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48章 吾爱倾城结局篇-将你珍藏6

    对于夏彤这么快结束的这件事,林泽少恨铁不成钢,他扣住她的下颚,张嘴咬着她的唇瓣,“夏彤,你怎么这么没出息?”

    夏彤已经累极,男人发了狠的咬她,她也只能乖巧的接受。

    等林泽少松开她时,夏彤连忙推他,她故意装出委屈模样博男人的怜爱,“泽少哥哥,不要了…出来好不好…好难受,好累,想睡觉…”

    “呵…”林泽少深邃的墨眸里跳跃着炙烫的情愫,他邪肆的勾着唇瓣,懒懒道,“夏彤,你好了就说不要了,当我什么呢?恩?”

    夏彤自知理亏,她勾上他的脖子,跟他软磨硬泡,“泽少哥哥,是我不好。但是我真的受不了,你再忍忍好不好?以后我会补偿你的,一切都听泽少哥哥的话。”

    鼻翼间都是她香软的气息,清澈明亮的瞳孔,嫣红透白的精致脸蛋,她嘟着粉唇,小鸟依人的对他撒娇,林泽少开始受不了。

    在失控前他抽出了身,体贴的为她将剥落的衣服再一件件的穿上,他拉过被褥遮盖在两人身上。

    林泽少坐在床头,一条遒劲的手臂搂着夏彤,夏彤安静的窝在他怀里。

    男人身上的温度一点都没下降,还“蹭蹭”的往上涨,夏彤仰着小脑袋,千娇百媚的凝望他,她叫他,“泽少哥哥…”

    林泽少垂眸,女人眼里有询问,有羞涩…眸底是亘古不变的倾慕和爱恋。

    见男人不说话,夏彤伸出一只小手攥住他的衣襟,“泽少哥哥…”

    她加重了声,那拖长的尾音说不出的酥嗲,林泽少呼吸一重,他拉过她的小手覆盖在他的巨物上,欺身含住了她柔美的唇瓣。

    他在她的口腔里一遍遍的横扫着,她的内壁鲜滑,津液香甜,他贪-婪的吸允着,长舌卷着她的丁香小舌共舞,他的狂野与热情恨不得吞噬了她…

    “夏彤,零点一过就是新年了,你有什么话想对我说?”

    “有。老公,我爱你。那你呢?”

    “我跟你一样。夏彤,我爱你,一辈子!”

    ……

    隔壁的小杉杉和小菁菁睡着了,房间里留了一盏柔和的灯光。

    “呜呜呜…”睡得正香的小菁菁突然哭了,她用两只小手揉着眼睛,豆大的眼泪从眼角流了出来。

    小菁菁一哭,小杉杉就醒了。

    两人虽睡一张床,但在两条被褥里,小杉杉支起手臂,轻轻拍着菁菁的小肩膀,他问,“菁菁妹妹你怎么了?又想你妈咪了吗?”

    小菁菁摇着头,她拿开小手,泪眼朦胧的看着小杉杉,“杉杉哥哥,我想尿尿…”

    “尿尿哭什么鼻子,菁菁妹妹你起来,杉杉哥哥陪你去。”小杉杉掀开被褥下-床,他走到小菁菁的床边。

    小菁菁掀开被褥,但她不愿意下床,她向小杉杉张开手臂,“杉杉哥哥抱抱,妈咪都是抱我去尿尿的。”

    小杉杉停顿了几秒,他嘴里冒出四字,“娇生惯养。”

    小菁菁一听,眼里的泪花又流了出来,她蹬着两条小腿,耍赖的哭着,“我不要杉杉哥哥了,我要shelley阿姨,杉杉哥哥好坏…”

    小菁菁一哭,小杉杉就没辙了,“好,哥哥抱你…”

    小杉杉近前,他的两只小手从小菁菁的胳肢窝下穿过去将她抱起,小菁菁两条小腿攀在小杉杉的腰身上,两人向沐浴间走去。

    两人站到了马桶边,小杉杉开口说道,“菁菁妹妹到了,你下来,自己脱裤子尿尿。”

