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6章 吾爱倾城结局篇-将你珍藏4

    女人呜咽着推拒着,“哥哥…放开…”

    男人粗噶着声,还是类似情兽般的低吼,“不放不放,老婆让哥哥疼一疼,哥哥想死你了,再让哥哥死一次。”

    “不,哥哥…哥哥,疼…啊…唔…”

    伴随着一声尖叫,小女人所有的呜咽都被男人裹了食腹,残留一室旖旎。

    销售员抬头望天,她表示她是个纯妹纸,她才不明白那试衣间里隐隐传出的“啪啪啪”是什么意思。

    但“轰”一声,有椅子撞到门板的声音,销售员诧异,椅子是搁在沙发边的,难道男人将椅子堆到了沙发上增加高度让女人趴着,他们在玩后进?

    销售员:靠,在外面还玩这么多样式!

    销售员正一脸鄙夷,但她鄙夷的眼神突然撞到门边守得的黑衣保镖脸上,保镖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销售员“呵呵”两声,友善摆手,她指着自己的耳朵,那意思是“我是聋子,什么都没听到”。

    保镖浮出冰冷的讥笑,他用嘴唇无声的说了一个字——“切”。

    销售员,“…”

    ……

    销售员这一等就是半个钟头,试衣间门开了,楚函抱着丽姿走出来。

    销售员偷偷向丽姿看去,小女人蜷缩在男人怀里,乖巧的像只小猫。她闭着眸,秀发凌乱的散落下来,有几缕潮湿的贴在了她的脸颊上。她秀琼的鼻翼沁出了汗珠,像清晨朝露般晶莹剔透,她水嫩的脸蛋晕红,一身妖媚。

    销售员不得不感概,这女人当真国色,清事后艳丽无双,美的惊心动魄。

    男人用黑色大衣紧紧裹着她玲珑的身子,她脚上的鞋子早不知踢到了哪里去了,露出一双雪白小巧的玉足。

    销售员正打量着,楚函对着保镖道,“阿彪,将夫人试的那几套内依包起来,另外开支票,做为清场费。”

    楚函低醇的声音暗含嘶哑,他穿着一件银灰色的名贵衬衫,此时衬衫褶皱不堪,纽扣还掉了三颗,可以想象刚才运动的多激烈。

    身姿修长健拔的男人浑身散着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他宛如雕刻的俊颜覆着潮-红,鹰隼般的狭眸褪去兽yu几度靡费,分分秒秒令人面红沉醉。

    清场费?

    销售员心里窃喜不已,清场费就算了,他们大概不知道她试衣间里装了摄像头,这对俊男靓女嘿咻的视频她一定要一睹为快。

    “对了,”往门边箭步走去的楚函突然停下,“试衣间里装了摄像头,拆下,毁掉。”

    阿彪,“是。”

    销售员,“…”

    ……

    内依店里恢复了安静,销售员对那张支票前后左右看了三遍,她遇到土豪了,这钱够她花上30辈子。

    销售员走去试衣间,清场费?试衣间也就30平米,他们能搞成哪样给她清场?

    这一看,销售员愣住了。

    地上到处是碎步条,椅子倒在一侧的地上,沙发窝里滚落了两只鞋,试衣间里有水池,水播洒的到处都是…

    销售员快哭了,她想冲出去追上楚函,她会把支票递给他,“先生,我用支票跟你换视频。我仰慕你,想用你来鞭笞我老公。”

    现实是销售员一声叹息,她蹲下身,任命的清理现场。

    这时隔壁店里的小姑娘跑来找她聊天,见她收拾试衣间,小姑娘也一起帮忙。

    小姑娘指着沙发上一处水迹说道,“姐,这是什么水迹,似乎比清水浓一点。”

    销售员瞄了一眼,“女人身上的。”

    小姑娘似懂非懂,她捡起一块撕碎的布条,布条上污浊的白物,她又好奇道,“姐,这是什么东西,比牛奶稠一点。”

    销售员睨了一眼,“男人身上的。”

    小姑娘,“…”

    ……

    楚函将丽姿抱回家放房间床-上,丽姿浑身瘫痪了,连睁眼的力气都没有,楚函正给她红肿的蜜处抹药,她埋进被褥里,也不挣扎。

    这一睡就睡到了中午,楚函在她耳边叫她,“老婆,醒醒。”

