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第七卷 第376章 花开陌上香25

    安军说到做到,接下来两个星期里他给了安又灵完全的自由,不过问她的去处,不开口提南宫剑熙,只是他每天都监督女儿将营养炖汤喝完。

    不管是流产还是留下孩子,吃苦的永远是他女儿。

    一晃眼,安又灵在家里休养了两天,南宫剑熙异常忙碌,他对于已经发生的变化和即将到来的风雨浑然不知。

    女孩善良,纯洁而安静,每晚和他煲电话粥,只是叮嘱他的身体,说些禅绵悱恻的清话讨他欢心…

    她在等,等他们在车里说好的约定。

    这晚,沈修杰将车开到安家别墅,他对安又灵说道,“灵灵,这两天在家闷的无聊吗,我带你出去散散心。”

    “恩,好。”安又灵点头,她的确想透透外面新鲜的空气。

    ……

    沈修杰将安又灵带进一家酒吧,酒吧的空气清新纯净,里面没有嘈乱的杂音和炫目的霓虹灯,有的只是那一盏盏水晶吊灯投射下来的晕暖灯光,悠扬浪漫的法国乐调,和脱了西装来放松减压的都市白领。

    这是个好地方。

    沈修杰牵着安又灵的小手向前走,前方圆桌上围聚着几位和他性情相投的年轻人,“杰哥…”大家纷纷站起身表示欢迎。

    “杰哥,这漂亮的姑娘是谁,该不会是嫂子吧?”大家一脸笑意的打量安又灵,其中有一个人开玩笑似的问道。

    这声“嫂子”让安又灵面颊微红,她突然想起那日打高尔夫,南宫剑熙的发小也这样叫她,她不满这称呼将她叫老了,他覆在她耳边,低醇爱昧的调侃,“灵灵,谁让你找了一个老男人?”

    安又灵想解释。

    但她的小手被沈修杰紧紧裹住,他靠近她,小声道,“灵灵,帮我演场戏,要不然他们会给我安排相亲行程,我头疼。”

    安又灵侧眸看向沈修杰,沈修杰面容阳光,英俊,他的黑眸坦荡而真诚,仿佛真是单纯的求她帮个忙。

    安又灵能拒绝吗,拒绝了反而显得她不单纯。

    于是沈修杰带着安又灵坐下,大家一声声“嫂子”的叫着,安又灵虽然不适应,但她和沈修杰青梅竹马,自然不会觉得尴尬。

    女孩青春,漂亮,开朗活泼,她跟同龄的年轻人交流的很愉快,大家欢声笑语融成一片。

    ……

    酒过三巡,单身的男人开始蠢蠢浴动,他们东张西望的冽艳,也不知道是谁惊叹了一句“美女耶…”,然后就是一声轻挑的口哨。

    安又灵顺着目光向侧前方看去,一个圆桌上坐着几男几女…她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李若雨。

    李若雨和丽姿拥有同样精致俏丽的容貌,她脱了外衣,里面一件简单的乳白色毛线衫,下搭深蓝色的修身牛仔裤,率性利落的秀发潋滟的披在肩头,她那对漂亮的柳眉淡淡一扫,俏里生媚。

    安又灵真的很感慨,这世界真小。

    纵然心里对她有一千个排斥和反感,但出于礼貌,安又灵还是给了李若雨一个清新姣美的微笑。

    李若雨也看见了她,她缓缓勾起唇瓣。

    安又灵搁在膝盖上的小手捏了捏,小身体些许僵硬,李若雨那笑容里带着深意,像…讥诮像得意像挑衅…

    安又灵紧拧了秀眉。

    李若雨低声跟同伴说了两步,然后端着一个红酒杯,踩着高跟鞋款款而来,那桌的人向这望来,这桌的单身男人双眼发直。

    “安小-姐,你好,没想到这么巧,在这遇上你。”

    她过来打招呼,安又灵本应站起身,但她此刻没了敷衍的兴致,从相遇那刻起,这女人对她一身的敌意,她精致的面容上像戴着一层虚伪的面具,她不配跟丽姿姐姐一样美,她也懒得应付她。

    “是啊,李小姐,这么巧。”

