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56章 吾爱倾城5

    男人的面色从黑锅底直接过渡成了猪肝色,安又灵止不住笑意,又连声哄着,“剑熙,没事,我不会告诉别人你偷吃我口水的,我…”

    “下 去!”南宫剑熙粗喘着胸膛,一字一句的打断她。

    看男人的神色似乎真动了怒,小气的男人!安又灵腹议一句,乖乖的要从他身上下去。

    但她翘臀一动就发现了不对劲,哪来的木棍,戳的她好疼。

    安又灵想都没想,将之握住小手心。

    握入手心时安又灵才惊觉这是南宫剑熙的…“咦…”她樱桃小嘴里发出一声疑惑,这尺度怎么变的如此…雷人,难道他有再造功能?

    安又灵好奇的撸了两把,正欲仔细的研究,但她纤细的手腕被猛然扣住,手心炙烫的温度骤失,只剩下一片微凉的空气。

    安又灵错愕,抬眸,撞上了男人的眼。

    男人饱-满睿智的额头上落满了碎小的汗珠,他漆黑的眼眸里再不复清明,显出迷-离之色,他狠狠瞪着她,那凶狠且灼-热的目光形同野兽,似乎要扑上来将她撕碎了…

    “剑…剑熙…”安又灵被他的模样吓住了。

    虽然她不知道自己又做错了什么,但一定是她错了。

    “摸够了?”南宫剑熙开口。

    他喉咙里一片干-燥,发出的声音极度嘶哑。

    “还…还没…但是你说够了就够了,呵呵…”安又灵小心翼翼的赔笑,乖巧的点头。

    “手感怎么样?短?小?软?”

    “…”安又灵足足用了3秒才将那个毛毛虫和现在的…木棍联系起来,她诚然的摇头,给予中肯的点评,“手感不太好,我根本握不住。但是你…够粗,够大,够硬!”

    女孩明媚的眼眸里一片崇拜,边说还边给他竖起大拇指。

    南宫剑熙有些挫败,即使他不存在调系之心,但这个清纯如水的女孩很明显不能跟上他的节奏,两人不是一个level。

    “那你可以还我清白了吗?我究竟喜欢男人还是女人?”这是南宫剑熙关心的话题,这事关男人的名誉和尊严。

    他的话真真提醒了安又灵,昨晚他咬了她一口,她就将“同志”的话题搁浅了,这“同志”可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她思考片刻后开口回答,“剑熙,这硬不硬和你喜欢男人或女人有什么关系?你喜欢男人所以你想跟男人上船,有本事你也跟我上船,那我就相信你。”

    安又灵话音一落就感觉一阵天旋地转,男人敏捷的翻了个身,直接将她压在了身下。

    这女孩连上船是什么意思都搞不懂,如果硬不起来还怎么上船?!

    但偏偏就是她这种青涩懵懂的行为勾的他全身似火烧,血管里的每分细胞都沸腾了,她姣美的容貌,清纯的眼眸,百无禁忌的话语…每样都让他受不了…

    “剑…剑熙,你…你做什么?”被南宫剑熙压身下,安又灵既害怕又紧张,但更多的是羞涩。

    纵然两人以如此爱昧的姿势纠-缠在一起,但他将两条手臂撑她身体两侧凌在半空看她,他体贴又绅士的没有将一分力道落在她身体上。

    两人唯一接触的就是他的那条腿,遒劲,有力量…他将滚烫的热度透过裤料熨帖在她光果细白的小腿上,她酥酥麻麻的…

    小身体被他暗带薰衣草香的宽阔怀抱包围着,她悄悄吞了口口水,男人眼眸里酝酿着小风暴,她已经被袭卷了下去…

    “安又灵,你想我做什么?向你证明?”男人粗嘎着声问她。

    “我…我…”女孩咬住潋滟的下唇,然后松开,她试探性的伸出小手指戳他的胸膛,“你…你真的要跟我…那我们事先讲好了,不许再咬我,疼…”

    她松松软软的娇音令男人眸光一沉,他募然俯下了身躯。

    房间里的气氛随着他的靠近急速升华着,周遭全是“兹兹”的电-流…

    安又灵嘴角染上笑意,这口是心非的男人!嘴里说不喜欢她,但转眼就跟她…他心里一定可稀罕她了。

    安又灵闭上眸,等待他亲吻她。

    但亲吻没等到,一道戏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安又灵,你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草吗?”

    草?

    安又灵募得打开眸,她狠狠瞪他,反驳道,“你才是草包!”

    周遭一凉,南宫剑熙已经站直了声,他也不理她,抬脚就向沐浴间门边走去。

    “喂,南宫剑熙…”安又灵紧跟着下船,她追在他后面不依不饶,“你解释一下,你为什么说我是草包?你眼瞎了吗,我这是人类智慧的大脑,我智商高达160…”

    安又灵情绪激动的用小手指戳着自己的小脑袋,她恨不得将脑袋瓜劈下来证明自己的清白,这个瞎眼男!

