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54章 花开陌上香3

    被安又灵打扰后,南宫剑熙再提不起来相亲的兴趣,他回了公司,这一忙就是下午5点钟。

    正处理着手里的文件,alva叩响门,带着一个长相极其俊俏的男孩走了进来,alva道,“boss,这就是我给您聘请的私人男秘书。”

    南宫剑熙抬眸看了看男孩,男孩20岁左右,白净俊美,身材修长,是那种颜值爆表的文弱书生。

    “做个自我介绍。”南宫剑熙开口。

    男孩见南宫剑熙清冷淡薄的眸光向他看来,他心跳加速,他是做梦也不敢想会有机会伺候这样的大人物。

    “南宫…总裁您…您好,我叫思本,我…我来自于…”男孩十分紧张,磕磕绊绊的语无伦次。

    南宫剑熙蹙了眉,他脑海里浮现出一张鹅蛋脸,那个女孩似乎不能接受他的靠近,他一靠近她她就像这么结巴。

    “行了!”南宫剑熙语气不善的打断思本,因为突然想起了那个小p孩,他心情些许烦躁,他看向alva,“他行吗?”

    alva知道boss这是在怀疑他的判断能力,他心里大呼冤枉。

    他面试这个男孩时,这男孩口若悬河,能说会道,boss,人家分明是见了你紧张,所以发挥失常好么?

    alva一本正经的点头,“行。”

    开玩笑,这男孩可是他从当红同人馆弄来的一品小生,至今还是雏,若不是看在boss魅力大,人家可是卖艺不卖身的。

    见alva这么笃定,南宫剑熙也就默认了,这男孩声音还算好听,让他读个报纸闹出点声响还是可以的。

    南宫剑熙起身,“那行,思本你跟我回家吧。”

    alva一听面色彻底垮了下来,没什么比亲眼见证男神堕-落更悲催的事情了。

    “对了alva,公寓里的阿姨找好了吗?”南宫剑熙走到办公室门口,突然转身问。

    alva当即站直身,堆笑道,“boss,阿姨找好了,你们回家就可以吃到香喷喷的饭菜了。”

    ……

    于是当南宫剑熙打开公寓门,看见一道熟悉的俏影时,他直接楞住了。

    这女孩当真阴魂不散了,现在竟堂而皇之的闯入他家里了。

    瞧瞧她那随意的模样,简直把这当自己家了。她一会儿跑去扯扯他家窗帘,然后咂嘴摇头,许是感慨他品味不好。一会儿又垂眸检查着地板缝里有没有灰尘之类,像是推测他的私生活…

    “咳…”南宫剑熙实在无言以对,索性咳嗽了一声以做提醒。

    安又灵正在仔细的观察这栋公寓,她太入神了,所以南宫剑熙那一声咳嗽吓了她一跳,“啊”一声尖叫后,她拍着小胸-脯抱怨道,“喂,你回来都不吭声的,吓死我了。”

    她还恶人先告状!

    “呵…”南宫剑熙气极反笑,“安小姐,你擅自闯入别人家还希望别人向你吭一声,你会不会太荒谬了?”

    安又灵发现他说的在理,她的确是不请自来的。“呵呵…”她自知理亏的讪笑着,近前两步道,“南宫剑熙,你听我解释…”

    南宫剑熙环视着公寓,打断她,“我请来的阿姨呢?”

    “阿姨?”安又灵漂亮的水眸开始心虚的漂浮,她青葱白的指尖向上一点点数着,像在数乌鸦,“那个…阿姨她身体不适,我和她是好朋友,她让我来带班。”

    她话音一落,就听见男人低沉的一声,“说实话!”

