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60章 花开陌上香9

    医院里,医生对安又灵进行了严厉的批评教育。

    “小姑娘,那些丰-胸的中药是不能乱吃的,它里面含有大量的催生成分和激素,这对你的身体发育是有害的。”

    安又灵坐在长椅上抽哒哒的啜泣着,她的卷波秀发披散了下来,一张小巧的鹅蛋脸上挂满了晶莹的泪珠,她伤心抽泣的可爱小模样人见人怜。

    南宫剑熙紧抿着薄唇站在她的身边,这次他的心房像被一只大蚂蚁啃噬了,密密麻麻的酥疼。

    他伸出一条遒劲的手臂揽住她的香肩,让她贴在他精健的腰腹上哭泣。

    “小姑娘,你也别哭了,好在你这发现的早,你才服用三天,一天一帖药的剂量不算大,我开点药让你吃。”

    医生拿起笔开始开处方,安又灵抬起了眸,她撅着粉嫩的唇瓣,羞怯细软的说道,“医生,虽然我…我才服用了三天,但一天…三帖药。”

    医生愣住了,“…”见过想丰-胸的,没见过这么猴急的。

    南宫剑熙听着蹙了眉,他嗓音轻柔却含了责备,“安又灵,以后做事要先动动脑子。话让你乱说了,但药不能乱吃。”

    安又灵一听,迅速抬起水汪汪的眼眸,她咬了咬潋滟的红唇,哭腔里带着少女的昵喃,“剑熙,我还不是为了你?你嫌我小,我怕你不要我。”

    女孩可怜兮兮的神情和梨花带雨的小脸蛋让南宫剑熙再反驳不出半句话来,不知哪里泛起的一泉甘露,瞬间滋润了他的心田。

    医生一听乐了,她笑道,“小姑娘,你今年才20岁,女人到了30岁,结婚生子了才是最丰-满的年纪。你和你男朋友看起来最起码相差了10多岁,等你长成了成熟的水蜜桃,你可不要嫌弃他老了。”

    医生虽是开玩笑,但是南宫剑熙不悦了。

    他垂眸看了看女孩,女孩性子开朗活泼,清丽的眉宇美如黛画,她清纯懵懂,眼眸里时刻透出一种纤尘水灵的劲儿,她喜欢穿毛线衣,娇柔可人的小身板看起来比实际年龄更小,好像只有18岁。

    她30岁时,他就40了。

    南宫剑熙觉得这是一个很严重的问题。

    安又灵自然注意到了南宫剑熙眼里的沉思,她迅速搂住他的腰腹,细声撒娇,“剑熙不老,是我太小了。剑熙你要等我哦,我已经在长大的路上了。”

    人都说撒娇和眼泪是女人的终极武器,南宫剑熙不得不认同这一点,他已经柔软的一塌糊涂,大掌揉着她的碎发,甚是爱怜。

    但这种温存被医生无情的打断,“姑娘,现在看来你的病情比较严重,这样吧,我给你扎一针。”

    扎一针?

    “哇…呜…”安又灵吓的哇哇大哭,她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再也收不住。

    医生拿来了细长的针管,正在配药,南宫剑熙柔声哄着女孩,“安又灵,乖,扎针不疼的,眼睛一闭就过了,不要哭了恩?”

    安又灵死死闭着眼,她牙关打颤,哽咽着声道,“剑熙,我不…怕疼,是真的…我只是很难过…很难过…你别理我,让我安静…的哭一会儿…”

    她不怕疼吗?

    她安静的哭吗?

    南宫剑熙看医生抓住了女孩的手臂,女孩已在全身颤抖,她一只小手捂住了樱桃小嘴,但撕心裂肺的哭声传出来依旧惊天动地…

    医生见状叹息,话是对南宫剑熙说的,“她情绪不稳定,若是我扎针时,她动了,情况会很危险…”

    医生是想他安慰女孩。

    南宫剑熙站直身,声音低醇寒冽的叫了句,“安又灵…”

    “恩?”安又灵睁眼,抬头。

    于是南宫剑熙弯下了腰,覆压了下去,他亲吻上她水润可人的红唇,并在女孩错愕时,撬开她的牙关,长驱直入…

    “唔…”安又灵瞪大水眸,他…他在做什么?

