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58章 花开陌上香7

    “啊…”加“砰…”一声,安又灵的小脑袋被推撞在了墙壁上。

    听到声响,南宫剑熙迅速转身看。

    女孩一张精致的鹅蛋脸都苦在了一起,她用小手揉着后脑勺,眼眸里蓄着一汪清澈沟人的泉水对他看,她娇着声撒娇,“剑熙,你撞我头了,我头后鼓了一个大包,好疼。”

    南宫剑熙心里一软,这是个很怕疼的女孩!他坐起身,伸出大掌替她揉着后脑勺,柔声道歉着,“对不起,是我太莽撞了。”

    安又灵缩回小手,享受着他掌心的力道。现在两人靠的很近,他宽阔健硕的胸膛近在迟尺,还有男人清新好闻的阳刚,安又灵一点点笑了。

    笑容很甜蜜。

    “剑熙,你这是船上暴力。”女孩柔糯着声控诉。

    船上暴力?

    本来心无旁骛的南宫剑熙瞬间被撩出了一身火,他呼吸粗重了几分,带着嘲笑和调侃,“你懂什么叫船上暴力?撞个头算轻的。”

    又被鄙视了一把,安又灵表示不服,她反驳,“船上暴力不就是浴生浴死吗?你以为不懂。”

    浴生浴死?

    南宫剑熙发现和这种清纯小萝莉说话十分费劲,她懵懂无知,难受的却是他。

    南宫剑熙慢慢缩回大掌,垂眸看她。

    见他不揉了,安又灵也抬起了小脑袋,这下,电光火石中,男人性-感的唇瓣从她的额头上擦身而过。

    两人同时一僵。

    女孩的额头滑腻,馨香,南宫剑熙知道潜伏在他身体里的那些危险因子都“噌噌”的往上冒了,尤其女孩还抬着一张姣美的俏容迷离又爱慕的仰望着他,她鲜贝般的幼齿紧咬住潋滟的下唇,似羞涩,似…期待。

    “咳…”南宫剑熙觉得口干舌燥,他滚了下喉结,“时间不早了,早些睡觉吧。”他平躺下身躯,侧过身。

    安又灵的水眸里溢满了盈亮的笑意,她没想到天上会掉馅饼,他会亲吻她…这可是他主动亲上来的,她没有强迫他!

    可是这男人装什么呢,难不成他还觉得自己亏了?

    安又灵伸出小手攥了攥被子,她细若蚊哼,“剑熙,你给我点被,我的两条腿都爆露在空气里了。”

    南宫剑熙努力不将“两条腿”想歪,他动手将身上已经很稀薄的被子又分了点给她。

    女孩貌似心满意足的钻进了被窝里,即使隔了些距离,他也能清晰感觉到她身上的柔软和温暖。

    “剑熙…”女孩又开口了,“船上只能一个枕头,你可以分点给我吗?”

    南宫剑熙看了看脑袋下的枕头,拜托,他只有头发碰到了枕头一角好么?不过他忍,他动手将枕头都推给了她。

    女孩又在身后闹腾了一会儿,大约1分钟后就寂静无声了。

    看她不动,南宫剑熙深呼吸,展平双腿,下身胀到发痛,他只能靠着自己一直引以为傲的隐忍和自制力慢慢纾缓,调解…

    女孩却在此时紧贴了上来,“剑熙,抱抱睡更温暖…”她的一只小手爬上了他结实的腰腹。

    “安又灵!”是可忍,孰不可忍,虽然他自诩正直,但他不是柳下惠!南宫剑熙豁然翻过了身。

    “呵呵…”见他翻过来,安又灵迅速将小脑袋搁他胸膛上,并蜷缩一条细腿压在他遒劲的长腿上,她如八爪鱼般黏上了他。

    “剑熙,房里没暖气,被子又薄,我们淋了雨不能再受凉,所以乖,让我抱着睡。虽然我喜欢你,但是如果你不愿意,我是不会吃了你的。”