    “既然这么巧,那小-姐不如在我们这里喝一杯。”靠近李若雨的男人见自家嫂子和她是旧识,想近水楼台。

    安又灵没回答,李若雨先侧眸对那男人看,她挑了挑柳眉,双眸风清,嘴唇的笑意颇为爱昧。

    这在凤月场上就是信号,男人身体一热,借着酒劲伸出手臂去摸李若雨的蛮腰。

    安又灵刚想出声阻止,但“啊…”一声尖叫,李若雨手里的高脚杯“哐啷”一声碎裂在地上,她恐惧的退后好几步,捂嘴喊道,“非理啊…”

    这声“非礼”令对面桌上的男人迅速冲了过来,这桌上的男人纷纷起身。

    “若雨,你怎么了?”有女人给李若雨披上外衣,关切地问。

    李若雨用手捂着脸,只顾哭,不说话。

    她这无声胜有声的姿态将受了“非理”后的委屈和羞耻发挥的淋漓尽致,那桌的男人顿时义愤填膺,叉腰骂道,“你们想玩也要挑对地方和人选,动了不该动的人,你们恐怕连自己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安又灵冷眼看着李若雨,这桌上的人都看的明白,是她轻挑在先,男人才伸了手臂,而且男人压根没碰到她,她装什么!

    这桌上的年轻人家里非富即贵,典型的二世祖,他们哪里受过这等冤枉气,当即拍桌,指着李若雨道,“你刚刚一副欠上的模样转眼就给自己立了贞洁牌坊?我告诉你,别说大爷连你腰都没碰到,就算你现在脱光了躺下,我也只能啜你一口吐沫,呸,戏-子!”

    男人这话惹怒了那桌的男人,有人操手拿起桌上的啤酒杯,冲上前红脸道,“你tm的说什么,看我不揍死你!”

    现场迅速陷入了混乱,两桌男人厮打在了一起,酒吧里的桌椅都遭了秧,踹的满地都是…

    安又灵想上前劝架,但沈修杰将她护在身后,“灵灵,危险,你别去,我去…”

    话音一落,身侧有人撞到了她的小香肩,安又灵猝不及防,猛退了好几步。

    勉强稳住身子后,突然不知哪里伸来的一只脚绊住了她,“啊”一声,她整体失重,要后倒去。

    “灵灵…”听到安又灵的叫声,沈修杰箭步而来,他搂住她的小蛮腰一个旋转将她护在了怀里。

    这时杀红眼的男人趁机“砰”的将啤酒瓶敲在毫无防备的沈修杰头顶,酒瓶碎了,沈修杰的额头鲜血入柱。

    惊魂未定的安又灵一声尖叫,“修杰哥哥…”她抱住沈修杰倒下的身躯。

    现场还在混战,只听一道低沉且带着浓重威慑的男声响起,“你们干什么,给我通通住手!”

    黑衣保镖和酒吧的保安同时出动,两方厮杀的人马被迫分开。

    南宫剑熙带着alva走来,他一身深绿黑条纹的衬衫,十足男人味。他面色极冷,英俊流畅的脸面轮廓像凝结了寒霜,双眸清冷幽静。

    “总裁,你来的太好了,”那桌的人是南宫剑熙的手下,有人跑上前告状,“总裁,他们手脚不规矩,调息若雨妹子。”

    告状的人想让南宫剑熙做主,但意外的接受到南宫剑熙冷眼一瞥,南宫剑熙一向温润和煦,这个含着锋利碎冰的一眼把人直接震住了,懵了…

    李若雨停止了哭泣,她缓缓抬眸,水雾氤氲的丽眸委屈的看着南宫剑熙,南宫剑熙没给她一个正眼,只盯着前方正蹲在地上的女孩瞧。

    “嫂子,杰哥没事吧?”这桌的人把沈修杰和安又灵围住。

    沈修杰两眼发黑,甩了甩脑袋才找回了些神智,安又灵看着他痛苦闷哼的模样,眼泪直掉,她伸出小手帮他擦着沾了血迹的脸,哭着道,“修杰哥哥,疼不疼?”

