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64章 花开陌上香13

    总裁的糊涂小妻最新章“我们不能,我们还没结婚,我…我要留给我的新婚…老公。”

    安又灵从小没有妈妈,爸爸是男人,很多话不好意思说出口,但爸爸在她五岁时就教育她,女孩的小pp不能随便给男人看,一定要等到新婚-夜留给自己的老公。

    安又灵一直铭记在心。

    女孩那声“老公”甜甜腻腻的,说不出的痴-缠,南宫剑熙听着觉得筋骨发软,直想听她再叫一声。

    同时他心里升腾了一股异样,类似嫉妒,失落…明明那么喜欢他的女孩,但她的“老公”却不是特指他。

    虽然xiong腔里有些难受,但南宫剑熙强忍着收回了手,女孩美好了,她值得被珍惜和守护,现在他,还不配。

    南宫剑熙用拇指为她擦泪,他柔声哄着,“灵灵乖,别哭了,你不愿意,我不会强迫你的。现在你乖乖睡觉,我去冲澡。”

    他身上躁热,需要冷水冲凉,他撑起手臂,准备下船。

    “剑熙…”女孩赶紧用两条纤细的藕臂勾住他的脖不让他走,她认真看着他的眼睛,小声问,“剑熙,你生气了吗?你别气,我让你亲亲。”

    南宫剑熙苦笑,这个时候亲亲有什么用?

    南宫剑熙喘着粗气,俯下身轻啄她的娇唇,“灵灵,上次让你习成人知识,你了没有?”

    “…还没有…”她追他去北京,然后xiong疼,一直没时间。

    南宫剑熙滚动着喉结,哑声道,“不用了,今晚我手把手的教你。”

    ……

    翌ri清晨

    南宫剑熙睁开眼时,身侧的女孩再次不见了。

    他洗漱换衣后下楼,女孩和他妈两人正坐在餐桌上包水饺,两人有说有笑,他妈偶尔跟女孩低语几句说着悄悄话,女孩脆铃般的笑着,感情要好的像一对母女。

    南宫剑熙走上前,南宫妈妈先发现了他,妈妈慈爱的笑道,“阿熙,你起床了?昨晚睡的还好吗?”

    昨晚?

    安又灵这时也抬起了眸,“昨晚”这个敏-感的字眼落在两人耳里,安又灵先红了小脸,她面红耳赤的垂下眸。

    看着女孩腼腆羞涩的表情,南宫剑熙也有些不自在,昨晚他晕了头才会教她做那种事,还埋在她身上和她说那种话。

    这是南宫剑熙的人生里绝无仅有的。

    “咳…”南宫剑熙轻咳一声,从容回答,“恩,昨晚睡的很好。”

    南宫妈妈一看这小两口的表情就知道这其中有猫-腻,妈妈站起身,“阿熙,你来跟灵灵一起包水饺,妈妈去厨房看看早餐准备的怎么样了?”

    南宫妈妈说着就走了。

    空间里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安又灵下意识里挺直了秀背,她专心致志的包着小手里的水饺。

    他们之间,一直是女孩闹腾和主动,她一旦沉默了,南宫剑熙觉得无所适从。但他干站着只会令彼此更尴尬,所以他抬脚上前,伸手去夺她小手里毫无卖相的水饺,“安又灵,你水饺包的难看了,我来教你。”

    安又灵?

    难看?

    得,他还横上了!

    昨晚是谁压她身上喘气,是谁一遍遍亲昵的叫她灵灵,是谁即使没突破那道防线也言语教会了她上船为何物,这男人…

    安又灵嘟着粉唇想反驳两句,但他的大掌来夺水饺,她不让,他直接裹住了她的小手。

    肌肤相贴,躁意肆起,而且他裹她小手的一幕像了…

    安又灵的俏脸“腾”的燃烧了,她碧瓷般的肌肤染满了胭脂红,姣美似六月海棠。

    南宫剑熙自然也想起了昨晚的荒唐,他募然松开女孩的小手,向后退了几步。

    他松手时安又灵也松了手,这下两人抢夺的水饺掉落在了地毯上,“呀…”一声,安又灵站起身,弯下腰去捡。

    她今天穿了一身粉se无袖的蓬蓬裙,裙只盖住了她的翘臀,她一弯腰时,她里面白se的小内就暴露了出来。

    南宫剑熙喉咙一哑,对于“偷-窥”这种小人行径他还是不屑做的,他侧过眸,重咳一声提醒她,“安又灵!”

