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38章 吾爱倾城(76)

    昨晚她被折腾到昏迷,迷迷糊糊记得男人索取了好多次,然后带她去沐浴间冲洗。

    双腿间撕裂的疼痛有所缓解,他应该给她上了药,但是…他究竟是有多生龙活虎,那些次后不够,还填塞在她体内。

    丽姿一动,楚函就醒了。

    一条手臂撑在床上,一只大掌穿梭进她的秀发里,带着惺忪睡意的男人褪去了平日里的嚣张跋扈,纯净而俊逸。

    他妖冶的狭眸染着缱绻的爱意,亲昵的吻着她的额头,“老婆,你醒了?”

    “恩…”丽姿羞涩的点头,她抬手去推他赤果的胸膛,语音甜松,“楚函,好了没?能不能…出来?”

    楚函没答,他伸手端起床柜上的瓷碗,喝了一口药然后俯身慢慢哺喂进她的嘴里。

    中药带着苦涩的味道,还有余温,丽姿拧着秀眉不肯喝,但他用长舌撬开她的齿关,将小半碗药全部喂进去。

    这是避-孕的药,两人欢ai后他总是逼她喝。

    她迫切想要孩子,但是他带她去检查身体,医生说她身子弱,还需要调养,她只能听医生的。

    将瓷碗重新搁在床柜上,他贪恋着她柔软的蜜腹不肯走,丽姿索性攀上他的肩膀,任他用清洌的男人阳刚卷走她嘴里最后一点苦涩。

    清晨的时光温暖,舒适,最适合亲吻,痴缠。

    丽姿却想起另一件事,她猛地推开楚函,惊慌质问,“楚函,中药是热的,谁熬的?”

    楚函态度慵懒随意,他垂眸啃允着她的香肩,并向两座玉峰里进发,他含糊答,“家里保姆熬的。”

    “你!”丽姿顾不得身上的疼,伸出小腿踢打他,“你混蛋!你埋我身体里不肯出来,保姆进来看见…我们这副模样…你丢人,你不知羞…”

    楚函直起身,将她两条小腿折叠在胸前,腹下开始抽song,他污邪笑着,“老婆,保姆昨晚就在。你昨晚叫的有多欢,保姆听的一清二楚,看见我们这样算什么?”

    “楚函!”她想嗔怒,但被他折腾出的声音嘶哑含媚,他还不满足,揉躏着她已经发疼的丰-盈。

    丽姿只好抱住他的脑袋,任他施为,她咬他耳涡,“楚函,你怎么这么坏!”

    “我坏什么了,我做我老婆谁能管得着?就算我将你做死,法律也不能判我有罪。”

    “强词夺理!”丽姿锤他。

    但心房终究泡进了蜜罐里,是啊,她是他的妻,他们做什么都是理所应当,曾几何时,她就在盼望这种光明正大的幸福。

    丽姿被他轻柔却缠-绵的动作捣nong到不行,两只小手抓住凌乱不堪的被单,她问他,“楚函,你想什么时候停?”

    她固然喜欢他的身体,爱着他的占有,但是他太多,她承受不住。

    男人答,“一个月后。”

