌,他也许会对这个无惧无畏的女子产生欣赏和好感,“你这是何必呢?我死了,我手下就会将u盘曝光,你的丑闻将赤果果的展现在众人面前,背负着畏罪自杀的坏名声你这一生算糟糕透了,活了20几年让自己如此草率又凄惨的结尾,你不觉得自己很可怜吗?”

    她可怜吗?

    其实仔细想想她真的很可怜,生来不曾得到,死后亦没有失去。

    丽姿两只小手慢慢握紧身前的咖啡杯,杯里的余温暖不了她一颗冷却的心,她将晶莹的眼泪“噼啪”的滴落在苦涩的灰色液体里。

    她垂下眸,摇头,哽咽道,“不可怜,只是…很遗憾…”

    昨晚他纠缠了她很久,今晨她起床的晚,他准备好了早餐,并将牙膏挤在牙刷上放她小手心,她刷着牙,他从背后搂着她,他说,“姿姿老婆,叫声老公给我听听。”

    结婚这么久,他威逼利诱过,但那声“老公”她羞于出口。

    她在心里模拟过无数遍那声“老公”,如果她肯叫出口,必然声如脆铃,甜糯横生。

    但她不敢,她就像坚守着一个美丽的泡沫,明知道那声“老公”叫出口她的人生趋于圆满了,但现实总在她圆满时给她沉痛一击,痛着痛着她就惧怕了,所以她想给自己留下点遗憾。

    但为他打了领带送他出门时,她又后悔了,她追着他的背影走了两步想叫他,但她又怕他发现她的反常,心里起疑。

    就这样,她错过了。

    这样也好,错过了遗憾了,所以才会被铭记。

    她站在了奈何桥边一定不会喝那碗孟婆汤,她期待着他长命百岁,但又会日复一日的等他,她希望下一世她可以将那声“老公”叫给他听。

    对面传来痛苦的闷哼,丽姿收回泪看向路震天,路震天捂着肚子,额头冷汗涔涔,药力发作了。

    丽姿伸手去拿路震天面前的咖啡杯,将杯子递到唇边时她才发现自己的手在颤抖,其实她真的…很怕。

    “楚函…”在闭眸前的最后一刻她叫出他的名字,这是她在人世间最奢侈的眷恋。

    今晨她没有说再见,那是因为不想再见,再也不会相见,她生命的最终,于他,她终究只是匆匆的过客。

    丽姿轻启着红唇,喝下咖啡。

    ……

    嘴唇碰到温热的咖啡,丽姿没能继续喝下的动作,因为有一只大掌握住了咖啡杯。

    丽姿抬眸,她泪眼婆娑的水眸撞进了男人俊美阴鹜的狭眸里。

    “楚函…”丽姿迅速起身,他…他怎么会在这里?

    楚函精美的面颊冷如寒冰,他攥紧拳,狠命的压抑着胸膛戾气的喘动,他这一生再不会如此恨一人,想杀一人,他想掐死面前的小女人!

    丽姿因为震惊松了杯,杯里的咖啡溅出来污湿了楚函黄色的风衣,丽姿脑袋一团糟,在反应过来时,她已经动手抢了楚函手里的咖啡杯。

    咖啡杯是害人的东西,她不想连累他,不想脏了他的手。

    “夫人,不可!”楚函后面跟着一票黑衣保镖,乐达见她抢了咖啡杯以为她还想自杀,连忙阻止。

    “别阻止,由她去!”楚函阴冷着声音,他的狭眸淬了毒针般紧盯着丽姿的俏面,他冷着脸,一字一句道,“丽姿,有本事你就在我面前死,我今日想看看你究竟能对我多狠!”

    他说她的死是对他的狠!

    相识这些年,丽姿竟然不知道他能不说一句甜言蜜语就能让她欢喜上十分的本领,她想笑,但又摇头,“楚函,我…”

    楚函暗瞥着她握在手心的咖啡杯,痛恨到咬牙切齿,“不要叫我名字,你想让我求你放下杯子吗?丽姿,我告诉你,你做梦!”

    男人不是妥协的妥协令乐达心里叹息一声,总裁遇到丽姿,他所有的狠劲和原则都会化为乌有,柔软到不再像楚函!

