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49章 吾爱倾城大结局---我和美丽的约会1

    楚函将那朵玫瑰一点点插进她的秀发里,人美,花红,他笑声道,“老婆,你真美。”

    丽姿对着他,缱绻的笑。

    楚函真心满足了,记得那日凤凰山上他给她买了玫瑰花瓣的发夹,她不愿意戴,那时他就知道他有机会的,现在,他圆满了。

    楚函坐在秋千上,丽姿平躺着身体将小脑袋搁他大腿上,楚函给她腹部盖了一件嫩黄的毛毯,一手爱怜的抚摸她的秀发,一手捧着一本童话故事书给她讲故事。

    丽姿很快睡着了,她嘴角勾着温馨的弧度,那萦绕眉间的笑意与这春日一般生机而盎然。

    此时乐达走了进来,楚函很少去公司,所以他手里拿着一堆需要批阅的文件来请示楚函,但看到这一幕,他停下了脚步。

    跟着楚函近十年,他从不知道男人的声音可以这般轻柔磁性,悦耳动听…他拿着一本书在念着:从前,在埃及街旁的一所房子里,住着一只名叫爱德华的瓷兔子,这只小兔子被一个阿比林的女孩儿所拥有…

    乐达站立不动,他静静听着,直到听到楚函最后那一句——终于,这只兔子找到了回家的路…

    乐达潸然泪下。

    楚函在讲故事也是在讲自己,原来世间最美的情话不是我将我全部的爱情都赋予了你,而是你就是我的家!

    乐达转身离开,这个时候他不愿打扰,那个男人也不许他打扰,他和丽姿的人生里闯入了太多意外,从此,只愿将彼此珍藏。

    ……

    转眼丽姿怀孕四个月了,这几个月的精心调理让她的脸腮白里透粉,色泽鲜润,她的身材依旧纤瘦,但孕肚却显了出来。

    于是楚函最常做的事情就是盯着丽姿的肚皮瞧,仿佛上面有一朵吸引他的小花儿。

    这日丽姿穿着白色宽松的睡裙躺客厅地毯上,睡裙袖口及裙摆的手工绣花精致素雅,她已经及腰的三千乌发铺散在脸侧…楚函躺她身边,他今日一身休闲的白色衣裤,俊美潇洒…

    他们不是明星或模特,但生活中层现的自然姿态足以媲美风景画。

    楚函将脑袋轻轻搁在她的圆肚皮上,他笑着呢喃,“小棠棠,爸比千盼万盼终于盼到你妈咪的肚皮大了,可是爸比等了四个月,为什么你还不胎动?”

    说着,楚函伸出大掌在肚皮上轻拍了两下,他诱哄着,“小棠棠乖,你要调皮一点,给爸比一点互动。”

    被他拍,丽姿勾着唇瓣“咯咯”笑着,声如脆铃。

    这时奇迹发生了,楚函拍过的地方传来一丝波动,他的大掌还搁在上面,于是波动震到了他的掌心。

    楚函直接懵了,这反应就像是…听到丽姿怀孕时一样。

    回神时他已经拉住了丽姿的小手,他的声音饱含惊喜,还带着丝微颤,“老婆,小棠棠动了,她真的动了,你快来感觉一下。”

    楚函真是乐傻了,他是用手感觉出的胎动,可是孩子在丽姿肚子里,做为母亲,丽姿比任何一个人都先知道。

    刚刚还嬉笑着的丽姿…也懵了,她的一双水眸紧盯着天花板,任由男人裹住她的小手,然后一起贴到肚皮上。

    此刻寂静无声,两人鼻息期待。

    “咚…”

    “咚…”

    “咚…”

    小棠棠连着踢了三下。

    这感觉太奇妙了,楚函都可以想象他和丽姿造出的屁点大的婴孩,她用手,用脚,甚至用屁股撞了肚皮一下。

    这种生命赋予的感动实在让人太动容了,楚函垂眸亲吻在小棠棠踢过的地方,他说,“小棠棠,爸比爱你。”

    小棠棠运动过后就平静了,楚函恋恋不舍的从肚皮上辗转移开,他去看丽姿,这一看,他吓住了。

    丽姿已经泪流满面。

    “老婆,你怎么哭了?”楚函手慌脚乱的抱住丽姿的小脑袋,他将丽姿搂怀里,柔声安慰着,“老婆,怎么了,是不是刚刚小棠棠把你踢疼了?不怕不怕,老婆你再忍六个月,等小棠棠出来后哥哥打她pp替你报仇好不好?”

