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第七卷 第377章 花开陌上香26

    一脚刚踏出了门外,他的腰腹圈上了两条藕臂,女孩在后面抱紧了他,她哭着哀求他,“阿熙,别去找她…不要扔下我,不要抛弃我…我说的是胡话,你不要听…我求你了阿熙,我求你了…”

    女孩流了好多泪,她馨香柔软的小身体贴上来,小脸搁在他背后才几秒,他的衬衫都潮湿了。

    南宫剑熙敛着英眉,去年在墨西哥车上,他误以为自己害了悠棠,当时他感觉到了锥心刺骨的疼痛,他以为此生不会再那么痛了,可是此刻他怎么了?

    他抬起手掌想握女孩的小手,可是他的手在颤抖,她全身冰凉,没有一丝温度,其实只有他知道,他多么的害怕…

    他怕她不要他了。

    “你知道错了吗?”他的声音很嘶哑,态度却是一如既往的强势,霸道,他说,“我要你认错!”

    认错?!

    呵。

    安又灵听到了心碎的声音,她错在哪了,她没有错啊,不怪他这么欺骗她,这么欺负她,是她先把自己当成了装聋作哑的傻子!

    “好好,我认错…”安又灵收回纤臂,她用小手捂住脸,感觉着滚烫的泪水在指尖穿梭,她哭着道,“我错了,都是我的错…”

    下一秒,男人已经将她竖着抱进公寓,长腿“轰”一声的踢上大门,他边吻她,边抱着她进卧室。

    ……

    女孩不反抗也不配合,她没有勾住他的脖子,更没有盘住他的腰身,她唇上全是苦涩的眼泪,他狠狠顶开她的牙关,钻了进去。

    安又灵不知道什么时候躺在了船上,男人已经在亲她的小腹,带着恶意的惩罚咬她凝脂般的肌肤,想让她专心,让她痛。

    安又灵整个小身体一颤,一只小手快速覆盖住小腹,她推他,她眸里全是惊恐和排斥,“不要,不要!”

    南宫剑熙停了手,他凌在半空省视着女孩所有茫然和抵触的情绪,蹙眉,他冷着声,透着一股不耐烦,“你又怎么了?”

    这是她第一次拒绝他。

    看到男人不悦了,安又灵更加慌张,她空洞木讷的眸子努力聚焦,她卑微的求他,“阿熙,不要生气,我…我身体不舒服,过些日子,等我好了再给你。”

    身体不舒服?

    呵,她究竟是身体不舒服还是心里不舒服?

    南宫剑熙脑海里不停浮现她抱着沈修杰,心疼沈修杰,为沈修杰掉眼泪的场景;那些人都叫她“嫂子”,她心安理得的接受;别人给她擦小手,她一点都不抵触别人的触碰,现在却在拒绝他!

    南宫剑熙很恼火,他知道自己在吃醋,在抓狂,他很想发泻点什么,证明点什么,但她这种游离的状态让他下不了手。

    覆着薄茧的拇指一点点的帮她擦拭着面颊上的泪珠,他放柔声音,哄宠着她,“灵灵,以后不许惹我生气。”

    他带着轻微撒娇的呢喃语气令女孩瑟缩起小肩膀,她拨浪鼓般摇头,惧怕道,“阿熙,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

    她惊弓之鸟的行为打破了男人所有刻意制造的温情,双眸变得锐利,他盯着她。

    两根修长的手指扣住她尖巧的下巴,他发狠道,“安又灵,不许再跟沈修杰联系,更不要让别的男人碰,我南宫剑熙的船上不会要不干净的人!”

    不干净的人?!