    ……

    丽姿不知道自己昏昏沉沉了多久,再睁开眼时她已经不确定今夕何年。

    身后的男人也是累极,扣着她的纤腰安然的睡着,他难得有一天不是霸占着她的姿态。丽姿起身,轻手轻脚的走出去。

    打开别墅门,外面很冷,刺骨的寒风刮在面上刀般疼,但空气新鲜。

    丽姿就套了一件楚函的宽松白线衫,线衫盖过她的膝盖,她裸露冷空气中的玉腿青紫痕迹交错。

    她脚下穿着粉色的拖鞋,纤细的脚踝,精致的巴掌小脸,蓬松的碎发,女人美的纤尘而灵动。

    此刻的丽姿对冷的概念很淡薄,那个如禽-兽般的男人真困了她一个月,被碾压过的身子有些麻木,她需要缓缓适应外面的世界。

    走了几步,有一片冰冷却轻盈的东西飘落到脸颊上,丽姿一看,下雪了。

    像蒲公英一般的雪花在空中飞舞着,如那翩翩起舞的玉蝴蝶,丽姿双脚踩进了棉花团了,心房一点点渗透出对这世界博爱的欢喜。

    她摊开手心,为自己留下一把今年如梭的光阴。

    正欢喜着,“丽姿…”男人暴戾而急躁的低吼刺穿耳膜,别墅大门被“轰”一声撞开,楚函赤脚追了出来。

    看见他寻找的可人儿正安静的站在眼前,楚函心头的大石落下,他箭步过去,拽着她的纤臂将她扯入怀里。

    男人的怀抱温暖,宽厚,丽姿埋在她所熟悉眷恋的港湾里,就听楚函压低着声说道,“丽姿,不要再离开我!”

    那日他捏着她的肩膀所有控诉,电影院里他所有的坏脾气,他困她一个月的惩罚,其实都能归结成这句话——不许再离开!

    丽姿紧紧环住他的腰身,含笑点头,“好。”

    从此就算是死,也不能将他们分离。

    得到她的承诺,楚函松开她,他揽着她的香肩往别墅里走去,“丽姿,你脑袋秀逗了吗?下雪天,你不穿裤子就跑出来。”

    丽姿垂眸看着他的赤脚,脑袋秀逗的也不知道是谁?!

    走了两步,楚函将她打横抱起,他带她回到别墅,语气已是宠溺,“老婆,身上疼不疼?”

    丽姿勾着唇瓣,水眸盈亮,“不疼。楚函,我们要不要再来一个月?”

    她眸里的狡黠是在质疑他的能力!楚函却逞强不起来了,谁吃得消这一个月日复一日的频繁欢ai?

    他需要好好补补了。

    楚函蹭着她秀琼的鼻翼,贴上她香软的唇瓣,他愉悦的低咒着,“小妖精,早晚被你榨干。”

    丽姿也不反驳,和他嬉笑着回了房间。

    ……

    楚函却没有将她抱进房间,他带她进了书房。

    他坐办公椅上,将丽姿扣在怀里,他打开电脑,在丽姿的注视中,将那张路震天手里的视频u盘缓缓插入电脑。

    “楚函…”丽姿脸色煞白,她按着他的大掌,阻止道,“不许看!”

    她不要看,更不许他看。

    楚函将她的小手裹入掌心,他诱宠着,“老婆乖,该面对的总是要面对。那日的情景你昏迷了,我没有看到,现在我们一起看了,一起驱散这场梦靥,然后翻过这一页。”

    “不要,楚函我…”

    “老婆,告诉你一个好消息,医生说你调理的不错,满了半年就可以再受孕了。再过一个月,我们要个孩子。”

    丽姿一凛,苍白寒冷的面色迅速回春,她攥着他的衣领,惊喜的问,“真的吗?我们可以…要宝宝了?”

    “恩,”楚函舔吻着她的脸蛋,柔声道,“老婆,你都是要做妈妈的人了,所以要坚强,跨过这道门槛我们就幸福了。”

    一个人受伤了就需要治疗,没有哪个遮遮掩掩,捂住伤口的人可以痊愈。正视自己的伤口,检查腐烂在了什么地方,这才是人生真正的战斗士。

    丽姿犹豫了,不得不说楚函说的条件太诱人,只要痛上15分钟,她就可以幸福一生了。

    在他坚定绚烂的眸光里,丽姿缓缓点头。

    ……

    所有的画面都倒退到了一个多月前,那场发生在墨西哥车里的意外。

    女人在他怀里剧烈颤抖着,她努力瑟缩起自己,像受了重伤,频临绝望的小兽。伴随着画面里她“啊”的一声尖叫,晕倒,她已经侧过脸,深深埋进了楚函的怀抱。

    她不敢看。

    楚函按住她的头,没有强迫她,当看着南宫剑熙分开她的腿向里推,半是疯狂的说“我进去了…”时,他额头的青筋狰狞的蹦跳着。

    将女人紧搂怀里,他以为下一刻看到的将是南宫剑熙做原始律动的模样,但是南宫剑熙募然停住了,这就像是嗜血的猛兽被按了暂停键,画面十分违和。

    南宫剑熙见丽姿昏迷,魔怔的神智有了几分清醒,他痛苦的摇着头,俯下身轻拍着她的小脸蛋,“悠棠,悠棠…”

