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124.无力回天

    我站在那儿听着姜婷在里面哭了好一会儿,并没有进去。我进去了又能够怎样?解释又能够怎样?在愤怒面前不管你的道歉与解释多么真诚,她已经没有理智去思考那么多,她唯一的想法是。如果可以,恨不得将你杀掉,等这个念头一闪过。愤怒逐渐褪去时,和她说的话比现在强行上去说的话有用一百倍一千倍。

    我没有进去,而是转身离开了。

    我处理好手中所有事情后,和张楚从公司内出来,本来是要相约一起吃晚饭的,张楚接了一个朋友的电话,大约是有事情,便提前先走了,并没有和我一起去吃完饭,我看了一眼时间,也没什么食欲再去大吃一顿,沿着这条街走着,走出了商业街中心,便停在一家沙县小吃店门口前,走了进去点了一份汤一份米线,便坐在那儿望着店外面车流如潮发着呆。

    我随便吃了两口东西。便买完单,提着东西从沙县小吃的店内出来,因为这边车并不是好打,自己又没有开车,便一个人散着步。散了一会儿,路边经过的人时而侧目看向我,我感觉身后有什么东西跟着自己,侧过身一看,是一辆私家车,它正以人行速度缓慢跟在我身后。

    我站在那辆车前,没有在走动,那辆车也终于停了下来,有人将车门推开,下来的人是陈哥,他手中提了一袋东西来到我面前。

    我疑惑问:“陈哥,你跟着我干嘛?”

    陈哥没有回答,而是将手中提着的东西交到我手中,我拿在手中看了一眼,是市面上不常有卖的烫伤药膏。陈哥说:“沈总说。他不希望你身上留有任何一个疤,所以,这段时间让你好好护理好手上的伤口。”

    陈哥说完这句话后,没在多说什么,回身上了那辆开着大灯的车,我提着东西站在那儿,看着陈哥上车后,那辆车转了一个弯缓慢开动,因为这里是人行道,刚才有停了一小会儿,正好经过交警来巡查,有一位骑着摩托车的交警挡在车前敬了一礼,车子停了下来,交警和车内的人交涉着什么。在单子上大约是写了一个罚单之内的东西,递进去后,只看见车内有一双手递了两百块钱出来,交警再次敬了一个礼,车子便往前开走。

    我站在那儿发愣许久,发现路边的人全部都看向我,我提了提手中的东西,然后没再停留,继续往前走着,回到家后,看了一眼手上的伤发现有些红肿,因为不能碰水,也不能洗澡,只能坐在那儿看着空落落的房间想办法,许久,才起身来到浴室用毛巾随便洗了一下脸,便回了床上躺着。

    第二天去上班,姜婷也来了,我在行政办开完会后,当家都要散去后,我喊住了姜婷,她停下来看向我。我从台下走到她面前,将手中一只药膏递到她手中说:“虽然我不是很想理你,你也不是很想理我,可以后我们还是需要一起工作下去,你也别和我耍小性子,我们这是公司,不带有任何私有感情,如果你还在因为昨天的事情而记恨我,那我也只能和你说声对不起了,谁都不欠你,是,确实我被沈世林拉了一把,可你该恨的人并不是我,我也并没有让他拉我,如果因此你觉得我欠你的,对你内疚万分,那你就想错了,拿着这只药膏,好好我擦着伤口,别给自己手上留疤,不然你以后想到这行业立足都难,我想说的只是这些,收好你的药膏,最好在十分钟内把你这幅全世界好像欠你的情绪收起来,我是你上司,请你来是让你工作的,并不是看你臭脸的。”

    我说完这句话,便将手中的那只药膏放在她手中,转身离开了。

    中午楼上开高层会议,因为姜婷的手不方便,我代替她去沈世林身边做会议记录,我抱着等下会议上需要用到的文件上了沈世林办公室,他正好从办公室内出来,他身后跟着的人是他的助理,付博。

    付博这个人我并没有怎么见过,至少在沈世林身边当差这么久一来,除了上次在他别墅看过机会,基本上他是不长出现在公司的。

    他大约是主要管理沈世林手下的房产,与地皮还有商铺的投资,我抱着手中的文件到达他面前时,付博对我点了点头,我也回以他一笑,然后对沈世林说:“沈总,会议上的资料已经全部准备好了。”

    他听了没说话,而是径直往前走,我跟在他身后一直往会议室内去,到达会议室内,高层们都已经到了,沈世林入座在会议桌前。

    这次开会的内容时关于环保城计划第一步排污方案,这次这个项目投资量非常大,并且还需要配合政府新出的排污方案进行实施,半点也来不得虚的。以前的环保城虽然打的是环保城的主题,可真正按照政府的政策来实行的很少,因为目前在环保这一块,光排污上所需消耗的资金就非常庞大,一个工程做下基本上可赚的很少。

    而且这个项目万有还并没有真正接受,还在初步预算与接洽中,这次召开会议便是商量这块棘手的肥肉万有是否值得吞下,又能否在吞下后,全面按照国家的政策施行后,保证万有在这项大工程中有足够的利润可赚。

    有高层认为,配合国家政策来建立这环保城有点不现实,一条一条符合规定更加不现实,所能够做到的地方必定会有欠缺,可这又是政府项目半点也来不得虚的,为了节省资金和可赚利润,他建议在市面上找一家排污公司,在背后出资让对方来接手这个项目,而之后那个公司是否是按照政府的规定来实施的,这就不关万有的事情了。

    有些高层并不认为这样的办法好,当场便将这个意见反驳了,他们认为一点是,在后面出资,如果排污公司并没有达到政府所要的要求,万有一样会有影响,这件事情必须由万有来亲力亲为。