    清纯可爱的安又灵完全意识不到她此刻的危险,她将水饺捡小手心里,随意应了一声,“恩?”

    这时客厅里正好走过两名男佣,南宫剑熙一凛,他怕她被别人看了去,迅速跨前一大步挡她身后。

    “啊…”安又灵捡好了水饺要起身,谁料男人突然抵在了她身后,他撞到了她,她向前冲,而前方正好是尖锐的桌角。

    “安又灵!”在女孩要撞上去时,南宫剑熙眼疾手快的伸掌扣住她的纤腰,他一用力,她的翘臀直接撞上了那处。

    “剑熙…”女孩最为柔嫩的地方被这么重力且醋鲁的袭击,安又灵疼出了泪花,她连忙伸出小手去推她腰间的大掌,慌张喊道,“剑熙,放手,好疼!”

    正真是无心插柳柳成荫,这样爱昧的姿势令南宫剑熙瞳孔一缩,他火速松开她。

    这时,“阿熙,灵灵…”南宫妈妈从厨房走了出来,她看到此行此景,立即用手捂住嘴,她转过身偷笑,“我什么都没看见…你们继续,我走…”

    “妈,你误会了!”南宫剑熙松开安又灵,将她扶正,他开口解释。

    南宫妈妈转过身,她看着自家儿一条胳膊还紧紧揽在女孩的小香肩上,似是安抚,而女孩羞愧的恨不得遁了形,她笑道,“阿熙,妈没误会,难道…事情不像妈看到的这么简单?”

    这…

    南宫妈妈简直越描越黑。

    事关她女儿家的清白,安又灵即使再羞于启齿也不得不开口,“伯母,你真的误会了,我和剑熙…没有…”

    “夫人…”这时有佣人从楼上走下来,佣人手上拿着南宫剑熙和安又灵荒唐后换下的睡裙和小裤,佣人笑道,“夫人,这是少爷和安xiaojie换下的衣服,我拿去洗了吧。”

    话音一落,只听一声尖叫,“不要!”

    安又灵闪电般的冲到了佣人面前,然后在南宫妈妈错愕的神情里抢了衣服就“蹬蹬”的往楼上跑,进了卧室。

    “这…怎么回事?”南宫妈妈一头雾水的看了看南宫剑熙,然后问佣人。

    “…”南宫剑熙虽然理亏词穷,但依旧想辩驳。

    但佣人已经走到南宫妈妈身后,覆耳和南宫妈妈说了几句,于是“噗…”一声,妈妈笑的比阳光还灿烂。

    南宫剑熙,“…”昨晚事情结束后,她脏了小手和睡裙,他也忘了去抽纸巾,直接拿起自己的小裤给她擦了。

    ……

    吃过早餐,南宫妈妈对着安又灵倡议道,“灵灵,既然来了夏威夷,待会儿你和阿熙去海滩玩吧,我给你准备了几套泳衣,你来挑选。”

    话说着,佣人就将各式各样的泳衣拿了出来,安又灵看着那些俏丽的颜se十分欢喜,女孩嘛,谁不爱臭美和显摆?

    安又灵想表达感谢,但身侧响起一道低沉不悦的声音,“爆露了。”

    安又灵,“…”泳衣不都是这样的吗,两个罩,一块布料?

    “这个还爆露?”南宫妈妈是名门闺秀,爆露的东西她接受不了,所以这些泳衣都是她认为合格的。“灵灵现在年轻,脸蛋漂亮,皮肤水嫩,这个年纪正是秀青春的时候。灵灵你别听阿熙的,他是吃味了,怕你被别人看了去。”

    “妈!”被妈妈戳中心事,南宫剑熙面上挂不住,最近的他越来越俗气了,竟做一些低级的事情。

    南宫剑熙悄悄传递了一个眼神给妈妈,那眼神的意思是——我是你儿吗?

