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198.弥勒佛

    当记者问到顾宗祠这个问题是,笑着说:“对于我来说,家族事业始终是家族事业,我的孩子并不会按照接班人的想法来培养。孩子以后对于我来说,他想做什么,我都支持,现在的孩子都很有想法,我们想给的东西他们不一定想要,如果你的期望成为他的负担。那身为做父母,我觉得挺失败,所以,我会任由他选择自己的人生。”

    顾宗祠这些话说得非常模糊,也让人基本上抓不到错处,记者果然只能尴尬的笑着说:“相信您的孩子会很幸福。”

    另一个记者再次发问说:“孩子有取名吗?”

    顾宗祠看向我,随即移过视线对记者说:“目前还在考虑中,并没有想好。”记者又问我:“那身为妈妈的顾夫人呢?不会也还没有想好吧?”

    我笑着说:“刚开始打算叫顾恪,可听着听着总让人觉得像顾客,所以这个名字暂时不会用,还在考虑中。全家人都在想用什么样的字才好。”

    记者听到顾客两字时都笑了,再次追问:“那关于这个恪是什么意思?当初为何会选择用这个恪字?”

    我说:“恪,谨慎,忠诚之意,寓意大概是希望他这一辈子所做的每一个决定都需三思而后行,忠诚,要忠于自己。诚于他人。”

    记者笑着说:“寓意很好,可在前面加上顾字确实有些奇怪。”

    顾宗祠在一旁说:“好了,大家别再问孩子,虽然我们很开心,可我们最终目的还是谈今后顾氏的发展。”

    坐在一旁的高层笑着我符合说:“别让我当陪客。”

    记者只能心不甘情不愿将问题提像一旁的顾氏高层们,我也中途退场,回了别墅。

    等顾宗祠开完,他看向孩子睡梦中的孩子。坐在我身边,看向我许久,没有说话,我被他看得极其不自然,看向他问:“你看我干嘛?”

    顾宗祠说:“委屈你了。”

    我说:“这是我自己造成的,和你没有关系,还要谢谢你这段时间以来对我的照顾呢。”

    他说:“那几天太忙了,公司很多事情,我怕多想,所以没有和你告别,导致第二天就出了这样的事情。”

    我说:“没事,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没什么好怕了。”

    顾宗祠握住我手,他说:“一切都过去了。”

    我再次在家里休养了几天后,身上的伤口也渐渐复原了,医生叮嘱过我,胸口的疤和小腹处的疤痕会随我一辈子,这短短一年真是一个多事之秋,也好,让我记住一辈子,自己得到了,又失去了什么。

    孩子换了新环境,夜夜啼哭,家里请的月嫂根本哄不住,我倒不怕,就怕影响顾宗祠休息,毕竟他明天还要上班,我抱着孩子哄了好久,月嫂喂完水后,还是啼哭,哭得我整颗心都是提心吊胆的。

    我抱着孩子去楼下哄着,大约是吵醒顾宗祠了,他穿着睡衣从楼上下来,明显脸上有些睡意惺忪,他问:“怎么了?”

    我有点心烦意乱说:“不知道,总是哭。”

    他来到我面前试探了一下孩子的体温,说:“体温正常。”他又说:“你把孩子给我试试看。”

    我点怀疑说:“你行吗?”

    他笑着说:“不行,总要行,以后的日子还长着呢。”

    我将孩子给了他,他抱在怀中哄了一段时间后,可是还是无果,我们两人在客厅内折腾到大半夜,孩子终于哭累了,安心睡了过去,我和顾宗祠两人无精打采,特别无力又好笑互相看了一眼,最后我抱着孩子入了房间睡觉,他去卧室睡了一会儿,早上八点就去了公司,可十点,他打电话给我,说让我去一趟顾家,我感觉他语气不是很好,大约出什么事情了。

    不过也没有多问,将孩子抱在怀中便去了顾家,到达那里时,顾家所有人都坐在客厅内,我观察了一眼,气氛严肃,孩子在我怀中发出几声哭声,所有人全部看向我,顾宗祠立即从沙发上站起来,扶着我入了沙发,有仆人接过我手中的孩子,拿到顾江河和文清华面前,顾江河笑着说:“听说是早餐?”

    我说:“对,八个月就生了。”

    文清华在一旁说:“不对啊,你当初怀孕时,应该是还不到七个月吧?”

    顾江河接话说:“我今天还在为这事奇怪呢,这么早生了,如果不是看到消息,我还以为是媒体在胡乱瞎写。”顾宗祠带着深意看向顾宗祠笑着说:“宗祠,自己的孩子不会连自己都不知道多少月份吧。”

    顾江河说完这话,从顾宗祠身上移开视线,眼神犀利看向我,我有些埋怨看向顾宗祠说:“你没和大哥他们说嘛?”

