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39章 吾爱倾城(77)

    “爸,谁说的?”安又灵抿着娇美的唇瓣懊恼的反驳,“蚂蚁咬我,我不是疼哭的,是吓哭的。还有我没有害人,一个月前我还拯救了一个身命垂危的病人。”

    “你吹牛吧你!”安军不信。

    “哼!”安又灵也不稀罕他的相信,她骄傲的抬起自己的小脑袋,暗下决定——早晚有一天我要将人生里第一个病人带给你瞧瞧。

    安军对这个宝贝女儿无奈又爱怜的摇头,安又灵看着丽姿却像发现了新大陆,她跑到丽姿身边亲昵的挽起她的手臂,惊喜又不确定的叫着,“丽姿姐姐?”

    丽姿表示和她不熟,但这个漂亮且纯真的小女孩让人疏离不起来,她开口,“你认识我?”

    安军也很好奇。

    只听自家女儿童言无忌的说道,“全市还有不认识丽姿姐姐的吗?丽姿姐姐可是我们心目中仰慕的女神,我们都想向你讨教驭男术。”

    “咳…”什么乱七八糟的,安军偷瞄了眼楚函的面色,男人的眉宇温暖而从容,并没有表现出不悦。

    于是安军挥手打断安又灵,“灵灵,别烦楚太太,自己一边凉快去。”

    接受到父亲的意思,安又灵俏皮的吐了吐舌头,丽姿想解围,但这时会场大门被拉开,有一道熟悉的身影走了进来。

    有人尊称他,“南宫总裁…”

    这是一个多月后的再次重逢,即使知道他并没有真正碰过她,但很多人走过了千山万水再难回头。

    此刻的丽姿无法做到心无成见,感觉到她一瞬间的僵硬,楚函揽上她的香肩将她拥入怀里,他在耳边轻声说着,“老婆,很多媒体在,表现自然点,我们去打个招呼。”

    丽姿的眼眸和门边的南宫剑熙撞到了一起,他清瘦了许多,但英俊的面容,一身黑色大衣,儒睿温和的风采依旧。

    他的眸光些许黯淡,看着她,他有愧疚与心疼,但更多的,是她一样的浮世沧桑…

    南宫剑熙礼貌应酬了那些恭维的人群,然后抬脚向这边走来。

    丽姿被楚函带上前,这对在长达一个月里占尽各大娱乐头条的风云人物,今日在全市的豪门名媛与媒体闪光灯里再次相聚。

    丽姿清淡的勾着唇角,她努力让自己平和,自然,和南宫剑熙距离越来越近,三人终于站在了一起。

    丽姿喉咙发涩,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她将聊天的任务交给了两个男人。但半响后竟是沉默,大家相顾无言。

    气氛微妙而尴尬,围观的人群和被邀请的媒体还在屏息期待,正不知如何是好,一道娇脆的声音横插了进来,“咦,原来你也在这里!”

    安又灵提着裙摆奔跑了过来。

    南宫剑熙结束和楚函的对视,抬眸看安又灵,这张清纯漂亮的面孔万里挑一,他也有印象。他冷哼一声,回道,“原来是你!”

    南宫剑熙光临,安军连忙来迎接,“南宫总裁…”

    “爸,今日真巧,我来给你正式介绍,”安又灵和南宫剑熙比肩站着,她明眸皓齿的笑着,挺着小胸脯,小脸上焕发着阳光般朝气,“爸,这就是我拯救的第一个病人。”

    安军差点被呛,自家女儿救了南宫剑熙?他难以相信。

    安军和善的微笑,他对着南宫剑熙说道,“南宫总裁,我家灵灵爱开玩笑…”

    “不,我在酒店门口晕倒,的确是令嫒救了我。”南宫剑熙确定。

    “什么?这…”安军语结。

    安又灵豪手一挥,“爸,我都说了这是我病人,网上那个神秘的白衣天使就是我!那个…南宫总裁,你也别道谢了,救死扶伤是我的责任,我向来是默默行善…”

    “呵,”南宫剑熙扯着嘴角,他斜眯了安又灵一眼,转头对安军道,“令嫒的确是想救我,但是…我本来10公分的腹伤硬是被她雪上加霜的增到12公分,我也不知道当时她的手有多脏,她碰到我后我就伤口感染住进了重症监护室,害我荒废了一个月。”

    安军听的目瞪口呆,这是说的他…女儿吗?