    丽姿睁开眼,男人俊美的容颜近在迟尺,他温热的呼吸扑洒在她白嫩的瓷面上,狭眸里闪烁着比星光更璀璨的光芒。

    丽姿面红耳赤,她不知道哥哥怎么可以对她做那些事。她瑟着肩膀往后退了一点,俏丽的眉梢都染着羞怯,“哥哥…”

    楚函的心情相当愉悦,他掀开被褥将她打横抱起,“老婆,我们该吃饭了,哥哥给你炖了银耳莲子汤。”

    银耳莲子汤?

    丽姿两眼放光,她娇美的唇瓣一点点上扬,她天真的说着,“谢谢…哥哥…”

    “不用谢,哥哥把你喂饱了,你以后才能把哥哥喂饱了。”楚函边调-侃边将她抱放在餐桌的软椅上,他弯腰指着她的蜜处,“老婆,还疼吗?”

    丽姿不知道如何回答,她红着脸,垂下蝉翼般的长睫毛。

    但她的一只小手被男人的大掌裹住,楚函将她的小手搁置在他的某处,“老婆,让你疼是哥哥错,下次哥哥让弟弟对你的妹妹温柔点。”

    这弟弟妹妹的把丽姿绕晕了,她抽回手,欲说还休的嗔了楚函一眼,“哥哥,别…”

    楚函眸光暗沉,每次他调-戏她总能把自己调-戏出一身火,揉了揉她的秀发,他转身去厨房,“老婆,我们先吃饭,吃完饭哥哥跟你一起搓汤圆,贴福字,今晚是大年三十了,哥哥给你做大餐。”

    ……

    两人吃过饭,楚函就动手和糯米粉,接着两人坐在餐桌上搓汤圆。

    将一小团软软的面抓在手里,里面弄上芝麻和白糖的夹心,然后再搓圆,丽姿对这样的事情乐此不彼。

    “哥哥…给…”丽姿将一个汤圆制成品献宝似的摊给楚函看,她水眸盈亮的等待楚函的夸奖。

    楚函从不吝啬赞赏,他接过汤圆放盘里,“老婆,真棒。”

    丽姿满意的收回目光,她继续搓汤圆。

    “老婆,等等…”楚函开口叫住她。

    “恩?”丽姿疑惑。

    楚函指了指她秀琼的鼻尖,笑道,“老婆,你鼻尖沾了面粉。”

    丽姿被指,她当即用小手擦。但手上也有面粉,只能越擦越多,所以楚函欺进她,拉下她的小手,宠溺道,“小傻瓜。”

    他伸出长舌一点点的卷去她鼻尖的面粉,最后在她的红唇上刷过,又含在嘴里重重允吸了一下。

    当楚函离开丽姿时,丽姿两腮像染了胭脂,胭脂的醉红色似乎都能在她水嫩的小脸上绽放出一朵朵娇美的小花来。

    “哥哥…”丽姿叫他。

    “恩?”偷了香后的楚函嘴角肆扬,他转眸应着。

    于是丽姿就将小手指点在他英气的鼻尖上,她俏皮笑着,“哥哥,脏…”

    “所以呢?”楚函胸腔里的蜜意快要溢了出来,他盯着丽姿看。

    丽姿一点点靠近他,两人身高差了一些,她勾住他的脖子拉低他,她伸出鲜嫩的舌尖卷着他的鼻翼,又舔过他性-感的唇瓣,轻柔允吸着。

    “呵…”楚函终究笑了出来。

    他亲她,所以她也要亲他。可是刚刚她的鼻翼没面粉,他骗了她。而他也没面粉,她光明正大的擦上。

    一直以来,她给他机会让他亲昵,而他,一直等待她的靠近。

    他们都很傻,一对陷入恋爱里的小傻瓜。

    搓着最后两颗汤圆时,楚函将两粒色泽饱满的红豆分别包了进去,他对丽姿道,“老婆,晚上哪两个人吃到这两颗红豆汤圆,那就代表他们这一生是命中注定的缘分,即使兜兜转转,但必将相亲相爱,共渡一生。”

    “恩,好…”丽姿笑。

    于是楚函将这两颗滚圆的汤圆硬挤出了羊角,他心里得意,家里就他们俩,不是他们吃还会谁来吃?

