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4章 吾爱倾城结局篇-将你珍藏2

    男人温燥的掌温透过衣料传递到了小琳身上,小琳还没来得及体会这种悸动的情-潮,手臂就传来剧痛。

    男人似乎跟她有仇恨,力道大的快捏碎了她。

    “这几天你就留下,住在东院的房间里。若是有事,我自然会叫你,若是无事,不要出现在我老婆面前。”

    小琳眼里疼出了泪花,唯唯诺诺的答应,“好,好…”

    楚函这才松开了她。

    小琳活动着麻木的手臂没有走,又听男人冷声道,“出去!”

    小琳有种预感,若是她再多停留一秒,男人就会说——滚!

    小琳小跑了出去,房门被关上,气氛又恢复了静谧,楚函动着脚步来到丽姿身边,她闭着眸,似乎和谁生气般鼓着双腮,模样很懊恼。

    楚函摩挲着她的小脸蛋,笑道,“老婆,我去打盆温水来给你洗洗,我们把裤子换了。”

    丽姿终于发泄了心里的不满,她“哼”一声将整张小脸都埋进枕头里,不理他。

    楚函失笑,若是他刚没看错,他扣那名护士手臂时,她一直盯着他的手掌看…那她是为什么生气的呢?

    楚函去沐浴间里打了一盆温水,然后将干净的小裤和卫生棉准备在床-上,他动手去脱她的裤子,但指尖才碰到她就被她推开。

    “老婆,”他低声哄她,“老婆,别闹了恩,你这样会难受。哥哥就给你换裤子,不碰你,你别推哥哥好不好?”

    丽姿转动着小脸看他,她忿忿的用小手指戳他健硕的胸膛,她咬着潋滟的红唇,娇滴滴的说道,“哥哥…坏…坏哥哥…”

    “好,我是坏哥哥。”楚函裹着她的小手放嘴边亲吻,他看着她亮晶晶的眸子,“老婆,哥哥再坏也是你一个人的坏哥哥,哥哥只喜欢你。”

    说着,楚函就用两根手指在心脏正前方比了一个爱心的姿势送给她。

    丽姿一看,刚刚还愤懑的情绪迅速烟消云散,她还不懂如何收敛住欢喜,一张小脸神采飞扬,她甜蜜的笑着。

    楚函趁热打铁,他将手探向她的底裤,“老婆乖,哥哥喜欢你,想看你,想碰你,哥哥摸一摸你你会很舒服。”

    这次丽姿没反驳,她莹白的脸腮透出羞人的粉色,重重闭上眸,她拽过被褥挡住了自己的整张小脸。

    楚函被她小女生的动作惹笑,他动手退了她的底库,然后分开她的腿,用温热的毛巾给她擦拭着身体。

    空气中的温度不知何时就上窜了好几度,毛巾碰到她的小敏感时,她的身体已止不住的颤抖,她的美好被他窥视觊觎着,他下腹一点点的收紧。

    生理周期时女人是不能行事的,楚函侧开眸,将卫生棉垫上,给她穿上干净的衣服。

    他拉开被褥时,丽姿一张小脸浸着潮-红,腮边几缕秀发略显淋湿的贴她纯美的线条上,她闭着眸,唇角羞怯的勾起。

    楚函覆上她的耳边,笑着呢喃,“老婆,等你好了,哥哥真的会让你舒服的。”

    丽姿不肯睁眼,楚函给她盖上被子,然后去了沐浴间。

    ……

    楚函换了一盆清水,然后将她染血的小裤浸泡在水里搓洗,他怕她看不到他会害怕,便在她床头搬了一个小凳为她洗衣服。

    丽姿听到床头的动响缓缓睁开眼,此时的灯光很柔和,男人弯着腰,掌里一堆泡沫的揉搓着衣服,那衣服是她穿在…

    丽姿勾起唇瓣,眸里已是顾盼流转的情意和水波,他掌心的泡沫是五颜六色的,洗衣液的味道清香扑鼻。

    楚函正洗着,就听见小女人甜糯的叫他,“哥哥…”

    “恩?”他抬起头。

    于是丽姿将两根小手指放在心脏的正前方,也比了一个爱心的姿势送给他。她很努力的说道,“哥哥,老…婆…喜欢你。”

    楚函愉悦的笑开,他身体里每一分因子都在活跃的跳动着,他们相处的时光总少了些两情相悦,如此恋爱的时节听她说她喜欢他,他怎能不欢喜?