    安又灵听到这话,刚刚顾盼神飞的神采迅速萎靡了下去,她如歇了菜的小花般耷拉着小脑袋。

    她还不服,躲着脚,试图用水汪的眼眸在南宫剑熙面上射出两窟窿。

    “安又灵,那是你做的好事吗?”南宫剑熙将话说到这份上,安军也不能包庇袒护,他出声训斥,“你怎么老成事不足败事有余,你说说看,你手怎么脏了?”

    安军愤怒的模样令安又灵害怕的缩着肩膀,她结结巴巴的回答,“我…我…我刚吃了烤红薯,满手…黑灰…”

    “你!”安军气的指尖发抖,差点吐血。

    “噗…”此时一道甜糯的笑声传来,原来丽姿被逗乐了。

    南宫剑熙向笑意盈盈的丽姿看去,她垂着眸,素白的小手轻捂嘴角,模样矜持婉约。

    南宫剑熙一时发怔,相识这些年,他竟然从没见过她如此羞怯动人的模样。

    “咳…”楚函轻咳一声提醒着某人,话语却是对安军说的,“安总裁,令嫒也是好心,南宫总裁并没有怪罪,相识便是缘,大家朋友一场。南宫总裁,你说呢?”

    南宫剑熙点头,“楚少说的对…”说着他看着丽姿,女人也抬了眸,瞳仁清澈透亮,他疏离的微笑,“楚太太,你好…”

    一句“楚太太”包含了多少辛酸情动,这恐怕只有南宫剑熙知道。

    丽姿颔首,“南宫总裁,你好…”

    三人算是打了招呼,虽然不如传闻中的亲密,但场面上已经过得去。况且有安军活络着场子,大家站起一起谈笑风生,外界看起来极其融洽。

    ……

    party正式开始了,进行到一半时,楚函搂着丽姿撩波着她腮边散落的秀发,他问她,“老婆,感觉如何?”

    丽姿知道他指的是南宫剑熙,她如实的回答,“很伤感。”

    听到这答案,楚函眸里涌上精光,他眯眼,半是威胁道,“丽姿,你再说一遍?”

    丽姿伸手揪住他耳朵,拉低他的身姿,她覆在他耳边果然很大胆的重复了一遍,“楚函,我说我很伤感,你耳朵聋了!”

    男人呼吸一沉,站直身,他狂野的斜睨她,“老婆,你皮痒了?”说着他瞄了眼她玲珑的身段,邪惑道,“先让你乐呵几天。”