    安又灵迅速垂下小手,站直身,她看向南宫剑熙清冷的黑眸,然后眨着澄净灵动的眼眸,委屈道,“我来这里时正巧遇到那位阿姨,我给她钱让她不用来了…”

    “安小姐,你包里能放多少钱,会多过于我给的薪酬吗?你还想诓我?”南宫剑熙冷漠讥诮的瞥着女孩。

    他用得着这么犀利吗?“那个…她不肯要,于是我就说…说你出了车祸,现在还躺医院里昏迷不醒…”

    那阿姨一听这话长吁短叹了好久,她也不要安又灵的钱,说不是她劳动的钱她不能白要,所以安又灵心安理得的接过了阿姨手里的钥匙。

    接下来的话安又灵自然不敢说出口,男人的眸色深沉,骇厉,安又灵气场弱,当即耷拉下了小脑袋。

    一道凌厉的寒风从身边刮过,南宫剑熙已经走进了客厅,“哐啷”一声,他将车钥匙扔茶几上,他平复着粗喘着胸膛,压着声道,“你,给我出去!”

    身后没有丝毫动响,南宫剑熙闭上眸,再睁开,“安又灵!”他“唰”的转过身,含着巨大的怒气低吼着。

    但这声低吼被遏制在了喉咙里,女孩不知何时走到了他身边,她伸出小手怯怯的攥他衣角,她垂着眸,晶莹的泪珠“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地板上。

    安又灵小声的啜泣着,“南宫剑熙,你别生气,我知道错了。可是…可是我真的很喜欢你,我想和你在一起。你可以拒绝我,但是可不可以不要对我这么凶,我害怕…”

    女孩伤心的哭泣着,她抽动的小香肩和攥衣角的小动作惹人怜爱,南宫剑熙的角度可以看见她半嘟着粉唇,沾着水雾的长睫毛像两把刷子覆在眼脸下,她似乎委屈极了。

    她委屈什么?!

    南宫剑熙清楚知道她一点都不委屈,她小小年纪一肚子心思,最坏的人就是她!

    可是她才20岁,还是个小姑娘,他不能真凶了她吧。

    况且…喜欢无罪,他曾经那么喜欢…悠棠,被喜欢的人拒绝是什么滋味,他知道。

    想起悠棠,南宫剑熙的心一点点的痛了。

    “你…你别哭了…”南宫剑熙放软声音,他的语气充满无奈,“安小姐,你不是我喜欢的类型,我们真不适合。”

    他喜欢的类型?

    不就是s型嘛!

    他给她等着。

    安又灵抬起了眸,她精致的鹅蛋脸上依旧是柔柔怯怯的表情,她撒娇似的攥了两下他的衣角,甜糯着声道,“南宫剑熙,我没有强迫你接受我,我们可以先做朋友啊。你不是需要阿姨做饭吗,我厨艺可好了,我现在就去做晚餐给你吃。”

    “不需要!”南宫剑熙拒绝。

    但他刚说完话,女孩澄净的水眸里又蒙上一层氤氲朦胧的水气,这次她没有直接哭,只用贝齿紧紧咬住红润的嘴唇,隐忍着不哭。

    她不哭的模样比哭泣的模样更折腾人。

    南宫剑熙要抓狂了,他耐着心,和颜悦色的问道,“你会做饭吗?”

    “会啊,”女孩破涕而笑,她粉嫩的脸蛋上还挂着泪珠,在耀眼的灯光照射下十分迷人,“我妈很早就去世了,爸爸虽然疼我,但有时候出差也会顾及不到我,所以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料理家务,学厨艺了。”

    这番话真正让南宫剑熙动容了,他逡巡着女孩清纯而爽朗的俏容,坚毅的心房融化了一块。

    明明是富家女,即使很早就没了母亲,但她依旧保持着健康,活泼,开朗的心态,她这种不屈服于生活的人格魅力难能可贵。

    南宫剑熙脸上的表情变化被安又灵灵敏的捕捉到,她心里窃笑不已,但面上恬静,她转身向厨房走去,“南宫剑熙,时间不早,我给你做饭。”

    “安…”南宫剑熙想阻止她。

    女孩回眸给了他一记甜甜的微笑,“剑熙,我以后可以叫你剑熙吗?你可以叫我灵灵,我爸爸都这样叫我的。”

    南宫剑熙,“…”

    见男人无话可说,安又灵步履轻盈的走入了厨房,一到厨房她一手撑台面上,一手揉着自己的大腿,哎呀妈呀,刚才为了哭,她使劲掐了自己一把,好疼!