    “老婆,哥哥知道你辛苦了,哥哥想要你给哥哥生孩子。以后哥哥会加倍宠你,爱你的,一定会保护好你们母女俩。”

    “老婆,小棠棠也分不走哥哥对你的爱,哥哥爱你,很爱很爱。”

    楚函说着甜言蜜语安抚丽姿,但丽姿的情绪一点都没平复,反而越哭越凶,楚函真慌了,孕妇动情绪对自身和胎儿都不好。

    楚函将丽姿打横抱起,“老婆,别哭了,哥哥带你去摘葡萄,我们去年种的葡萄都熟了,哥哥摘给你尝尝。”

    两人走到凉亭里,那些葡萄藤蔓已经爬满了整座凉亭,绿色的叶子健康肥硕,叶子中间吊着一串串紫色袭人的葡萄硕果。

    楚函放下丽姿,他动手摘了一颗鲜嫩水灵的葡萄,然后动手剥了皮,递到丽姿面前,“老婆,葡萄可甜了,你吃吃看。”

    丽姿的鼻翼哭红了,她眼眸里还蒙着一层盈亮的水光,抽了一下鼻尖,她伸出小手去接葡萄。

    “呵…”楚函一声轻笑,他将葡萄送进了自己的嘴里。

    丽姿小手一僵,就听男人道,“老婆乖,来亲哥哥。你亲了哥哥,哥哥就把葡萄喂你小嘴里。”

    这男人!

    丽姿跺脚,半嘟着粉唇娇嗔的瞪他,“楚函…”

    她这声“楚函”甜甜糯糯,还带着少女特有的撒娇,楚函眸色变了变,宠溺道,“老婆,你又想起哥哥名字了?那晚除夕夜哥哥要你,你叫了很多声哥哥的名字,可是清晨你就给忘记了。以后不许忘了,你可以叫我——函哥哥…”

    “呸!”丽姿直接啜了他一口,她轻挑着两道柳眉,百媚丛生的笑他,“楚函,你怎么还是那样坏?”

    她说,楚函你怎么还是那样坏!!!

    楚函修长的身躯募然僵住,就连嘴角宠溺的弧度都来不及收回,他一双妖冶的狭眸逡巡着丽姿的俏面,带着震惊,怀疑…还有很多晦涩的情绪。

    丽姿看着那僵滞的男人,笑的越发灿烂,她抬起脚步向他走去,“楚函,我回来了。可是,为什么你不开心?”

    她说她回来了!

    她问他为什么不开心?

    此时的楚函做不了任何反应,他太开心了,他一直在期待着这一天,他想要一个完整的丽姿…

    可是…他害怕,来了北京后他一直在深深的恐惧与彷徨…他怕她醒了,就会走了…

    因为南宫剑熙!

    丽姿看着眼前这个傻乎乎的男人,什么嘛,她醒了,他不应该给她一个大大的拥抱吗?

    丽姿站定在楚函面前,男人今年31了,细长入鬓的剑眉,画师勾勒出的精美五官,性感薄-凉的唇线,他依旧帅气的一塌糊涂。

    但除了那双天生蕴藏情愫的桃花眸外,他身上再找不出一点轻-浮风-流的痕迹,当然除了对她外。

    他成熟了太多,下颚隐隐冒出的青碎胡渣让他更有男人味,一个抿唇或深思的动作,他就能泄露出睿智和锋锐。他对她呵护备至,成功蜕变成了一个爱家顾家的好男人,有了小棠棠,他满肩的责任与担当。

    “楚函…”丽姿伸出一根小手指去攥他的衣袖,她表现的十分委屈,声音娇软,“楚函,你是怕我醒了,你的哥哥时代就结束了吗?没关系,如果你爱听,我会一直叫给你听。”

    说着丽姿踮起脚尖,她勾住了他的脖子,气吐幽兰,她叫他,“哥哥…情哥哥…我的楚函哥哥…”

