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23.意外

    顾莹灯因为想吃这里的糕点,我们由着经理重新带入,经理对着对讲机直接让服务员给我们开了一间雅阁,是在一间亭子的阁楼之上。四周没有窗户,只有水红色帷幔在风中四处随风飘舞着。

    顾莹灯站在亭子内,望着楼下的风景。深呼吸了一口气说:“嗯,有花香。”

    经理端着一壶茶过来,有服务员陆陆续续摆好茶具和茶案,沈世林坐在石凳上,顾莹灯闻了闻花香后,随着沈世林坐了下来,望着服务员端着各色各样的糕点上桌。

    我和姜婷站在一旁,并不敢直接上桌,顾莹灯看了我一眼说:“精微,你来坐。”

    她只喊了我,并没有请姜婷,我立马拒绝说:“不用,顾小姐和沈总用吧。”

    顾莹灯说:“刚才你还没吃饭,便被我喊来了,现在肯定很饿,你快坐下。”

    我不断的拒绝着。最终赖不住顾莹灯的热情我只能坐下。

    顾莹灯手中捏了一个糕点笑着说:“这里的空气真好。”

    沈世林说:“嗯,还算可以。”

    顾莹灯说:“反正比国外的好多了。”顾莹灯看向我,见我根本没碰面前的东西,立即指着我面前一碗东坡红烧肉说:“你吃点,千万别和我讲客气。”我感觉再矜持下去。就显得矫情,只能拿起桌上的银筷夹了一小块东坡红烧肉,我小口尝了一口,觉得味道没有想象中的油腻,肉质嫩滑,味道还可以。

    顾莹灯眼巴巴看向我问:“怎么样?好吃吗?”

    我将手中的筷子放下,笑着说:“肉质嫩滑,还可以。”

    顾莹灯听了我的话,伸出手也在小盘东坡肉内夹起一小块,她尝了尝,皱眉便放下筷尖处没怎么动的东坡肉说:“有点油腻。”

    似乎很难吃,服务员正要提起茶壶为她倒水时,顾莹灯挥了挥手,示意服务员退下,她看向站在一旁的姜婷说:“姜助理。倒茶会吗?”

    姜婷听到顾莹灯唤她,立即上前来对顾莹灯说:“我来为您倒茶。”

    她提起茶壶,首先为顾莹灯倒了一小杯茶然后端起茶杯双手毕恭毕敬递到她面前,顾莹灯看了她一眼,伸手接过。

    姜婷又提着茶壶来到我面前,刚要为我倒茶时,顾莹灯忽然站了起来,她四处观察了着风景,姜婷看了她一眼,又继续低头为我倒茶,茶水在杯内满后,她端起手中冒着腾腾热气的茶杯递给我,我伸出手刚触碰到茶杯要接过时,顾莹忽然在姜婷灯身后尖叫了一声。人便摔在了她身上。

    正在端茶给我的姜婷手一晃,茶水便晃荡了出来,当我手感觉到灼热的刺痛时,我听到姜婷惨叫了一声,我身体忽然被人一拉,人便被沈世林抱在怀中站了起来连连往后退了几步,那杯水便从姜婷手中滑落,摔在地上溅起一地水花,水花全部溅在姜婷穿着丝袜腿上,她立马蹲下身捂住自己烫伤的腿惨叫了出来。

    我还没回过神来,沈世林忽然抓住我手,对站在一旁吓傻的服务员多沉说:“还愣着干什么?拿冷水过来。”

    他说完,便拽住我手,拿起桌上一杯冷水往我手上一浇,我感觉到疼痛,动了两下,他立马按住,语气不是很好说:“别动。”

    当沈世林做完这一切后,我抬头一看发现刚才摔倒的顾莹灯已经从地下站了起来,而姜婷也捂着被烫的手,她还蹲在地上,两人全部看下我,我意识过来后,忽然快速从沈世林手中收回手,立马站起来说:“沈总,我没事。”

    沈世林似乎也才意识过来,看向看着我们的顾莹灯和姜婷,很快有白花殿的医护人员提着急救箱走了上来,一把将蹲在地下的姜婷扶起,立马为用冷水冲刷着,她双手比我惨,大面积烫伤,手背上泛红,很快便起了水泡,可她却没有坑一声,只是任由医护人员为她处理着,她脸色因为疼痛发白。

