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52章 花开陌上香1

    南宫剑熙昏迷了两个月,这日他苏醒了。

    南宫剑熙缓缓睁开眼,昏迷了这么久让他一时接受不了从窗户那里照射进来的晨曦,他闭眸,再睁开。

    他像是做了一场梦,梦里不知花落,谈不得春风,他浑浑噩噩的走到空无一人的巷子里,周遭是死一般的静寂和无穷无尽的黑幕。

    再睁开眼,他还是找不到一丝鲜活的存在感,南宫枫宇那几刀刺在了他的腹部,仿佛抽走了他所有的生命力。

    他依旧觉得…混沌。

    南宫剑熙的苏醒迅速被守在病房里的Alva捕捉到,Alva喜出望外,他情动激动跑上前,“boss,你终于醒了。”

    南宫剑熙点了点头,发出的声音机械而嘶哑,“恩。”

    “boss,太好了,你可是南宫家族的主心骨和未来的希望,你不知道你昏迷这两个月里,我们多焦虑。boss,我按响病床铃,让医生给你检查身体。”

    南宫剑熙无异议,Alva动手按响了床铃。

    “Alva,”此时的南宫剑熙侧眸看Alva,他艰涩的发着声,眸里一片真挚的心疼和关切,“悠棠…她…怎么样了?”

    Alva很气愤,他在心里为自家老板不平且不值。

    他不知道那个悠棠究竟对boss下了咒,boss险先为她丧命,连清醒后的第一件事也是对她念念不忘。

    而她倒好,疯了就一了百了,而那个楚函更可恨,他竟带着悠棠远走高飞,对boss不闻不问。

    他们太没良心了。

    但Alva不敢将这些话说出口,他安慰着,“boss,那天楚函及时赶到救下了…悠棠,悠棠很好,她和楚函一起去北京生活了。”

    南宫剑熙没有过多的惊讶,这一切都是意料之中的,鼓市有太多糟心的回忆了,楚函应该带她走,跟她重新开始。

    这时有医生带领着一批护士走了进来,南宫剑熙的身份足以令医生恭敬,医生给他检查着身体。

    病房里很安静,偶然传来的也是医生关心的询问,南宫剑熙一点点心慌,这种静寂让他有些喘不了气。

    南宫剑熙呼吸有些不稳,他不知道是不是那两个月怎么都逃脱不了的黑色梦靥让他有了心理恐惧,他觉得不适。

    这时一道娇俏且欣喜的声音响起,有一个女孩拨开人群冲到了他的面前,“南宫剑熙,你终于醒了。”

    来人是安又灵。

    安又灵穿着一身白色长款麻花针织毛衣与紧身小脚裤,外搭深蓝色的毛绒小外套,她后面还背了一个棕色的大书包,潮流而时尚。

    宽大的白色围脖遮住了女孩尖巧的下巴,她一双清澈灵动的眸子染着温暖的笑意,精致娇美的脸蛋更是青春洋溢,她扑面而来的蓬勃生机。

    Alva发现boss从醒来就很平静,撑得上沉默,他英俊的面上没有任何情绪,非常淡漠。

    但安又灵的出现倒令boss动了动,boss似乎小幅度的咂了嘴,那感觉像是——咦,怎么又是你?!

    安又灵自动忽略南宫剑熙给予的冷漠反应,她走到床边,很自然的拿起一个软枕垫在床头,然后扶着他的胳膊让他坐起,“南宫剑熙,医生说你这样睡下去会成植物人,于是我昨天就在你耳边念叨,如果你敢成植物人,那我就把你栽进泥土里,呵,没想到你这么不经吓,今天就醒了。”

    “呵…”被她扶坐起,南宫剑熙没有挣扎,一则他没力气,二则倚靠在床头比较舒适,他笑,“原来我是被吓醒的,那谢谢安小姐的恐吓。”

    安又灵还真把这当成了男人的感谢,她“咯咯”的娇如黄莺的巧笑着,小手一挥,豪爽道,“不用谢。”

    这时医生笑了,“南宫先生,你身体恢复的很好,再住院观察几天就可以出院了。南宫先生,你这女朋友真好,这两个月里她每天都来看你,给你擦拭身体,换洗衣服,照顾的无微不至。”

    “医生,我不是…”听到“女朋友”这词,安又灵羞赧的想解释。

    但南宫剑熙出声打断了她,他对医生道,“谢谢医生,你们可以出去了。”

    于是,医生带领着护士走了出去。

    安又灵搬来一张椅子坐南宫剑熙的床头,她将外面带来的小米粥端手上,然后用小勺喂他喝粥,“刚刚你为什么不解释?”