    她温柔的声音蓄着呢喃般的酥嗲,她本来就是个懂得随意收敛与绽放自己的聪慧女人,她将风-情与无媚信手捏来,所以她的几声“哥哥”令楚函受不了。

    楚函遒劲的双臂一点点圈箍上她的纤腰,他想将她揉入怀里但又怕伤了孩子,他有些不知所措。

    丽姿伸出小手捧住他的脸腮,她在他的注视中,主动送上了红唇。

    他嘴里好甜,那颗葡萄的甜汁染满了他的口腔,她将小舌挤进去,青涩的撩着他,然后允着他的舌尖。

    等她退出来时,楚函已经将她深深拥入怀里,他埋在她的颈脖里,缓缓而诚挚的说道,“丽姿,谢谢你愿意带着小棠棠回到我的身边,谢谢你给我一个…梦寐以求的家。”

    ……

    在南宫剑熙出院的第五个月里,他见到了楚函和丽姿。

    下午从公司回来,他将车停在了公寓楼下,打开车门,他登上台阶往电梯走去,但身后“滴滴”两声,他回眸看,记忆中的劳斯莱斯幻影。

    驾驶座上的楚函先下了车,他绕过车身打开副驾驶座,于是丽姿出现在了南宫剑熙的视线里,她…怀孕了。

    楚函搂着丽姿的肩膀向南宫剑熙而来,此时他正站在台阶的第三层上,而这对夫妻站在平地上,他有些居高临下。

    “剑熙…”丽姿来到他面前,柔软的叫了一声。

    南宫剑熙看着丽姿,他温和的笑,“悠棠…”

    “你们聊吧,我去抽根烟。”这时楚函开口,他看了眼南宫剑熙,松开丽姿的肩膀,然后转身。

    转身之前他还不忘叮嘱,“丽姿,不要聊太久,你站着会累。”

    丽姿点头,楚函离开。

    南宫剑熙看楚函站在了劳斯劳斯车边,他背对着他们站着,闲散而潇洒的倚靠在车身上。虽说是抽烟,但他并没有抽。

    也是了,丽姿怀孕,他必然早就戒烟戒酒了。

    南宫剑熙觉得今日的楚函不一样了,他对他依然不喜,但没了敌意,其实有敌意就代表有威胁有竞争。

    南宫剑熙心里苦涩且自嘲,这个女人未必擅长表达爱,但她在和风细雨,相濡以沫的生活里已经渐渐让楚函安稳,释然。

    “悠棠,怀孕累吗?”南宫剑熙盯着她的圆肚皮瞧,他眼里一点点渗透出欣慰和欢喜,这是关乎于生命最纯粹的感动。

    丽姿一只小手抚摸上自己的圆肚皮,她的脸蛋沐浴在阳光里一片温暖柔和,“身体累,但是心里满足。”

    “恩,那就好。”南宫剑熙点头。

    “剑熙,谢谢你。”除了这声“谢谢”,丽姿不知道还能说些什么,哪怕她知道这声“谢谢”微不足道。

    南宫剑熙英俊的面上染着柔光,他开口道,“悠棠,不需要感谢,如果真的想谢我,那就让自己幸福吧。”

    他对她的初衷从未变过,温暖的守护和祝福。她幸福了,他就值了。

    “我会的!”丽姿肯定的回答。

    两人没有再言语,但已相视而笑,他们做不成恋人,但这并不妨碍他们的相知相惜,从此他们相忘于江湖,各自幸福就好。

    ……

    楚函在开车,丽姿坐副驾驶座上。

    楚函貌似漫不经心的开口,他问她,“丽姿,你和南宫剑熙很久没见了,应该有很多话要聊,为什么你们只聊了三分钟?”

