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3章 吾爱倾城结局篇-将你珍藏1

    她这样的模样实在让他无法下手,他哄着,“好,我不洗,你别紧张。我的手被你夹疼了,你分开腿。”

    丽姿自然不知道“分开腿”的意思,她就知道眼前这个“哥哥”碰着他不该碰的东西,她害怕。

    楚函叹息一声后将手抽了回来,他摊开她白净的小手,然后将沐浴液挤在她小手心里,他道,“老婆,自己洗。”

    她的小手被他送往某处,丽姿眸里类似委屈的东西迅速蒸发了,她“嘻嘻”笑着,然后动手洗着自己。

    看着她柔弱的小手穿梭在她的蜜处里,楚函堪堪撤回眼,他半是颓废的倚靠在冰凉的瓷面上看着自己坚硬到骇人的巨物,他有种预感,她会比以前更加折磨自己。

    等丽姿洗完,楚函帮她擦拭干净身体,将她打横抱起走出沐浴间,送往房间的大-床上。

    他将刚选出的睡衣给她套上,许是他刚碰过她的原因,当他给她套白色小裤时,她侧过身合拢着细腿,硬是不让他看。

    楚函宠溺的笑,不看就不看了吧,他们以前可不是光看看这么简单的。

    帮她穿好衣服,楚函吻着她光洁的额头,她睡觉的姿势没有变,依旧喜欢侧身将小脸蛋埋在枕头里,安然恬静的像个小婴孩。

    楚函再次回了沐浴间,他扯落腰间系裹的浴巾,站在花洒下冲着自己。

    他麦色的肌肉很结实,壁垒般的身躯肌理分明,腰腹间的六块腹肌更是性-感,像极具危险性的猎豹。

    楚函将花洒调成冷水,他安静不动的冲着自己。

    沐浴间里还残留着香气,指尖还有她温软的触感,他心爱的女人躺在房间的床-上,他想要就能得,一切仿佛没有变。

    但一切还是变了,就在弹指一瞬间。

    冲了10分钟还不见消停的硬物让他浑身燥-热,这是他为了孩子囤积的货物。如果他用手为自己解决,他或许能舒坦的入眠,但他不想这么做。

    她在半个月前就停了药,他想找机会将囤积的货物狠狠洒她体内去,她这个样子,他竟然还想要孩子。

    即使他不去想也不想承认她是为…南宫剑熙而疯的,但是事实就是如此。他很彷徨很忐忑,这种心情一点都不比他和路灿雪订婚然后他在街角偶遇她的好,他害怕。

    他不知道她对南宫剑熙究竟…有多少情感,或许那些情感一直被误会,被隐藏,南宫剑熙在她面前倒下了,她豁然明白了。

    她爱南宫剑熙吗?

    是不是她爱他只是一种错觉,一种不曾得到的执拗?

    他承认他懦弱了,他迫不及待的带她来北京,他再不想她和南宫剑熙有交集。

    他太想要一个女儿了,小棠棠的逝世,那次流产,他错过了两条生命。她这个残缺的模样她更应该给他一个孩子作为补偿。

    他一点都不累,她是他的心头宝,他宠着,以后女儿也是他掌上的公主,他呵护着,他一定会对她们母女好。

    ……

    冷水澡冲了半小时,楚函嚣张的细胞才沉寂了下去,他走回房间里,上-床,掀开被褥,他扣着她的腰肢将她紧紧纳入怀。

    小女人安静的睡着,没有被吵到,她蜷缩如小猫般的模样让他心里发疼,发酸,发痒。

    一只大掌在她滑嫩的杏腮上摩挲着,他撑起一条手臂凌空看她,其实他终究是遗憾的。

    “老婆,你什么时候可以记起我?若是你醒了,叫我一声…老公好不好?”

    结婚那么久,她竟然没叫过他一声“老公”!