    “为什么要解释?听说你给我擦身体换衣服,你没经过我同意对我做了这么亲密的事儿,现在你再解释你不是我什么人,别人会怎么想?他们会以为你精神有问题,是傻子。”

    “而且,”南宫剑熙蹙着眉看着她小手上的小米粥,小米粥熬着很稠,清淡的香气四溢,上面还冒着腾腾的热气,“而且跟我南宫剑熙扯一起,辱没了你安家,还是辱没了你?”

    安又灵一听,当即不开心的撅起了小嘴。

    这是什么解释?他误导别人,还觉得她高攀了他?

    安又灵偷偷看了一眼男人,他英俊的眉宇含着淡淡的虚弱和倦怠,棱角分明的五官隐在坚毅与疏离里,优越的涵养和家世更让他无时不刻不向外散着优雅…

    安又灵觉得脸蛋发烫,如果…的确是不辱没…

    “安小姐,你在笑什么?”南宫剑熙将安又灵的表情尽收眼底。

    “我笑了吗?”为了掩饰心虚,安又灵当即挺起小胸-脯,“我笑当然是因为你好笑,那你呢?你怎么知道我笑了,你偷看我?”

    南宫剑熙丢给她一记白眼,“你这么大的活人杵我面前,我能当不存在吗?要不明天你带块布来遮住自己的脸。”

    “狡辩!”安又灵鼓着粉嫩的双腮瞪着他,她忽又“嘻嘻”的笑了,语气甜柔羞涩,“明明是因为我好看你才看的,你还不承认!”

    南宫剑熙,“…”多自恋的小p孩。

    一旁的Alva却知道了boss不解释的用心。

    20岁的小姑娘为一个男人宽衣解带,悉心照顾,如果两人不是男女朋友,这谣言四起,必然会伤了她的清誉。

    而且“南宫”可是一个金字招牌,和他扯上关系,不论是安家还是安又灵,都会身价翻倍,财源不断。

    Alva感慨,boss对安又灵虽是冷了点,但终究是惦记了她的好。

    “这个小米粥味道极好的,你张嘴,吃两口。”安又灵将小勺抵在了他的唇边。

    南宫剑熙看了看粥,然后顺从的张嘴,吃下,他点头,“味道是不错,但是,你怎么知道我今天醒?”

    他今天醒,所以她恰巧带了粥吗?

    “不是啊,我每天都会给你带份小米粥,只是你今天恰巧醒了,呵呵…”女孩笑着,秀气的眼角细成一条缝,微微上钩,很美。

    见两人一个喂粥,一个吃粥,Alva识趣的告辞了,他道,“boss,这两个月你不在,公司里堆积了不少需要你签字的文件,我去公司拿过来让你批示。”

    “恩,好。”南宫剑熙点头。

    ……

    南宫剑熙吃下整碗粥,安又灵抽出纸巾给他擦拭了嘴角,然后站起身,“南宫剑熙你先自个玩着,我去洗碗。”

    男人没回答,那意思是——请便!