    妈妈选择无视,她上前牵起安又灵的小手带她挑选泳衣,妈妈明摆着——你是儿那又如何,我更疼儿媳!

    安又灵狐疑的瞄了南宫剑熙一眼,他会为她吃醋吗??

    南宫剑熙,“…”

    ……

    两人赤脚踩上沙滩,沙滩上的人很多,女人穿着姓感的泳衣,男人就如南宫剑熙一样,果着jing健的上衣,下面平角黑库。

    南宫剑熙和安又灵躺在长长的藤木椅上晒ri光浴,女孩很好动,东张西望的看这看那,小嘴里还叽叽喳喳的闹个不停。

    他们的藤椅边有很多邻居,女孩有着一张jing致漂亮的东方面孔,凝脂般的肌肤在阳光照耀下白-嫩到晃眼,她笑容甜美,一双翦水秋瞳流转生辉,钩人魂魄,眉眼间的清纯稚嫩更是吸引了全场男人的目光。

    南宫剑熙神se阴郁,他英俊的脸部轮廓仿佛结了冰,寒到可以滴出水来。

    冷冷睨了眼周边的男人,南宫剑熙沉着声开口,“安又灵,把浴巾裹身上。”

    裹浴巾?!安又灵挑着一对柳眉瞪他,“剑熙,你脑袋烧坏了吧,这么热的天,你让我裹浴巾?”

    南宫剑熙有些别扭,他死撑着开口,“你皮肤很白,阳这么大,会把你晒黑的。”

    皮肤白?这算是他对她的夸奖吗?

    安又灵心情大好的点了点头,“恩,你这话好像也有理,那我裹起来吧。”安又灵伸出小手去拿浴巾。

    南宫剑熙心里忍不住的得意,这个小p孩,怎么这么好骗?”

    在安又灵要裹浴巾时,有一名佣人跑了过来,她手里拿着一小瓶防晒露,“安xiaojie,这瓶防晒露是夫人吩咐我送给你的,你抹在身上就不会晒黑了。”

    安又灵惊喜的接在手里,“好了,这样我不用裹浴巾了。”

    南宫剑熙,“…”

    安又灵坐在藤椅上,南宫剑熙看着她将防晒露涂在素白的小手心里,然后一寸寸抹遍全身,他感觉双眸里燃烧了烈火,全身的血液都沸腾了。

    “剑熙…”安又灵抹着抹着就转眸看他,南宫剑熙赶紧将手边的杂志挡在脸上,他听女孩说道,“剑熙,我抹不到后背,你帮我抹吧。”

    “咳…”南宫剑熙镇定自若的拿下杂志,举手投足依旧优雅,只是他嗓音干裂,微哑,“你过来,我帮你。”

    “哦。”安又灵不疑有它,乖乖走了过来,坐在他的藤椅上。

    细长的藤椅容纳两个人有些挤,女孩蜷缩着腿,像美人鱼,南宫剑熙将掌心的防晒露一点点抹她后背上。

    她的后背十分秀气,肌肤雪白,那小蛮腰处的双s曲线十分完美,嫩青碎云的泳衣颜se很衬她。

    “安又灵,我口渴。”看着女孩惬意的喝着冰镇椰奶,他开口。

    “好,我给你拿。”他的椰奶杯搁在藤椅旁的小桌上,她伸出纤臂帮他拿。

    但下一瞬她的香肩就被扣正了过来,南宫剑熙握着她的小手,凑上薄唇,吸着她刚吸过的吸管。

    安又灵看的目瞪口呆。

    没错,以前她的确想跟他亲昵,逛街时让他吸她吸过的吸管,但他那时不情不愿,她觉得逗他很好玩。

    怎么这次假他变得这么主动和热情了?

