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47章 吾爱倾城结局篇-将你珍藏5

    林泽少看出了楚函眼里的不快,这男人的本质依旧没变,黑暗狡诈。他不畅快了,还非得用话奚落他一把!

    林泽少看了一眼丽姿,笑着对楚函道,“楚函,家里就你和你老婆两个人,你包了两个红豆汤圆骗谁呢?当你老婆是三岁小孩,还是你今年三岁?”

    楚函斜睨着小杉杉嘴里吃的麻香的红豆汤圆,一阵肉疼,他微咬着牙道,“管谁几岁,我的心血都用来哄你儿子儿媳了。”

    儿子儿媳?

    夏彤看着一边端坐着的小杉杉和小菁菁,他们才六岁,楚函真是越扯越离谱了。听说过楚函心胸狭隘的,还没想到他这么小肚鸡肠。

    不就是两个红豆汤圆吗?

    夏彤笑着向对面正垂眸吃汤圆的丽姿看去,“姿姿,汤圆好吃吗?”

    丽姿抬眸,欢快的点头,“好吃…好吃…”

    “恩,姿姿觉得好吃的汤圆那哥哥一定也喜欢,姿姿用小勺喂一个汤圆给哥哥吃。”夏彤温婉诱导着。

    “好…”丽姿将手里的小勺抬高,递到楚函嘴边,“哥哥…吃…”

    楚函看着那汤圆被她咬了一小口,晶莹柔软的面团上还有她细小的齿痕,香纯的芝麻汁流了出来,泻在瓷糖果色的小勺里,诱-人极了。

    他看着她盈亮的水眸,张嘴吃下去。

    “哥哥…好吃…吗?”

    楚函点头,“恩,好吃。”

    于是一场红豆汤圆风波就这样被夏彤摆平了。

    ……

    大家在用餐,丽姿指着盘里的大虾向楚函撒娇,她想吃。于是楚函用筷子夹了一个虾,动手给她剥虾肉。

    正巧,对面的小杉杉也在进行这个剥虾肉的动作,他在剥给小菁菁吃。

    小菁菁抬着波光潋滟的明亮眸子看着楚函,然后对小杉杉说道,“杉杉哥哥,为什么对面的叔叔也在给阿姨剥虾?”

    “因为叔叔是阿姨的老公,老公有义务照顾老婆。”小杉杉回答。

    “可是…”小菁菁不解,“为什么阿姨叫叔叔哥哥,但哥哥又是老公呢?如果是这样,那杉杉哥哥以后可以做菁菁的老公吗?”

    “噗…”夏彤将刚喝入口的饮料喷了出来。

    “夏彤,你没事吧?”林泽少一掌轻拍着她的后背,一掌抽出纸巾去擦拭她的嘴角,他饱满疼惜的柔声责备着,“你都多大人了,喝饮料也能呛到?”

    夏彤是太震惊了,她被小菁菁的话吓到了,这才6岁的小女孩!

    只听小杉杉一本正经的回答,“不行,菁菁你是我妹妹,所以杉杉哥哥不能娶你。”

    “我又不是杉杉哥哥的亲妹妹,为什么不行?”小菁菁的童声十分稚幼,被拒绝了,她抿着姣美的粉色唇瓣泫然欲泣。

    夏彤表示…无语,这两个6岁的小屁孩当着她这位妈咪的面如此讨论婚姻大事,当真好么?

    小杉杉将剥好的虾肉放小菁菁碗里,他继续说道,“菁菁妹妹,现在你是我妹妹,所以哥哥才能这样照顾你。如果你想做哥哥的老婆,那我们必须分开。我们在地球的两端各自成长,然后我来迎娶你。”

    夏彤,“…”

    这时林泽少“呵”的轻笑出声,夏彤当即伸出小手掐他健硕的腰腹。

    突然受袭,林泽少转过眸,只见夏彤瞪他,那眼神的意思是——看你把儿子教成什么样了?