    南宫剑熙的声音嘶哑含糊,但里面关切和疼惜的意味任谁都听得分明。

    楚函彻底震住了,就连他怀里的丽姿听到这两声,也缓缓转过头看视频画面。

    拍不醒丽姿,南宫剑熙扫了眼她白皙的身子,迅速连滚带爬的从她身上下来,被黑色大衣掩盖住的某处终于被清晰的暴露出来,他抵着她,但从未进去过半分…

    南宫剑熙的模样很混乱,他坐在车子角落,双手去撕扯头发,他痛苦的呢喃着,“为什么会这样?”

    但他敌不过药性,双目猩红的向昏迷的她看去,最后他咬牙起身,踉跄的走到驾驶座,不知从哪翻出一把利刃,他狠狠扎向自己腹部…

    将刀丢在驾驶座位上,南宫剑熙撕裂着座椅上的碎步,双手颤抖的给自己包扎…

    可以看出当时的南宫剑熙真痛苦到了极致,平日的温和荡然无存,全身血液逆流,面色涨红,口里发出着野兽的喘息。

    包扎好自己,南宫剑熙回到丽姿身边,他想脱下身上大衣包裹住她的身子,但新一轮的药性上前,他两眼一闭就栽倒到丽姿身上。

    触碰到那具馨香柔软的小身体,南宫剑熙真的失控了,他趴她身上吻遍她全身,手下快速运动着给自己纾解和发-泄。

    短短15分钟,他泄了两次。

    ……

    关了视频,楚函紧紧拥着丽姿,两人同时不语。

    没想到这才是真相,他们一直误会了…

    能在那样猛烈的药性攻击下,被她昏迷的一个举动所惊醒,南宫剑熙对丽姿是真爱了。

    后来第二轮药性上来,他吻着她的身子却没有突破那道防线,楚函不知道南宫剑熙当时怎么想,他那时应该没有理智了,或许是因为自从接受的良好教养,或许是因为…他对她的怜惜镌入骨髓,他能在潜意识里不占有她。

    面对着自己喜爱的女人,南宫剑熙能如此,楚函不得不承认,他乃真君子也!

    楚函垂眸,扣正女人巴掌大的小脸蛋,女人眸里流淌着清澈的泉溪,迸发着生命的鲜活,感恩,和欢喜。

    “老婆,我还是你唯一的男人!”男人口气里是满足,是舒心的喟叹。

    丽姿勾住他的脖子,主动贴上他的薄唇,“是,一辈子!”

    他会是她这一辈子唯一的男人!

    楚函俊美的五官泛出柔柔的涟漪,这些年,他第一次感觉到了——拥有。

    “老婆,那…南宫剑熙…”

    “嘘,别说!”丽姿用素白的指尖挡住他即将开口的话,她道,“过去的人,过去的事,随他去!”