    楚函的话提醒了丽姿,丽姿迅速将手里的咖啡杯搁置在餐桌上。她抢杯子并不是想喝,在他面前,她怎么舍得去死?

    小手从杯上缩手,她的纤腰就被扣住,楚函将她粗暴的扯入怀里。

    “楚函,我…”

    “闭嘴,若是不想我对你动粗,现在就不要让我听到你说出任何一个字!”

    这大概是楚函对她最不温柔的一次,丽姿被他的低吼声吓的往后瑟缩了一下,本就水雾泛滥的水眸当即委屈成灾,楚函僵着身子,强忍着收回眼光不对她看。

    两名保镖押解住路震天的两条手臂,路震天痛的连说话的声音都开始微弱,他笑着,“哈哈,楚函你来…晚了,我喝了咖啡,丽姿犯了蓄意谋杀罪,你保不了她的。”

    “是吗?”楚函眼里泛出两团黑雾,嘴角嗜血的勾起,他道,“咖啡里的药被我换了,不足以致死。”

    “什么?”路震天和丽姿同时惊呼出声。

    丽姿倒吸冷气,作为对她出声的惩罚,男人扣在她腰肢上的大掌直接掐了一把她腰间的软肉,他毫不留情,她痛出了眼泪。

    “你…你什么意思?”路震天瞪着眼珠问。

    “我的意思是你的命保住了,但我换的药会让你肠穿肚烂,疼痛而死!”男人薄凉的唇瓣启动着,放出的话语如他桀骜凛冽的眉梢,残忍无情。

    “好,成王败寇…”路震天惨淡的扯动着嘴角,他盯着楚函,“哼,我死了,你也不会好过,视频被曝光了,你老婆和…”

    “非常抱歉,外面风平浪静。你的手下早被我制服,u盘被我悉数撕毁…”楚函打断他,在路震天刹那惊变的表情中继续说道,“你以为你派人到墨西哥我会不知道,你这些日子的动静我了如指掌,我之所以没行动那是因为我想看看你的目的,我想看看你对我那些年的提携值不值得换回你一命。”

    “但是很显然,你和你女儿路灿雪一样冥顽不灵!”

    路震天因为强烈的愤恨,痛到发紫的嘴唇不停哆嗦着,“楚函,算你狠…”

    “谢谢夸奖。”楚函含着轻笑回应,然后对保镖做了一个手势,保镖将满目绝望的路震天拖了出去。

    路震天走了,耳边清净了,但是丽姿的思绪在狂轰乱炸着,他…他几分意思?

    他很早就知道了路震天的企图,路震天威胁她,他也看在眼里,但这两天他不动声色的和她如常欢ai…

    他说他在观望着路震天,其实他也在观望她,他在试探她的态度…

    “楚函,你听我解释…”丽姿侧过身,攥着他的衣袖。

    “你想解释什么?”楚函抬高手臂,将衣袖从她手心里一点点的攥回来,他眸里是冷漠的讥诮,“丽姿,我就问你一句,今天来这里,你是不是想跟路震天一起死?”

    “我,我…”丽姿无法辩驳,她承认,“是的,但是…”

    “够了!”楚函两只大掌捏上她羸弱的香肩,他情绪激烈的摇晃着她,“丽姿,是不是如果我提前不知晓此事,或者我晚来了一步,你就会在我的生命里消失?”

    “谁允许你这样对我的?我对你不好吗,我爱你爱到失去了自我你还嫌不够吗?丽姿,你的心好狠!”

    “不不…”丽姿的眼泪倾巢而出,她捧住他的脸腮,极力解释,“楚函,我爱你,我也舍不得…可是,可是我宁愿死也不要你再蒙羞…我…”

    “呵…”楚函嘲讽的轻笑一声,“丽姿,我爱你,那是宁愿两个人再一起腐烂也不愿割血弃肉的分离,而你爱我,你可以轻易的用不会离开我的承诺来搪塞我,然后转身抛下我。”

    “你以为你这是在成全,你奢望着你今日的成全可以让我铭记和缅怀一生。你对我毫无信任感,你怕我看了视频终有一天会对你心生厌弃,所以你宁愿在我们最美好的时光里斩断情丝。”

    “丽姿,你怎么可以这么冷血和自私?是不是我最近太宠你,宠你宠到你可以肆意拿起我对你爱当做利刃,向我心尖刺一刀?”