    等孩子出来,他可要好好收拾她,她已经开始挑战他这个一家之主的权威,如果他再不收拾她,那他将一点地位都没有。

    被他暗地调-戏一把,丽姿决定不理他。

    此时宴会场里响起悠扬的钢琴声,这乐声穿透喧嚣十分悦耳,丽姿顺眼看,一架白色钢琴那坐着一位钢琴师在弹奏着。

    “老婆,你眼睛往哪看呢?”对于她瞧别的男人,某人当即不满的嚷嚷。

    “别吵,我在听别人弹钢琴!”丽姿回他。

    楚函恨的咬牙,他看了看那钢琴师,势要将她的目光抢夺回来,于是他抬脚向白色钢琴那走去。

    看着楚函出现在视线里,丽姿以为他会踢开那钢琴师,但是出乎她意料的,他竟然颇为亲切的和钢琴师说了两句话,于是钢琴师走开,他坐下。

    丽姿没想过楚函会弹钢琴,他那样的男人太强大太坏了,他适合在商场,在床-上翻雨覆雨,但是弹钢琴是王子才会做的事,他这个骑着黑马的混世魔王不适合。

    但楚函弹了,流水般的音符从他的指下泄出,他边谈边唱——

    每一个晚上

    在梦的旷野

    我是骄傲的巨人

    每一个早晨

    在浴室镜子前

    却发现自己活在剃刀边缘

    在钢筋水泥的森林里

    在患得患失的生涯里

    计算着现在和你之间的差距

    我很坏

    可是我很温柔

    外表冷漠

    内心狂热

    那就是我

    我很冷

    可是我有你和一个温暖的窝

    一点感动

    一点欢喜

    填满我的全世界

    每一个早晨

    在都市的边缘

    我是骄傲的假面

    每一个晚上

    在驰骋的战场

    却变成狂热嘶吼的巨男

    在你欢声笑语的吟唱里

    在你深处释放的另一面

    发射出征服和满足的尊严

    我很坏

    可是我很温柔

    白天厮守

    夜晚缠绵

    有时激昂

    有时低首

    非常善于守候

    ……

    此时party里的所有人都将目光聚集到了那男人身上,没人知道楚函指尖下竟能演奏出如此行云流水的曲子,他将一首《我很丑但我很温柔》随意捏来,即兴改创成了他想要的歌,他的嗓音细腻婉转,竟不输任何歌唱巨星…

    他那样的男人不适合安静唱歌,但想想也是应该,5年前他擅于勾-搭女人,这种附庸风雅的调-情他该会。

    但是他没有对任何女人弹奏过,或许那些年他只是用名利去钓女人,而现在,他用是一颗心在哄女人。

    他翻天覆地的“好男人”形象让人们早忘记了他曾经风-花雪-月的事,但听听他的歌词——每一个晚上,在驰骋的战场,却变成狂热嘶吼的巨男…party里的女人红了面,那桀骜猖狂的男人身上还可见曾经的峥嵘风-月…

    但是他终究改变了,就如他边弹边唱时,他的眸光始终看向那一人,那一个明媚轻婉的女人。

    鬓若刀裁,眉如墨画的男人依旧精美到令人发指,他头顶笼罩着一束淡淡的光晕,他整个人沐浴在温暖与缱绻之中,他的眸光炙热而虔诚,姿态闲雅的瞬间焕发着星河的璀璨。

    一个女人究竟可以多么改造男人,丽姿之于楚函,算是极致。

    有细心的人发现他今日一身潇洒白衬衫的衣袖里竟绣着手工暗纹,和女人身上的珠片刺绣如出一辙。

    有易感伤的女孩缓缓留下了泪,真奇怪,明明不是自己的幸福,却为别人的幸福所动容。

    那个男人,那个一身风华的男人,他用30年惊艳了时光,此后,又温柔了岁月!

    ……

    南宫剑熙离丽姿很远,隔着百十人的距离他跟她也算是对面。

    他看着她流泪了,晶莹的泪珠从眉宇滑落,穿梭与她的指尖,最后消失不见…

    他知道她是喜极而泣的,因为她深深凝望着那个弹奏着的男人,嘴角始终恬静的上扬,有一种人不需要表达爱意,已是旖旎。

    心里不痛吗?

    太痛了!

    刚回国那会,他曾经将房间让给楚函,撮合他们破镜重圆,那时他是自愿的。

    他对她索求的从来不多,他默默的给予,她安心的接受,他只需要一个朋友的角色,一个不是爱人的位置。

    父亲将辛苦抚养大的女儿交到另一个男人手里尚且在痛,那个他一见钟情,二见倾心的女人彻底归属另一个男人,他也痛。

    其实他更痛的是,从此以后,他连朋友都不是。

    不能祝福,也一个不舍的眼神也是奢侈,因为连他都觉得自己…猥-琐。

    就算他没碰过她,他依旧不配!