    于是楚函面上的笑容逐渐盛放,他闭上黑钻石般璀璨的狭眸,含笑吻住了她的粉唇。

    不管他想说什么,致歉的,致谢的…都让他随风去。感动的会被铭记,伤害的就埋葬在逝去的时光里,此刻,幸福就好。

    ……

    两人在别墅里又缠-绵了足足一个星期,楚函卸去了楚氏总裁的职位,一身轻松,两人闲暇之余就在别墅外推雪人。

    红辣椒做鼻子,塑料盆做帽子…服装设计出身的丽姿能推出可爱的金猪,hello kitty,雪人新娘…一个个杰作欢快逼真,令人叹为观止。

    直到雪人一排排的成了别墅的门卫,这日楚函带丽姿出席party。

    今日是盛鼎ceo,也就是楚氏现任总裁安军的宝贝女儿安又灵20岁的生日。

    到了party,楚函为丽姿脱下保暖的斗篷大衣,露出她娇美的身姿。

    丽姿穿了一身浅粉的连衣裙,衣裙外面是一层手工网纱,网纱上镶嵌着精致的珠片刺绣,束腰的丝带,层层蕾-丝的优雅大摆…

    她的秀发更长了些,今日编了漂亮的鱼骨辫垂在一侧肩头,发顶圈着一个简单素雅的浅粉发箍。

    精致俏丽的容颜搭配着这身低调奢华的连衣裙,让她时刻弥漫出柔美的气息。

    这些日子男人强势的宠爱滋润了她粉嫩的双腮,清冷的眉宇无意散发着成熟少-妇的妩-媚风韵,丽姿一出现就吸引了全场的目光。

    “楚太太…楚太太…”男人霸道扣着她的纤腰带她遛了一圈宴会场,看着她的人纷纷点头哈腰,人们眼里曾经的轻蔑与讥诮早换成了惊艳,羡慕与恭敬。

    这些日子男人不单是在她身上折腾,他在外面依旧“兴风作浪”。

    南宫剑熙一个月前昏倒在酒店门口,后被不知名的“白衣天使”所救,但南宫剑熙因伤口感染在重症监护室里住了整整半个月,这事被大肆渲染的曝光。

    继che震门后南宫剑熙的一举一动为外界瞩目,他腹间所受的伤引起人们猜测,有说他负罪自杀,有说che震门另有玄机…

    在此类消息如尘烟直上时,媒体又趴出一幅惊天照片,南宫剑熙养伤期间,楚函携她入院探望。

    丽姿不知道这世间何时有了第二个她还是身侧这男人太…无赖,他用着完美到无懈可击的ps照片愚弄了所有人,再次导演了一出好戏。

    是啊,男人遭遇出-轨或许会原谅妻子,但必然不会那“奸夫”不共戴天,楚函那么小的度量焉能容忍探望南宫剑熙?

    所以che震门背后的真相被挖掘出。

    看,这男人不需要向世人证明或澄清,但已经将南宫剑熙刺伤腹部捍卫她清白的真相公布天下…

    这下,南宫剑熙获得了好名声,南宫家族第一时间发电声明,声明中如泣如诉的娓娓道出他这些年对丽姿无微不至的关怀与疼爱,此情等于…兄妹。

    南宫剑熙的美声广飘四海时,楚函和她获得了真正的…宁静。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处美丽的江南水乡,每个男人对女人最真诚的爱意就是将她珍藏,我们从城市闪烁的霓虹灯里走过,燃烧了岁月的轻狂。

    但爱过,痛过后,在寂静的流年里人淡如香,在苍茫的浮尘中素心如兰。宁静致远,方不负了他给予的倾城时光。

    ……

    两人站定在餐桌美食前,楚函动手挑了一块奶酪蛋糕递到丽姿嘴边,他哄着,“老婆,吃这个。”

    丽姿摇头,“不要,我不喜欢吃。”

    “老婆,乖,生女儿要多吃酸性食物,为了宝宝,你先忍着。”

    丽姿没办法,只好张嘴吃下。

    一个星期前两人就开始做受孕准备,他不许她做这个,不许她吃那个,十足的男人婆,她知道他是怕她一不小心生了儿子。

    其实他不必担心,她能确定她会怀女儿,这是做母亲的直觉。

    丽姿觉得口渴,她伸手指着一杯红酒,“楚函,我想喝红酒。”男人轻蹙了眉,她迅速拽着他的胳膊撒娇,“喝红酒会生女儿的。”

    这招果然管用,楚函舒展了眉头,端来红酒杯。

    丽姿伸出小手去接红酒杯,但楚函没有给她的准备,他自顾自的抿了一小口。

    丽姿鼓着双腮,气愤的跺脚,“楚函!”

    被点名的楚函魅惑扬着嘴角,挑着剑眉,他伸出长臂揽住她的香肩,将她扣怀里,他覆在她耳边道,“红酒是凉的,我喝一口含嘴里温热了,再喂给你,恩?”