    男人伤感的呢喃得不到女人任何回应,他轻柔的叹息化为寒日里那稀薄的云烟,寒去春往,冬天走到末梢,春天快到了…

    ……

    楚函在北京最昂贵的地段里买下了一栋写字楼,他开始创办公司。

    一间气派的办公室里,西装革履的人们端坐在长形会议桌边认真听着楚函的报告,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会议,他们梦想的第一炮即将打响。

    会议除了“沙沙”的翻页声,寂静到连针掉地上都可以听清,这样严肃紧张的气氛也应了景,大屏幕上各项调研和数据分析意味着他们将要开拓的疆场,他们雄心勃勃。

    但这雄心勃勃中也有让人泄气的,他们仰慕崇拜的领导者身边,坐着一位貌似智商有问题的女人。

    女人很安静,她拿着铅笔在A4纸上画着服装设计,离她近的人偷瞄一眼,恩,有点意思。

    这时女人画完了将手里的纸张递到那正专心做报告的男人面前,她笑道,“哥哥…穿…”

    离她近的人差点喷笑,但喷笑只是想象,现实是…他要给她跪了,他们在座的十几位可都是名满京城的企业管理者,他们辞去了年薪千万的金饭碗跟着这名不经传的楚函单干,他们可是看中了楚函英明神武的一颗头脑,那是他们的前途啊。

    可是,可是她丫竟拿着…拿着一幅小背心外加大裤衩的…童装设计说给楚函穿,她…她在愚弄谁呢?

    离她近的人期待楚函的反应,没关系,掀了纸张发脾气吧,自古成大事者皆脾气暴躁,越暴躁他们越崇拜。

    可是楚函颇为认真的看了一眼那A4纸,然后宠溺的揉着女人的秀发,“老婆乖,这太小,我穿不上。”

    老婆?

    离她近的人差点被噎死,这…这神马情况,他们的老板娘竟是…竟是一个…低能儿?这太…太侮辱智商了!

    事情还远远没完,女人看出了楚函的不满意,当即将A4纸“啪”一声拍桌面上,她还动手掀翻了楚函手边的茶。

    茶水扑洒在桌面上淋湿了平板电脑,电脑黑屏了,那大银幕“滋滋”熄灭了。

    众人如遭点穴,纷纷石化,这是哪来的傻子,竟敢毁了他们的梦想?!

    楚函迅速动了,离她近的人心中闪过欣慰和赞赏,TNN的,若是傻子也敢发脾气,那这真是傻子的天下了。

    被掀翻的茶溅到了楚函的西裤上,濡湿了一大片,乐达抽出纸巾给他擦拭,而楚函迅捷的将女人的小手握掌心,他翻动着女人的小手查看着,语带责备和疼惜,“老婆,都是哥哥的错,不生气。以后若是心里不痛快就打哥哥,你的手拍桌面上会疼,哥哥难受。”

    众人,“…”

    离她近的人:借我一大缸,我想吐血。

    女人被安抚,坏情绪过后她张着樱桃小嘴哈气连连,她可怜兮兮的拽着楚函的手臂,“哥哥…睡觉…”

    “好。”楚函点头答应,“哥哥抱着你睡。”

    于是乐达拿来了一个羊毛垫垫在了他濡湿的西裤上,楚函动手将她抱放自己大腿上,女人小手紧攥着他名贵的西装领蜷缩他怀里,乐达又默契的拿来了毛毯,楚函将她紧紧裹住,拍着她的后背哄她睡觉。

    众人已经一言不发,这样的男人…

    大家坚定的脚步有些动摇,毕竟他们想追随的是一位杀伐果断的领导人,他们难以想象将来每一次会议都会变成他哄老婆睡觉的温馨小剧场,所以众人持以观望。

    待小女人睡着后乐达拉开了窗帘,此时晨曦的阳光正好,有一缕金色从东窗而来,被镂空细花的纱窗帘筛成了斑驳的淡黄镀了那淡定从容的男人一身。

    楚函精致俊美的脸庞轮廓依旧迷人炫目,沐浴在斑驳的黄色里他优雅而神秘,单手翻着文件,姿态率意随性,那西装袖上的灰色纽扣竟也折射出一道犀利睿智的光线来…

    楚函抬眸淡淡逡巡全场,他开口道,“电脑坏了,再做已是来不及。现在大家拿出笔来记,我们继续会议。”

    男人轻飘飘的一句话令动摇的众人迅速臣服,那电脑报告的数字精确到了小数点后六位,其庞大的市场数据分析和前期资产投入及利润估期悉数囊括在内,而他没了电脑,空口在说——继续会议。

    他的脑袋已经是一个数据库。

    这样的领导人,他们跟定了!