    ……

    搓完汤圆,两人开始贴春联和福字。

    楚函身姿潇洒的站在凳上贴着春联,丽姿一开始拍着小手叫好,后来她就无聊了,攥着楚函的衣角,“哥哥…老婆来…”

    她嘟着小嘴,模样执拗,楚函无奈的摇头,他跳下来,扣着丽姿的柳腰将她小心翼翼的扶上凳。

    “老婆,福字贴倒了。”丽姿往大门窗户上贴福字,但她拿倒了。

    “恩?”丽姿不明所以,她回眸询问的看楚函。

    她一转身,凳子摇晃了两下,楚函心里一惊,他长腿一迈,修长的身躯已经贴到了丽姿的身后。

    丽姿没料到他会来,一晃神,“啊…”她往前面栽去,

    但有一条遒劲的臂膀及时扣住她的细腰,男人用力一扯,她已落入了一个宽厚而温暖的怀抱里。

    “老婆,别怕,有哥哥在。”楚函覆在她耳边如是说道。

    笑意,一点点的弥漫在了嘴角。

    楚函两只大掌裹住她的两只小手贴上福字,此时正是夕阳,冬日的夕阳不同于秋日落霞金灿灿的“黄”,而是一层靓丽的橘红。

    那橘红穿透了无数高层建宇,万家楼顶,最终在他们十指相扣的指缝里穿梭,滚烫了他们彼此紧靠的灵魂。那喜气的大红“福”字里还夹着亮晶,那交错重叠的金色镀亮了两人的容颜,醉意,朦胧。

    此时隔壁的奶奶端着自己烙的烧饼走进了院子,奶奶一看两人拥抱的姿态就捂嘴偷笑,“小楚,你干什么呢?这大白天的你也不害臊,贴个福字还搂搂抱抱的。”

    “奶奶,我为什么要害臊,这是我媳妇。我怕我媳妇摔下去,所以我要保护她。”楚函正儿八经的解释。

    奶奶将烧饼放桌上,她微笑的感慨,“这究竟是时代不同了,还是人不同?老婆子我活这么久,还从没能见过夫妻这么恩爱的。”

    奶奶转身离开,边走边不忘叮嘱,“小楚,烧饼是热的,让你媳妇儿趁热吃。”

    “好,谢谢奶奶。”楚函冲着奶奶蹒跚的背影热情的回应着,此时就算天塌下来也挡不住他的好心情。

    这是他一生最快乐的时光。

    ……

    此时万家灯火,家家飘来了饭菜香和团圆的味道,楚函家也不例外,他在厨房忙着,丽姿在他身边活跃的蹦跳着。

    “叮”,意外的,他家的门铃被叩响了。

    会是谁?楚函放下汤勺,擦干净手,跑去开门。

    “新年快乐…”门外站着两个大人,两个小孩。四人清一色的红色,中国正统喜庆的大红,他们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林泽少和夏彤穿着情侣羽绒服,简单大方的款式遮掩不住两人身上优越的气质,他们的身影冠盖满京华,曾经被无数次抓拍与巴黎,马尔代夫,日本…他们热衷旅游,伉俪情深…

    他们的面上是岁月陶冶出的温柔和从容,他们的流年褪去了浮华,但依旧如钻石般闪耀,迷人。

    小杉杉又长大了一点,继承了林泽少和夏彤的优良基因,他小小年纪五官就如天工雕凿,清俊冷毅。

    他的性格多随了林泽少,一副少年老成,惜字如金的模样,他一双黑葡萄般闪亮的眼睛深邃,漆黑,里面竟隐隐透出锋锐的智睿。

    这个仅六岁的男孩注定是不平凡的。

    小菁菁出落的更加美了,有着倾城国色的君安吉妈妈,和面如冠玉的柳靖淇爸爸的优良基因,这个六岁的女孩仅一眼就让人侧不开目。

    她穿着双排纽扣的红色坎肩,乌黑柔顺的秀发自然披散着,额前编着精致的花辫。她黑白瞳仁里仿佛天生携带着一汪天山的圣水,转眸间,勾魂夺魄。

    睫毛如蝴蝶的翅膀,脸蛋像碧瓷,肌肤更是纯嫩粉白,许是因为家庭的原因,她眉心有些郁结。

    娇滴滴的美人儿带着感伤的忧郁,假以时日,必将引起硝烟,轰动全城。

    “仙女…”楚函还没缓神时,丽姿从后方跑了出来,她上前握着夏彤的小手,欢快的跳脚,“仙女…”