    林泽少失笑,他深邃的眸里是缱绻的深情,他耸肩表示——老婆,我知道错了。

    小菁菁陷入了两难,一边是杉杉哥哥无微不至的呵护,一边是…老公?这个6岁的女孩迅速做出了决定。

    “那杉杉哥哥还是继续做菁菁的哥哥好了。”

    她太小了,还不知道“老公”的概念,她只知道现在的杉杉和她形影不离,待她如掌上公主,6岁的她,满足于现状。

    ……

    吃了两块虾肉的丽姿又指着餐桌上的冰激凌,她攥着楚函的衣袖撒娇,“哥哥…冰激凌…”

    “不行!”楚函一口拒绝,他暖着声哄她,“老婆,冰激凌是冷的,哥哥刚喂你尝了一口,再吃肚子会痛,不能再吃了。”

    丽姿很失望,她向餐桌上瞄了一眼,又伸着小手指指着那道羊排,她娇声说着,“哥哥…那个…”

    楚函将她的小手指裹入掌内,他摇头,“最近天气干燥,羊排是温性食物,吃了容易上火,对身体也不好。所以老婆,我们不吃了。”

    “…”丽姿愤懑的抽回小手指。

    “呵…”对面的林泽少笑了,他笑的很畅快,“楚函,你我相识多年,我从没发现你这么博学多才,你的养生知识都可以去开一集百家讲坛了。”

    林泽少以围观者的姿态调-侃着,楚函的狭眸里渐渐逼出凌人的火光。

    这时“噗咚”一声,两个男人的对视被打断,原来夏彤两根青葱白的指尖正捏着一只大螃蟹,螃蟹不慎掉入了碗里。

    “夏彤!”林泽少当即冷着声,义正言辞的批评,“我说了很多次孕妇不能吃螃蟹,吃了螃蟹小安安会流口水。”

    “呵呵…”这次楚函笑了,他惬意的倚靠在宽大的椅背上,轻启薄唇,淡淡说道,“泽少,才半年不见你怎么跟女人一样絮叨了,我看你都可以去给孕妇做导师了。”

    林泽少向楚函递了一眼:算你狠!

    楚函颔首:承让!

    夏彤看向对面的丽姿,一个吃不到羊排,一个吃不到螃蟹,这两个同病相怜的女人相视而笑,笑容如春花般绚烂。

    ……

    吃过晚餐,楚函和林泽少将烟花爆竹从屋里搬出来,然后排放在院里的水泥地上,今晚的夜空深邃,静谧,那镶嵌在夜幕里的小星星闪闪发亮。

    今天是个好日子。

    今晚更是团圆夜。

    隔壁的人家已经先一步点燃了烟花爆竹,楚函和林泽少拿着打火机对两个女人说道,“把耳朵捂起来,我们放烟火了。”

    随着“轰”一声,烟花骤然绽放,它璀璨了整个天际,流星般的火花从天空直坠下来。

    花炮升腾着五彩斑斓,整个城市都沉迷在节日的烟花爆竹声中。

    小菁菁手里拿着小束烟花,小杉杉拿着打火机给她点燃,她在院里呼喊着,蹦跳着…花瓣如雨的烟花坠落在她身旁,照亮了她天真烂漫的绝世容光,她就像是遗落人间的花仙子。

    而小杉杉笔直着身体站立着,怕菁菁摔跤,他目不转睛的看着…很难想象,20年后那样清俊冷漠的男人曾是这般的少年郎。

    林泽少跑到夏彤身边,他用两只大掌为夏彤捂住耳朵。夏彤挣扎,“老公,小安安不怕烟花响!”