    ……

    安又灵动作迅速的做了四菜一汤,端上了餐桌。

    对于思本这个突然杀入的“第三者”安又灵表示不喜,当然思本看了安又灵表白的那场戏后对她敌意也很深。

    但在南宫剑熙面前,两人狠狠互瞪一眼后分坐在对面,安静的吃饭了。

    安又灵动筷子夹了一块橙汁排骨放南宫剑熙碗里,“剑熙,这是我的拿手菜,你尝尝好吃不好吃。”

    她的筷子在离他碗一寸距离时被另一双筷子夹住,南宫剑熙蹙眉道,“不要互相夹菜,各吃各的。”

    他在墨西哥长大,一直接受着西方的餐桌礼仪,像夹菜这种事他没做过,也不需要别人做。

    “为什么不夹菜?”安又灵愣愣的看着两人绞在一起的两双筷子,她坦诚道,“剑熙,你是觉得我夹菜给你是把我的口水过给你了吗?可是,你现在绞着我的筷子,是把口水过给了我。”

    南宫剑熙听到这话迅速收回筷子,而安又灵筷子一得脱迅速将那块橙汁排骨丢进了他的碗里。

    南宫剑熙脸黑了,他想将排骨还给安又灵。

    谁料安又灵直接将自己的小碗捧到他手边,她“咯咯”笑着,“剑熙,原来你不喜欢被动,喜欢主动,那好吧,我不嫌弃你的口水。”

    南宫剑熙,“…”他已经夹在筷子上的排骨还也不是,不还也不是。

    ……

    吃过饭,安又灵就去刷碗。

    刷过碗转身时才发现南宫剑熙一直倚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她,她惊魂未定时,男人问道,“你晚上回去吗?我送你。”

    “剑熙…”安又灵再次泪水汪汪。

    “好,随你。”吃了两次亏的南宫剑熙决定不跟她计较了,他算看透了,这女孩天生有演戏的潜质。

    南宫剑熙转身往卧室跑,他看着正站客厅的思本道了句,“待会你到我的房间来。”

    思本当即心花怒放了,刚刚他见南宫剑熙看了安又灵好久,他正怀疑南宫剑熙男女通吃时就意外的得到了临-幸的机会。

    南宫剑熙走进了房间,安又灵疑惑了,他跟这个思本是什么关系?再看看思本神采飞扬的表情,她秀气的眉心拧成了“川”字。

    这次思本扬眉吐气了,他踱着莲花小碎步走向南宫剑熙的房间,一手搭上门把,他高傲的抬着下巴,“sorry,安小-姐,你的剑熙他不喜欢…女人!”

    不喜欢女人?!!

    安又灵风中石化。

    ……

    南宫剑熙从沐浴间走了出来,当他看见思本时小楞了一下,他没想到思本的速度这么快,这积极的工作态度值得表扬。

    南宫剑熙身上就裹了一件浴巾,同为男人,他自然没有什么可别扭的,他背过身扯下浴巾,换着睡衣。

    思本看见南宫剑熙的身材两眼放光,他差些流了口水。

    南宫剑熙这些日子瘦了不少,但凡留在身上的都是精肉。他的肌肤是健康的麦色,宽肩窄腰,他腰侧的线条健美而流畅,结实有纹理的肌肤上还沾着水滴,水滴滑落的模样无比的撩-人和性-感。

    他换衣的姿态不急不缓,就连扣纽扣的动作都透着一股耐人寻味的优雅,他举手投足间都彰显着成熟男人的迷人风采。

    思本整个人都陷入了痴迷的状态,而南宫剑熙穿好了睡衣上-床,他将床柜上的一份财经报丢给思本,“开始读报纸吧。”

    ……

    安又灵不停的在南宫剑熙的房门外徘徊着,她急的像热锅上的蚂蚁,心里备受煎熬。

    他真的是…同-志吗?