    夏彤温婉明媚的笑,她回着丽姿,“仙女姐姐…”

    这下林泽少和楚函都笑了,他们何其有幸,竟能娶得天上的仙女做老婆。

    “楚函,我们赶过来陪你过节,你不介意多…四双筷子吧。”林泽少笑道。

    楚函将大门拉开,做出“请”的姿势,“蓬荜生辉,荣幸之至!”

    ……

    多了林泽少四人的加入,这个北京的四合院热闹欢快了很多,夏彤和丽姿在客厅里说话,楚函在厨房里准备晚餐。

    “楚函,你行啊,我竟然不知道你会下厨了。”五年前风liu不羁的楚少竟变成了家庭煮男,林泽少失笑。

    他上前拍楚函的肩膀,站在他身侧调侃他。

    楚函腰间系着围裙,还颇有一副架势。闻言,他摇头,叹息,“哎,没办法,老婆难养啊,我要时刻讨好着。”

    林泽少笑而不语,他动手卷着深蓝色翻领线衫的衣袖,走到砧板边,他拿起菜刀切着土豆丝,“楚函,我来帮你。“

    楚函看着林泽少精湛的刀工,那土豆丝切的极好,厚薄匀称。楚函笑,“行啊泽少,感情你这刀工和厨艺都是跟大厨学的,你这是为了什么呢?”

    林泽少挑着英气勃发的剑眉,回道,“你刚不说了吗,老婆难养啊,我也要可劲哄着。”

    ……

    两个男人在厨房里准备晚餐,两个女人和两个孩子在客厅沙发上坐着。

    丽姿对这位“仙女”喜欢极了,她将自己最喜欢的各色糖果拿出来跟夏彤分享,“仙女…吃糖…”

    夏彤动手剥了一块巧克力,她咬了一半,将另一半递给丽姿,“姿姿,这个巧克力好吃,你尝尝。”

    丽姿摇头拒绝,“苦…”

    “巧克力不苦的,姿姿试试。”夏彤微笑着诱哄她。

    于是丽姿不情不愿的张开了嘴,她将巧克力含进去。

    “姿姿,”看着丽姿紧拧的秀眉慢慢舒展开,夏彤问她,“姿姿,你吃出巧克力的味道了吗?会不会很像谁?”

    丽姿抬眸向厨房里的楚函看去,她似乎懵懂着,但似乎又懂得了,她道,“像哥哥…苦,但甜…”

    夏彤一点点勾着唇瓣,她相信,丽姿快好了。

    此时小菁菁的状态不算太好,她坐在地毯上,将小脑袋搁夏彤的大腿上,她嘟着粉唇问道,“shelley阿姨,我妈咪去哪里了,她为什么不陪我过节?”

    夏彤爱怜的抚-摸着她的秀发,她柔软着声回答,“小菁菁,你奶奶身体不好,你妈咪和爹地回墨西哥看望奶奶了。妈咪怕你被传染,所以这次没带你去。小菁菁乖,你不是最喜欢shelley阿姨的吗,有杉杉哥哥陪你玩,我们一起等妈咪回来。”

    小菁菁依旧不开心,她想说什么,但最终闭上了蝴蝶般漂亮的长睫毛,她泄气道,“好吧。但是shelley阿姨,我想睡觉,阿姨抱抱。”

    小菁菁虽然身体娇贵,但心理很敏感,她脱离了妈咪的怀抱,更加需要精心的呵护。

    夏彤眼里落满心疼,她动手抱着小菁菁,“好,阿姨把你抱怀里睡,你最喜欢摇篮曲,阿姨哼给你听。”