    南宫剑熙一条长腿跨入了沐浴间,见女孩寸步不离的跟着,他只好转过身,横出手臂阻挡她,“我要去洗澡了。”

    “啊?”安又灵正说到激烈处,没料到他会说这句。

    女孩穿着他的黑色衬衫,果着细腿,光着脚丫,那些黑的黑,白的白的极度碰撞诱可着他的眼球,他也不避嫌,缓缓伸出大掌去挑她的衬衫领,“把衣服脱了,跟我一起洗?”

    安又灵吓的往后蹦了一步,她蒸红着小脸,口吃了,“我…你…”

    “砰”一声,南宫剑熙已经关上了沐浴间门。

    ……

    吃了闭门羹的安又灵快气疯了,她冲过去开门,但门已经被反锁了。

    什么?

    他的人生信条是不是——防火,防盗,防安又灵?!

    “南宫剑熙,你快开门,我要进去,我答应跟你一起洗。”安又灵拍着门,扯开嗓门使劲囔囔。

    刚刚她没说不跟他一起洗,他怎么连矜持一秒的机会都不给她?

    沐浴间里除了哗啦的流水声毫无动静,安又灵将小手都拍红了,他愣是没吭声,安又灵真气了,“南宫剑熙,你混蛋!”

    南宫剑熙,“…”

    安又灵鼓着双腮,一双灵动的眸子黑溜黑溜的转着,没办法,人在里面,她骂不到打不到,冷暴力最可怕。

    安又灵做了决定,她先去换衣服,她就不信他一辈子不出来!

    ……

    安又灵将昨日的一身衣服换上,她小手里拿着他的黑衬衫往他房间里跑,她想着待会理论的言辞,但这时门铃响了。

    是谁?

    安又灵跑过去开门。

    门外站着一脸铁青的安军。

    “爸…?”安又灵第一反应就是用小手揉眼睛,等确定不是她眼花,门外真的站着她那慈爱又严厉的老爸时,她“嘿嘿”两声干笑,“爸,这大冷天的,你怎么来了?”

    “嘿嘿…”自家女儿笑的春-光灿烂,安军也卖力的挤出一丝比哭更难看的笑容回应她,“灵灵,昨天你说学校里组织下乡援助活动,你身在乡下,晚上赶不回来。呵,瞧瞧,金澜铭邸?这可是全市最豪华的地段。灵灵,你最近是不是吃错东西了,你吃了…雄心豹子胆,敢骗你老爸?”

    “我…我…”听着老爸越发铿锵有力的声音,安又灵害怕的垂下了小脑袋,她认错,“爸,对不起,是我骗了你。”

    但是她又想起一件事,抬眸问,“爸,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安军没回答,身后响起了一道非常好听且有磁性的声音,“是我通知你爸来的。”

    安又灵回头看。

    南宫剑熙刚洗过澡,头发微湿,他穿着经典搭配的白衬衫,黑西裤。衬衫纽扣散了三颗,衣袖半卷,他身上透出几分优雅的随性。

    他精健的腰身上束着Gucci新款的钻石皮带,英国精致丝绸配以铂金鹰头的钻石,这款奢华皮带全球发行三款,足以彰显出男人显赫的权势和地位。

    安又灵却无心欣赏这些,她将手上的黑色衬衫甩给他,叉腰骂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南宫剑熙,你就是那条狗!”

    南宫剑熙将衬衫接到手里,他勾着唇瓣温和的笑道,“既然如此,那昨晚安小姐在狗窝里凑活了一夜当真委屈了。我不留你了,回你的金窝去吧。”

    “你!”安又灵语结,她眼里一热,委屈的泪水“唰唰”直流。

    她从小到大都没有受过别人这等怠慢,她第一次掏心窝子对待某人,可是某人不领情,还狠狠踩了她一脚。

    这个女孩怎么说哭就哭?!

    南宫剑熙挺直了腰板,蹙着眉看着她泪眼朦胧的丽眸和腮边滑落的晶莹泪珠。

    “灵灵,你还有理了?你骚扰了南宫总裁一夜,南宫总裁没报警抓你已经算客气的了,你现在还敢骂他?走,跟爸爸回家,爸爸要好好教育教育你。”安军上前牵住安又灵的小手,扯着她就往外走。

    南宫剑熙看女孩没有反抗,这次她似乎真伤心了,乖巧的跟在爸爸身后不停用小手抹眼泪,她啜泣着,抽抽搭搭的模样惹人怜爱。

    大门被安军关上,寂静的回廊里响起女孩的俏声,“爸,不许拎耳朵,疼…”