    楚函将修长的食指挡在自己性-感的的薄唇上,他一字一句缓慢说着,“老婆,哥哥接受你的喜欢,但更想要你的…亲吻。”

    丽姿不明白这句话,但她甜甜的笑着,将下巴抵纤臂上,趴着看他洗衣服。

    两人都没再说话,此时的氛围无声胜有声,仿然入梦。

    ……

    将衣服洗了再烘干,最后晾晒在阳台上,楚函返身回了房间。

    他睡她身边,一条长臂将她圈入怀,另一只大掌拿着热水袋帮她暖着肚脐,并有技巧的旋转帮她按摩。

    “老婆,肚子疼不疼?”楚函问。

    丽姿安静的缩他怀里,闻言她抬眸,双眸璨若星辰的对他看。

    楚函抵挡不了她这样的眼眸,欺上身,“啵”的一下亲了她香软的唇瓣。

    被亲到的丽姿不甘示弱,她两只小手捧住他精美的脸腮,也主动送上红唇亲吻着他的薄唇。

    她想退开已经来不及,楚函扣住她的腰肢就将长舌挤了进去,他耐心的撩波着她,占据着她香甜的津液贪-婪的允吸,丽姿顿时瘫软在了他怀里。

    “唔…哥哥…”不知吻了多久,丽姿感觉到呼吸不畅时就侧头躲避他,她柔弱无骨的小手在他身上胡乱游走。

    “妖精!”被碰到厉害部位的楚函匆忙松开她,开口低咒。

    被他瞪,丽姿很委屈,她撑着纤臂要从他身上爬起来,但她尖巧的下颚被男人两指掐住,“老婆,我终于知道你装傻的原因了,你是不是想逃避夫妻义务?你知道就算我再想要,也不忍心要你用手或嘴帮我解决一次。”

    丽姿的眸里直接蒙上了一层动人的水雾,她泫然欲泣,使劲拍打着他的大掌,嘟嘴,“哥哥…疼…”

    很好,她竟然会叫疼了。

    楚函收回手却将她强硬的扣怀里,他不凶残的吻她,丽姿也就不挣扎了,她乖巧的伏他胸膛上。

    可是男人又将一只大掌覆上了她一侧饱满,隔着衣料重度拿捏着,“哥哥…”丽姿按住他的大掌,仰起小脸蛋嗔媚的看他。

    “老婆,”楚函蹭着她柔软的脸腮,几分慵懒的开口道,“哥哥今天帮你洗衣服,对你这么好,你不喜欢哥哥摸你吗?”

    若是以前的丽姿一定会骂他邀功无耻,但现在的丽姿翻动着樱桃小嘴,仿佛经历了剧烈的心里挣扎,最终她泄气般的耷拉下小脑袋,任他施为。

    他的糅捏永无休止,仿佛爱极了她的玉兔,丽姿被他弄的浑身酥麻,她还不知道如何纾缓yu望,只是伏在他怀里有些昏昏欲睡。

    楚函爱怜的吻着她光洁的额头,低柔着嗓音和她说话,“老婆,哥哥有很多话想对你说,但是你清醒的时候哥哥不能说,不敢说,现在…”

    “老婆,你知道…我们曾经有过…孩子?那是除了小棠棠外的…”

    “所以老婆,你知道我看见你裤上沾了血迹后有多害怕吗,我曾经失去了…可爱的小生命,再无力负担更多。”

    楚函说话断断续续,其实他真的很想将那个流产的孩子告诉丽姿,这是隐藏在他心里最大的秘密,每每夜深人静折磨的他不能入眠。

    他自责,后悔,更彷徨。

    她清醒时他不敢说,他想趁她糊涂时告诉她,可是,就算这样,他依旧难以启齿,若是她记住了,恨他了,那他该怎么办?