    南宫剑熙全身的血液往脑海里冲,理智告诉他他应该推开这个女孩,但在如此寒冷,孤独,无眠的夜里,能得到如此温暖的相拥,这比身体的浴望更让他悸动几分。

    其实孤单了太久,他真的很希望有一个人来作陪。

    这个女孩又是他喜欢的。

    好吧,他坠落了。

    “安又灵,你究竟是不是女孩?”半响,南宫剑熙咬牙道。

    没有被推开安又灵心情大好,她伸出一只小手去握他干燥的大掌,然后将大掌牵引到她饱-满的高处上,她声音酥脆,说不出的自豪,“剑熙,我是如假包换的女孩。你摸摸看,这是不是你想要的尺寸?”

    安又灵现在只叹那中药太神奇了,她昨天下午才开始吃的中药,但她的尺寸竟猛跨了两个码数。

    她心里狂喜不已,早按耐不住的想向男人炫耀。

    南宫剑熙对这女孩是无语了,但他的大掌触碰到她的高处,全身就像被电击了,身上热,眼里热…血-脉喷张莫过于此吧!

    “安又灵,这是你自找的。”南宫剑熙低声一句,五指并拢握住她的白兔,狠劲糅捏着。

    “嘶…”安又灵迅速感觉到了痛意,她含着泪花推他,“剑熙,疼…”

    “疼死你活该!”南宫剑熙低咒,他强忍着收回手。

    早晚有一天会被这女孩折腾死。

    胸口的疼痛骤减,安又灵喘着娇气,抬眸见男人英俊的五官轮廓一片冷硬,就连薄唇都紧抿成了一线,似乎很恼怒,她连忙支起一条小胳膊,怯声哄着他,“剑熙,你生气了吗?你别气,我让你摸,可是…你能不能轻点?”

    男人沉默着,不理她,唯有那凸起的男性喉结时而滚动着。

    “剑熙,这个尺寸你满意了吗?要不要再大一点?”虽然这中药的药性很强,但她一整日胸口都不舒服,胀胀的。

    南宫剑熙睁开眸,他眸底一片红色,就连一贯温和的语气都暴躁了许多,“安又灵,就算你再大也没用!”

    难道不是吗?她再大也不给摸不给亲,一点点疼就哇哇直叫,让他下不了手,舍不得下手,她存心折磨他。

    “你!”安又灵生气了。天生的缺陷,后天可以补足嘛,有这么损的男人吗,非要踩着她的短处使劲的戳。

    “坏蛋!”安又灵一只小手锤着他的胸膛,俯下身,张嘴就去咬他的喉结。

    “嘶…”南宫剑熙闷哼,这牙尖嘴利的女孩!他一个利落的翻身就将女孩压身下,他哑声威胁着,“安又灵,你再敢咬我一口试试?”

    面对强敌,安又灵乖乖的投降,但她撅着粉嫩的红唇很不甘心,“不咬就不咬,你那么凶干什么?”

    野兽的凶光,好像要将她拆入食腹。

    安又灵紧接着又扭捏小身体,她紧拧着秀眉推着他,“南宫剑熙,我难受,你那…什么戳的我好疼。”

    “呵…”男人勾着唇瓣笑着,身下的女孩就像是一支含苞待放的花骨朵,纤柔姣美的身子香气四溢,触手皆是嫩滑。“安又灵,你不是喜欢我吗?如果喜欢我,那就要试着接受我的全部。”

    全部吗?也包括他的…

    可是这让她如何喜欢?羞死人了。

    安又灵想说话,但她撞进了男人灼灼其华的眼眸里,他的眸里簇拥着一撮一撮的小火苗,璀璨又疯狂。

    安又灵忘记了挣扎,沉迷在他给予的炙热光度里。

    两人无声的对视着,紧贴在一起的身体越发滚烫。

    安又灵心跳如鼓,她深深凝望着男人好看的鬓角,灼-人的眼眸,高挺的鼻梁,最后定格在他的唇瓣上。

    她的思维不受控制,她伸出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主动送上红唇,想亲吻他。

    女孩步步逼近,她香甜的气息鼓惑着他的神经…激情,一触即发。

    安又灵以为亲到他了,南宫剑熙没动,但最后关头他却横出一根修长的手指挡在两人的唇瓣中间。

    “安又灵,下次再爬上我的船,或想跟我做亲密举动之前,请你先腾出点时间去补充补充成人知识。”

    男人丢下这句话,从她的小身体上翻身下去了。

    安又灵迅速用小手捂住脸,虽然她对情事一知半解,但何谓成人知识她还是懂的。他…他嘴里怎么可以吐出这个字眼,好…好牛氓!