    丽姿笑,这男人得了便宜还卖乖。

    恐怕她和南宫剑熙的三分钟,比他的三十年还要漫长与难熬。

    她看他,柔柔道,“楚函,以后不许吃剑熙的醋,你跟他不一样。”

    “哦,怎么不一样?”楚函像来了兴致,转眸微笑的看她。

    “楚函,你是我老公,你为我做什么事情哪怕为我死了,我也不会疯的,因为这是你应该做的。可是剑熙不同,他不属于我,我也不能为他得到,他为我做的越多我就越还不了,不想欠他的,心理会承受不住。”

    她在间接的解释她为什么会精神失常了。

    丽姿解释完,楚函还紧盯着她瞧,他虽是笑着,但眸光深邃且认真。丽姿吃不准他的想法,攥着他的衣袖撒娇,“楚函…”

    “丽姿,再说一遍。”楚函突然开口了。

    “什么?”丽姿疑惑。

    “丽姿,再说一遍我是你老公…或者,叫声老公给我听听,恩?”

    “不要!”丽姿甩了他的手臂,她白皙的脸蛋透出一层诱-人的粉色,“哼!”一声,她鼓着双腮懊恼道,“楚函,我叫过了。”

    “刚刚我没听清,丽姿乖,再叫一声。”楚函诱哄着。

    “不是刚刚。楚函,我没怀孕时偷偷醒过来两次,一次是你发高烧,一次是…除夕夜。”

    听到她的话,楚函连眉梢都飞扬了,他勾着唇瓣“呵呵”两声低笑,然后伸出手臂将她的小脑袋揽过来,让她枕他宽阔的肩膀上。

    丽姿含着缱绻的笑意靠他肩上,他笑的不停,她就用粉拳锤他,“不许笑!”

    楚函停止笑意,侧头亲吻着她光洁的额头,“丽姿,你怎么那么大胆?给我换衣服,喂我喝水,趁机吻我,还叫我老公,说你爱我?怪不得除夕夜你的手技那么好,坐我身上濒临极限的一遍遍尖叫,丽姿,你太不知羞了!”

    “楚函!”丽姿真气了,她跺着脚想离他远远的。

    “丽姿…”楚函将她的小脑袋按住,“丽姿,我不笑你了,但是,现在把那句话再说给我听听,我一直以为那是…一场梦。”

    他的“一场梦”令丽姿的心房酸酸胀胀的,她满眼心疼。

    丽姿亲昵的挽住他的手臂,然后攀在他肩头,凑近他耳膜,柔柔说着,“楚函,我爱你…老公,我爱你…哥哥,我爱你…”

    她爱他,从8年前就开始。

    她爱他生活里的每一种模样,不曾忘怀与他的点滴曾经。

    “呵…”楚函满足的喟叹一声,他半阖着狭眸,轻蹭着她的小脸蛋,他一直幻想着这一天,他终于迎来了完美的人生。

    只是…

    “楚函,不要为我们流失的第二个孩子难过,我不怪你。”

    她一语道出了他心里的遗憾,他一直不敢对她说的秘密。

    “丽姿,真的不怪我吗?毕竟…”

    “嘘!”丽姿用手指挡住他的唇,她摇着头,“楚函,那孩子不是你能控制的,这世间很多人讲求缘分,强求不得。不要太偏执,让她好好的去,如果缘分深,我相信她们都会回来的。”

    “恩…”楚函点头,他看着丽姿的圆肚皮,眸里柔情四溢,“丽姿,我爱你,爱你曾经给过我的所有!”

    ……

    这日是个约定日,今日是夏彤,丽姿,舒妃和方懿这四个女孩在22岁时曾许下的和岁月美丽的约定。

    这同样也是一个单身party,不允许任何男士参加。

    这里是全市首屈一指的帝王酒店,某男斥巨资包下了酒店里的公主殿给她们狂欢。殿里遍眼都是如梦似幻的鲜花气球,紫色曼陀罗和蕾-丝飘逸的帷幔,布景极致奢华。

    夏彤在两个月前产下了女儿,她和林泽少所期盼的小安安。

    夏彤身材恢复的很快,杨柳细腰,媚眼翘臀,生养过两次的她更加玲珑曼妙,就连一张巴掌大的小脸也越发精致水灵。

    她今日穿了一件撞色的宝蓝长裙,摩登又异域风情,前身橘红和柠檬黄的明媚mix,让人惊艳无比,更让她气质爆发。

    怀孕5个月的丽姿被楚函养出了一身水嫩和娇气,她穿着浅薄荷绿针织开衫内搭白色连衣裙,温柔清新的淑女风。

    舒妃这段时间成了网络知名作家,谁曾想到这个喜欢抱着书无线yy的腐女竟然凭借一本网络书火爆闻名,当然,这不排除她身为中国作家协会委员的公公及大学教授婆婆的鼎力支持。

    哦,她写的这本书名曰——霸道总裁爱上我!