    这是party,过往全是人,他也好意思这样说!“流氓!”丽姿用胳膊肘推他精健的腰腹,想挣脱他的怀抱。

    楚函却扣住她不撒手,他还当真喝了口红酒来追逐她的红唇。

    丽姿躲闪着他,碍于别人在场,她不敢闹多大动静,但这窸窣的欢笑反而滋长了些情-趣,听从了医生一个月行-房一次更容易得孩子的建议,他已经足足7天没碰到她,看着她面红耳赤的娇羞模样,他滚着喉结。

    丽姿怎么会不知他身体的变化,她想逃脱,但男人一声隐含哀求的“老婆”让她筋骨酥软,人已经化作一滩春水瘫软在他怀里。

    楚函不敢放肆,他是嫉妒心和占有心都很强烈的男人,自然不愿意别人看见他们夫妻亲密的事。

    揽住她,他轻-佻的嗅了一口她秀发的香气,一掌捏过她柔嫩的小手后就向她饱-满的白兔爬去。

    “老婆,以后不许穿这么美!”她天生有她的穿衣品味,精准独到,随意的饰品搭配也能画龙点睛,倩丽夺目。

    这种随时被窥视到的“偷-情”滋味让丽姿娇喘,她糯着声嗔道,“把别人看不见都给你看了,你还不知足!”

    没人知道他在chuang上多喜欢摆弄她,各种羞-人的姿势。

    楚函实在受不了她的调-情,这里不利于他发挥,他扣着她的纤腰想将她带入偏僻的角落,但是“楚少,楚太太…”

    安军向这里走来,跟他们打招呼。

    楚函是善于伪装的人,丽姿波澜不惊,激情被打断,两人没有半分局促和尴尬,楚函携着丽姿的腰转身,礼貌颔首,“安总裁…”

    于是楚函和安军聊了些工作上的事,丽姿相陪。

    正谈笑着,“爸…”今晚的主角安又灵跑了过来。

    20岁是多么美好的年纪,眼前这个一身白裙,眉开眼笑的纯真女孩是多么的肆意,欢畅!

    没有蛋糕式的奢华裙摆,安又灵穿着灵动的白纱裙,蕾-丝袖口绣着一朵朵粉色的玫瑰,精致洁丽。

    女孩一张漂亮的脸蛋水嫩的几乎可以掐出水来,一双清纯水汪的大眼天真无辜,没有富家女的娇气,她每个笑靥都昭示着青春无比澎湃的活力。

    这是个很欢喜,很讨喜的女孩。

    安军一看见安又灵,疼惜的面色就成了一位慈父,不过他刻意板着脸,开口训斥道,“灵灵,慢点跑,你看你这样毛躁怎么有大家闺秀的模样?宾客还没到齐,你怎么就出场了?你没看见那个公主椅吗,你是要坐着公主椅从半空降落人间的,你…”

    “爸,”安又灵打断安军的话,她攀着父亲的手臂,眨眼卖萌,“爸,我本来就不是公主,装那玩意做什劳子?还有我不要做大家闺秀,我要做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

    安军一听这话,迅速黑脸,“你敢去做护士试试,我打断你的腿!”

    “安总裁,令嫒想做护士是好事,你怎么?”看着这对父女的模样,楚函失笑,他开口问。

    “楚少,你有所不知,”安军解释,“我这女儿自从就怕疼,蚂蚁咬的丁点疼她都可以哭上半天,呵,她去做护士,害人害己!”

    “爸,谁说的?”安又灵抿着娇美的唇瓣懊恼的反驳,“蚂蚁咬我,我不是疼哭的,是吓哭的。还有我没有害人,一个月前我还救了一个身命垂危的病人。”

    ps:6000字更新完毕!

    好啦,真相被放出,看南宫被冤了……

    咳,大家应该知道南宫的真命天女是谁了吧,热血逗比(这是lin1妹纸的定位,非常准确)的富家千金+白衣天使,希望大家喜欢。

    另外,3月8号,祝大家女生节快乐……

    三儿想高唱一首歌,我是女生,快乐的小女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