    ……

    一曲终了,无人鼓掌,因为楚函站起身,随手拿了一支插在钢琴上的红色玫瑰箭步而来。

    楚函走到丽姿面前,缓缓单膝跪地。

    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抽吸,连丽姿眸里都有松动,听说男人下跪女人,是对女人最大的纵容。

    这是他的第一个跪地。

    楚函将手里的红色玫瑰递到丽姿面前,他扬着嘴角,款款深情道,“老婆,我们是时候办婚礼了,嫁给我,我爱你。”

    那些感伤落泪的女孩纷纷用手捂住嘴,这完美的一幕太感动了,若不是楚函的威慑力过于强大,恐怕她们会起哄“结婚,结婚…”

    她们相信丽姿一定会点头答应,因为她已经在啜泣着小香肩。

    丽姿吸了下鼻尖,没有收花,她泪眼婆娑的看着男人,轻声开口,“婚礼不要办了,我能给你的都已经给了你…陪你走过这三千繁华太累,我再不喜喧哗…”

    “好…”男人点头答应,“我保证,以后除了我和孩子,你再不会被打扰。”

    丽姿伸手抹着眼泪,看向那朵玫瑰,“这花是假的,我不会收,要想我接受你的爱,拿了真花再来。”

    插在钢琴架上的哪有真花,他拿了假花来糊弄她,忒没诚意。

    男人宠溺的笑,“好,都依你。若是你喜欢,我可以每天拿着红色玫瑰跪求你爱我。”

    丽姿这才满了意,她开口,“楚函,站起来。”

    于是楚函站直了身,他靠近丽姿,将手里的玫瑰插在她编的鱼骨辫上,这下花红,人娇。

    丽姿没发对,男人的手臂扣向她柳腰再度将她扯入怀,满场的观众,他抬眸对安军道,“安总裁,祝令嫒生日快乐,我们先告辞了。”

    安军忙拱手致谢,“谢谢楚少的捧场,楚少慢走。”

    楚函携着丽姿转身,走着那party中央的红地毯,带她款款离开。

    他们紧拥在一起低声浅谈,丽姿道,“楚函,现在没到晚上,不许乱来。一月一次,你要听医生的话。”

    楚函笑,“老婆,你在瞎扯什么?难道本少在你心里只会做那档子事?”

    “要不然呢?”

    “…老婆,医生的意思你没弄明白。一月一次只是存在在射的情况下,待会我只做不射,不许夹紧我。”

    “…”

    ……

    送别了楚丽那一对,party又恢复了应酬聊天的模式,南宫剑熙将目光从大门那收回来,他动身去洗手间。

    他走在回廊里,周遭安静时才发现自己一直攥着拳,松开拳,他的指关节僵硬了,掌心出了层冷汗。

    他不知道该如何抵挡住心里的疼,他整颗心都被刨走了,胸膛空荡荡的,灵魂落寥。

    但他又一点点勾出笑容,心里终究是欣慰的,他痛苦没关系,她幸福就好!

    正想着,身边响起一道娇脆的女声,“喂,病人,你等等我。”

    竟然是那个阴魂不散的女孩!

    南宫剑熙头都没回,加紧脚步向洗手间走去。

    他无力傲慢的态度令安又灵恼火,她追在他身侧,“喂,病人,你这是什么态度?我救了你,你不给我送锦旗就算了,你还恩将仇报。”

    “谁允许你在我爸那里告状的,害的我被我爸骂,你…你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安又灵是真生气了,她从小怕疼,所以立志要做一个救死扶伤的白衣天使,免他人疾苦和病难。

    但是她爸不让她学医,给她安排了国内数一的贵族学校让她学中文专业,花一整天的时间研究古人的遗言,她无聊的都快发霉了,可是她爸说他本就没指望她有大出息,就是把她养养大。

    她是阿猫阿狗吗?