    但是她从指缝里偷睁开一只眼望天,外表儒雅,骨血里腹黑闷搔…恩,好吧,她爱死了这款。

    安又灵翻了个身又如八爪鱼般黏在了南宫剑熙身上,她捣碎般点头,甜甜道,“好好,都听你的。”

    南宫剑熙不说话了,静默了半响,他伸出一条手臂圈住了女孩的小香肩,将她紧紧搂在了怀里。

    被男人遒劲的臂膀圈箍着,耳边落满了他强而有力的心跳,鼻翼间都是他燥暖的清香,安又灵喜上眉梢,“剑熙…”

    南宫剑熙却在叹息,嘶哑的声音里带着无奈,“安又灵,为什么喜欢我?你明知道我喜欢…你跟着我是不会有结果的。”

    安又灵趴在他的胸膛上,她俏皮的眨眼,是啊,为什么喜欢他,阿谀奉迎她的男生多的是,何苦喜欢这个心有所属的?

    但是喜欢就是喜欢了,月老赋予她的丘比特之箭她射向了这男人,箭收不回了,她爱上了,谁能拿她怎么办?

    “剑熙,我还没有跟你,你怎么就知道没结果?这样吧,为知后事,我们先交往试试看?”女孩善意的倡议。

    “呵,交往吗?我怕…自己会白玩了你?”一向清贵儒雅的南宫剑熙竟也有如此犯痞的时候,邪气十足。

    “好啊,你来玩我吧。我今年才20,就算给你玩5年,到时你都35了。我用自己的青春陪你耗,看最后谁征服了谁?”安又灵有着必胜的信心。

    南宫剑熙更加紧密的搂着女孩,他闭着眸,将坚毅的下颚蹭在她娇嫩的额头上。

    安又灵趁热打铁,“剑熙,我做你女朋友有什么不好?我漂亮,水灵,贤惠,善解人意,错过了我,你到哪去找像我这么好的姑娘?你忘不了丽姿姐姐没关系,我们可以慢慢忘,但你不要拒绝我对你的好,我…”

    “恩…”在安又灵差些将自己吹嘘到人间仅有时,南宫剑熙哼了一声。

    这声“恩”如同烟花一样在安又灵脑海里炸响了,绚烂了,辉煌了…她“咯咯”偷笑两声,然后伸出小手指绕着他的心房画圈,她表示羞涩的抬不了眸,羞哒哒的问道,“剑熙,你…你恩什么?”

    他会说什么?

    他应该说:喂,安又灵,做我女朋友吧。

    南宫剑熙扣住她的小手指,闭眸笑道,“不明白吗?哦,那算了。”

    “不要不要…”安又灵迅速抬起小脑袋去攥他的衣领,她无比认真的点头,“剑熙,我明白了。谢谢你给我这次机会,我会好好表现的。”

    她不要他的告白了,他闭嘴就好。

    女孩粉嫩的脸蛋上挂满惊慌,她乌溜着一双灵动的水眸无比殷切的看着他,仿佛他再说出个“不”字,她就会哭出来。

    她这样的模样真的很抓人。

    南宫剑熙伸出大掌摩挲着她的鹅蛋脸,她肤如凝脂,触感极好。他垂下眸,接近她,慢慢亲吻上她润泽的红唇。

    直到男人张嘴重重允吸了一下她的唇瓣,安又灵才回了神。

    他…他亲她了吗?

    安又灵眨了眨她纤卷浓密的长睫毛,迅速做出了反应,她闭上眸,勾住他的脖子——机会在前,不可错失!