    “傻瓜,我是担心你怕。”林泽少覆在她耳边,呢喃的说道。

    楚函也跑到了丽姿身边,相比夏彤的胆大,丽姿害怕的紧紧捂住耳朵,但她又好奇欢快的看着半空的烟花。

    斑斓的烟花照射进她澄净的水眸里,刹那芳华。

    楚函一条遒劲的手臂紧箍住她的纤腰,另一只大掌将她耳边的小手缓缓拿下,他亲吻着她腮边的秀发,“老婆,有哥哥在,不怕。”

    被男人搂怀里,丽姿真不怕了,她指着烟花,“嘻嘻”的笑,“哥哥…流星…”

    “恩,流星。”楚函点头,他握住她的两只小手双手合十,“老婆,遇到流星可以许愿,我们来许下新年愿望吧。”

    “恩…恩…”丽姿听不懂,但她乖顺的赞同。

    于是楚函将脑袋搁在她羸弱的香肩上,缓缓闭上眸,他的态度恭敬,虔诚,“乞求上天再给我们一个…女儿。”

    ……

    放完烟花,众人回了屋内。

    夏彤,丽姿还有两个小孩在客厅里玩耍,林泽少和楚函在一边聊天。

    “楚函,你真打算在北京长住吗,不回鼓市了?”林泽少问。

    “恩,北京挺好的,我的公司在这里起步,丽姿生活的也很开心,所以不打算回去了。”楚函答。

    “可是鼓市才是你们俩生长且相遇的地方,那里有夏彤,还有丽姿的两个好姐妹,那里有很多欢笑和回忆,你这样做,对丽姿不公平。”

    林泽少是在指责他的自私,现在的丽姿干净如白纸,他无情掐断了她和外界的一切接触,将她捆锁身边,据为己有,这样对丽姿不公平。

    但是鼓市纵然有过欢笑,但太短暂了,他们的痛苦和挣扎更多。

    他想要一个全新的环境,和她重新开始。

    “等丽姿清醒了,我会带她回去。到时如果她想住在鼓市,那我们就搬回去。但是现在的她,只能由我做主。”

    林泽少懂楚函,他和夏彤也是历经风雨才修得圆满,爱情里的事,除了当事人,他们都是旁观。

    两个男人又聊了些生意上的事,转眼间,时钟敲了八下。

    晚间八点整了。

    楚函起身,他走到正坐地毯上愉快玩耍的丽姿身边,“老婆,我们该去睡觉了。”

    丽姿意犹未尽,她指着地毯上一大推玩具说道,“哥哥…还想玩…”

    楚函想劝她,但夏彤先一步开口道,“姿姿,玩具都是你的,没人抢,我们先收起来,明天再拿来玩。”

    丽姿歪着脑袋思考片刻,然后点头,“好…”

    楚函欣慰,这次不用他来哄,夏彤主动接替了他的工作。

    但夏彤的话还没有完,“姿姿,今晚你和我一起睡觉吧,我们半年没聚一起了,今晚睡一张床-上说些悄悄话。”

    楚函的俊脸“唰”一下全黑了,他想反驳,但丽姿开心的点头,“好…好…好…”

    丽姿三声“好”后在夏彤的搀扶下起身,她眨着水眸无比俏皮的看着楚函,她挥手,“哥哥…bye…bye…”

    楚函,“…”

    “夏彤!”这时林泽少也走了过来,他沉着声叫着夏彤的名字。

    夏彤弯着月牙般迷人的眼睛,对林泽少很歉意的微笑,“老公,我和姿姿睡觉去了,小杉杉和小菁菁就拜托给老公了。”

    林泽少,“…”

    ……

    夏彤和丽姿躺在一张床-上,丽姿对夏彤圆滚滚的肚皮很好奇,她伸出小手抚摸上去,小安安估计在睡觉,没有闹出什么动静。

    丽姿自顾自的摸索了一会儿,困意袭来,她安静的窝在被褥里,睁眼对着夏彤一双美丽的瞳仁看。

    丽姿现在的模样就像一个单纯无害的孩子,夏彤有些感伤。她伸出手温柔的抚摸着丽姿卷波的秀发,和她说话。

    “姿姿,你为什么还不愿意醒来?你这样生活真的开心吗?你开心了,那你知道不知道,其实楚函…很辛苦?”