    南宫剑熙吸过椰奶后抬眸,女孩正震惊的对他看,他耳后慢慢红了,但仍语气生硬的狠狠瞪她,“安又灵,你看什么?”

    喝了她的椰奶还对她这么凶,果然是个很能装的男人!

    安又灵笑的黠慧,“呵呵,没什么…”说着,她伸出小手指指着他的嘴角,“剑熙,你唇边沾了椰奶汁。”

    “那你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擦掉。”

    “哦。”安又灵用指尖擦着他唇边的椰奶汁,于是那滴椰奶汁就如露水般凝结在了她嫩白的指尖上,散之不去。

    安又灵被这美景吸引了,她献宝似的将指尖递给男人看,“剑熙,你看,美吗?”

    南宫剑熙没回答,但他用实际行动说明了。

    他伸舌舔了舔她的指尖。

    ……

    假别墅里,佣人将南宫剑熙和安又灵在沙滩上的互动讲给南宫妈妈听,南宫妈妈眯着眼睛笑。

    “后来呢?”

    “后来安xiaojie吓的缩回了手指,娇嗔少爷说,你干什么?少爷一把将她搂怀里,道了句,矫情什么…然后堵住了安xiaojie的嘴。”

    “哈哈,我家阿熙啊,我还从来没有见过他这么…奔放的时候,看来我这个做妈妈的要适当推他一把。”

    “夫人,你想怎么做?”

    ……

    今天晚上是除夕夜,大家坐在餐桌上吃晚餐,中途佣人端来几碗参汤,南宫妈妈对南宫剑熙道,“阿熙,这参汤是妈妈特意为你熬的,你喝下去,补补身体。”

    对于妈妈的心意,南宫剑熙自然不会拒绝,他将参汤喝完。

    一家人吃完晚餐,安又灵以为那些阔还会来打牌,毕竟除夕夜很多人家会守岁,她已经做好了通宵不睡的准备。

    但南宫妈妈拍着她的小手,十分和蔼的说道,“灵灵,今天你和阿熙也玩累了,早些去休息吧。”

    累吗?

    昨天她飞来墨西哥的时候,也没见她的这位“婆婆”这么说。

    ……

    两人回到卧室里,安又灵去了沐浴间洗澡。

    南宫剑熙打开笔记本,他在处理着生意上的事情,爷爷说这次回去他就不用教书了,直接回公司。

    南宫剑熙有一个件看的不是明白,他拿起手机要打电话给alva,但想想,alva已经被他解聘了。

    他的眸se沉了沉,有些烦躁,这时沐浴间里响起女孩的声音,“剑熙,我忘记拿睡衣了,你帮我拿一件。”

    “好。”他起身走去衣柜边。

    打开衣柜,他愣住了,里面一排睡衣全部不翼而飞了。

    南宫剑熙疑惑,他走去门边要叫佣人。

    但房门被反锁了。

    这一切反常又蹊跷,如果南宫剑熙再闻不出什么味道来,那他就是傻瓜了,他拿起手机打电话给妈妈。

    电话很快就接通了,“喂,阿熙,你不用问了,这一切都是我命人做的。阿熙,你承认吧,你喜欢上灵灵了,你不要再陷在过去里不出来,妈妈在逼你绝境逢生。”

    “妈,”南宫剑熙一阵火气,他怕惊到了女孩,压低着声,“她还只是一个孩!”

    那边的南宫妈妈在想,现在知道人家是孩了,那你亲人家,摸人家,对人家有念想的时候,怎么不知道她是孩?

    当然南宫妈妈不会将这些话说出口滴,“阿熙,今晚你喝了参汤,现在有没有感觉很热?”

    “什么?”南宫剑熙一时没听明白。

    “剑熙…”这时女孩见他迟迟拿不来睡衣,悄悄打开了一条门缝。

    她睁着一双清澈灵动的水眸对他看,她的鹅蛋小脸被雾气蒸的粉嫩粉嫩,像是要掐出甜水来,南宫剑熙一看,浑身澡动。

    电话也不知道是被谁掐断的,安又灵见男人僵在当场,她裹着一条浴巾,赤着脚走了出来。“剑熙,怎么了?”