    被歧视了,她受了严重的内伤!

    但是谁也挡不住她朝着梦想前进的脚步,天将降大任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

    就这样,她遇到了南宫剑熙,这是她生命里拯救的第一个病人,她怎能不激动?但是看来这病人很不领情。

    安又灵捏着粉白的小拳头,略显稚嫩的小脸庞因为愤怒而可爱的鼓动着,她想跟南宫剑熙理论,但是他不理她,脚步还飞快,她要小跑才能追上他的步伐。

    “喂,病人,你…”

    在她忍不住开口时,南宫剑熙突然停了下来,她刹车不及直接撞到了他怀里。

    男人胸膛十分宽阔,几乎可以包容下两个娇小的她,他身上还有一股淡雅的香气,像是栀子花香,清贵而温暖。

    这是安又灵第一次和爸爸以外的男人有肢体接触,她粉嫩的鼻翼撞在了他身上,她也没感觉到疼,她愣在当场。

    三秒后见她还赖他怀里,南宫剑熙伸出手臂将她推远。

    接触到男人冷漠的眉眼,安又灵碧瓷般的脸颊不争气的透出粉色,她咬着如果冻般娇嫩的红唇,眨巴着眼睛磕巴道,“你…你为什么要…抱我?”

    南宫剑熙觉得好笑,他还没从遇到如此无厘头的女孩。“安小-姐,我到男洗手间了,你想跟我一起进去吗?”

    经他提醒,安又灵转着灵动的眸子看着男洗手间的标志,她“呵呵”两声赔笑开,做出“请”的手势,她哈腰,“病人,你先请…”

    南宫剑熙挑着嘴角,“呵…”一声嘲笑,然后漠然转身。

    安又灵觉得自己丢脸丢大发了,虽然她个性活泼开朗,但她也有羞耻心的好么?

    安又灵两只小手攀着墙壁要撞头,但想到撞头会疼,她又迅速停下。

    耳朵里回荡着南宫剑熙最后一声嘲笑,她恨不得将拳头挥他脸上,拽什么拽,若不是看在他是她第一个病人,而她要负责到底的份上,她才不理他。

    “哼!”

    ……

    南宫剑熙出洗手间门时发现安又灵还在,他有些头大。

    不知为什么,他有种预感,遇到她准没好事。

    见南宫剑熙瞥了她一眼,然后无视的往前走去,安又灵小跑追在他身后,她道,“喂,病人,你伤口好了没,我帮你检查检查。”

    “一个月伤口还没好,那就腐烂了。安小-姐,你能有点常识吗?”南宫剑熙脚步不停,面无表情回了她一句。

    “呵…”安又灵不好意思的挠了下头,所谓关心则乱嘛,她学问可大了。“喂,病人,听说你叫南宫剑熙?”

    还不错,她还有点智商,记住了他的名字,而不是“喂,病人”…

    “我叫什么跟你没关系,我没兴趣和你成朋友,所以你若是无聊,就找你那些小伙伴愉快的玩耍去。”

    他想了下,她黏着他或许是热血的关心他伤势,所以他将伤势的情况如实相告。但她问他名字有了攀谈之意,或许她对他有意思,但两人相差整整十岁,他对这种清纯小萝莉毫无兴趣!

    “喂,病人,”虽然知道他的名字,但还是这称呼叫的顺口,“刚刚丽姿姐姐是你前妻吗,我看你好像还喜欢她?”

    刚刚她一直暗中观察他。

    南宫剑熙脚步一滞,被别人提起往事他眸里闪出寒光,但他很快恢复如初,身侧这个女孩没有恶意,他并不想与她计较。

    再次被无视,安又灵已经习以为常,两人就要转弯走进宴会场,她忙上前拽住他胳膊,“喂,病人,我担心你的伤势,你把衣服掀起来给我看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