    楚函摩挲着她的小脸蛋,换了个愉快的话题聊,“老婆,虽然你糊涂了,但是你愿意为我吃醋,说喜欢我,哥哥心里很开心。”

    “老婆,我们抓紧时间再造个孩子吧,就在你这次周期结束后?”

    楚函询问着小女人的意见,但小女人注定无法给予他任何回应,因为丽姿睡着了。

    楚函无奈的摇头,他熄灭了灯后躺下身体,将小女人紧搂怀里,他轻声道,“姿姿老婆,晚安。”

    ……

    小琳这十天过的非常郁闷,她没想过招惹有妇之夫,但是楚函是她心里的男神,她也想趁机跟男神零距离接触。

    但是这位男神没有给她任何机会,他为老婆洗澡洗衣服,跟她要了食谱后,更是洗手作汤羹,简直无微不至。

    传说中的变脸比翻书快的男人大概莫过于这位男神了,他对老婆温言温语,含在嘴里就怕化了,但是面对她,他冷漠疏离的恨不得她是一团空气。

    接触不了男人,小琳就想去膜拜一下那个征服了男神的女神…经吧,但是巧了,这位女神经不但没给她见缝插针的机会,还待她如仇敌。

    就比如说她想献殷勤的给她吃糖,那个小女人一见是她,当即拧眉,撅嘴,开口唤“哥哥”,哥哥一来她就对她说一个字——走。

    那连贯的动作简直一气呵成。

    她这究竟是怎么了,怎么谁都不待见她?

    走就走吧,这已是第十天,楚函开了一张支票给她,十分丰厚的酬劳,她收拾了衣服满足的出门。

    但这时,“你等等…”楚函两手落裤兜里,随意半倚在门框上叫住她,“你过来,我有一个问题问你。”

    他那修长的身躯做出任何姿态就端得一个英俊潇洒,小琳过了把眼福后屁颠屁颠的跑过去,“楚先生,你有什么问题?”

    他分明不想她进屋,那她就站在门外和他说话。

    “女人什么时候最容易受孕?”他问。

    小琳没想到他会问这问题,但她专业的解答,“在女人下次周期来之前的14天左右行-房做容易怀孕,若是楚先生想要孩子…”小琳掐指一算,然后“嘿嘿”笑道,“从今日起的这一周里,都是您太太最佳受孕日。”

    楚函点头,他沉思片刻。

    “哥哥…”丽姿不知何时站到了他们身后,她嘟嘴表示不开心,瞪了一眼小琳后她飞奔过来扑进楚函怀里,“哥哥…抱抱…”

    小琳心里冤枉,我,我又怎么了我?你如此这般秀恩爱是想气死我?

    楚函正在心里打小算盘,他不知道该如何扑倒这只小绵羊。如今这绵羊却突然反扑进了他怀里了,楚函一时很激动。

    “老婆,慢点跑,小心摔跤。摔跤老婆会痛,哥哥会心疼。”楚函拍着她秀气的后背柔声哄着,他对小琳挥挥手,示意她可以离开了。

    小琳听话的转身离开,离开前她腹议,嗨,原来最会秀恩爱的在这,一个近30的女人小跑两步他怕摔了,当她泥塑的?

    等小琳离开,楚函侧眸吻着她的秀发,他笑,“老婆,那人走了,不会再有人打扰你和我,哥哥永远只属于你一个人。”

    这话丽姿像是听懂了,她捣碎般点头,还开心的跳着脚,“哥哥…好,好哥哥…”

    她勾着他的脖子整个人贴他身上,她一跳就蹭着他了,楚函倒吸一口气,将她打横抱起,“哥哥现在不是哥哥了,哥哥是…大灰狼。”

    如果今晚他不吃了她,那他就妄为灰狼三十年!