    “彤彤,”夏彤要抱小菁菁时却被小杉杉阻止住,“彤彤,小花都已经6个月了,你不能乱动,要不然泽少爸比知道了又要惩罚你。”

    这句“惩罚”让夏彤脸腮发红,她嗔了一眼儿子,“没事的,我…”

    “shelley阿姨,你肚子这么大了的确不能抱菁菁,菁菁趴沙发上睡一会吧。”懂事的小菁菁抬起小脑袋,奶声奶气的说着。

    “这…”

    “不行,菁菁妹妹,沙发上睡觉会感冒的。这样吧,哥哥抱着你睡。”小杉杉倡议。

    “这…”夏彤又一句。

    “不要,”小菁菁当即拒绝,她扫了一眼小杉杉的身体,“杉杉哥哥你太小了抱不动我,等你长成泽少叔叔那样再来抱我吧。”

    小杉杉,“…”

    “菁…菁,我…抱…”这时丽姿突然开口了,她说话很慢,但很努力的在说着,她看向小菁菁的眸里充满了一种慈爱的母性光辉。

    小菁菁很喜欢这位充满了善意和温暖的阿姨,她站直身,扑向丽姿的怀抱,她娇声道,“阿姨,抱抱。”

    于是丽姿将她抱怀里,她抱菁菁的姿态很熟练,小手轻拍着菁菁的肩侧,没人提醒她该哼摇篮曲,即使提醒了她也不一定能听懂,但是温柔且美妙的音符从她的唇齿里一点点冒了出来。

    她哼的是——睡吧,我亲爱的宝贝,这是小棠棠的最爱。

    ……

    楚函从厨房里出来时,就看见了这一幅场景。

    小女人怀里抱着一个粉雕玉琢的小女孩,她轻轻哼唱着。她垂眸盯着女孩的脸蛋瞧,一只小手极尽温柔的从女孩面上撩过,昏黄的灯光无比朦胧,她的眉,眼都鲜活而生动起来,那是一种…满足。

    楚函将手里的盘子放在餐桌上,他走到丽姿面前。

    丽姿的后脑勺突然被男人的大掌按住,他将她带入自己的腰腹。

    “哥哥…”被他袭击,丽姿挣扎,她想抬头。

    “老婆,乖,别看!”楚函两只大掌用力抱住她的头,他的声音依旧宠溺,但克制不住的颤抖,他不许她看。

    丽姿安静不动了,她任由他抱住。

    ……

    楚函松开丽姿时,小菁菁也醒了,这一行六人坐上餐桌吃饭。

    第一道菜自然是汤圆,人这一生求的不就是这四个字吗——团团圆圆。

    楚函用小勺为丽姿舀了两个汤圆,当他轻声叮嘱丽姿小心汤圆汁烫时,他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他的红豆汤圆???

    抬起眸瞥了眼对面的四人,楚函清晰看见小杉杉汤匙里的汤圆被咬了半边,里面一颗红豆露了出来。

    “彤彤,我这汤圆是红豆馅的。”小杉杉报备。

    “哦,是吗?”夏彤惊讶,她看了一眼,果然是红豆的。

    “shelley阿姨,我这汤圆也是红豆馅的。”小菁菁已经将红豆咬了一小口。

    夏彤和林泽少还没说话,就听对面的楚函笑着,“呵,这里一共99颗汤圆,我特意包了两个红豆馅的。看来杉杉和菁菁还真是谁都抢不走的缘分,没想到泽少你和柳公子绕了一圈,结局竟是亲家。想要求娶人家姑娘,你日后可得低声下气了。”

    夏彤淡笑,不答。

    林泽少看出了楚函眼里的不快,这男人的本质依旧没变,黑暗狡诈。他不畅快了,还非得用话奚落他一把!

    ps:6000字奉送完毕!!

    近日评论区有几位妹纸问我丽姿什么时候醒,三儿没存稿,只表示大概还有一两天后,等不及的妹纸可以攒文。

    丽姿清醒之时,大概就是大结局了,所以妹纸们好好享受这里的浓情……

    另外,三儿下本新文的女主定为楚棠,男主保密。另外会有林杉和柳菁菁,外加小安安的故事,妹纸们可以期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