    这是接吻吗?原来接吻是这样的!

    医生抓住了女孩安静的时刻,坚定不移的将针管推进了她纤细的藕臂里,南宫剑熙暗松一口气时,舌尖传来刺痛。

    原来女孩感觉到痛意,狠狠咬住了他的长舌,鲜血瞬间弥漫进了两人的口-腔里。

    后来的南宫剑熙懂了,对于这个女孩而言,在痛意面前,美男计也是浮云。

    ……

    安又灵坐在外面回廊里的长椅上,医生和南宫剑熙说着话。

    “这一针药水下去基本上就没大碍了,但今晚她会觉得胸部胀,胀的发疼,她那么怕疼的一个女孩,你要陪着她挺过去。”

    “恩…”南宫剑熙看了看外面还在啜泣的女孩,舌尖被她咬出的痛意一点都没消减,他都不确定能不能安慰她。

    医生看出了南宫剑熙的心思,她笑,“安慰女孩子最容易了,她看起来很喜欢你,她胸部疼,你摸摸她,亲亲她…转移了她的注意力,她就不会觉得难熬了。”

    摸摸?亲亲?

    南宫剑熙,“…”

    他表示今晚即将发生的一切事情都不是他的主观意志,而是医生唆使的。

    ……

    两人回到了住所,南宫剑熙躺船上,这次安又灵没有窝他怀里,她缓缓侧过身,蜷缩起自己小小的身体,有一抽没一抽的啜泣着。

    “安又灵,你…”南宫剑熙想问她怎么了,为什么不睡他怀里,但话一出口就变成了,“你还疼吗?”

    “恩,还有一点点疼…”安又灵将鹅蛋脸埋进被子里,她体贴道,“剑熙,快凌晨了,你睡觉吧。我不想吵到你,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就好。”

    南宫剑熙沉默了,他已经做好了安慰她的准备,他一只大掌紧紧攥着船单,掌心都出了汗,他很紧张。

    但她这一番话让他泄了气,微微懊恼。

    南宫剑熙支起手臂为她盖被,女孩埋在枕头里,如雪的肌肤散着象牙般的光泽,她细腻明丽的眉眼紧拧着,像忍受着莫大的痛楚,她隐隐的啜泣声在如斯夜晚更拨动着他的心弦,让他…疼。

    “安又灵…”南宫剑熙从背后贴上她,一只大掌搁在了她的香肩上。

    “恩?”听他叫她,安又灵抬眸。

    抬起了眸,她才发现两人有多近。

    他宽阔温暖的胸膛紧紧贴着她秀气的后背,像将她嵌入怀里。鼻翼里都是她所熟悉的薰衣草香,清新,淡雅,让她沉迷。

    他的心脏还贴着她纤细的藕臂,“咚咚咚”的强劲心跳,透过衣料,震的她娇嫩的肌肤发麻。

    安又灵瑟缩着小肩膀,她一双美丽的翦水秋瞳里流转出动人的秋波,鹅蛋脸一点点的红了。

    “安又灵…”南宫剑熙又凑近她一点,低低唤了一声。

    他低醇的嗓音带着丝嘶哑,极具磁性,很好听。他的薄唇凑到了她的耳边,男性灼-人的阳刚气息喷洒在她耳朵细软的绒毛上,引起她一阵战-栗。

    “剑熙,你叫我做什么?”安又灵面红心跳,第一次,她不敢主动转过头。

    “安又灵,你疼吗?我帮你揉一揉。”南宫剑熙将一只大掌伸过去,慢慢拢住她的高-耸,给她轻柔的拿捏。

    安又灵醉晕晕的,她忘记了胸部的胀疼,她所有思绪,感官都集中在了他那只大掌上。

    她的小心肝剧烈跳动着,就快跳出她的小胸膛了。

    他…他在摸她的…多羞人!

    “剑熙…”她将小手覆压上他的掌面,她似羞涩,又似委屈,姣美的模样像极了六月绽放的蔷薇,“是不是…影响了…手感?”

    手感?