    ……

    会议结束后众人离场,丽姿又在他怀里睡了一个小时才幽幽转醒,两人起身,一起出了会议室。

    出了会议室门,丽姿干净温暖的小脸有些急,她开口说道,“哥哥,嘘嘘…”

    她的意思是去洗手间。

    于是楚函扣着她的纤腰将她带往洗手间,在洗手间门边她推着他的胸膛不让他进,她一个人可以。

    楚函笑,没拒绝,这里是女洗手间他的确不方便进去,而且聪慧的她早有了自理能力,那日沐浴他碰她,如今她更不许他看她。

    她就像是个青涩的小女孩,死死坚守着底线不让男人碰。

    楚函在外面等,等了好一会儿也不见她出来,他不安了。

    这栋写字楼被他买下,除了装修的人员外没有旁人,他看了一下空荡荡四周,然后推开洗手间的门走进去。

    走进去他就看见了丽姿,丽姿站在盥洗台边侧对着他,她傻愣愣的站着,似乎在看着很惊奇的一幕。

    楚函走近两步,他听见了一些不正常的声音。

    洗手间里有一个暗门,暗门里是储藏室。那半掩的暗门可以看见一对男女坐办公桌上热烈的拥吻着,女人的衣襟大开,露出了大半边胸莆。

    男人将女人抵墙上,俯身埋在了那片雪白的胸莆里,男人如狼似虎的允吸着,手掌捏挤出各种香-艳的形状。

    楚函失笑,这个搞失踪的小女人竟然在看…活chun宫。

    楚函走去牵住丽姿的小手,丽姿侧过了眸,她对他笑,想开口讲话,但楚函用手轻捂住她的小嘴,然后揽着她的肩膀将她带出去。

    丽姿不会表达她看了那一幕的感想,她也不会问他捂她嘴的原因,她被男人拥怀里走着,只听男人在她耳边旖旎道,“春-宵一刻值千金…老婆,若是你想要,我们现在就可以回家洞房,比他们更激烈。”

    楚函纯粹在逗她玩,她不会给予反应,她确实也没有给予反应,但是,楚函清晰的看见她晶莹的脸腮泛起红晕。

    这样的发现比什么都让他惊喜,她的情况越来越好,他相信假以时日,她一定能清醒,能忆起他。

    ……

    两人在北京的街道上手牵手漫步,其实北京雾霾严重,空气质量也不好,街上除了拥堵的车辆就无其它景物,但相爱的人走在一起,阴沟里也能遍满鲜花,阴霾亦是晴天。

    走到一处街角,有一名城市美工手拿画笔,沾染着各种颜料在粉刷过的洁白墙壁上信手涂鸦,那跃然墙壁上的画面鲜艳,震撼。

    丽姿停下了,她很好奇的对着美工手里的画笔看。

    楚函见状走到美工身边,他从皮夹里掏出几张毛爷爷,美工将毛爷爷收放口袋里,将画笔颜料留下,然后默默走开了。

    楚函对丽姿招手,他将颜料和画笔推上前,“老婆,过来,我们来画画。”

    丽姿听从召唤走到他面前,她看着那些五颜六色的颜料双眼放光,但她咬了咬下唇,摇头表示她不敢。

    楚函对此直接揽住她的腰肢携她转身,他将画笔塞她小手心里然后握住她的手,他思考,“老婆,你想画什么?”