    我正发呆时,沈世林一把将我按在石凳上,便有人提着一桶一桶冷水上来,开始为我冲着手上的伤口,没多久,手上的灼热感逐渐消退后,医生才为我涂着手上并只有小面积烫伤的伤口。

    沈世林皱眉站在一旁看了一会儿,顾莹灯走了上来,满脸歉意说:“刚才……对不起,精微我没想到鞋子会滑掉,害你和姜婷受伤了。”

    刚才谁都看得出来我顾莹灯是故意的,可谁都没有戳破,我任由医生涂抹着手背,笑着说:“没事的,你也是不小心的。”

    顾莹灯看了我一眼,然后又转身看向身后的姜婷一眼,大概是药水让皮肤感觉到刺痛,姜婷一脸冷汗,竟然疼的小声叫了出来,顾莹灯在一旁对着那医生大呼小叫说:“你轻点!”

    那医生只能点点头。

    当医生为我们全部处理好后,姜婷忽然看了一眼沈世林,她眼里隐隐流露出什么,沈世林并没有看她,他的目光一直停在我手背上。

    我抬头正好和姜婷视线相撞,她带着水光的眼睛内竟然有一丝恨意,我像是忽然间明白过来什么,侧过脸看向站在一旁的顾莹灯,她脸上一丝得意还来不及收,在看到我看向她后,脸上立即带着关切的笑意。

    我忽然像是意识到,顾莹灯刚才那一计似乎是想让姜婷恨上我。

    我立即走到姜婷面前拉起她手,查看她伤势问:“还疼吗?”

    姜婷含泪看了我一眼,她并没有说话,而是将视线放到沈世林身上,隐隐带着殷切。顾莹灯走上来,来到沈世林身边庆幸说:“刚才还好世林拉了一把精微,不然两人都会大面积烫伤,那就麻烦了,现在还好,精微只是烫伤了一小块,医生说过几天就会好了,可惜姜助理手上的伤可能会要一段时间才能够愈合,也不知道以后会不会留疤。”

    顾莹灯说到这里,立马自责说:“我刚才……真没用……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沈世林面无表情看向顾莹灯说:“今天你话怎么这么多。”

    顾莹灯听到沈世林的话后,抬脸看向他,大约是沈世林从来没用过这样的语气和她说话,她脸色渐渐沉了下来,咬着唇问:“世林,你这是在怪我吗?”

    沈世林脸上一直保持阴沉,直到顾莹灯表情快要哭出来后,他忽然笑了一声,走上去将她揽在怀中,擦拭她下眼睫毛处挂着的眼泪,略带责备说:“我只是在担心你,这么大了,怎么走个路还这么不小心?”

    顾莹灯有些委屈埋在他怀中说:“我也不知道,可能当时地下太滑,我脚步不稳就摔倒了。”她说完后,在他怀中竟然哭了出来,她说:“世林,你别生我气,我下次再也不敢了。”

    沈世林抱着顾莹灯在怀中哄了一会儿,说:“我没有生你气,只是担心你摔伤,好了,别哭了,你知道我一向不喜欢你哭的。”

    顾莹灯埋在沈世林怀中嘤嘤哭了许久,终于从他怀中起来,看向我和姜婷可怜兮兮说:“精微,姜婷,对不起,都是我不好,让你们受伤了。”

    我抬着烫伤的手,对她笑着说:“没事,你也不是有意的,这是个意外,大家都不想的。”

    她再次看向姜婷,姜婷咬着唇,许久说:“没事的,顾小姐,你别太自责。”

    发生了这样的事情,肯定没有谁还有心情品尝糕点,我和姜婷上了陈哥的车,顾莹灯和沈世林上了顾莹灯的车。

    我和姜婷坐在车上后,陈哥看到我手上的伤惊呼了一声:“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手上这是烫伤了还是怎么了?”

    我收了收说:“没大碍的。”然后没有多看陈哥,而是看向身旁的姜婷问:“还疼吗?”