    女孩似乎被这个字眼深深刺痛了,紧紧闭上眸,她像掩耳盗铃般拒绝着男人给予的一切伤害。

    南宫剑熙起身,他抬脚往沐浴间走去,“今晚睡在这里,我先去洗澡。”

    ……

    沐浴间里响起了“哗啦啦”的水流声,安又灵缓缓坐起身,躺太久了,她感觉头晕,头晕又引起了呕吐,她跑去厨房那,干呕了很久。

    呕着呕着,眼泪就倾巢而出了,她全身像虚脱般难受,掏出手机给爸爸发了条短信,“爸,我今晚不回去了。”

    爸爸回复短信很快,两个简单的字---随你。

    她知道她又让爸爸失望了一次。

    一只小手扶着墙壁,她轻手轻脚走回卧室,这时南宫剑熙搁置在船上的手机亮了,安又灵看着手机频幕,短信上写着---剑熙,今天谢谢你,我感觉很幸福。我在医院里很好,不要为了我,跟安小-姐生气。

    安又灵嘴角勾起一抹冷笑,笑容里还有很多隐晦的情绪…

    坐在船上,她打开南宫剑熙的手机,然后将李若雨发的短信删除。但她不是太会弄他的手机,删除李若雨短信的同时清空了他所有的收件信息。

    ……。

    南宫剑熙出来时就看见女孩乖巧而安静的坐在船上,他走去衣橱那挑了一件睡衣塞她怀里,双掌握着她的小香肩,他吻了吻她冰凉的脸腮,“灵灵,去洗澡。”

    安又灵走去沐浴间,关上门。

    南宫剑熙换了件居家长衫和休闲裤,他的眉宇落满疲倦,拿起手机,他打电话给alva,“alva,天泉企业的资料,你发送给我了吗?”

    这一个月他都忙着新化妆品的上市,化妆品已经进行到打入欧洲市场的最关键一步,但这种出现了一个劲敌,国际老牌资深的天泉化妆品公司也推出了一套新产品,前几天,他的检测机构竟发现两家在花草配方上存在着60%的相似。

    做生意最怕涉及侵权和抄袭,天泉新产品是建立在其老产品的改良上,打起官司,他没有赢的把握。

    天泉公司的领导人一直戴着神秘的面纱,拒绝任何交流,对方按兵不动,这感觉就像是暴风雨前的宁静,可能毁了他几十个亿的投资。

    alva在那边很惊讶,“boss,天泉企业的资料我很早就发送到你的手机上了,你没接收到吗?”

    南宫剑熙挂断电话,他翻看收件箱,空的。

    这时女孩简单洗了澡,走了出来。

    南宫剑熙揉了揉太阳穴,这些日子不眠不休忙于公事,他承认自己亚历山大,克制着烦躁的情绪,他颇为温和的问女孩,“灵灵,你动了我的手机?”

    安又灵看着他蹙成一条深“川”的眉心,松软且平静的开口,“恩,我删除了你的短信。阿熙,你不开心?这短信很重要吗?”

    南宫剑熙点头,加重了音量,“恩,非常重要!”

    安又灵脸色苍白,垂下眸,她勾了勾唇瓣想笑,却不知笑什么,两只小手紧攥着睡衣一角,她像个惊慌无措的孩子,“那…对不起…”

    南宫剑熙没再说什么,他迈开长腿向门边走去,“你早点睡,我去书房工作,可能要很晚。”

    安又灵看着他的背影发呆,她猜他生气了,所以故意冷落她…

    ……

    南宫剑熙一直工作到凌晨两点钟,走进卧室,女孩给他留了一盏昏黄而温暖的灯光,她侧身蜷缩在被褥里,小小的身体看着他一阵酥软。

    睡进被褥里,他扣住她的小蛮腰想将她翻身搂进怀里,但女孩执拗的没有动,他撑起一条手臂看她,睡梦中的她拧紧了秀眉,被他打扰,她如蝴蝶般纤长的睫毛颤动了两下,两行泪水又滑落了下来。

    南宫剑熙这才发现,她小脑袋下的枕巾湿透了。

    叹息一声,他的目光柔情似水,饱含了疼惜和宠爱,抬起她的小脑袋,他为她换了一个新枕头,然后用自己的衣袖为她轻柔擦泪。

    “灵灵,以后不许惹我生气…”他覆在她耳边嘶哑的呢喃,若不是她惊弓之鸟,这些话他刚才就想对她说。

    “灵灵,因为曾经在感情上摔的很惨,所以我现在仍心有余悸。我的心门已经为你敞开,但原谅我还在摸索,我可能慢的像只蜗牛在爬。”