    这是典型的白眼狼!清醒了没声感谢,吃了她的粥又不理她。

    安又灵心里“哎”了一声往门边走,女孩天生活泼开朗的性子让她的鹅蛋脸庞沉浸在一片绚烂的阳光浴里,也真是她脾气好不跟他计较。

    ……

    安又灵洗好碗后推开病房门,南宫剑熙下了床,他正站在窗户边。

    男人一身蓝白条的病服,这两个月他又清瘦了许多,但男人天生健硕的骨头架子让他依旧修长而挺拔。

    他两手自然的撑窗台上,窗外刮进来些许冷冽而清新的寒风,寒风吹乱了他的黑发,让他平日温润的性子多了很多凛然与薄凉。

    安又灵扣在门把上的小手慢慢攥紧,她一双灵动的水眸里划过淡淡的感伤,他是喜欢丽姿姐姐的,只可惜…

    她还清晰记得在墨西哥见到南宫剑熙的第一面,当时他捂着流血的腹部跌跌撞撞的走着,他倒在地上,她上前看…

    他正盯着满是繁星的天空,但繁星璀璨的光亮全都湮灭在了他的黑眸里,他眸里惨淡而空洞…他嘴角勾翘着,清浅落寞的弧度不知笑苍生还是笑自身…

    从那时起,安又灵就懂了,原来这是属于一个男人的忧伤。

    安又灵关上门,她站南宫剑熙身后叫了声,“南宫剑熙…”

    南宫剑熙还维持着刚才的姿势,他似乎没听见。

    于是安又灵走到他身边,她顺着他的眼光看楼下。楼下是医院休闲娱乐的场所,那里有玩耍聊天的人群,时刻传来着欢声笑语…

    “南宫剑熙…”安又灵伸出一只小手攥他衣袖,“你在…看什么?”

    安又灵说这句话时停顿了一下,因为她碰上南宫剑熙手臂时,他剧烈颤动了一下。

    他似乎看得太入神,被她惊醒了。

    南宫剑熙缓缓收回目光,他迎上女孩疑惑的眼神,阖动着薄唇,低声答,“没什么,那里有…人声…”

    虽然他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安又灵敏锐的听觉捕捉到了,“人声?”她捂嘴偷笑,“南宫剑熙,你无聊早说啊,我可以唱歌,跳舞,讲故事给你听。”

    按照女孩的理解,他必定是无聊透顶了,才会去寻觅人声。

    南宫剑熙没说话,他淡漠的眸光带着莫名的省视逡巡着女孩的脸。

    “你不相信?”安又灵以为他怀疑她不会唱歌,跳舞。“那好吧,为了证明我的实力,我现在跳一个——两只老虎给你看。”

    两只老虎 两只老虎

    跑得快 跑得快

    一只没有眼睛 一只没有尾巴

    真奇怪 真奇怪……

    女孩边唱边跳,她的声音娇俏,唱歌时还带着一股说不出的甜软,那歌声回荡在病房每个寂静的角落里像衍生出了无数道欢快跳跃的乐符。

    女孩时而摇手时而摆臀,有时眨着清纯水汪的大眼,她娇美的脸线镀在晨曦的光亮里,明眸皓齿,聪慧伶俐。

    这是个纯洁而可人的姑娘。

    两只两虎唱了三遍,安又灵停了下来,她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双眸璨若星辰的向南宫剑熙看去,她问,“喂,我唱的好听吗?”

    她像等待夸奖的小孩子。

    南宫剑熙未答,但他动了,他迈开长腿一步步逼近安又灵。

    安又灵见他目光深沉的向自己走来,她有些不明所以。这男人虽然温润,但自有一种睿智内敛的强大气场在。

    “砰”一声,安又灵秀气的后背撞上了冰凉的墙面,原来她被逼退到了墙角。

    男人一条手臂撑在墙壁上,他修长的身躯将她堵在了墙壁和他的胸膛里。他身上的病号服是专人打理着,泡了柔软剂,有淡淡的薰衣草香。

    他吹了寒风,胸膛里有些冷冽,但两人距离太近,他鼻尖喷洒出的温暖气息拂在她水嫩的面颊下,“轰”一声,她整个人都燃烧了。

    “你…南宫剑熙,你…做什么?”安又灵迅速竖起两条纤臂挡胸前,满身的紧张和戒备,她口吃了,“南…南宫剑熙,你…你不会以为我给你唱…唱一首歌,你就…就认为我喜…喜欢你吧,你想…想吃我豆腐?”

    她可是纯纯的姑娘,除了爸爸和…他,她还真没有和别的男生亲近过。

    南宫剑熙横扫着女孩白里透红的面颊,她腮边的秀发落了下来,晶莹圆润的小耳垂依稀可见。

    她水汪汪的眼眸就像夜猫子,澄清透亮,她慌张着,还带着女孩的…羞涩。

    “豆腐?”南宫剑熙的目光向下移,停驻在了女孩发育还不成熟的胸前,他毫不留情的讥诮着,“安小姐,你的豆腐在哪?”