    两方不同意见的人商量了许久,我正坐在一旁手拿电脑坐着会议记录,在电脑上敲击着,牵动手背上的伤口有点疼痛,我正想停了停,发现这一漏神,大家的话题飘了很远。

    揉了揉有些酸痛的手指,正想继续时,一直坐在一旁没说话的沈世林对助理付博说:“你来做。”

    本来正认真讨论的高层,忽然被沈世林这句题外话全部吸引了视线,所有人都看向,沈世林坐在一旁,坐姿端正,半点也没有异样,在付博接过我手中的电脑后,便淡淡说了一句:“继续。”

    这次会议开了大约两个小时之久,我一直坐在沈世林身边听各方高层的讨论,沈世林并没有发表什么意见,只是在一旁安静听着,一直到会议散会,付博将做好的会议记录保存好,然后拿着电脑上来交给我说:“纪秘书,已经保存好了,你只需要存一下档就好。”

    我接过他递给我的电脑,笑着说了一声:“谢谢。”

    他笑着说了一句:“不客气。”便随着沈世林出了办公室大门。

    我刚到行政办门口,我舅舅再次打来电话给我,他说:“精微,你筹到钱了吗?”

    我说:“筹了四百多万,有一家小药厂的货暂时应该出得来。”

    我舅舅在电话内说:“四百万根本不够,刚才那几家大厂子又打电话催我出货了,并且还要求提前交货,现在因为短缺资金,所有业务全面停工,这让我哪里有货给他们啊!”

    我说:“你找你生意上的朋友借一下,现在我只能给你提供这么多。”

    他在电话那端冷笑一声说:“什么生意上的朋友?你得势时你就是朋友,不得势,他们恨不得一人踩一脚,精微,我告诉你,今天又有银行催我还款了,还说如果规定的日子内还不了贷款,便要拿盛东作抵押。”他说完,还不放心说:“精微,舅舅这次可不是和你开玩笑的,再过半个月你要是没想到方法,我们两人身上就要背上大笔债。”

    我万分疲惫的说:“好了,我知道了,我会尽量想办法的。”

    我挂断电话后,望着窗户口外沉思,难道我这一辈子真过不了这一关了?还是说在山城乾湖那次相遇,真是一个破不了的劫?

    我这一辈子真要一直被沈世林掌握,然后受他摆布吗?这是我希望的生活吗?

    就像顾莹灯说的,一辈子在他织的这张网内,坐井观天,永远等着井口上的男人朝井底投食,如果是这样,那我的理想,我的人生到底还有什么意思?

    不,这样的生活太可怕了,我应该需要有一段正常的婚姻,我不能像顾所说,一直困在他手心内,年老色衰后的自己到底该怎么办?这样的自己会不会太过悲哀了?

    我握住手机的手一紧,在心内告诉自己,只要过了这一关,我就会有盛东百分之四十的股份,从此我可以很好的运营盛东,到那时候,再也不用自卑害怕别人瞧不起自己了。

    可是,现在的自己到底还有什么办法可想?盛东走到现在这一地步,如果沈世林不退让,明显是一盘死棋,任凭我如何努力也会无力回天。

    如果我答应顾宗祠……这个念头冒出来,我狠狠摇头,不,一定不能这样做,绝对不能这样做。

    正从茶水间泡了杯速溶咖啡出来我的张楚走了过来,拍了拍我肩膀,我吓了一跳回过身去看她,张楚担忧的问:“精微,你怎么啦?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

    我勉强笑了笑说:“没事的,只是有些工作上的事情。”

    张楚低头看了我一眼,她忽然小声尖叫了一声说:“呀,你抓你自己手干什么?!”

    我回过神来,低头一看过果然发现烫伤的部分,有深陷的指甲痕迹,我立马收回手,张楚抓住我手在伤痕上吹了吹,说:“精微,你现在太不正常了,咱们还是去医院看看吧。”

    我从她手中抽回手,笑着说:“没事的。”

    张楚刚想说什么,我手中的手机便响了,我看了一眼来电提醒,是一个陌生号码,犹豫了一下,按了接听键,刚问了一句:“请问哪位。”

    里面忽然传来一个男声,他在电话内说:“您好,纪小姐,我是顾先生的助理,上次我们见过,您还记得吗?”

    我看了一眼张楚,朝着办公室内走去,直到关上门口,我才说:“我记得。”

    顾宗祠的助理说:“沈总想约您下午见个面。”

    我犹豫了一段时间,说:“好,下午五点我才有空。”

    电话内的人说:“好的,五点没有问题,还是在百花殿。”台在呆划。

    我说:“行。”

    一直到下午五点后,我从公司内下班,张楚约我一起去吃饭我拒绝了,直接开车赶往了百花殿,到达那里时,有人将我直接引到上次我和顾宗祠见面的包厢,我进去后,他正坐在红木椅子上,看着身穿素净旗袍的服务员演示着茶艺。

    木棍撑起的窗户外,有池碧绿的池水,池水中间有一个不大不小的水车,正带动着中池内的水,有不知名的花瓣飘洒在水面上,房间内一片宁静悠然,说不出的让人舒心。

    我站在门口敲了敲门,顾宗祠从服务员手中的茶杯上移开视线,看向站在门外的我。

    他笑着说:“你来了。”

    我说:“对。”

    有服务员抬了一把椅子放在顾宗祠对面,他说:“请坐。”

    我也没有任何客气,便直接坐在了他对面,服务员给我倒了一杯茶,我接到手中,看向顾宗祠说:“顾先生,我非常明白您今天约我来的目标,我来是想告诉您,还是之前的话,我有我的底线,抱歉,并不能帮到您。”

    顾宗祠一点也不急,他闻了闻茶杯内浓郁的茶香说:“我一早就知道你答案,也不是来强迫你,只是单纯想和你喝一杯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