    得知路震天拿视频u盘威胁丽姿后,他就起了试探之心。

    他知道如今的她眷恋爱慕着他,她不舍与他分离。但是他过去对她的种种伤害和她曾经的逃离让他患得患失,惶恐不安,他没有安全感,他迫切需要她一个态度。

    两日前他在她工作室外不是等了一个小时,而是整整一天,他抽烟,不是心痛楚氏,而是紧张她的决定。

    她不肯将路震天的事情告诉他,他循循善诱,他说她忙了一天,他和她缠-绵的时候他向她炙热表白,今晨起床他让她叫他“老公”…

    可是他们之间再多的甜蜜也挽回不了她绝然的身姿,她究竟有没有替他想过,她死了,他该怎么活?

    他在她心里究竟算什么?

    “楚函,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原谅我好不好?以后我会补偿你的,会对你好…”丽姿哽咽着声去吻他的薄唇,男人眸里的心痛让她心如刀绞。

    他所说的她都辩驳不了,她的确是怕了,从墨西哥回来她一直开口不提那些耻辱的过往,但是天知道她心里有了多大的梗,有了多少自卑感。

    那日温泉他说他将他的爱情都给了她,原本她可以说她将她这一生化成了无数动人的旋律只唱给他来听。

    但是她残缺,不圆满了。

    楚函一点都受不了她此刻的亲昵,女人伤心的啜泣,晶莹的泪珠,每下每颗都敲打着他的心房。

    她的唇水润嫩滑,唇齿里的香软压迫着他的脑神经,他用了很大劲来克制住此刻扑倒她,扒开她的底裤打她小pp,然后翻转过身洞穿她窒息般紧致的疯狂念头。

    在此刻,他依旧怕他的凌乱和失控弄伤了她。

    楚函用力推开丽姿,“抱歉之类的话谁都会说,但我的心被你伤害了,如何弥补才能好?我不会原谅你的。”

    她不值得轻易原谅,她总要接受教训才能知道他的好。

    楚函转身离开了,丽姿慢慢滑坐在椅上,她用小手捂住脸,放声痛哭。

    ……

    乐达默默将掌上电脑里的u盘取出来,小心存放着,楚函有交代将u盘放置在他车上,他要看。

    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的。

    清理了现场,小女人停止了哭泣,不断抽动着羸弱的小肩膀,那蜷缩一团的凄楚模样我见犹怜。

    乐达再次叹息一声,楚函碍于面子,总是将话说一半,他最后那句话想表达的意思分明是——我的心被你伤了,你需要想方设法的弥补才能好,偏偏这个小女人脑笨,理解不了。

    “咳…”乐达轻咳着嗓音缓解尴尬,他知道总裁素来不喜丽姿接触男人,但他们的情况令人捉急,所以他只好硬着头皮,冒着风险善意提醒着,“夫人,你为什么还不去追总裁?”

    追他吗?

    丽姿摇头,“他不肯原谅我,他…他不要我了…”

    乐达咂嘴,他很难理解楚函那句“太宠你了”是什么概念,楚函狠话没放两句,真不知道她哪里理解的“他不要她了”。

    “夫人,若是总裁真的不要你了,他就不会亲自来处理路震天了。退一步讲,若是总裁真的不要你了,你也不打算要他了吗?”