    “没…没事…”南宫剑熙转移了目光,他指着衣柜,“睡衣…都拿去洗了,还没干,今晚就裹着浴巾睡吧。”

    “啊?”这次安又灵没听明白。

    “就这样吧,你先睡觉,我还要工作,会很晚。”男人最后说道。

    ……

    此时的南宫妈妈和佣人在进行一段非常愉悦的谈话。

    “夫人,你在参汤里下药逼少爷,明天早晨等少爷出来了,准跟你吵。”

    “噗…谁说我下药了,我什么时候做的,什么时候承认的?我不过是随口唬唬阿熙,像我这么有身份的人可能做出那么下滥的事情吗?”

    佣人突然明白了这意思,所谓“心里有鬼”,夫人用的是“以假乱真”的心理战术。佣人真心的竖起大拇指,“夫人,你真高明!”

    南宫妈妈感慨的叹息一声,“哎,我这儿啊,前几年将心思都花在了悠棠身上,所谓求而不得,多生孽障,他偏执了,困住了自己。其实他不知道,移情别恋是件很容易的事情,他喜欢上了灵灵却又不敢承认和承诺,我要逼他。”

    “可是夫人,若是少爷吃了,不肯负责怎么办?”

    “呵…”南宫妈妈从容的笑着,“我南宫家的男人骨里都流淌着高贵优良的血统,阿熙更是个负责的好男人。退一步讲,就算他不肯负责,我自有办法。”

    ……

    安又灵躺在船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现在才8点钟,睡觉早了,而且她裹着浴巾睡觉,很不舒服。

    侧过小脑袋看,男人正襟危坐的坐椅上看笔记本电脑,他似乎非常认真,非常认真的在批阅件。

    “剑熙,你什么时间睡觉?”安又灵开口问。

    “别说话!”男人异常粗暴的打断她。

    安又灵这才发现他的异样,他端放的两只大掌捏的很紧,身体紧绷到僵硬,他很热,额头出了层密密麻麻的汗珠。

    安又灵疑惑,她想问候他。

    但南宫剑熙“嚯”的站起身,他往沐浴间箭步而去,“我去洗澡,你早些睡。”

    安又灵觉得无厘头,看男人消失了,她撅了撅粉唇,又在大船上翻滚了几下,然后睡着了。

    ……

    南宫剑熙这一个澡洗了一个多小时,在他将欲念控制在可以巴持的范围内时,他走出沐浴间。

    船上的女孩背对着他睡着了,他一条遒劲的长腿支船上,将蚕丝被盖在她的肚腹上,他摩挲着她的小脸蛋,温柔道了句,“灵灵,晚安。”

    今晚他不可以和她睡,房间里有沙发,他打算在那睡一夜。

    他收回手,转身离开。

    但这时“剑熙…”,女孩小声嘟囔一句,转过了身,她伸出两只小手抱住了他一条胳膊,往自己柔软馨香的怀里带,继续睡觉了。

    南宫剑熙回眸看时,女孩因转身,那裹着的浴巾全部散落了下来,少女的身体明珠生晕,刺激着他的眼眸顿生猩红。

    ……

    安又灵是被肩膀上传来的痛意痛醒的,她睁开迷糊水眸时,男人在亲她。

    “剑熙,你做什么?”安又灵发现身上的浴巾没了,她大惊失se。

    ps:今天工作忙,rn在全面扫荡,然后我预设章节没发得出去,原本6000字又进过了一番修改,缩成了5800字,所以这段话可能计费,儿没时间改了,明天免费赠送大家400字做为补偿,么么哒各位!

    另外我的感谢词!

    谢谢一直很稀罕我的祤love1妹纸的再次打赏,谢谢grasspy,边花花vpmu,小溪流真好听,1401467859,13683384492,13683384492,15127608050,xre妹纸们的打赏,鞠躬,谢谢思密达,儿爱你们!!

    最后,昨天是儿的生ri,对于昨晚儿加紧熬夜为妹纸们码了6000字,妹纸们有没有感动到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