    丽姿不会回答他,于是楚函擅自做主,“老婆,记得哥哥的名字了吗?哥哥现在教你写楚函。”

    他一笔一划的教她写着“楚函”,像曾经在楚氏总裁办公室里做过的那样。

    他写了一遍松开她的小手,她就在“楚函”下面又临摹一遍。

    楚函双臂圈箍着她柔软的腰肢,耐不住她身上清冷的香气,他伸出长舌去舔她漂亮的耳蜗,“姿姿宝贝儿,姿姿老婆…”

    这些旧识相爱的昵称在他嘴里又动情缠-绵了几分,丽姿缩着肩膀躲避着他纯烈的阳刚和撩人耳膜的气息。

    “姿姿老婆,你要记住哥哥的名字,哥哥叫楚函。姿姿老婆,哥哥可喜欢你了,以后也会对你好,所以,你现在要不要听哥哥的话?”

    丽姿已经写到“函”字的最后一个笔划,刚写上她的小脸蛋就被男人的大掌扣正了过来,他亲吻上了她粉嫩的娇唇。

    女人没有闭眸,睁着无辜澄净的水眸对他看,楚函碾压了一会儿松开她,“老婆,闭上眼,哥哥来教你接吻。”

    他诱宠的话仿佛带着魔力,丽姿阖上了纤长翘卷的睫毛,于是他伸出长舌,缓缓而迷恋的舔着她娇美的唇线。

    丽姿没有再挣扎,他便撬开了她的檀口,挤入了她的蜜腹。她香甜而幼嫩,他轻柔的刷着她的内壁然后裹着她的丁香小舌热吻…

    “唔…哥…哥…”瓷娃娃般的丽姿青涩如处-子,她受不了他滚烫的热浪,发出娇喘,她双腿发软,有下滑的迹象。

    楚函拉着她的纤臂让她勾住他的脖子,而他扣着她的腰身两人毫无细缝的贴合,他加深了这个吻。

    亲吻她是他这一个月最想做的这事,如今他如愿了,他们在曾经相约的京华街角,肆意纠缠。

    ……

    处于创业中的楚函依旧清闲,时间充沛,这日下午他拿着锄铲和塑料盆,带着丽姿去凉亭下的空地上种葡萄种子。

    楚函挑选了一块肥沃的土壤,用铁铲铲出一小块凹地,兴致勃勃的丽姿蹲着小身体,她抓了一把种子洒凹地里,然后用小手填平土壤。

    看着丽姿脏兮兮的小手,楚函笑的暖情,“老婆,手脏了,待会要先洗手才能吃饭。”

    丽姿“嘻嘻”笑着,她巴掌大的鹅蛋脸沐浴在阳光里十分俏丽,五官干净明媚。

    楚函端着塑料盆浇水,“老婆,我们是在种葡萄,等秋天到了,葡萄树爬满整座凉亭,我们来摘葡萄。”

    “葡…萄…”她现在已经能重复他说过的话了,她眨着眼,纯真说着,“好…好吃…”

    楚函点头,给予她肯定答案,“好吃,很甜…”他看着她娇嫩的唇瓣又加了句,“跟你一样甜…”

    丽姿满足了,她嫣然巧笑着,动手想抢楚函手里的塑料盆。

    楚函不给她,“老婆,这个你不可以拿,水淋湿了你的衣服,会冷。”

    丽姿撅嘴表示不开心,她转动着黑溜溜的眸子,“嘿”一声笑后起身,她跑去拿一边放着的浇水壶。

    水壶不容易洒身上,楚函就随了她,他起身要为她灌上水,但他突然滞住了。

    丽姿今日穿着粉色的打底库,底库后面脏了一块,渗透出了血迹。

    停滞两秒后的楚函跨步走上前,他动手抢了丽姿手里的水壶,然后扔地上。

    女人正不明所以时已被他打横抱起,他边走边拿出手机拨打电话,声音骇厉,“喂,乐达,立刻让医生上门。”