    小菁菁紧紧搂着他的脖子,撒娇摇头,“恩,不要嘛,杉杉哥哥我光着脚,没穿鞋,你帮我脱裤子。”

    “不行。菁菁妹妹你是女生,女生的裤子不能让别人随便脱,尤其是男生。”小杉杉稚气的批评她。

    小菁菁的确是娇气,夜晚脱离了君安吉妈咪的怀抱更是缠人,她将小脑袋埋在小杉杉柔软温暖的颈脖里,甜甜的回答,“我知道,妈咪说女生的小pp不能让男生随便看,可是杉杉是我哥哥,给你看没关系。”

    “可是…”

    “唔…”小菁菁的哭腔又冒了出来,她用小手捶打着小杉杉的肩膀,泪花乱坠,“杉杉哥哥坏,我要妈咪,我要shelley阿姨…”

    “好好,菁菁妹妹别哭,哥哥给你脱…”小杉杉妥协。

    小杉杉两只小手移到小菁菁的腰边,掀高她的上衣,摸索到她的裤子,然后一点点脱下来。他将小菁菁搁置在马桶上,小菁菁尿尿。

    小杉杉守在她的身边,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她粉嫩的脖子,说道,“菁菁妹妹,晚上你是找不到我妈咪的,我妈咪肯定又和爹地一起睡觉了。”

    有一段时间苏如是强制性的要夏彤和她一起睡,但睡到半夜夏彤就不见人了,原来她又钻林泽少怀里去了。

    小菁菁点头,“妈咪和爹地应该一起睡觉的,以前我家也是。可是现在…我妈咪和我爹地不睡一起了,有一次我看见他们吵架,爹地说妈咪是想…分居,后来…我爹地晚上就不回来了。”

    小杉杉懂的比小菁菁多,即使夏彤从不在孩子面前说大人的事,但他察言观色就知道小菁菁爸妈的婚姻出了问题。

    他对这个小妹妹的心疼又多了一点。

    “杉杉哥哥,我尿好了,你给我擦小pp。”

    “恩?”小杉杉被她这要求震住了。

    小菁菁知道他又不愿意,她抬起头,那一双水眸里圣洁的泉水仿佛要溢了出来,她嘟着如玫瑰花瓣般粉嫩的唇,可怜兮兮的叫他,“杉杉哥哥…”

    小杉杉,“…”

    小杉杉任命的抽出绵柔的纸巾,小菁菁配合的抬高了粉臀,6岁女孩的臀瓣完美无瑕,那道粉沟和壁芽更如天工造物般晶莹剔透…小杉杉将小手伸过去,轻轻擦拭着。

    当小杉杉将小菁菁放回床-上时,他的耳根…红透了。

    经过这一波,小杉杉以为小菁菁可以睡觉了,但他闭眼时就听见身旁又传来了隐隐啜泣声,小杉杉睁开眼,他要抓狂了,这个哭鼻子,她是水做的吗,哪来这么多眼泪?

    “菁菁妹妹,你怎么又哭了?”

    这次小菁菁是将脑袋埋在被窝里哭的,闻言,她悄悄露出一双水眸,她的眸子都快哭红肿了,紧皱一起的小脸蛋满是伤心和悲戚。

    “菁菁妹妹,你怎么了?”小杉杉紧张的支起身。

    “杉杉哥哥,我…”小菁菁哭的上气不接下气,“我妈咪是不是…要跟爹地…离婚了?他们都不要我了。”

    小杉杉伸出小手给她抹眼泪,他摇头,“菁菁妹妹,你妈咪和你爹地没有离婚,他们都爱你的,都要你的。”

    “才不是。Shelley阿姨说他们回墨西哥是因为奶奶生病,可是奶奶最疼我,妈咪最舍不得我,她们不会把我一个人扔在这里的。杉杉哥哥,我想妈咪…”

    小杉杉表示他哄女孩无能,撒谎更无能,所以他只能为小菁菁擦泪,安慰她别哭了。

    “杉杉哥哥,菁菁想跟你一起睡。”小菁菁边说边掀开了被子,她伸出小手拽开小杉杉被子的一角,然后钻了进去。

    女孩的身体又小又香又软,她钻进来后还使劲的往小杉杉的怀里钻,小杉杉僵着身体,第一次和女孩睡觉他表示很不自在。

    “杉杉哥哥,要是我妈咪和爹地不要我了,你要我好不好?”