    他和思本…

    安又灵将耳朵贴在门板上偷听,但隔音效果良好的门板愣是没透出一丝声响,她咬了咬唇,最终大胆的将小手放在了门把上。

    她推开了一条门缝。

    房里的南宫剑熙正坐床头看文件,而思本坐在沙发上…读着报纸?

    思本非常苦恼,他完全搞不清楚状况,他是来干嘛的?关键是他手上的财经报对他而言无异于天书,那些晦涩的专业名词他根本不认识字,而那些小数点后面还带着6位的数字更让他头疼眼花。

    思本拿下报纸,他起身往大床走去,他对着垂眸看文件的男人道,“南宫总裁,别折磨我了,我们直接开始吧。”

    南宫剑熙抬眸,错愕。

    “南宫总裁,要不然我也会洗个澡?”思本红着脸,试探着问。

    “什么?”

    看着南宫剑熙不解的表情,思本有些不安,他一条腿跪床-上,慢慢凑近南宫剑熙,“算了,不洗了。南宫总裁,你…想要什么服务?我帮你把衣服脱了,我会好好伺候你,让你舒服的。”

    说着思本的手向南宫剑熙的下身探去。

    “嘶…”门外的安又灵看到这一幕,惊恐瞪着双眸,她在抽吸。

    这一抽吸令她失手将房门弄出了声响,只见男人闪电般的扣住思本的手,冷冽阴霾的双眸向她狠狠剜来。

    偷窥被发现,安又灵迅速挺直了小腰板,“咯咯…”她笑的一脸无辜,“那个别…别误会,我…我刚刚什么都没看见…那什么…同-志都是浮云,根本不入我的眼…”

    “滚!”男人一声暴戾的低吼直接刺穿了安又灵的耳膜,安又灵害怕的缩着肩膀闭上眼,“我…我…”她在哆嗦。

    “呜呜…”这时有很委屈的哭声传来,安又灵睁开一条眼缝看,原来思本捂住嘴,哭着跑走了。

    “…”这究竟神马情况,安又灵糊涂了。

    不过还好,这声“滚”不是对她吼的,她拍着自己的小胸-脯顺着气。

    但长呼一口气后她无意对上了男人寒冰般的眸色,他那目光似乎恨不得在她身上戳个血窟窿,“我…我…”安又灵语结了。

    只见南宫剑熙缓缓伸出手指,他显然被气的不清,指尖还在颤抖着,他咬着牙阴冷吐出一个字,“滚!”

    安又灵,“…”

    两人大眼瞪小眼着,女孩眼眸里的落满了惊慌和恐惧,但是南宫剑熙无意安慰她,他翻动着薄唇正欲加重言辞。

    但安又灵抬着小脚步,缓缓走到了他的床边。

    “那个,我知道我说这番话会惹你生气,但是站在朋友的立场,我希望你能够迷途知返,所以我冒着风险提点你两句。”

    女孩闪动着澄清的水眸紧拧秀眉,她凝重的表情像在探讨某个深奥的人生课题,看向他的目光更是充满了惋惜和…心疼。

    “剑熙,我知道你在感情上受了很重的伤,所以你厌世,你认为天下间都是坏女人,你转变方向喜欢男人。”

    “可是剑熙,男人也有变心的时候,到时候你既不喜欢女人又不喜欢男人,那你这一生就真废了。喜欢男人有什么好,永远是润-滑剂和套,说不定还会传染上重病。”

    说着安又灵垂眸看向男人的某物,她伸出小指尖点了点,叹息,“以你这种毛毛虫的状态顶多也是一个小受,你好歹也是堂堂总裁,你不觉得趴在床上降低了你的身高,折损了你的尊严吗?”