    ……

    楚函将丽姿抱到书房,他坐椅上将她困怀里,他开着电脑,小女人在扭捏着乱蹭,他按住她,粗声道,“老婆,别乱动!”

    他反常的声音令她瑟缩了一下,楚函连忙柔下声音安抚她,“老婆,别动,以后有你动的时候,现在陪哥哥看…电影。”

    电影吗?

    丽姿清澈如水的眼眸盯着电脑屏幕看,她的脸颊一点点的发烫,就连身体都绷直了,她不知道画面里的人在干什么?

    那对男女或许很热,一件件的脱着衣服,男人和那日洗手间她偷窥到的男人做着一样的事情…这件事,哥哥似乎也很爱做,但是只是用手,还没有用…嘴。

    电脑的音质非常好,寂静的书房里回荡着那对男女发出的声音,女人嗲声的尖叫令丽姿侧了眸,她钻进楚函的怀里,不敢再看。

    “哥哥…睡觉…”她无助的攥着他的衣领。

    “呵,睡觉吗?”擅长调-情的男人专攻她脆薄的耳膜下手,他舔着她的耳蜗,然后将舌尖探进去,“老婆,我们在床-上做游戏好不好?”

    丽姿往他怀里更深的钻去,她摇头。

    “老婆,做游戏很舒服的,跟他们一样,哥哥会让你舒服的。”他边诱哄着,边沿着她大腿内侧的细嫩肌肤打转,他引秀她。

    “哥哥…睡觉…”丽姿推开他的大掌,抬眸坚定的重复着。

    “好。”楚函爽快的答应,他关掉电脑将她抱回房间,他会强迫她吗?强迫就是动用武力,他可是一个绅士!

    她现在不愿意,他自然有办法让她开口求他。

    ……

    沐浴间里,楚函给丽姿洗澡。

    这次楚函安于本分,一点出格的事情都没做,他甚至连自己的衣服都没脱,只心无旁骛的给丽姿冲洗身体。

    丽姿垂着眸,任由温热的水珠从她羊脂般的肌肤上滑落,男人没有再逗她,一切按照正常的程序走着,只是他说,“老婆,哥哥帮你搓背吧。”

    于是楚函套上搓澡巾为她轻柔的搓着身子,3秒后,他扣着她的纤腰让她转身,“老婆,转过去,趴墙上,哥哥给你搓后背。”

    这项新添置的环节丽姿不熟悉,她青涩的任他摆弄,做出姿势后她隐隐觉得这姿势和刚电脑里的女人一样,她想挣扎,身后的男人已经压低了她的纤腰,粗嘎道,“老婆,提臀。”

    丽姿没有反抗的余地,因为男人真的给她搓后背,他的力道掌控的很好,让她舒适,还有些…撩人的酥痒。

    楚函浑身的血液沸腾了,若问她在床-上什么姿势最美,那就是现在。

    她趴下去时玲珑的小身体层完美的S曲线,杨柳般的细腰自然收放,线条媚惑。她的粉臀翘挺,一掌拍下去有清脆的回应,柔嫩而具弹性。她那荡在半空中的圆弧是最要命的,他看一眼,就有揉躏和摧毁的冲动。

    丽姿一开始还很舒服,但越往后她就越难受。

    她不知道身后的男人在干什么,有钢铁般的硬物戳在她的羞处,她挣扎,就听男人急急道,“老婆乖,不动,哥哥一会儿,一会儿就好。”