    似乎应景着她文人的气息,她今日穿着一身五彩偏金属感的包臀短裙,简练优雅的线条,白色镶钻的小包,她找到了属于自己的领地。

    而这些年方懿的丈夫孙成浩成了国际大腕,他在格莱美金曲奖上登顶巅峰,成了国内炙手可热的天王,方懿自然成了天嫂。

    陪着孙成浩出席各种大型场合,方懿的审美观日趋大气和流行,经典的格纹裙是巴黎时装周的大热潮品,黑白色的间隔演绎,简单而具法式浪漫风情,方懿一举一动展露着恰到好处的教养和礼仪。

    四人在殿里相见,纷纷“啊”一声尖叫后围成一团。

    舒妃拍着丽姿的肩膀先开了口,“姿姿,太好了,你终于不是傻子了。知道你怀孕的消息后我担心的要死,我就怕你大傻子怀了小傻子。”

    夏彤,方懿,“…”

    丽姿淡定的睨了舒妃一眼,她今日用发簪绾着发,额前稀疏的齐刘海让她无媚浑然天成,她撩着腮边的秀发指着舒妃的肚子道,“舒妃,我们说好的象征母性光辉的赘肉呢?你还我双胞胎干儿子。”

    舒妃自然知道丽姿在嘲笑自己,她迅速将话题抛给夏彤,“彤彤,说到儿子我就想问问你,你和林总准备什么时候生第三胎?”

    “三胎?”夏彤手里拿着一只高脚杯在喝饮料,闻言她差些将饮料喷出来,她…她为什么还要生?当她造孩子的机器呢!

    “妃妃,彤彤现在有儿有女万事足,不会再生了。”方懿给予中肯的回答。

    夏彤极力点头想表示赞同,但只听一声嗤笑,舒妃对此嗤之以鼻。

    舒妃,“彤彤,林总能力那么强,你们两个孩子够吗?”

    夏彤,“…”

    聪明的夏彤迅速将皮球踢给丽姿,她握着丽姿白皙的纤臂,然后指着她臂弯里的一颗草莓,“够不够,在场姿姿最有经验。”

    丽姿脸一红迅速将话题扯开,她指着正吃奶油的方懿说道,“方懿,我们追捧的天嫂,奶油沾你嘴角了,姿势不雅。”

    方懿将小块奶油悉数塞进嘴里,她扬着手里的红酒,笑道,“去他NN的天嫂,今天我就只是我。”

    四个女人纷纷大笑,大家一起站在长形餐桌边,方懿倡议道,“今天为了庆祝我们永远的29岁,我们一起举杯欢庆。”

    “好。”三个女人回应。

    餐桌上放着各种饮料和红酒,夏彤和丽姿的馋瘾都被勾了出来,她们选了各自衷爱的Latour和Mouton给自己斟酒,四人干杯。

    夏彤和丽姿是开开心心的喝红酒,但红酒到嘴里,她们都蹙了眉。

    “这什么酒,跟白水似的?”两人异口同声。

    ps:6000字奉送完毕!

    接下来我的感谢词!(我也不知道最近肿么了,感谢词老说我有广告嫌疑,哎,分两拨写吧。)

    首先谢谢本文的又两个土豪妹纸3946766和784811的6000打赏,爱你们,么么哒。

    其次谢谢一直陪伴我走来的书友妹纸,猪猪妹纸和温柔妹纸的打赏,谢谢思密达。再谢谢一直坚持不懈给我打赏了n次的13403514996,孙海云,祤LOVE123,957791777四位妹纸的打赏,群么么。

    最后,三儿原本以为今日完结的,但是看来明日楚丽还有2000字,你们懂的,三儿每一个故事的结局都想尽量写细腻和完美了。

    明日2000字楚丽外加几千字的杉菁,后日正式开启南宫模式,不会长,大概十几章。南宫后就是让你们嗷嗷叫的柳君啦,华丽丽的虐心之恋,哈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