    感染了男人暴戾的情绪,丽姿不争也不闹,她安静缩在他怀里拿惧畏的眼眸看他,见他眼睛直视前方,对她无视,她只好垂下眸,委屈可怜的嘟着小嘴巴。

    才将丽姿放置在房间大床-上时,一群医生和护士就赶来了。

    “快去看看我老婆,她出血了。”楚函揪着医生的白大褂,情绪败坏的低吼着。

    “好好,楚先生你放手,我去看…”浑身哆嗦的医生逃脱了楚函的魔掌,连滚带爬的赶到了丽姿的床边。

    医生看着丽姿的血裤,眼里闪过了然,但表情尴尬了,为保谨慎,他又检查了丽姿的瞳仁,量了血压,听着心跳。

    丽姿两只小手紧紧攥着床单,她闭着眸,蝉翼般的睫毛慌乱害怕的扑闪着,她不愿意让医生碰,抽了两下鼻尖偷睁一条眼缝看楚函。

    可是楚函阴鹜着俊庞,捏着两拳默许医生做检查,他对她没有安慰。所以可怜的丽姿只好绷紧了两条小腿,死死忍着。

    医生做完检查,结巴道,“楚…楚先生,您太太身体很健康,至于这出血…您太太来了生理周期。”

    “生理周期?”楚函蹙眉,他当然知道生理周期是什么意思,一个月总有那么六七天她不让他碰。

    他眉心紧锁的“川”字有所缓解,但他仍不放心的跨前一步,压低声问着,“不是…怀孕吗?”

    当他看到她底-裤后面的血迹时,他就情不自禁的想到了那次她流产大出血…那是他们的第二个孩子…

    他跟她做时从不戴避yun套,第一是不喜,第二是避yun套也会有5%的意外怀孕,像那时他污在她体外,她就受了孕。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蛇,他喂她喝中药,他渴望孩子又惧怕她怀孕,他的心情,只有自己知晓。

    “当然不是。”医生肯定的摇头。

    楚函这才松了一口气,他正眼向床-上的小女人看去,她侧身躺着,小脸蛋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几乎看不见,他越发宠溺的笑。

    医生已经迫不及待的想逃离这里,“楚先生,您太太既然没有大碍,那我就先告辞了。女人周期时会身体不适,需要精心的照顾和呵护,您是男人肯定没那么细致,这样吧,我将护士小琳留在这里帮您,她会炖一些温性补血的东西给楚太太补养身体。”

    楚函对此没有异议,伺候周期的女人,他平生还是第一次。

    医生带领着一批人离开了,相比医生的惧怕,护士小琳却是面红耳赤。

    小琳年芳二四,外表倩丽,正是谈婚论嫁的大好年纪。但她心眼高,周遭的男人没有她能入眼的,她正苦苦寻觅着能一见钟情的男人。

    她见到楚函时惊为天人,男人仅着一身居家休闲衣俊美潇洒,剑眉下细长而妖冶的桃花眼更是让她无法直视,她怦然心跳。

    只可惜这是已婚男士!

    更可惜的是他的妻子是个傻子!

    待众人离开,小琳走上前,她殷勤道,“楚太太,我帮您把裤子换了,然后给您擦拭身体,您这样会不舒服。”

    小琳的声音令丽姿睁开了眼,待看清眼前人后,丽姿下意识就拧了秀眉,见她的手要落在自己的身上,丽姿想翻转着身躲避。

    丽姿还没动,小琳的手臂就被扣住。

    男人温燥的掌温透过衣料传递到了小琳身上,小琳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悸动的情-潮,手臂就传来剧痛。

    男人似乎跟她有仇恨,力道大的快捏碎了她。

    ps:6000字奉送完毕!

    从今日起楚丽的故事正式进入倒计时,要结尾啦……

    下面继续我的感谢词!

    首先谢谢我的土豪妹纸social美丽的6000大礼包,谢谢思密达,三儿爱你,飞吻一个。

    再次谢谢我的浅夏妹纸,13403514996,15952187889,15170780330的打赏,爱你们。谢谢wrv0643,13511291117,15170780330,zlt7820,13683384492妹纸们的打赏,扑倒,么么哒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