    “姿姿,你知道妃妃和懿懿有多想你吗?她们说要跟我一起来,但是到了机场,妃妃大手一挥,转身就走,她说不去了,不去了,去了就TM的看你傻笑,而她感伤,她才不会做这种蠢事。”

    “懿懿当时就捂着脸哭了,她也摇着头转身走了,她说即使看到了你她也会哭的讲不出话,她说…怕吓坏了你。”

    “姿姿,春节一过,我们就29了,你记不记得我们曾经的约定?我们约好了在奔三的那一年来一场单身聚乐会,那是我们美丽的约定。”

    “姿姿,我知道你不想醒来是不敢面对…南宫剑熙。我现在告诉你,南宫剑熙昏迷了3个月,在前几日终于醒了,他转危为安了。”

    “姿姿,我们22岁的时候你曾经说过,以后就算天塌下来了也要好好爱自己。我们都听了你的话,可是为什么…你要做那个最不乖的小孩子。”

    “姿姿,快点回来吧,我们等不及了。不要再消磨楚函了,你们在一起的这6年够了,应该完美结局了。”

    对于夏彤这番话,丽姿没有给予任何回应,因为她睡着了。

    夏彤无奈的叹息,她支起身,为丽姿盖好被褥。

    但她的小手才碰到被褥一角,房门被打开,林泽少站在门边,楚函进来将丽姿打横抱起带走了。

    ……

    林泽少脱了外衣上-床,他扣住夏彤的香肩将她搂怀里,另一只大掌掀起她的衣服抚摸着她的肚皮。

    “老公…”夏彤伸出小手去推他,但触手都是结实硬邦的肌肉,男人俊拔的身子愣是纹丝未动。

    夏彤泄气,她窝在他健硕的胸膛里,声音松软,“老公,你怎么来跟我睡了?小杉杉和小菁菁呢?”

    “夏彤,他们在隔壁房间里睡觉呢,你别担心。”林泽少边回答,边游离在她粉嫩的脸腮上,他用坚毅的下颚蹭着她。

    夏彤一听一急,脱口道,“老公,你怎么能让小杉杉和小菁菁单独睡一张床上呢?他们六岁了,男女终究有别,要保持适当的距离。”

    “呵,夏彤…”林泽少嘴角染着笑意,清俊如雕凿般的俊容隐在光线里一阵冷贵和炫目,他道,“小杉杉和小菁菁才六岁,你脑袋里想什么呢,难道你还怕他们做出什么来?”

    “你!”他明明知道她的顾虑,但是他曲解了她的意思!

    杉杉和菁菁6岁了,他们的脑袋里必须有一种概念,知道哪条线他们不能逾越,哪些东西不能轻易触碰。

    他们这样的年纪毫无顾忌的睡在一张床-上,习惯成自然,随着年龄的增长和青春的懵懂躁动,谁敢保证他们不会做出什么事?

    夏彤紧咬住水嫩的下唇,眸里含了一泓清洌的碧泉,薄媚轻嗔,又清纯无辜的看着他。

    林泽少眸光暗沉,他带着一股不容置喙的强势力量开口,嘶哑的声线又道不出的性-感,“夏彤,松口!”

    夏彤迫于他的威力乖乖松了口,林泽少覆着薄茧的拇指便按压上了她的红唇,他极尽缠-绵又力道粗重的来回揉躏她的唇瓣。

    “夏彤,你要相信你儿子,你顾虑的他都懂,所以不会越界。而且夏彤,若是杉杉喜欢菁菁,你不希望菁菁做你儿媳妇吗?”

    夏彤是非常喜欢小菁菁的,因为柳靖淇和君安吉越发紧张的婚姻关系,她越发心疼这个心思细腻敏-感的小女孩。

    杉杉终究是要长大的,他将来要走什么路,娶什么样的女孩,她这个妈咪的只能引导和祝福,她不会插手孩子们的感情生活。

    这和小菁菁是谁的女儿没有丝毫关系。

    但夏彤嘴里说不来的却不是这么回事,她握住他那越发肆意的拇指,弯着柳眉,挑衅的看他,“老公,你真想跟柳靖淇做亲家吗?若是将来你去他门上求娶他家姑娘,他故意羞辱你,刁难你,让你下跪求他怎么办?”