    ……

    外面安静了,公寓里也安静了,南宫剑熙终于得到了他想要的安静,他以为他会长吁一口气,但是他没有。

    足足两分钟,他站立在原地看着已经被关上的大门。

    意识到自己白白浪费了两分钟后,南宫剑熙嘴角自嘲的勾了勾,他抬脚向卧室走去。

    那件黑色衬衫还被他握在掌心里,女孩甩过来时带来一股扑鼻的幽香,是她少女干净怡人的体香。掌心还残留着她的温度,他一点点蜷缩起手指,将衬衫紧攥掌心,胸膛划过涟漪,他竟心生了…留恋…

    都怪那女孩太闹腾了,她消失了,他有些不习惯。

    走进卧室,他将衬衫甩船上,床柜上放着他的手机,他走过去,拿在掌心里。

    手机滑屏打开,最先映入眼帘是昨晚她擅自做主拍下的一张照片。

    他侧身躺着,她将精致的鹅蛋小脸亲昵的贴他侧脸上,然后撅起红唇,做出了一个香-艳的飞吻姿势。

    “呵,不知羞。”男人声音的轻柔和眉间淡淡的宠-溺连他自己都不曾发觉,仔细看了三遍,他想动手删掉。

    但这时有一个电话拨了进来,是爷爷。

    接通电话,爷爷说了几句话。

    “什么?”南宫剑熙已经是不可置信的表情。

    ……

    安又灵风风火火的走到校园里,她非常愤怒,爸爸将她带上车后噼里啪啦对她一阵批评教育和威胁,还动手揪她耳朵。

    昨晚被那个混蛋咬过的耳朵又受了老爸的吹残,现在似乎抽了。

    “南宫剑熙,你混蛋,混蛋南宫剑熙。”女孩气得直跺脚,她横横道,“你不喜欢我,我现在也不要喜欢你了。”

    生气归生气,安又灵加紧脚步一路小跑,九点半钟是经济学大课,课目在阶梯教室里进行,那授课的教授是学校的教导主任,她可不敢在狮子头上拔毛。

    跑到阶梯教室门口,里面已是黑压压的人头,她站在门口响亮道,“报告老师,安又灵到了。”

    这一声后,安又灵彻底愣住了。

    讲台上某道修长的身躯听到这一声也是一僵,缓缓侧过了眸。

    对于昨晚共度一室,早晨给她使小辫子,而她发誓不再喜欢的男人现在摇身一变成了讲课教授的事情,安又灵认为是…神穿了?

    “进来吧。”安又灵无法缓神时,南宫剑熙淡淡道。

    男人说完话后就不再看她,安又灵确定,这真的是那个对自己冷漠疏远又不可一世的坏蛋南宫剑熙!

    ……

    安又灵抬脚走进了阶梯教室,这种大课都是几个班级一起上的,人数爆棚,当然这其中暗恋安又灵的男生也是爆棚。

    很多男生为安又灵留了空位,他们见心中的校花女神终于在左等右盼中款款而来,大家止不住兴奋。

    “安又灵,坐我身边吧,这里光线好。”

    “安又灵,来我这里吧,这里风景好。”……

    刚刚只是窃窃私语的教室现在此起彼伏的响起一道道男声,十分嘈杂,最后一位装扮鲜亮的富二代拍桌而起,“今天本少在,谁敢跟我抢安又灵!”

    安又灵看见富二代一阵头疼,她回眸看向讲台上的某人,现在离开课还有3分钟,他垂眸看着手边的资料对她充耳不闻。

    “哼!”安又灵哼了一声,哼完后不解气,又连着“哼哼哼”了三声,她抬脚走到富二代那里。

    安又灵不知道的是,当她转过身去时,讲台上的某人悄悄抬了眸,看向她那里。

    南宫剑熙看着女孩气呼呼的走到富二代少爷身边,然后脆声声道,“我要坐你这里。”

    富二代两眼放光就像中了头等六合彩,那爱慕的神情就差顶礼膜拜,他结巴道,“安…安又灵,你终于愿意理我了,快,快坐我身边,我…”

    “不好意思,你理解错了,我要坐的是你这个位置。我坐着,你站着。”女孩伸出削葱白的小手指指着富二代的座位,一字一句的强调。

    “哈…哈哈…”刚被富二代嚣张气焰欺压下去的众人哄堂大笑。

    富二代十分尴尬,但他已骑虎难下,为了博美人一笑他也是豁出去了,他起身,将座位让给安又灵,“安又灵,你坐,我站你身边保护你。”

    于是安又灵坐下,富二代像奴仆般站着。

    这时“咳咳…”两声,南宫剑熙发话了,他道,“同学们,时间到了,我们开始上课。”

    大家对这位外表英俊,气质非凡的新教授非常感兴趣,教室里迅速安静了,几百双眼睛热情又好奇的齐齐对他看。

    南宫剑熙暗蹙眉头,他也不知道爷爷是犯什么糊涂,他今晨打电话通知他,南宫家族的事情他暂时不用管了,先去xx大任职经济学教授。

    Xx大?