    但她终究错失了,她要回吻南宫剑熙时,南宫剑熙已经离开了她的唇瓣揉着她的秀发,他几分宠溺道,“睡觉吧,晚安。”

    安又灵心里一阵哀呼,她发誓,下次如果自己再慢半拍,剁…剁手!

    南宫剑熙闭上眸,安静睡觉了,安又灵窝在他的怀里,越想越欢喜,少女的声音清脆酥雅,极具渲染力,她笑着,“剑熙,你睡觉吧,我给你讲故事。”

    ……

    这故事一讲就是夜里11点,等确定男人已经熟睡后安又灵支起小胳膊给他盖被子,他英俊的睡容越发眉星目朗,她没忍住就伸出小手去抚-摸他的侧脸。

    这一摸,睡梦中的南宫剑熙迅速伸出大掌裹住了她的小手,他嘴角是温情与缱绻的弧度,他呢喃着,“悠棠…”

    悠棠?

    对于自己男友嘴里叫着前妻名字的这件事,安又灵叹息一声,然后伸手去揪他耳朵,她覆在他耳边强调,“剑熙记住了,我是安又灵。再叫错了,罚你跪搓衣板。”

    她的口气很横,男人也给予了反应。

    睡梦中的南宫剑熙侧过身,一把扣住她的小蛮腰就将她死死的嵌入了怀里。

    闻着他身上的薰衣草香,安又灵“咯咯”笑了,“好吧,看在你认错态度良好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她伸出小手环住他的腰身,将鹅蛋小脸深深埋入他怀里,惬意又感慨的闭上了眸。

    南宫剑熙,总有一天你也会爱上我的。

    ……

    翌日清晨。

    这一晚好眠,南宫剑熙再睁开眼时都已经是清晨7点了,似乎碰上了怀里这女孩,他的睡眠变的出奇的好。

    南宫剑熙垂眸看了看女孩,女孩还在睡着,纯纯嫩嫩的姣美模样像剥了壳的鲜荔枝,任谁都想咬一口。

    唯一不雅的是她依旧在流口水,那些水液染湿了他的衣服前襟。

    南宫剑熙想起身,但她的一条细腿紧压着他。他往外挪了挪身子,刚以为摆脱了她,女孩嘤咛一声,迅敏的欺上前,将整个小pp都压在了他身上。

    女孩嘟囔着,“谁都不许跟我抢…剑熙,谁抢弄死谁!”

    南宫剑熙,“…”

    南宫剑熙没办法,他不忍吵醒了她,只好伸出大掌往她翘臀那探去,他想拨开她。

    但手下的触感让他瞳孔一缩,呼吸已是急促,她…她竟敢…!

    她的翘臀紧致,有弹性,像婴孩的pp般,一拍还能弹回去,他的大掌搁在上面,一时竟收不回来。

    “安又灵!”这时他再没有定力做正人君子,但又不愿意趁她睡梦时亲薄她,所以他直接低吼一声叫醒她,大掌狠劲的捏了她两把。

    安又灵是被又痛又酥的感觉刺激醒的,水眸还是睡意惺忪,但感觉极为强烈,她嘤咛一声,直接瘫软在了南宫剑熙怀里。

    “剑…剑熙,你做什么?”到底是20岁的清纯小女孩,被他肆无忌惮的揉着小翘臀,安又灵蒸红了脸,她按住他的大掌,不让他揉。

    “为什么不穿衣服?”南宫剑熙红着眼瞪她。

    “我…我衣服湿了…”安又灵不知道他大清早的为什么又变野兽,他眼里绿幽幽的森光像要将她撕了。

    南宫剑熙说不出话来,她衣服湿了所以不穿,这很合理,他反驳不了。

    但是…“啪!”一声,南宫剑熙直接挥了她的小pp一巴掌,掌下毫不留情。

    女孩感觉到痛意当即泪眼婆娑,男人却已起身下船,他恶狠狠道,“下次再敢不穿衣服,会有比这疼十倍的痛让你受着。”