    她的小手上沾了血,围聚的男人看到迅速抓住她的小手往自己身上擦,“嫂子,你别哭,杰哥看见你掉金豆会心疼。”

    “是啊,嫂子,杰哥不会有事的,我们还等着喝你们的喜酒。”…

    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的哄劝着安又灵,想让她别伤心,这一声声“嫂子”传到南宫剑熙耳膜里无比刺疼,他觉得太讽刺了。

    “安又灵!”双掌捏紧,南宫剑熙沉声叫了句。

    安又灵没听清,修杰哥哥是因为保护她才受得伤,她愧疚的要死。

    但3秒后,她的纤臂被一只大掌攥紧,骨头仿佛被捏碎了,“嘶…”她在痛抽,而男人一使劲,她一阵转身就撞上了一副充斥着薰衣草香的坚硬胸膛。

    安又灵还没反应过来,这桌的人见自家嫂子被对方抢走,当即跑来抢人,“喂,你是谁,我警告你快放开我家嫂子。”

    现场又开始澡动,那桌的人不甘示弱回道,“那你们调息别人时怎么没有觉悟,待会我们打110,你们等着进局子。”

    这桌人气焰也很嚣张,“行啊,打110是吧,大爷还真没骗你,局子是我家,我让我爸请你们去喝茶。”

    说着那人要跑来抢安又灵,手还没碰到安又灵的手腕,南宫剑熙阴测测的道了句,“你再敢碰她,我让你爸从那位置上滚下来!”

    好大的气场,那人僵住了。

    安又灵眼里的眼泪越掉越多,“阿熙,好疼…”她扭转的纤臂想逃脱他的桎梏,她受了委屈,他不但不安慰她,还用冰冷凶狠的目光瞪她,浓疼她…

    那桌的人听到安又灵那声“阿熙”纷纷一僵,李若雨见状跑上前,她伸手攥南宫剑熙的衣袖,“总裁,你别怪安小-姐,都是我的错…”

    南宫剑熙正是怒火中烧,哪有心思搭理李若雨,他甩臂拂开她。

    正巧那刚想抢安又灵的人见到李若雨这副虚伪到令人呕心的模样,气不打一出来,他伸手推李若雨,“你再敢给我装,信不信我趴光了你!”

    李若雨顺势跌倒,“啊…”一声凄楚的惨叫,她脑袋碰地,地上有一摊酒瓶碎片,她右脸眉宇边扎上了一块玻璃,鲜血顺着脸腮滑落下来。

    南宫剑熙回眸看,这一看就是一僵。

    那桌人紧张的包围了李若雨,李若雨坐在地面上如小兽般可怜兮兮,她抬着巴掌大的俏丽小脸,泪眼朦胧的看着南宫剑熙,她粉唇半嘟,既委屈又倔强的不让眼泪滑落。

    安又灵气到浑身颤抖,这女人果然是阴险狡诈,她伤到哪里不好,偏偏学着丽姿姐姐伤到眉宇…

    这样想着,安又灵又恍然忆起刚刚她就是在李若雨身边摔跤的,她百分之百确定那绊她的一脚是李若雨伸的…

    安又灵正胡乱想着,她纤臂的剧痛得到缓解,原来南宫剑熙松开了她,抬脚向李若雨那里走去。

    安又灵一颗心募然往下沉,下腹又传来不适,她用小手紧紧攥住肚腹前的衣服,直至手关节发僵,发白…

    酒吧里的工作人员拿来了医药箱,南宫剑熙用镊子帮她将玻璃碎片挑了出来,安又灵看着她攥住男人的衬衫衣领,声音酥嗲,还透出一股撒娇,“剑熙,疼…”

    安又灵无声的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汇成了一条小河,止也止不住。

    这声“疼”让南宫剑熙所有记忆都倒退到了两年前,那时小棠棠去世,悠棠疯了,她抓伤了眉宇间的旧疤,鲜血染红了她白净的小脸腮,她也是这样坐地上,泪眼汪汪的看他,轻声喊“疼”…

    南宫剑熙埋藏心底的情愫被轻易的勾起,他根本分不清眼前的人是谁,大掌捧住李若雨的小脸,他凑到她的伤口,轻柔疼惜的给她吹气,“乖,别哭了,这样就不疼了…”

    此时的酒吧很安静,男人低醇磁性的声音清晰落进安又灵的耳朵里,相对纤臂上的剧痛,她突然惊觉,哦,原来他可以如此温柔!