    顾宗祠很委屈说:“这不是一直在等着你来说嘛?”

    我叹了一口气,对顾江河说:“孩子的月份确实存在错误,因为当时我和宗祠吵架了,孩子四个月的时候,我故意骗他说两个月,想趁着孩子月份还不大就把孩子打掉,毕竟当时我们的情况都还不适合怀孩子,没想到他对孩子非常喜欢,其实在我们上次一家人吃饭时,大嫂让我去检查的那次我已经怀上了,只是瞒着大家一直没说。”

    坐在一旁的顾莹灯看向我说:“当时精微和我叔叔因为什么而吵架?居然这么严重,连孩子都要打掉。”

    顾宗祠在一旁接话说:“你嫂嫂一直埋怨我没有带她去蜜月,觉得我对她不好,没有安全感,所以我们才吵起来了,不过现在已然不重要了。”他握住我手,对他们笑着说:“最重要是母女平安。”

    文清华在一旁笑了笑,没怎么说话,顾江河笑着说:“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母子平安才是最重要,你们夫妻两要好好相处才是,如今这个孩子才是我们顾家的重点,终于有人绵延香火了,不用害怕今后我们顾家偌大的家族无人继承了。”

    文清华在一旁冷笑一声说:“你外面的女人不是还有一个吗?假惺惺的话,说得倒是挺妙。”

    顾江河脸色一冷,有些扫兴说了一句:“随便你怎么说。”

    他说完这句话便起身了,我看向顾莹灯问:“莹灯,怎么了,想什么呢?”

    顾莹灯回过神来,她立马笑了一声说:“没事,我只是在想我和世林什么时候才有孩子。”叉何住弟。

    我笑着说:“你们都还年轻,孩子只要你们想有,很快的。”

    她笑了笑,然后对着保姆说:“快给我这个姐姐看看。”她抱在怀中仔细观察着孩子的脸,我手不自觉握成拳头,我看向顾宗祠,他脸色也有些沉,许久,顾莹灯笑着说:“好像精微,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

    我暗自松了一口气说:“其实我希望他像宗祠多一点。”

    我不知道为什么气氛有点冷,我看了一眼顾宗祠,他笑着走了过来从顾莹灯手中接过孩子说:“你自己都还是个孩子,还是让我来吧。”

    顾莹灯笑嘻嘻松开手说:“还真不知道怎么抱孩子,太软了。”

    顾宗祠接过后,他找了个借口说孩子不易在外面待太久,见过大伯大婶了该回去了,我们临走时,文清华和顾江河象征性给了孩子两个红包,顾莹灯也给了,这大概是顾家的习惯,我笑着说了:“谢谢。”

    正要抱着孩子出去时,沈世林忽然从外面走来,这是隔了这么久,我们再一次见面,我身体有些僵硬,还好孩子在顾宗祠怀中,不然我真不敢保证,自己手会不会抖,沈世林走了进来后,毫无异样来到顾宗祠身边,看向他怀中沉睡的孩子,逗弄了两下,也塞了一个红包在孩子的衣服内,他看向顾宗祠说:“我这个姐夫第一次见面礼也不能少。”

    当他一本正经说出姐夫这两个字,我身体莫名一抖,明明是件很悲伤的事情,可我很想笑,不过我脸上还是带着淡然,顾宗祠对沈世林说:“那我代替我儿子谢谢姐夫了。”

    沈世林嘴角勾起一丝笑,说:“客气了。”

    然后走了进去,我和顾宗祠没有回头去看,而是抱着孩子从大堂内走了出去,我听见顾莹灯在后面问了沈世林一句:“孩子可爱吗?我也好像生一个。”

    沈世林在一旁带笑问:“只想生一个吗?”

    顾莹灯立马说:“不,我要生三个!”

    沈世林笑点了点她鼻尖说:“小贪心。”

    我和顾宗祠上车后,车子开了好远,然后我没忍住,莫名的笑了出来,顾宗祠侧过脸看向我,问:“你还真会苦中作乐。”

    我笑声不止,连说话都有些不利索,对顾宗祠说:“我没想到沈世林会这么正经的将姐夫这两字说出来。”

    顾宗祠看着我笑了很久说:“别笑了,不然伤口又要裂开了。”

    我忍住了笑,然后抱着孩子正襟危坐,还是没有忍住再次笑了出来,可能是笑得太颤抖了,将之前沈世林塞在孩子衣服内的红包给抖了出来,我不方便捡,顾宗祠代替我捡起来,他看向我说:“方便打开吗?”

    我说:“无所谓。”

    顾宗祠将红包打开,里面是一块玉坠子,弥勒佛形状,我有点印象,哪里见过。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