    小菁菁是小孩子心性,爸妈的事情她哭过了,心情就好了,她很喜欢身边的杉杉哥哥,不想跟他分开。

    “恩,哥哥不会丢下你的,会永远保护你。”这是小杉杉的心里话。

    “杉杉哥哥真好。”小菁菁抬眸“啵”一声亲吻着小杉杉的小脸蛋,然后一手搂着他脖子,深深埋在他怀里睡着了。

    女孩亲了他,还将类似眼泪或口水的液体留在了他脸上,小杉杉伸手抹了一把,很认真的教育她,“菁菁妹妹,以后不许亲我,男女授受不亲。”

    垂下眸,小杉杉才发现她睡着了,女孩睡容甜美,粉粉水水的脸蛋仿佛一掐就破,她每个五官靠近看更精致,雪腕皓颈,妙世无双。

    小杉杉不自觉的也多看了十几秒,女孩还压着他一条胳膊,胳膊有些麻。但他不敢动,怕惊醒了她。

    侧过身和女孩面对面,小杉杉为她盖好被子,闭上眸也睡觉了。

    ……

    楚函将丽姿抱回房间,他将她放置在床-上时,丽姿醒了。

    睁开眼的一瞬间,丽姿眼里流出了两滴晶莹的泪水,泪水从她脸腮滚落下来,没入秀发里不见踪影了。

    她早蓄积了泪光。

    “老婆,你怎么哭了?”楚函将她流泪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他蹙着眉,无比心疼的看着她。

    她哭了吗?

    丽姿伸手摸眼睛,眼角果然湿润了。

    她为什么哭?

    也许是因为夏彤那番动容的话。

    丽姿想发声,但男人覆压了下来,他温热濡湿的舌尖一遍遍舔着她的眼角,然后又轻柔亲吻着她的眼睛。

    “老婆,不许哭,哥哥会心疼。”

    哥哥?

    这个称呼让丽姿很想笑,如果她没记错,今天早晨在试衣间,也就是这位“哥哥”强迫且享用了她。

    丽姿展平了唇角,上次她醒来时他高烧着,这次她醒来他是清醒的,她突然就很想体验他是怎样对待痴傻的她。

    “老婆…”楚函凌在半空看她,现在的她似乎与平日不太一样,水眸越发纯净璀璨,回望他的眸光也更温柔,更刻骨。

    他滚动着喉结,“老婆,以后不许跟别人睡。哥哥晚上空xu寂mo冷,需要你给哥哥暖-床,哥哥想抱着你一起滚-床单。”

    丽姿心里“呸”了他一句,面对白纸一样的她,也亏他能如此不要脸!

    丽姿没说话,但俏丽的眉宇显出了娇嗔,楚函一看眸光一暗,他敏捷的翻了个身倚靠床-头,一条手臂扣着她的柳腰将她强耐怀中。

    “老婆,你是不是生气了?”他垂眸低低哑哑的问她,“你是不是气哥哥不给你玩具玩?别生气,哥哥身上有现成的玩具,现在给你玩。”

    丽姿脸蛋一红,她现在清醒了自然知道这个流-氓指的是啥?

    “你!”她伸出粉拳要锤他。

    但她的小手被半空截住,楚函将之牵引到某处,他还坏心眼的在她腮边笑着,“老婆,这玩具是属于你的,你使劲揉躏它,就算将它玩残了都没人说你。”

    丽姿不愿意,要抽回手,但她的力道抵不上男人的十分之一,他轻易松开了金属皮带,将她的小手塞了进去。

    丽姿的脸蛋发烫,她侧脸埋在楚函的胸膛里,这男人肿么可以这样?趁她糊涂的时候,尽情跟她风-流。

    “老婆乖,动一动。今天是除夕夜,老婆需要向哥哥表达出你的爱意,就像哥哥爱你,所以早晨给你试内依时吃了你。”

    他还好意思提早晨!