    “阿熙…”安又灵用小手抹干泪,颤声开口叫了句。

    南宫剑熙瞳仁里所有的迷失瞬间驱散,手掌僵住,他意识到了他和李若雨姿态的爱昧,她小鸟依人的窝他怀里,他像是抱住了她…

    他被灼伤,快速拉开彼此的距离,他转眸看着女孩。

    男人眼里一闪而过的歉疚和心虚被女孩捕捉到,安又灵梨花带雨的勾起唇角,她缓缓道,“阿熙,放开她,我不喜欢你碰别的女人…”

    南宫剑熙看了一眼李若雨的伤口,然后对着女孩蹙了眉。

    安又灵懂他的意思,他用一种陌生且不悦的目光打量着她,仿佛在说你的善良到哪里去了,你不是喜欢救死扶伤的吗?

    可是…刚刚她蹲在修杰哥哥的身边,他不是粗鲁的将她拽起?第一次厌倦了爱情里的…不公…

    而且他不懂,不是她舍弃了善良和救死扶伤,而是李若雨她不配!

    可惜他被李若雨的皮相所迷惑,呵。

    南宫剑熙看着女孩成串掉落的眼泪,心脏像被一只大掌捏住,生疼生疼…今天的女孩跟平时不一样了,他说不出哪里不一样,就觉得…有些不安,有些惶恐…

    他站起身,对着alva说道,“送她上医院,这里交给你善后。”

    南宫剑熙迈开长腿来到安又灵身边,他递给女孩一个“如你所愿”的眼神,然后牵着她的小手,带她离开。

    “嫂子…”有人在后面叫住安又灵,“你要上哪里去,你不管杰哥了吗?”

    安又灵脚步停住,南宫剑熙一闭眸,收敛住所有暴戾的情绪,伸出长臂搂住女孩的香肩带她优雅转身,他覆在她耳边小声道,“告诉他,你是谁的女人?”

    安又灵一只小手捏成粉拳,一只小手抚摸住腹部,她在很长时间里双眼模糊,看不清眼前的人。

    香肩上的大掌逐渐收紧,身边的男人给她最严厉的施压。

    沈修杰的头脑进行了简单的包扎,他在同伴的搀扶下艰难站起身,女孩哭的鼻尖通红,上气不接下气,他看着很心疼,“灵灵,别哭,我没事。”

    安又灵轻微的点头,她阖动着粉唇,小声道,“修杰哥哥,对不起。”

    她给了南宫剑熙回答。

    ……

    南宫剑熙开车将安又灵带到公寓,打开公寓大门,他甚至没来得及开壁灯,修长的身躯直接将女孩抵到门板上,双掌“啪”的撑墙壁上,他阴沉的面色看不真切,但声音却喷出火来,“你是谁的女人,恩?为什么不说?你明知道那不是我要的回答!”

    一直好脾气的人,会被当成没脾气,安又灵用小手捶打着他的肩膀,“你质问我,那你呢?”

    “我说过不许你聘请那个李若雨,但是你和她一起出差;那晚电话里我明明听到了她的声音,你敷衍我那是女同事;我讨厌你触碰她,今天你却跟她说乖。南宫剑熙,你究竟将我当什么了?我是低能儿吗?”

    南宫剑熙用双掌将她的两只小手扣门板上,他咬牙道,“安又灵,出差是意外,而她的确只是一个女同事!她眉宇被划伤了,我帮她一下怎么了?安又灵,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铁石心肠,无理取闹了?”

    她铁石心肠?她无理取闹?

    “好,我就是那个恶毒的老巫婆,而她是那朵圣洁的白莲花行了吧,南宫剑熙你有本事别要我,你去找她啊。”安又灵情绪失控的尖叫出声。

    话音一落,两人在黑暗里对视5秒,南宫剑熙胸膛剧喘几下,然后垂眸道了句,“好…算你狠!”

    他松开她,一只手掌搭上了门把,打开了公寓大门。

    一脚刚踏出了门外,他的腰腹圈上了两条藕臂,女孩在后面抱紧了他,她哭着哀求他,“阿熙,别去找她…不要扔下我,不要抛弃我…我说的是胡话,你不要听…我求你了阿熙,我求你了…”

    ps:5000字奉送完毕,免赠100字!

    最近这两天可能虐一点,我知道玻璃心的妹纸受不了,所以这几天我会保持在5000+的更新,妹纸们可以看得痛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