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109.东窗事发

    我签完股权转让书后,在第六天后,我和我舅舅去工商管理局办理了登记手续,我们登记完后。在回来的路上我问他滕州公司现在接手万有的项目进行得怎样。提到这个项目,他对于我的脸色才缓和了一些,他说:“差不多还有三个月就准备陆续开工了。”

    我听了说:“如果这次这个项目你们处理好,今后滕州在业内的知名度也算一炮打响。”

    我舅舅说:“反正用我最大的努力去做这个项目。”

    我问他和舅妈怎么样,他冷笑了一声说:“你揣好你的股份就好,至于我会和她怎么样就不劳你费心。”

    他这样说。我也不好再问什么,我们兵分两路后,他说:“赶紧找好你的财务,别到时候算账的时候,怪舅舅我贪了你的。”

    我说:“放心,这几天我就会找。”估土东巴。

    我们两人在工商局门口,各自上了各自的车。第二天后我便开始在网上招聘财务,可还没等我找到财务,便被一个消息惊得措手不及。向恒被爆出私下贿赂评标团,就连当时几人在饭店吃饭时的画面都被拍了下来,并且是直接举报到沈世林那里。

    我当时吓得浑身发软,向恒被爆出这件事情后,我还没见到他本人,他人便被沈世林唤到办公室,整整一个下午没有出来,我在行政部坐立难安,就连姜婷让我来签字的文件,我签到一半都失神了。

    一直到下午四点,我以送文件为由去了沈世林办公室,刚到达门口时,前台便将我拦住,她满脸歉意告诉我。说现在我并不方便进去,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前台非常清楚我和沈世林的关系,除非顾莹灯在办公室内时,她才会婉转暗示我不能进,而这次她是直接表明了不能进。

    我站在办公室门虽然和平常没有两样,依旧对前台温和笑。转身后,心乱如麻。对于向恒这个人,我其实并没有把握他对我是否忠心,我只知道从他送我护肤品那一刻,是有意向我投诚,我当时并没有考虑那么多,和他礼尚往来两次,手中又握住他出轨的证据,并不担心他会将内部帮助滕州的事情捅出去,毕竟他既然帮我,那我们两人就算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除非我们两人鱼死网破时,他才会傻到去捅破,可这一次,似乎真有点鱼死网破的味道。

    如果他不将我爆出来,这件事情便是他一个人扛,可在利益面前,谁又会这么蠢?去包庇一个和自己相互利用的人?

    而且这件事情到底是谁爆出来的?是有计划而来,还是恰巧被人抓住把柄?

    我整个人彻底乱了,来到电梯前,我等了一会儿电梯,门开后走了进去,电梯开始往下降落,我脑袋内全部都是沈世林知道我在他眼皮下玩花样时的反应,还有昨天他的话是什么意思?

    我脑海内一堆的疑惑,电梯门应声而开,我机械似的从里面出来,刚出门,便撞上一个人,紧接着是撒落一地的文件,那人唤了一句纪秘书。

    我回过神来后,看到的人是邱泽,他脸上满是惊讶看向我。

    我看向地下的文件,对他说了一句:“抱歉。”便立马为他将文件捡了起来。

    捡到一半后,站在我面前的邱泽立马蹲下,帮我一同捡着地下的文件,担忧问:“你怎么了?有心事吗?”

    我将捡好的文件递给他,说:“我没事,我只是在思考一些事情。”

    我现在完全没有心思和邱泽来盘旋,正想说告辞离开时,邱泽忽然说:“我知道,你的心事是什么。”

    我站定在他面前,邱泽过了半响说:“你在为向恒担心。”

    我打量了他几眼,发现这是我第一次这么认真看这忽然冒出来的邱泽,他长相五官都很端正,可他身上的气质我不太喜欢,太阴。

    我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邱泽说:“纪秘书,你应该已经知道向恒是怎样的人。”

    我很讨厌有些人在事情还没结论之前,便妄想当柯南来给这件事情解密,我说:“他是什么样的人,我非常了解。”

    邱泽说:“既然你了解,明明知道他这种人在职业道路上,手法不干净,那你为什么还要这么担心他?”

    我说:“我没有担心他。”

    邱泽眯着眼睛看向我说:“你喜欢他。”

    我没想到他会这样说,听到他这般肯定的定论,我笑了,这是我今年听过最好笑的笑话,邱泽见我脸上满是不信,他说:“我知道,从我注意你那么久开始,向恒便对你一直献殷勤,你们两人这段时间比往常更近。”

    我看向他满是肯定的脸问:“你一直在观察我?”

    他说:“你记得吗?小霞生日那天,从那时候我就开始注意你,我知道像我们这种人你根本不会注意,所以只能在私下里,每天来公司偶遇你,看你一眼我也很满足,我以为我能够忘记你,可是时间越久,我发现你在我心上的存在就越深。”

    他说这些话时,语气有些激动,我竟然有些恐惧的往后退了退,他朝我逼近,我身后是已经关闭的电梯门。

    他说:“邱泽这种小人你为什么不放弃他?他有我那么喜欢你吗?”