    “今天我很吃醋,很嫉妒,很愤怒,但是我不知道该如何正确的表达。以前我对悠棠很温柔,可是温柔的人容易被忽略,我自私的想成为你眼里唯一的一道风景线,所以原谅我所有粗爆的行为。”

    “当然粗爆对于我南宫剑熙也是绝无仅有的,遇到你,我的绅士和优雅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我慢慢变得不再像自己。”

    说着,南宫剑熙迷恋的吻着她的脸腮,“灵灵,不要给我失控和抓狂的感觉,不要让我感觉到不安和惶恐…等等我…”

    女孩还在睡觉,她听不到男人任何一句话,南宫剑熙吻了一会儿她娇嫩玉滑的肌肤,又抬眸盯着她姣美的唇瓣,滚了滚喉结,他从背后抱着她,闭眸睡觉。

    他发现女孩睡觉时一只小手覆盖在腹部上,今天她做了好几次这样的动作,他猜测她肚子不舒服,于是将大掌钻进她的睡衣里,覆盖上她平坦的小腹,他为她轻柔爱怜的无摸。

    此时的南宫剑熙不知道,这是他最后一次且唯一一次与自己孩子的亲密接触,在以后漫长的岁月里,这是他人生仅剩的一点怀念。

    ……

    翌日清晨。

    安又灵睁开眼时,身边的男人已经不在了,船单上褶皱的痕迹证明他睡过,但船单上的凉意也证明他离开了很久。

    缓缓坐起身,她的头很痛,昨晚哭的太久,她的眼眶又肿又涩。

    掀开被褥下船,双脚刚着地,她的小腿抽了,一定是昨晚只保持了一个睡姿的缘故。

    她活动着小腿,“嘶…”一声抽吸,她整个人从船上掉落到地上,地上铺了地毯,摔的并不痛,但她的小腹在阵阵刺痛,痛的她两眼发黑。

    下面冲出一点热液,她颤抖着小手摸上去,指尖全沾的鲜血。

    眼泪“噼里啪啦”的往下砸,安又灵全身在颤抖,平生那么怕疼的人只存在一个念头,孩子,她的孩子…

    她伸手去够手机,手机的紧急电话就设置的南宫剑熙,她拨出电话,电话通了,她撕心裂肺的哭道,“阿熙,我流血了,快来救我,救我们的宝宝…”

    电话那端是机械而冰冷的声音---对不起,你所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安又灵咬了咬唇,她不死心,她是他的女人,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在她最孤望无助的时候,他怎么可以不在?!

    电话又拨了两遍,依旧是提示“已关机”的声音。

    安又灵跪在地毯上,小脑袋趴船上,她额头的刘海湿淋淋的脸上,眼珠开始涣散,在昏迷之前她拨出另一个电话,电话接通后,她虚弱道,“爸爸,救我…”

    ……

    安又灵再睁开眼时已经在医院的病床上,视线里全是阴森的白色,嗅觉里充斥着消毒水的味道,她身子一颤,一只小手摸上腹部,“孩子…”

    lidy一直守在女孩身旁,她握住女孩的小手给她力量和安慰,“灵灵,孩子没事。”

    听到“孩子没事”,安又灵才放松紧绷的神经,她闭了闭眸再睁眼,“阿姨,我口渴…”

    “好,我给你倒水。”lidy去倒了杯温水,然后给她垫了个软枕,扶她倚坐在船头,女孩的小脸跟粉刷的白墙一样,没有一点血色。

    lidy喂她喝着水,心疼道,“灵灵,医生说你情绪起伏太大,身体又受了剧烈运动,伤心累身的双重刺激下出了血。医生说如果再有第三次出血情况,要立刻进行流产手术。灵灵,身体是你自己的,你怎么就不爱惜点自己?”