    安又灵,“…”

    ……

    安又灵非常委屈的收回眼泪,起身下船,臀部传来的刺痛让她恨不得踹那个暴君两脚。

    南宫剑熙在沐浴间里洗漱,安又灵倚靠在门框上,她笑道非常甜,非常讨喜,“剑熙,我也要刷牙。”

    南宫剑熙没搭理她,但他洗过脸后弯腰从盥洗台下的柜子里拿出了一套新的洗漱用品和毛巾,将东西放下后,他转身离开。

    安又灵碎步走进沐浴间,她伸出削葱白的小手往牙刷上挤着药膏,她笑着声对外面的男人道,“剑熙,今天是周末,我们去约会吧。”

    南宫剑熙正在换衣服,闻言他一僵,约会?

    约会是什么东西?他表示没空。

    女孩的兴致很高,清脆悦耳的声音持续传来,“剑熙,我们先去逛超市。你这个药膏是薄荷味的,但是我喜欢柠檬味,所以得换。还有我们去买一对情侣杯,要那种米奇卡通的,特别可爱。”

    南宫剑熙,“…”

    在他沉默时,女孩从沐浴间里伸出了小脑袋,她神采熠熠,容光焕发,“剑熙,你已经是我男朋友了,你昨晚答应的,你没忘吧?”

    南宫剑熙没忘,但是这跟他想象的有较大出入,他为什么…看见了一股扑面而来的浪潮…恋爱的味道?

    ……

    南宫剑熙不情不愿的被安又灵拽进了一家大型超市里,他推着购物车,女孩不停的从购物架上挑选东西。

    安又灵拿着一袋黑椒牛排问他,“剑熙,你喜欢吃牛排吗?我想过了,周一到周五我们可以在学校里吃,但周末我们在家里开饭,我给你下厨。”

    南宫剑熙,“我…”

    女孩完全没打算听他的意见,她将牛排丢进购物车又选了一件手工布景贴花,她问,“剑熙,我们房间里的装潢太单调了,把这些贴花贴在窗帘旁边的墙壁上,温馨又好看。”

    南宫剑熙,“这…”

    女孩再次将布景贴花丢进了购物车,她跑去选卫生棉,“算算日子,我的周期快来了,我要买一点做准备。”

    安又灵认真的选着卫生棉品牌,南宫剑熙走过去,伸出手臂将她揽怀里,他垂眸说道,“安又灵,我们只是谈恋爱,不是侗居。”

    她为什么给了他一种登堂入室的感觉?

    安又灵小楞了一下,然后眯着月牙般的眼眸甜甜的笑,她攥着他的衣袖可怜兮兮的撒娇,“剑熙,现在我爸和你是我生命中最爱的两个男人了,我爸出差了,我一个人住害怕,你要收留我,恩?”

    她笑起来精致的粉腮特别可爱,南宫剑熙没忍住就伸手掐了一把,她难道就没有住他那比一个人住更害怕的危险意识。

    看来都是他惯得。

    有需求,他一直忍着。

    “恩…”南宫剑熙佯装思考,英气的眉毛轻挑两下,他笑问,“那你以前一个住怎么就不怕了?”

    “哎哟…”安又灵嘟着粉唇,调皮的跺脚,“人家有了你就不一样了嘛,我晚上想抱着你睡。”

    女孩娇嗲而甜蜜的声音引得路人的频频回顾,其中有一对情侣从他们身边走过捂嘴偷笑着,那男朋友更递给了南宫剑熙一个“哥们,我懂的”的爱昧眼神。

    南宫剑熙茫然,“…”

    男朋友:艳-福不浅,慢慢消受…

    两人逛超市逛了两小时,最后去了收银台结账,南宫剑熙从皮夹里拿出信用卡递给收银员刷,这时他发现那一路折腾的女孩不见了。

    “剑熙…”女孩从后方冒了出来,她红着脸,眼神闪躲,她慢吞吞的将一直藏匿在身后的东西递给他看,“剑熙,这个…要买一盒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