    乐达这话令丽姿一震,是啊,她刚刚是什么逻辑,就算他不要她了,她也是要他的,她还是他的妻子。

    “夫人,恕我直言,这就是你和总裁的相处方式了。自从半年前你回国或者更早,从4年前你去了墨西哥后,总裁就跟着你满世界的跑。”

    “总裁一直在求你,求你跟南宫剑熙分开,求你跟他去北京,求你跟他结婚,哪怕发生了那件事,他保护你的同时也在小心翼翼的试探你可接受的范围。”

    “夫人,不可否认,你和总裁在一起的时候总是在受伤,但是没有总裁,你们就走不到今天。其实长久以来,愿意卑微虔诚去爱的,一直是总裁。”

    “夫人,一个男人送给一个女人最珍贵的礼物并不是爱意,而是哪怕他历经风-月情场,玩弄权术数十载,依旧为你保留了一颗纯净易碎的孩提心,而总裁将这满满的一颗心奉送给了你。”

    “夫人,请善待总裁吧,6年前他为天下女人博爱着,而自从某月某日遇到了你,他就双手合十祈祷你的深爱。”

    乐达这番话真的是肺腑之言,丽姿停止了啜泣,心里动容不已。

    旁观者清,这些年她受到的伤害让她在他面前孤傲而冷清,她对他一直是——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而就是她这种态度让楚函惶恐不安,逼他去试探。

    他曾说她心痛时,他未尝好过一分,他曾说他爱她比她所能想象的更早…曾经她求他一个坚定而虔诚的态度,而他对她,亦如是。

    说白了今日他感到伤心难过愤怒的,也就源于一个词——失望!

    他失望她依旧不懂他,不懂他的爱,不懂如何回应他的爱。

    丽姿又哭又笑,她用小手抹了把泪,抬起眸嘴角已是云销雨霁的璀璨弧度,她问,“楚函现在在哪?”

    乐达对小女人的开窍欣慰不已,他耸肩,“不确定…不过总裁订了两张电影票说带你看电影,或许他一个人去了那。”

    “他那么生气,还会去电影院吗?”

    “为什么不呢?正在闹情绪的男人口是心非的说他不会原谅,但他又胆小的怕你不去找或是找不到。夫人,你还在犹豫什么呢,那个男人已经等你等到焦躁。”

    于是丽姿起身,她抬脚往门边跑去,她回眸对着乐达轻声说道,“谢谢你。”

    谢谢他的提醒让她勇敢去追,外面骄阳高照,而她此生注定不再辜负,不再蹉跎和失去。

    ……

    到了电影院,楚函果然站在电影院门边。

    他今日真的打算带她来看电影,韩版淡黄色的风衣,腰间束着简练的腰带,风衣里面透着淡紫v领的毛线衫,黑色胯间的围脖,休闲而亮眼。

    明明30岁的男人了,但这一身服装配着浅蓝的牛仔裤硬是跻身小鲜肉的行列,他倚在墙壁抽烟,引得过路女孩纷纷侧目。

    只是他此刻很焦躁,脚下落了一堆烟蒂,狭眸冷若冰霜,他一只手落在牛仔裤里隐隐翻动着,丽姿知道他掌心握着手机。

    丽姿从他侧后方轻脚走近,她一手亲昵的挽住他的胳臂,一手去抢他指尖燃烧了半截的香烟,她嗔道,“楚函,你胃才好了点,不许抽烟。”

    男人一瞬僵硬,看着小女人垂眸掐灭了烟,他直接“哼”了一声后甩袖就往电影院里走去。

    丽姿看着他的背影捂嘴偷笑,这男人装跩也要装的像点嘛,等她等了急了,他想找她电话。她出现了又怕她不跟着,抬脚就往电影院里跑。

    丽姿追上前,“楚函,不是要看电影吗?你买了哪部电影的票?”

    楚函沉默着,冷着脸不肯开口。

    丽姿拽着他的胳膊停下,身侧橱窗里展览着今日播放电影的宣传图,大约十几部,丽姿扫了眼,最后指着一部商业谍战片问男人,“楚函,你是带我看这部吗?”

    ps:6000字更新完毕!

    谢谢13978026923,奇光异彩nsc33,15285246100,uiy5405,13978026923,1365493185,孙海云,

    334851418,8787693,15896963,qianqiangi,15599485986,焦小沫,89722867妹纸们的打赏,三鞠躬,谢谢思密达。

    我真汗了,感谢词写到今日还没完结,明日继续写,一写多后台就说我打广告,给我屏蔽,我哭晕。

    最后那啥,我没有存稿,说的话转念成空,u盘或许明日放,这里需要甜蜜一把,因为甜蜜后就是命劫,命劫后真的要大结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