    好巧,那女孩也在!

    南宫剑熙收敛一切情绪,看向富二代,他开口道,“同学,别站着了,去找个座位坐下吧。”

    也许这是全场唯一一位跟他一样站着的人,所以他觉得富二代站那里有些刺眼。

    “我…”被教授问候,富二代要解释。

    “报告老师,他屁股上长痤疮,不能坐,一坐就疼。”安又灵娇脆着声音,替富二代解释了。

    刚寂静下来的教室又开始嬉笑,南宫剑熙温和而不乏锐利的眸光无声的逡巡着全场,全场安静了,南宫剑熙不悦的看向女孩。

    谁知女孩比他还横,她高高抬着小下巴,一副“你能拿我怎么着”的架势。

    看着女孩微微红肿的眼眸,南宫剑熙默默收回眸光,其实他已经在妥协。

    ……

    南宫剑熙拿着粉笔在黑板上写字,安又灵看着他英挺潇洒的后背,久久收不回目光,这时她身后的女生在小声的交头接耳——

    哇,我们这位新教授是从天上掉下来的吗?他真的好帅,好有内涵,好迷人,我好喜欢他…

    是啊,都说30岁的男人最有魅力,你看我们的新教授,一举一动都是优雅,我们学校那些青年才俊跟教授比,简直弱爆了…

    对,等下课后我要跟教授做朋友,我去要他的手机号码…

    富二代一直关注着安又灵,他不知道她为什么生气了,她的两只小手紧紧攥着书角,都快将书本揉碎了。

    “安又灵,你怎么了?不要跟书一般见识,小心伤了手。”

    于是正在写粉笔字的南宫剑熙听到一道无比熟悉的羞恼声,“今晚我要炖小狗,我要喝小狗的血,吃小狗的肉!”

    南宫剑熙,“…”天下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我又怎么惹你了?

    好血-腥!

    ……

    一节课很快就过去了,南宫剑熙是天生的领导人,侃侃而言不是难事,他身上睿智儒雅的气质完全hold住教授的身份,他结合商场实际给同学们讲了一堂声文并茂的股票课,他轻松获得了全场的掌声。

    下课后,大家鱼贯而出的出阶梯教室门,南宫剑熙走在最前面,安又灵紧随其后。

    安又灵身边还跟着富二代,富二代殷勤的讨好着,“安又灵,我们一起去吃饭吧,我请你吃鲍-鱼人参?”

    “不要!”女孩干脆利落的拒绝,“我要陪我男朋友一起吃饭。”

    男朋友?

    南宫剑熙的脚步有2秒的停滞,她竟然有男朋友了?!

    “男朋友?安又灵你有男朋友了吗,什么时候交的,我怎么没听说?”富二代仿佛问出了南宫剑熙心里所有的疑惑。

    本来嘛,他一点都不关心她有男朋友了,他又不喜欢她,但是她有了男朋友了怎么还可以…跟他那样…

    “我有男朋友需要向你报备吗?我很爱我的男朋友,他也很爱我,我们很快就会结婚的,所以麻烦你以后别来缠着我。”

    女孩这句话虽是对富二代说的,但是每字每句都重重敲击在了南宫剑熙的心尖上,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他没有资格,没有立场,也不在乎…但是他莫名的苦涩,惆怅…

    南宫剑熙勾着唇角笑了笑。

    他知道他终究是喜欢这个女孩了,这个女孩清纯,美好,善良,就像是遗落人间的小天使,她本来就很容易让男人喜欢上。

    而他喜欢她身上所有阳光且温暖的东西,这些东西正是他如今缺失且渴望得到的,所以他心生…霸占。

    他这样是不对,是自私,是畸形的…不能给予全心全意的爱意,仅是霸占,他不能,更加不配!

    南宫剑熙加快脚步,他想逃离这里。

    出了回廊就有大批的女生涌上前,安又灵咬着唇瓣看着女生团团围住了南宫剑熙,她们兴奋不已的说着话——

    教授,你讲的课好好哦,我们好崇拜你。但是我们还有些问题没弄明白,为了我们更深层次的交流,你可以把你手机号给我们吗?…

    女生们阻隔了南宫剑熙和她的距离,追不上他,安又灵索性站在了原地,她美丽的瞳仁里闪着聪慧狡黠的光泽,她不急,她自有办法对付那只招蜂引蝶的坏男人,然后赶跑那些坏女生。

    安又灵看着那一脸挫败的富二代,笑着说道,“你不相信我有男朋友吗?那好,我现在打他电话证明给你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