    按照柳靖淇的人品,这些事他完全做得出来。

    林泽少收回手,他将大掌撑在床侧,抬高身姿看她,“夏彤,你搞错了。是你儿子想求娶人家姑娘,那受羞辱,刁难,甚至下跪的都该是你儿子。而我这个做父亲的,只需要坐在高堂,接受我儿媳妇孝敬我的茶水就行了。”

    “老公,你倒想得美!”夏彤将小手指戳在他的胸膛上,使劲钻着。

    林泽少看了看她姣美的容颜,然后滑下身,将脑袋轻轻搁在她圆滚滚的肚皮上,“小安安,你今天有没有调皮?有没有累着你妈咪?”

    夏彤笑,声音里透着母性的慈柔,“今天小安安很乖,就吃晚饭的时候踢了我两脚,然后一直在睡觉。”

    “恩。”林泽少应着,薄唇轻擦着她的肚皮,一点点向上移。

    当他来到她胸口的饱-满时,“老公…”夏彤赶紧抱住他的头,不敢让他再闹下去。

    “老婆,你怎么了?”林泽少凌在半空看她,因为怀孕,她穿着宽松棉质的小衣,他就着小衣罩握住她越发丰-腴的柔软,适度糅捏着。

    夏彤粉嫩的脸腮鲜艳欲滴,他将一条腿强势挤入了她的两腿中间,于是他的粗物戳在了她敏-感的地带。

    “老公…”夏彤伸出小手主动勾住林泽少的脖子,她糯着声,“老公,我怀孕快六个月了,我们不能…”

    林泽少拨开了她的小衣,爱不释手的撩着她的小樱桃,他俯下身,伸舌舔着她的小脸蛋,并往后刷着她好看的耳涡,“老婆,六个月还可以,后面三个月就不行了。今天是除夕,你不打算给我点特殊的奖励?”

    夏彤两只小手攥紧床单,她侧过头,弓着身体接受他的宠爱,“老公,我…上个星期才奖励过你的…不能太频繁…”

    “老婆,你也知道是上个星期,我好长没见过小安安了,你让我们父女见见。”

    “不要,你这么丑,会吓到她的。”

    “女不嫌父丑,就像老公有需要,老婆不能不满足…”他动手利落的解了两人的裤子,温柔的填塞了进去。

    “唔…”夏彤摇晃着小脑袋,她两条细白的玉腿蜷缩了起来,用膝盖狠狠夹着林泽少的腰腹,她想推开他,但又想要的更多。

    林泽少缓缓运动着,他不敢撞她,只能摩挲她。

    这种情事隐忍而压抑着,但那股子消魂蚀骨的快-感竟一点没减少,头皮发麻,他四肢窜烧着电流,很快,他额头出了一层密麻的汗珠,胸膛剧喘着。

    而夏彤被动承受着,她的三千青丝散乱的铺在床头,更有几缕垂落到她美丽的锁骨和那饱满的半弧上,男人看着就眼眶猩红了。

    她侧着头,眉宇妖娆的绽放着,她轻启着唇,那些类似碎哭的嘤咛从她红唇白齿里泻了出来。

    林泽少没忍住,俯下身就去含她的唇瓣。

    但他亲吻的动作果然遭到了小女人的躲避,她用小手抵着他胸膛,微弱的乞求着,“泽少哥哥,不亲,亲了会呼吸不畅…”

    自从怀孕后,他们每场情事,她都不许他亲她。

    他亲她,不管狂风暴雨的,还是细致温柔的,都仿佛能将她的灵魂吸出来,他要抵死缠-绵,她现在的身子,受不了。

    林泽少遭到拒绝,呼吸粗重了几分,他的大掌从她的衣角钻进去,糅捏着她的饱-满,他咬牙道,“老婆,你不让我亲,我摸摸总行了吧。“

    “啊…泽少哥哥…”下腹的运动和他手掌的动作却直接将她送到了高-潮,夏彤攀住他的肩膀一声尖叫,浑身颤栗不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