    姜婷看了我一眼,并没有打算和我说话,只不过她最终还是开口说:“不是很疼。”台厅豆圾。

    见她不想说话,我只能坐在她身边叮嘱她伤口的一些禁忌,让她回家多注意注意。

    她坐在那儿听着,始终没吭声。

    我想了想,说:“姜婷,刚才因为我就坐在沈总身边,所以他拉的人才会是我,如果是你坐在他身边,他一定拉的也是你。”

    姜婷说:“你不用和我解释,我知道的。”

    我问她:“你知道什么?”

    姜婷说:“你不用假惺惺,你不过是一直在利用我。”

    我完全没听懂她话,我说:“你把话说清楚。”

    姜婷忽然扭过头看向我,平时那沉默不语,容易害羞的女孩子此时眼神内满是恨意,她说:“你还用我说的多么明白?其实你和沈总早就有不清不楚的关系,可那时候的你贪得无厌,利用自己职位的方便和向恒之间有勾当,你怕沈总知道你在他眼皮底下耍花样,想全身而退,所以才会利用我去吸引沈总的视线,然后自己好一点点隐退是吗?纪精微,你故意让行政部的人孤立我,故意让张楚甩我一巴掌,这全都是你做的对吗?”

    我冷声说:“我根本不知道你再说什么。”

    姜婷冷笑一声说:“你别以为全世界的人都是傻子,你也别以为评标团的事情没有人知道,我告诉你,只有你一个人在掩耳盗铃,你的贪心你的心机,难道还不够吗?”

    我说:“评标团的事情你是怎么知道的?”

    姜婷说:“是我和沈总举报的。”

    我说:“你到底想干嘛?!”

    姜婷问我:“我问你到底想干嘛?表面对我好,其实背地里刀刀插我胸口,你做人可以还虚伪一点吗?你不知道你对我假惺惺笑的时候,我有多恶心。”

    我气的全身发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陈哥忽然将车来了一个紧急刹车,因为惯性,我和姜婷往前一倾,陈哥说:“你们要吵下车吵!”

    我和姜婷谁都没再说话,各自看向车窗外。

    一直到达公司后,沈世林的车已经不见了,大约是没有来公司,陈哥坐在车上说:“姜小姐,你也别光说别人,你不也是在将计就计吗?就算精微耍了一些小手段又怎么样?难道你没有耍手段吗?你现在在这里说什么贪心不贪心的,你用身份来说?而且她还是你上司呢!”

    我没想到陈哥会忽然开口,他停了停话说:“再说,精微和沈总之间有关系我们自己都明白,可你什么意思?你不也一副清纯小白兔的模样恨不得上去倒贴吗?你也彼此彼此,你们两人谁都好不过谁,只不过姜助理,以后有些话别摊开来说,摊开来说的话,就太没意思了,半斤对八两,谁也好不过谁。”

    陈哥的话将姜婷说得脸色白一块青一块,她刚想反驳什么,话到嘴边忽然一句也没说,推开车门便气冲冲离开。

    只剩下我和陈哥坐在车内,过了半晌,我说:“陈哥,你没必要帮我的,毕竟少得罪一个人,总归有好处。”

    陈哥说:“一个小小的助理我还怕她不成?这小助理我早就看她不顺眼了,每天摆着一副小白兔的脸给谁看。”

    我笑了笑说:“总之谢谢你。”我苦笑一声说:“我可能中计了。”

    陈哥有些不明白问:“中什么计了?”

    我没有说话,只是对陈哥说:“以后我的日子肯定不太平了,这小白兔发飙了。”

    陈哥说:“你还怕她?当初江铃你都不怕?你还怕这刚出校门的奶娃娃?”

    我笑了笑,没说话。

    陈哥叹了一口气说:“当初在山城时,你和沈总多么好,当时我们还去参加灯会了呢。”

    我闭上眼睛说:“陈哥别说了,那都是过去了。”

    陈哥叹息了一声,他果然没再开口。

    我坐在车内好一会儿,然后再次对陈哥说了一声谢谢,便从车上下来了,我到达行政部后,张楚看到我手也受伤了,立马惊呼了一声说:“我的老天呀。怎么一个二个都受伤了?”

    我问她说:“姜婷呢?”

    张楚撇了撇嘴说:“谁知道呢,刚才进来后,便气冲冲去了洗手间。”

    我听了张楚的话,立即从行政办小跑出去,刚到达洗手间,便听见姜婷嚎啕大哭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