    南宫剑熙沉默了三秒,然后诚然的点头,“恩,有点。”

    “…”安又灵忐忑的心情直接被打入了深渊,她越想越懊恼,越想越难受,“呜…呜…”她又小声的哭了出来。

    “安又灵,你怎么哭了?是不是我把你捏疼了?”南宫剑熙收回手,他撑起手臂,用白皙修长的手指为她擦泪。

    男人温柔的话语,怜爱的动作足以勾起女孩满腹的伤心,她哭着说道,“剑熙,你…你好不容易愿意…摸我一回,可是我…我给你留下了一个坏印象,以后…你肯定不摸我了…对我没兴趣了…呜…”

    南宫剑熙语结,这丫脑袋里都装了些什么,倒贴能贴到这份上,也算奇葩了。

    “好了不哭了,你的手感很好…只要是你的,都是好的,我都喜欢…所以乖,别哭了,你哭的我…心疼…”

    南宫剑熙耳根发红,以前他也没少安慰悠棠,但是这么路骨的话语,他还是第一次说。

    他喜欢吗?

    他心疼吗?

    安又灵爱极了他这番甜言蜜语,也极为受用,她迅速止住了泪,转过身,平躺着看他。

    南宫剑熙一只大掌撑在她的身侧,凌在半空和她对视,安又灵凝望着他漆黑漂亮的眼眸,温润英气的眉宇,心里像抹了蜜,甜腻腻的。

    “可是喜欢还不够,”安又灵嘟着粉唇,她的鼻尖,眼眶都哭红了,印着她羊脂般的肌肤灿如春花,“那个中药没要,我还是很小,你不喜欢。”

    南宫剑熙看了看她花瓣儿般的娇唇,然后艰难的移开目,他笑,嘶哑的声线悦耳,性-感,“以后可以不吃药,我帮你…按摩…”

    这声“按摩”让安又灵整张鹅蛋脸都燃烧起来了,今日她算真相了,这男人要逗,一逗他闷搔的本质就爆露出来了。

    “咯咯…”安又灵得意的窃笑。

    她笑起来唇红齿白,笑靥巧目,耐看极了,南宫剑熙的眸光越发暗沉,等安又灵抬眸时,就看见了他眸里的两簇火苗…

    房间里太寂静了,彼此纠缠的身躯渐渐发烫…

    灯光氤氲,气氛爱昧。

    安又灵伸出两只小手勾住他的脖子,她吞咽着口水,美男计啊美男计,她的矜持都没了。“剑熙,我想亲你。”

    “呵…”南宫剑熙哑到不行,“安又灵,下次这种事,男人主动。”

    那也要他主动才行啊!

    光看不做,假把式。

    安又灵乌溜溜着一双澄净的水眸对他看,男人缓缓压下来,一点点的靠近,两人的唇瓣近在迟尺。

    “剑熙…”在他要吻上来时,安又灵开口,“叫我灵灵。”

    男人愣住了,不动了。

    安又灵瞬间懊悔了,谁说女人在船上占据了压倒性的绝对优势,她不过提了一个小小的要求,他就不愿意亲了。

    “剑熙,好了,好了,随便你叫我什么…”

    “灵灵…”在安又灵妥协时,南宫剑熙开口叫了她一声。

    两秒的迟钝,安又灵飞扬着一张笑脸,响亮的答应了一声,“在。以后我就是剑熙你的灵灵了。”

    “呵…”南宫剑熙柔情的笑着,他逼近她,张嘴含住了她的唇瓣。

    ……

    安又灵青涩极了,她被男人压身下索取了好久,直到她舌尖发麻,呼吸不畅时,南宫剑熙才松开她。

    安又灵被吻的迷迷糊糊的,突然就感觉男人的手掌碰到她的衣领,他动手解了她睡衣的纽扣。

    “剑熙…”安又灵一惊,她到底生涩,情事未开。

    “灵灵,别紧张,我不过想亲亲你,不会疼…”