    安又灵准备甩他一巴掌以惩罚他的轻-浮,但他豆腐在哪的言论瞬间令她炸毛,她挺起胸,“喂,南宫剑熙你近视一千度吗,我32b你看不出?”

    “呵…”男人听见她报出的尺寸,笑了。

    安又灵恨不得咬断自己的舌头,她…她暴露了…

    “安小姐,你如果再小一点的话就买不到bra了,你可以穿…裹胸。”南宫剑熙逮到机会可劲调侃她。

    “…”安又灵几乎抓狂。

    在她要抓狂的时候,男人低醇清冷的嗓音穿透进耳膜,他问着,“安小姐,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

    “恩?”安又灵抬眸,错愕。

    “从墨西哥见了我就对着我死缠烂打,我昏迷住院时你陪着,脱我衣服,看我身体,喂我吃粥,唱歌讨我欢心,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安又灵觉得面红心跳,她有一种被别人抓了包的感觉,她语无伦次,“我…我…那当然是因为你是我病人…”

    “呵,因为我是你病人,所以你对我无微不至,那…这样呢?”

    男人突然压下了身躯,他一张英俊的脸庞急速靠近,英气的剑眉,好看的五官,就连脸型轮廓都透出一层内敛而迷人的气质。

    那骤然而至的男人阳刚充盈在了安又灵的每个细胞里,她双腿打颤,“啊…”一声尖叫后紧闭上眸,她的身体往后贴。

    但她已无路可逃。

    而男人慢慢凑近了薄唇,转眼就要覆压上她水润的红唇,倾城掠地…

    “南宫剑熙,不可以…”安又灵慌张的大叫,“南宫剑熙如果你亲了我就要对我负责,你要向我爸提亲…”

    南宫剑熙停住了,他看着女孩不停扑闪的长睫毛笑出声,“安小姐,有多少人对你负过责了?”

    他什么意思?!

    安又灵睁开眸瞪着他,她脱口而出,“南宫剑熙,我还有初吻和初次的好么?不信,你来查验!”

    安又灵真是气糊涂了才会说出“查验”这种话,在她羞到无地自容时,南宫剑熙抽回了手臂,站直了身。

    他突然的离去让安又灵周身一凉,这固然可以缓解她的尴尬和燥-热,但不知为何,她心里觉得…小小的失落…

    在她胡思乱想时,南宫剑熙开口了,他脸色温和,但眸里疏离而冷淡,“安小姐,你应该还在读书吧,快回学校去吧。你爸的公司用不着和我攀亲带故,你跟我更不适合,不要再将时间浪费在我身上。”

    南宫剑熙边说边转身,但安又灵叫住他,“喂,我们为什么不适合?”

    她知道她欠耳光,但是她就是很想问。

    南宫剑熙转眸看了一下她的身材,“你太小了,我对H型的身材没兴趣。如果勉强在一起,性-生活也会不和谐。”

    什么?

    她…H?

    性…性生活?

    下-流,龌-蹉,卑鄙,无耻…安又灵在心里将他骂了千百遍。

    但看着南宫剑熙向前走,她又出声叫住他,“喂,南宫剑熙,你去哪里?”

    南宫剑熙没回头,他看着前面的门,“你没看见吗?我上洗手间。”

    ……

    南宫剑熙以为他将上厕所的意思表达的很清楚了,但是他看着身旁突然加塞进来的某人很无语。

    “安又灵,你究竟想干什么?”再好教养的南宫才子也被逼急了,她还真是没脸没皮,阴魂不散了。

    “我帮你…”安又灵用手指指了指他还绑着厚重纱布的双掌,那天为救丽姿,他双掌的静脉都被割断了,医生嘱托不可乱动。

    “安又灵,出去!”南宫剑熙觉得再跟她废一句都嫌多,她毫无礼义廉耻。

    但他的话音刚落,她的小手就袭击上他的裤子,“南宫剑熙,你是纯爷们吗,我都没害羞,你在别扭什么呢?你那小虫一样的尺寸你以为我看的上?”