    他竟然如此冠冕堂皇!

    但心里终究是心疼了他,夏彤说他很辛苦,夏彤能看出的事情,她会不知?

    小手裹住那物,她缓慢的开始运动。男人身躯发烫,呼吸粗喘,那横在她香肩上的胳膊恨不得将她揉入骨血里。

    直到手心的湿意越发严重,男人些许受不住,他的大掌匆匆按住她,不让她再动作。

    “老婆,”他将粗重紊乱的呼吸扑她晶莹的面颊上,情事大燥的他浑身散发着污邪和狂-野,男人特有的阳刚沙哑让他越发魅惑,“虽然你脑袋傻了,但是为什么你的手技一点都没退步,我爽歪了。”

    丽姿想遮住小脸,但他扣住她尖巧的下颚迫她转过来,她蝉翼般的睫毛美极了,扑闪扑闪着,带着羞怯。

    楚函伸出舌尖,一点点的撩着她的睫毛。

    直到他的大掌伸到她的领口,要去解她的蝴蝶结,丽姿才从沉醉里清醒过来,小手按住他,她推拒着,“别…”

    “别什么,老婆?哥哥身上的玩具给你玩过了,你身上的玩具不给哥哥玩吗?要是你拒绝,哥哥会生气的。”

    丽姿真想甩这男人一巴掌,他就是这样威逼利诱欺负她的吗?

    女人挣扎着不愿意,男人霸道的去解,最后丽姿只觉得胸口一凉,她睡衣的纽扣全被扯落了,她里面没穿小衣。

    她的肌肤如牛奶般嫩滑,还泛着丝绸般的诱-人光泽,那被两侧睡衣遮掩住的雪梅若隐若现,峰沟无媚撩-人。

    楚函的大掌剥开她一侧的睡衣,往下扯,他密密麻麻的啃着她的香肩,又辗转到她美丽的锁骨上,最后他捧住她的雪梅,埋了进去。

    丽姿撑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她受不了时就仰起小脑袋,她推他,唇齿里呢喃着,“别…疼…”

    女人小猫般的乞求令男人的眸色更深,楚函将她推倒在床,欺身压了上去,他舔着她的耳蜗,允吸着她晶莹的小耳垂。

    他炙热的呼吸落在她的耳膜里湿湿痒痒,她全身难受,丽姿两只小手攥紧床单,终究受不了似的侧眸躲避,但男人将她的脸蛋扣过来,继续缠-绵的吻她。

    当他的大掌从她的裤子里钻进去时,“楚函…”她叫住他。

    这一声“楚函”令楚函抬起了眸,他妖冶的狭眸里惊诧,继而他抵上她秀琼般的鼻翼,哑声笑着,“老婆,你会叫哥哥名字了?”

    丽姿咬着潋滟的下唇,不肯说话。

    “老婆,乖,再叫一声楚函,哥哥想听。”他喜欢这女人在床-上叫他名字,这意味着她知道占有她的男人究竟是谁。

    丽姿依旧不愿意,于是男人恶意的将手指推了进去。

    “楚函,疼…”丽姿蜷缩着细腿,想让他出去。

    听到再一声的“楚函”,楚函低低而愉悦的笑了,“老婆,你要记住哥哥的名字,哥哥叫楚函,是你老公,也是你男人。”

    “老婆,哥哥已经做好了你一辈子都不会好的准备,等你给哥哥怀一个孩子,哥哥就带你回鼓市,带你去见…南宫剑熙。”

    他在说“南宫剑熙”时停顿了一小下,他的眸里划过深深的痛楚,彷徨和茫然,他埋在她的颈窝里继续说着,“老婆,千万不要因为南宫剑熙愿意为你死,你就爱上他。哥哥为了你也什么都愿意,只是我没有表现的机会。”

    丽姿攥的床单的小手渐渐松开,她的心房一阵阵的缩紧,她很心疼。

    “楚函…”她叫他,她想解释,想给他安慰。

    但男人一转身就将她翻坐他身上,他没有前奏的挤了进去,丽姿拧着秀眉,浑身酥疼的瘫软他身上。

    “老婆…”楚函扣正她的纤腰将她扶起,“你来动。”