    我吞了口口水说:“邱经理,您先请冷静下来,我和向恒之间的关系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我想您是误会了。”

    他脸上扬起一丝开心,问:“真的吗?你和向恒的关系真的不是那样吗?”

    我说:“对,我和他并不是你想象的那样。”

    他冲上来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动问:“那我呢?你可以接受我吗?”

    我想要从他手中抽出手来,可是他握得太紧,还有他此刻有些不正常的神色,让我觉得很恐慌,我舔了一下干燥的唇,说:“邱经理,您可以先放开我吗?”

    他大约也意识到吓到我了,他松开我的手,脸上有些疯狂的神色收了收,站在我面前笑着说:“没事,是不是吓到你了?”

    他松开我后,我一分钟都不敢在他面前待下去,将挡在面前的他狠狠一推,便从他面前狂奔离开,一路奔到行政部,正好撞到拿文件的张楚,她手中的东西被我全数撞落,他惊呼了一声。

    我停在她面前捂着胸口惊慌的喘着气,张楚也被我吓到了,她连地下的文件都没管了,满是疑惑看向满脸惊慌的我,我喘了好久的气,才将气息喘匀。我上气不接下气,点了点脑袋问:“邱泽是不是这里有问题?”

    张楚瞪大眼睛说:“没有啊,他很正常啊,你怎么吓成这样?”

    我说:“反正我无法解释他刚才给我的恐惧,以后,以后,你别再撮合我和邱泽了。”

    说完,我似乎还怕外面的邱泽会追进来,立马狂奔到办公室。

    之后夜晚我连下班都特意看看身边有没有什么可疑的人物,没有发现邱泽的身影后,我才快速从停车场开车出来,一路上把车开到最快的速度,到达小区公寓楼下,我才彻底松了一口气。

    回到家后,我不断拨打向恒的电话,可是没有人接听,之后又打了向恒家的座机,是她老婆接听,当时她老婆感觉有些奇怪,因为我在电话内一直没有说话,连着喂了很多声后,我才开口问:“向太太,向恒的手机为什么一直没人接?我有些工作上的事情想要找他。”

    向恒的妻子听到我开口,便听出了我的声音,她在电话内问:“您是纪秘书?”

    我说:“对,我就是纪秘书,上次去医院看过你的。”

    向恒的妻子奇怪的说:“怎么了?什么事情找他这么急。”

    我再次重申了一遍说:“是公事,很急的公事。”

    向太太说:“我家向恒现在还没有回来呢,他现在不是还在公司吗?”

    听到向恒这样说,我也不好再纠缠下去,毕竟一个女人打电话直接打到他家里确实有些不妥,我在电话内说:“那好的,向太太,如果您先生回来了,麻烦帮我转告一下,让他回来第一时间回个电话给我。”

    向恒的妻子在电话内说了一声好,我挂断电话后,坐在那望着老式电视机上的影响发呆许久。

    这一夜,向恒没有给我回电话,我一夜没睡,第二天早上去上班,我便被沈世林喊去办公室,他当时什么都没说,只是坐在那静静地看向我,眼神内猜不透他在想什么。

    因为联系不到向恒,我猜不准他是否已经将我捅了出来,我站在沈世林面前,在心内思考了许久,忽然笑了一句问:“你这样看向我干什么?”

    沈世林朝我走了过来,他冰冷的手抚摸着我脸,他笑着说:“我在想,这张脸此刻在想什么。”

    我感觉他手心的冰冷像是化为一条凉腻的蛇一般缠住我脸,我勉强笑着说:“我在想什么,你不是很清楚吗?”

    他手指移到眼睛,顺着我眉毛的形状抚摸了一下,他说:“不,人心隔着肚皮,没有谁知道对方在想什么。”

    我咬着唇,干脆不说话。

    他看向我紧咬的唇,笑着问:“向恒的事情,你应该已经知晓。”

    我下意识反驳说:“我觉得这件事情是别被人无中生有!”

    沈世林眼睛眯成一条线看向我,眼睛内散发出点点寒光,他说:“我只是问你,对于向恒的事情,你看法是怎样,你为什么这般激动?”

    我意识到自己举止太过激动与反常,在沈世林的审视下,我立马平静下来说:“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想说的是,事情还没有调查清楚之前,谁都没有资格说什么。”

    沈世林听了我这回答,转身回到办公桌前坐下,端起桌上的茶杯悠悠喝了一口茶,他说:“刚才我听了一个特别有意思的事情。”

    他轻笑了一声,手指在精致的茶杯杯身上细细抚摸着,他目光含笑看向我,他说:“有人和我说,向恒和你一起合谋,为滕州公司贿赂了评标团,并且还在我眼皮下耍了一些小手段。”

    他放下手中的茶杯,眼里的笑意不见,他说:“这件事情,你说,我信还是不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