    ……

    翌日清晨。

    南宫剑熙再睁开眼时已经是第二天早晨的10点钟了,昨晚两人纠-缠了很久,凌晨4点左右她胸口的胀意缓解了,他才从她身上翻身下来。

    女孩哭的比打针时还厉害,两只小手和小腿胡乱扯着船单和他的短发,嘤嘤碎哭,一遍遍叫着他的名字,无助的求饶。

    最后他翻身下去将她紧搂怀里时,她已经睡着了。

    她累极。

    她太小了,才亲了胸就这么大的反应,以后该如何了得。

    南宫剑熙知道自己失-控了,严格说起来,除了那次墨西哥車震外,他没碰过任何女人,那些年悠棠献-身时,他也没碰过她的身子。

    女孩真的很甜,他本来浅尝辄止的探索被她的哭声一“激励”,他根本停不了手。

    想到女孩,南宫剑熙英俊的轮廓陷入了温暖的柔情里,他伸出大掌去摸索女孩柔软的小身体。

    但身侧空空凉凉,女孩不在了。

    ……

    安又灵醒的比较早,她起床时没有叫醒南宫剑熙,简单的洗漱后她发现无事可做,就将两人换洗下的脏衣服拿来洗。

    她将两人的外衣都洗干净了,放置在脚边的小盆里,她又去换了盆清水,动手洗着两人的小内。

    将男人的黑色小裤泡入水中里,安又灵晶莹的粉腮落满了绯红,想起昨晚,她的眸里溢出了盈亮的水光。

    心里又羞又臊,鲜贝般的小牙齿紧紧咬住潋滟的下唇,但齿关还有痛意,他的吻技很生疏,撞得她生疼。

    南宫剑熙箭步走出来寻找女孩时,就看见女孩坐在小凳上,她用两只冒着肥皂泡泡的小手搓洗着衣服。

    “安又灵,你在做什么?”他开口叫了她一声。

    冬天的水很冷,她的小手过于娇嫩,她不适合做洗衣服这类的事情,他也不需要她做。

    他突然的一声惊醒了正在思-春的女孩,安又灵“啊…”一声后迅速站起身,她将小手里的小裤藏在了身后。

    她像做错事被抓的小孩,眼神闪躲,小脸涨红,她抬眸看着男人的俊面,却又想起他昨晚埋首在她胸里的场景,“我…我…”她羞到无所适从。

    关于女孩也知道害羞这件事,南宫剑熙还是觉得很新奇。

    但刚刚她藏衣服的动作他看得一清二楚,没有他没错,她手里抓着他的…“咳咳…”南宫剑熙咳嗽两声缓解尴尬,他语气颇为从容,“那个…那个我先去洗脸…”

    他转身,箭步离开。

    看着男人消失了,安又灵长吁一口气,她赶紧坐下,动作迅速的将两人的小内洗干净,然后用清水冲洗,最后放在薰衣草味的柔软剂里浸泡。

    所以当南宫剑熙磨磨蹭蹭的出来时,安又灵已经拧干了衣服,正用衣架一件件的晾晒着衣服。

    ……

    安又灵想将手里的衣架挂在阳台上的栏杆上,但她个子较矮,就算是踮起脚尖也够不到。

    她正考虑着要不要搬个凳子踩在脚底下增加些高度,这时,“我来吧…”男人低醇好听的声音从头顶响起,南宫剑熙从后面贴了上来。

    男人接过她小手里的衣架非常容易的挂在了栏杆上,他轻松优雅的动作很容易让小女孩产生仰慕感,安又灵拍着小手鼓掌,“剑熙,你真棒。”

    南宫剑熙揉了揉她的秀发,嘴角宠溺的微笑,安又灵又陆续将几个衣架递给他,他依次挂上了栏杆。

    看着那些晾晒在一起的男人女人的衣服,安又灵满满的成就感,“好了…”她去拿盆,想将盆放回原地。

    但这时有一条遒劲的手臂圈箍住她的小蛮腰,男人一用力,就将她扣正了过来。

    她两只冰凉的小手被裹进了两只温暖的大掌里,南宫剑熙为她揉搓着,又放在嘴边为她贴心的哈着暖气,他蹙眉,心疼的问她,“安又灵,手冷吗?”

    他问她手冷吗?她该如何回答?

    安又灵笑了,她沐浴在阳光里的鹅蛋脸精致,清纯,甜美,她委屈的撅嘴,水汪汪的看他,“剑熙,我手好冷,刚洗衣服时都冻僵了。”

    南宫剑熙淡笑不语,他掀开自己的大衣,将她两只小手放在了他温暖的腰腹上,安又灵银铃般笑着,顺势钻进他宽阔的怀里。

    南宫剑熙动手将她紧紧搂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