    最后安又灵将柔若无骨的小手搭上男人宽阔的肩膀,她支持性的捏了捏,柔声道,“剑熙,失败并不可怕,你要勇敢的战胜自己,我会一直陪着你的。”

    女孩沉浸在自己煽情的氛围里丝毫意识不到眼前男人的危险性,南宫剑熙捏着了拳,粗喘着气,他额头的青筋在不停蹦跳着,清冷的眸里落上猩红。

    这个女孩她…她竟敢…

    这绝对是他平生的奇耻大辱!

    关于他人格,关于他…

    “啊…”一声尖叫,安又灵白皙的手腕被扣住,男人用力一扯,她就跌入了床铺,正巧坐他大腿上。

    “你做什么?”这姿势太过爱昧,安又灵激烈挣扎。

    但男人两条劲臂铁箍般的圈着她的小身体,她直接撞进了他怀里。他怀里好硬,撞得她生疼,安又灵漂亮的水眸里直接覆上了一层晶莹的雾水。

    “南宫剑熙!”安又灵拔高声线想骂他,但男人突然逼近,他身上带着沐浴后的清爽香气,鼻翼间喷洒的气息阳刚而灼人,他的薄唇紧贴着她幼稚的耳膜,咬着声道,“安小姐,你很喜欢摸我,很关心我的性-取向,恩?”

    “南宫剑熙,不要…”安又灵被束缚了手脚,她只好侧头躲避他的薄唇。

    “不要什么?安小姐,我有对你做什么吗?”南宫剑熙霸道的禁锢着她,女孩的小耳垂染满了粉色,像引人垂涎的小樱桃。

    她害羞极了,小身体拼命的挣脱,挣扎间她丝绸般的秀发散落了几缕垂在脸腮,女孩纯纯嫩嫩的鹅蛋上十分明媚。

    南宫剑熙看着轻微的滚了喉结,听说男人愤怒时会引发性浴,他肯定自己就是这种情况。

    刚被她点到时,他所有的感官里划过了一片羽毛,胸膛竟荡起了涟漪,现在她柔嫩馨香的小身体蹭着他,他难耐了。

    他今年30岁了,在他应该开荤的年纪里他将全部精力投注在了丽姿身上,没有需求那绝对是假的,他是正常的男人。

    他一向洁身自好,丽姿他碰不得,别人他更不要,有需要他自己解决。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对所有的女人都这样,毕竟他接触的女人很少,现在他对一个20岁的小女孩有了反应,这让他觉得自己很可耻。

    毕竟他曾经栽倒在了这上面。

    “南宫剑熙,有话好好说,你先放开我,不要对我动手动脚。”挣脱不了安又灵索性不动了,这男人的人品她还是信得过的。

    转过眸才发现男人的黑眸有些呆滞,他似乎想事情想出了神。

    两人的脸靠的很近,几乎鼻翼相贴,男人的异常让安又灵忘记了羞涩,她用小手“啪啪”两下拍打他的俊面,她紧张道,“喂,南宫剑熙,南宫…”

    她往他脸上招呼的小手被男人握住,男人褪去了暴躁些许低落,他的声音很哑,声线无尽疲惫,“安又灵,你的闹腾就此打住,否则我将你轰出去。”

    “我没闹!”安又灵不满,她理直气壮,“你喜欢男人是不对的,我…”

    “我喜欢女人,这答案你满意了?”

    “我不相信!”他打发她呢,傻子才会信。

    “不信?呵…”南宫剑熙勾起唇瓣,他燥-热的大掌移到她秀气的后背,一用力,两人贴在了一起,他隔着1毫米贴着她果冻般的粉唇,“要不要跟我试试?男人对女人做的事,要不要一起?”

    ps:6000字奉送完毕!

    新一轮的扫黄扫黑扫军风波来了,看见没,三儿凌晨3点还在改文,汗死……希望不要影响我明日的更新,表示一个字的存稿都没有,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