    于是丽姿两只小手紧抠住墙壁,她垂眸的视线落在了她白嫩的小脚丫上,她脚丫后面站着男人的大脚,层外八字包裹着她…

    楚函果然很快,他只不过在她身上蹭了蹭,打着假炮后,又给女人冲洗了身体,他将她抱放房间的大床-上。

    “老婆,你先睡觉,哥哥去洗澡。”楚函用被褥给她遮盖好身体,然后动身去沐浴间。

    ……

    丽姿睡不着,她很奇怪,平日里哥哥都是给她穿上小裤换上睡衣的,但今晚她还裹着宽大的浴巾,她不习惯。

    刚被他碰到的羞处疼疼痒痒的,就像有异物,她合拢着双腿轻蹭着,身体突然而起的异样变化让她紧咬住下唇,她用双手挡住脸。

    “老婆…老婆…”在她羞臊时,男人叫唤的声音从沐浴间传来。

    丽姿起身下床,她走到浴室门边,男人根本没关门,就连里面的玻璃门都没关,他赤果的身体被一览无余。

    他的肌肤是健康的麦色,宽厚的肩膀十足的男人味,让女人有依赖和归属感。他胸膛健硕,腹部平坦,从她侧面的角度都可以看到他壁垒般的健美肌肉。他用洗发露洗了头,然后自然的往两边一甩,动作致命的狂野。

    明明是他叫了她,但是他侧眸,像极了巧遇,黑钻般的狭眸乌亮,“哦,老婆,你怎么在这里?”

    当然这些感受丽姿都没有,他也在欺负她是一个小傻子。

    但丽姿感觉到了身体的难受,她一只小手撑着门框,泛着雾气般的水眸柔弱的盯着他的眼,她夹紧腿,“哥哥…哥哥…”

    听她唤他,楚函没走过去,他一掌撑在玻璃门上,遒劲修长的双腿层性-感的姿势自然斜曲,散发着黑玉光泽的短发柔顺贴他额头上,蕴藏黠慧与柔情的狭眸灿烂的如划破夜空的流星。

    他勾着魅惑唇角,淡笑,“老婆,你叫哥哥做什么?”

    丽姿觉得喉咙发紧,她伸出鲜嫩的小舌舔着自己干燥的粉唇,她道,“哥哥…哥哥…来…”

    她叫他“来”,楚函心里狂喜,他知道这事成了。

    但他势要将这场美男计进行到底,他跨着优雅的步伐来到丽姿面前。

    女人裹着浴巾露出着香嫩的削肩,细胳膊细腿美如陶瓷,巴掌大的杏腮粉嫩,一双水汪乌眸流转生辉。

    “老婆…”楚函滚动着喉结,深深将她凝视住,“你叫哥哥来做什么?”

    丽姿眼神闪躲,她对视不了男人眼里的强大磁场向他身上看去,但心脏“噗咚”跳的太剧烈,她又向他某处看去,他一点都不知羞,什么都不遮,丽姿吞了口水。

    “老婆,”她不行动,他就行动了,他佯装懊恼道,“老婆你怎么没穿睡衣?都怪哥哥忘了。哥哥看你有没有穿小裤。”

    他的手撩开她浴巾底部,一点点将手指探进去。

    她早已湿的一塌糊涂。

    被他碰到,丽姿一只小手紧扣住他的手臂,若是她有长指甲,必然会在他手臂上留下血痕。

    “嗯…”丽姿嘤咛一声,瘫软般向地上滑去。

    要坠地的时候她的小身体已被男人扣住,她紧贴到了男人身上,这一贴,两人身体都已滚烫,气息紊乱。

    楚函扣住她纤腰的大掌向下探,撩高她的浴巾,他糅捏着她的粉臀,鼻翼间都是她的幽香,他哑着声道,“老婆,下面出水了?”

    丽姿无言以对,她将小脸埋在他的胸膛里,夹紧腿,不让他动。

    楚函提着她的翘臀更紧的压向自己,他们身高差了一头,她踮起小脚尖他的某处就戳在了她羞人的私-密上。

    “哥哥…”她推着他的下腹,欲-拒还-迎。

    楚函垂眸看她,她的小脸红扑扑的,那股红晕一直染到她如天鹅般优美的颈脖上,她的皮肤真好,像刚剥壳的荔枝,清新诱-人。

    “老婆,”楚函将她腮边的秀发撩到她耳后,然后用舌尖舔着那细软晶莹的绒毛,“跟哥哥一起洗澡。”

    楚函伸手关上了沐浴间的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