    他身上穿着病号服,裤子宽松,女孩扒他衣服的姿势很熟练,他根本没来得及阻止,他某处就凉了。

    “安又灵!”南宫剑熙火了。

    女孩将男人的裤子扯下了一点,小手钻进他的小库里就将那小虫一样的东西握手心拿了出来,她用两指夹着,然后抬眸看着面色如铁锅一般黑沉,但又像烙铁一般暗红的某人,无辜的说道,“乖,嘘嘘。”

    南宫剑熙,“…”

    安又灵,“难道你嘘不出来?那好吧,嘘…嘘…”她拖长着声,像诱导婴孩一般诱导他尿尿。

    南宫剑熙,“…”

    安又灵十分鄙夷的看着某男的某物,然后“哼”一声轻蔑的侧开眸,她感叹,“哎,这男人天生短小软,这究竟有治没治了?”

    南宫剑熙,“…”

    ……

    安又灵缠了南宫剑熙一整天,打发了她后,时间都已经是下午5点了。

    南宫剑熙正倚靠在床头思考事情,“boss…”Alva推门而入。

    Alva将手里的文件搁在床柜上,然后将手里的平板电脑端放南宫剑熙肚腹处的被褥上,电脑里的视频正开着,“boss,是老爷子的视频。”

    视频里的南宫老爷子正坐在豪华的真皮沙发上,他后面的背景是一排书柜。

    这书柜沉蕴古香,是古董拍卖会上老爷子以天文数字竞下的春秋之木打量定制的,上面整齐排列着各种商政界的书和人文荟萃,这里可以窥视出南宫家族的权势和老爷子性格之严谨与犀利。

    老爷子精神矍铄,他脸上架着一副老花眼镜,手里拄着拐杖,他看着自己的孙子是恨铁不成钢,半天才道,“你醒了。”

    这一句无关痛痒,但已是爷爷给予孙子最好的问候。

    “爷爷,对不起,让您担心了。”南宫剑熙坐直身,十分愧疚的道歉。

    南宫剑熙自幼由爷爷栽培长大,对爷爷十分敬仰,他们爷孙俩的感情很深。

    后来为了丽姿他和爷爷第一次发生争执,爷爷当场用鞭子抽了他十几下,然后自己心脏受不了晕厥了。

    爷爷醒后就搬出了南宫家,虽然他和丽姿会定期去探望,尽孝,但爷爷显然对他失望透顶,很少与他讲话。

    这一年他,丽姿和楚函闹出了很多风波,但爷爷退居幕后,再不肯出面,那些风波都交给了南宫家族优秀的危机公关去处理。

    这次视频是爷爷对他最大的妥协和让步。

    ps:6000字奉送完毕!

    昨日评论区冒泡了三十多位妹纸,大家的大意都问三儿啥时写杉菁,想劝我尽快写,我在这统一回复下。

    杉菁文肯定要留在下一个新文来写,而且是不输于正文的大番外,三儿非常喜欢杉菁的故事,也会尝试写很多不同的元素。

    而下一个新文的正文还是写楚棠,男主保密,这是一个总裁文,楚棠是一个有点小白,性格倔强,但超级善良的小姑娘,至于男主(嘿嘿嘿……)

    新文要等这个文结束后才开始,估计要6月份。

    最后那啥,三儿最近发现一本文超级好看,当然也是三儿的好基友偷腥小狸的新文——《天才儿子萌妈咪》,接下来请允许三儿放一段十分精辟的简介。

    五年前,他残忍告诉她,“你不配拥有我的孩子。”当她发现自已已经怀孕时,为了保护腹中孩子,她坚决起诉离婚。

    五年后,她回国探亲,转身遇见他,她假装不认识,他却突然堵住他的去路,勾唇冷笑,“偷了我的东西,还想逃到哪里去?”

    “谁偷了你的东西?五年前我们不是都算清楚了吗?”她心中一颤,埂着脖子大声说道。

    “是算清楚明面上的,但是暗地里偷的呢?”

    “谁……谁偷了你东西了?”她强持镇定。

    “偷了我的儿子,你想逃到哪里去?小东西?”男人低沉冷酷的声音愤然响起。

    看见没?一看这简介就知道是那种小虐怡情,再加霸道总裁,外加天才儿子嗨翻天的精彩文,妹纸们有喜欢这类菜意向的,可以多多捧场,么么哒各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