    安又灵喝完了一杯水,lidy将水杯放下,女孩缓缓将小脑袋枕她肩头,哑哑柔柔的说道,“阿姨,我很小就没了妈妈,即使爸爸对我很好很好,但我依旧遗憾。”

    “5岁上幼儿园时,老师说不能让男生随便看小pp,所以我拒绝爸爸给我洗澡,可是我总是调不好水温而沐浴间又很滑,我不是被烫伤就是摔倒。”

    “我12岁那年来了第一次生理周期,我很害怕,将自己锁在房间里,慢慢等自己死掉;15岁那年学校我收到了男生的情书,我不敢碰,怕自己会怀孕;20岁那年我遇到了南宫剑熙,我很想跟别人分享我有多爱他。”

    “因为妈妈是遭遇车祸死的,所以我立志当医生,救死扶伤;我很怕疼,打针时总是哭,那是因为我故意胆小,软弱,我想妈妈回来抱抱我;我现在怀孕了,我总是幻想,如果妈妈在,她一定会亲我额头跟我说---宝贝,别怕。”

    “没人知道我现在有多害怕,我害怕南宫剑熙不娶我,我害怕做单亲妈妈,我更怕生下这孩子让他重蹈我的覆辙,没有父爱,一生遗憾。”

    “两天前在这家医院这张病床上,我坚信南宫剑熙爱我,我们的结局可以喜大普奔,但是现在的我满心绝望,我已经在心底承认他根本就没有一分爱过我。”

    “三个月前我跟南宫剑熙说我才20岁,我等得起,伤得起,现在我才明白这与年龄无关,爱情的利刃不会因为你才20岁就厚待你,以前你有多单纯,有多爱,那利刃扎的你就有多深。”

    “不想告诉他孩子的存在,我的孩子不能从来到这世上起就成为利用的筹码,这是我为自己保留的最后一点尊严;我以前很雀跃的想,总有一天我要跟丽姿姐姐比一比在南宫剑熙心里的分量,但是昨晚跟那个替身切磋了一下这让我感觉自己很悲催;昨晚他让我认错,我卑微的求他,挽留他,我感觉有人不停在扇我耳光,我很羞耻。”

    “就这样吧,纵然心里有无数的苦楚和怨言,也明知他不爱我,但我还是想等到两周后,谁让我先爱上他的,谁让我如此爱他?”

    ……

    安军正倚靠在病房门外的墙壁上,女儿说的每一句每一字他都听得清清楚楚,拔腿走到楼道里的吸烟区,他点燃一根烟,慢慢抽完。

    拿出手机打电话,电话很快就通了,“喂,你好…”一道娇脆的女声。

    “喂,李小-姐,你好,我是安军。”

    李若雨明显一顿,她没料到安军会打电话给她。“喂,安总裁,你打电话给我有什么事?”

    “哦,没事,就想问候问候李小-姐整容手术后有没有什么不适感。你整个脸部动了24刀,以前38d的胸围硬给抽脂缩水成了36b,因为说话声音不够娇脆,喉咙还动了2刀,你每日每夜抱着一个剧本学着人家的台词和韵味,我怕李小-姐不记得自己长什么样了,要不要我请你父母来提醒提醒你?”

    “你!呵,安总裁何必威胁我?你能查出来的事情,剑熙会查不出来?他愿意把我留在身边,你女儿还没说话,你表什么立场?”

    “听李小-姐的语气好像很得意,行啊,我现在打算锦上添花,送你和南宫剑熙做成堆。呵,别说,你们还真配!”

    “安总裁,你什么意思?”

    “意思就是说,我和天泉企业的董事长私交甚好,我把你介绍给他,你给南宫剑熙牵桥搭线。呵,几十亿投资的大单子,你拯救了他,再来一桌酒席,酒后乱姓,接个吻,上个船,这不需要我教你了吧?”

    李若雨愣住了,她不信,“安总裁会这么好?你为什么不把这个机会留给你女儿,这样她就可以跟南宫剑熙在一起了。”

    “呵,南宫剑熙他也配?!”

    ps:5000字奉送完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总裁的糊涂小妻子(百度最新章节)  总裁的糊涂小妻子(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