    丽姿委屈极了,在她记忆里,她痴傻后他还从没如此粗鲁的对待过她,难得她清醒一次,他竟暴露了恶劣的本质。

    丽姿瞪着一双水眸,十分嗔怨的看着他。

    男人直接在她小pp上打了一巴掌,他肆意笑着,“老婆,你这样看我做什么?我有欺负你吗?就算我欺负了你,你知道吗?有本事你清醒后骂我,咬我,如果你清醒不了,那就注定被我欺负一辈子。”

    男人颇为得意的大笑着,丽姿恨不得将他踹下床,有本事咱们走着瞧。

    ……

    春节后,丽姿的生理周期就没有照常来。

    楚函带着丽姿去医院做检查,白衣大褂的医生满面笑容,“楚总,恭喜你,你太太怀孕了。”

    虽然楚函有了准备,也因此激动了一整天,但真正听到这消息时,楚函整个人都懵了。等回神时,他一把将身边的丽姿抱起,

    “老婆,你听到了吗?你怀孕了!太好了,老婆你终于怀孕了,这次我真的要做爸爸了。老婆,你太伟大了,你是最棒的。”

    丽姿有些不明所以,而医生迅速近前阻止,“楚总,你太太现在是孕妇了,你不可以带着她这么激烈的运动。”

    楚函一听当即将丽姿放地上,他想扣住她的纤腰,但看着她平坦的小腹,他又将大掌移到她的香肩上,轻柔而紧密的将她拥入怀里。

    “医生,我还有哪些方面需要注意的?”楚函生平第一次能如此谦逊的请求别人的指教。

    医生笑着道,“孕妇前三个月一定不能劳累,要注意饮食,多摄入营养,还要定期来医院做检查。哦还有,前三月不能房-事。”

    楚函听到最后一句话挑了挑剑眉,虽然这个有些难熬,但是为了孩子,他拼了,憋死也愿意。

    ……

    此后的楚函几乎不出门,全心全意的陪着丽姿,他们就在北京的这栋四合院里,满怀感恩和欢喜的培育着这条小生命,期待着这条小生命的到来。

    丽姿孕期反应非常严重,第二个月后就开始晨吐,能吐的晕天暗地,让楚函心疼不已。

    但这比不上晚间的痛苦,丽姿一到晚上就不能闻油烟味,看见饭菜就呕心,她吃不下饭,半夜里总会饿醒。

    楚函总会煲了粥或炖了汤等她饿时吃,肚里饿的难受了,丽姿勉强吃一口,但是又会迅速吐出来。

    楚函急的如热锅上的蚂蚁团团转,没办法,他只好一口口的用嘴嚼碎了哺喂丽姿吃,他送下饭总缠着她亲吻,丽姿分散了注意力才能填饱了肚子。

    楚函半夜睡不着,他总趴在床上盯着丽姿的肚皮瞧,他会说,“小棠棠,你要乖乖吃饭,这饭可是爸爸妈妈一起喂你吃下的哦。”

    熬过了第二个月进入了第三个月时,丽姿呕吐的情况大大的好转,她胃口变好,楚函精心做出的美味佳肴,她都能吃光。

    一转眼,人间已是四月天,春天来了,大地复苏,鸟语花香。

    这日外面阳光好,楚函动手在自己庭院里做了一个秋千,他将丽姿抱出来搁秋千上,然后转身去了前方的花圃。

    那块土地肥沃的地方楚函圈出了一块地儿做花圃,里面种了大朵大朵的红色玫瑰,现在正如火如荼的娇艳开放。

    楚函采了一朵来到丽姿身边,她今日绾着发,做了女人为了母亲,绾着发的丽姿有一种水里养出的柔媚,她慵懒的随性姿态一点点透出魅惑的风采来。

    楚函将那朵玫瑰一点点插进她的秀发里,人美,花红,他笑声道,“老婆,你真美。”

    丽姿对着他,缱绻的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