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05.死因

    我从医院狂奔到家里后,保姆正抱着哭得面红耳赤的顾嘉哄着,她看到我来了后,走了上来说:“太太。我已经打电话给医生了,应该很快就要回来了。”

    我根本没有理会她,从她怀中抱过孩子,便紧紧抱在怀中,手都是颤抖着,保姆在一旁安慰我说:“太太。只是发烧,您别急,小孩都有这样的毛病。”

    我没有说话,只是捂着顾嘉滚烫的额头,很快医生便从外面赶了来,我将顾嘉抱入卧室后,医生为他量着体温,我坐在床边,任由顾嘉小手无助的牵着我食指,他脸颊通红,还在哭着,哭得我心慌意乱,脑海内全部都是文清华坠落在地的闷响声,还有天际边孩子稚嫩又尖锐的哭声。

    等医生量好顾嘉的体温后,医生和我说话。我才从顾嘉脸上收回视线,看向医生问:“怎么样?严重吗?”

    医生说:“小儿常见的高烧,不用紧张,这几天按时吃药,注意保暖,没事的。”

    听到医生这样说。我松了一口气,他收好东西,给我开了一些药叮嘱我一次多少量,一天几次我都认真听着,医生离开后,顾嘉很委屈的看着我哭。伸出手大概是要我抱,嘴里一直发出单音节,我在那儿看了许久,伸出手将他抱入怀中,吻了吻他烫烫的小脸哽咽说:“嘉嘉,妈妈一定会用最大的努力去保护你。”

    我和仆人给嘉嘉喂了药之后,临走时吩咐她除了我以外谁都不准抱走孩子,那保姆立马点头说:“知道了。”

    将我外套递给我,我接过裹在身上,从门口出来,抬头一看。外面已经是深夜了,阴郁的月亮若隐若现在天边,被几丝乌云给遮住,我叹了一口气,这真是糟糕的一天,混乱的一天。

    等我重新到达医院后,所有人都站在病房门口,整条走廊都寂静无声,顾江河在,顾宗祠在,沈世林在,三个人男人站的站立,坐的坐在椅子上,顾宗祠面前站了一个仆人,是一直照顾文清华的仆人,她正苍白着脸,在顾宗祠面前啜泣说:“夫人大前天还好好的,也没什么异样,这段时间除了……”她有些顾忌的看了一眼,坐在一旁一直将脸埋在手掌心中的顾江河,发现他根本没有心情在管她说什么,仆人再次开口说:“除了姜小姐生孩子那天,夫人发了一天火,将自己关在房间内没有吃饭出来以外,基本上都很正常。”

    顾宗祠皱眉看向仆人说‘“你再仔细回忆回忆,夫人是否见了什么人,或者在今天出去之前情绪有什么一样的地方。”

    那仆人被顾宗祠的逼问,逼到惶恐,她再次重申说:“我虽然是照顾夫人的,可昨天夫人因为想喝乌鸡汤,我在上午十点后去菜市场亲自挑选鸡,下午就一直在厨房内忙着,我也不知道昨天夫人中途是否见了什么人,那天也没有什么客人来访,等我将乌鸡汤炖好出来后,才有人告诉我夫人出去了,之后便传来,便传来……”仆人说到这里,再次哭了出来。

    我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走了过去,正在拷问仆人的顾宗祠和站在一旁吸着烟的沈世林看向了我,我裹着大衣走到顾宗祠面前问:“怎么样?有进展吗?”

    顾宗祠说:“大嫂的尸体在病房,可这段时间她情绪很正常,现在出了这样的事情,死因太过让人怀疑。”

    在他说出这句话时,我不经意看了沈世林一眼,他正靠在墙上吸着烟,看到我视线后,他眼里闪过一丝笑意,非常快,转瞬便化为乌有,他将手中还没燃完的烟蒂在墙壁上按灭,顾宗祠注意到我视线,抬头看向沈世林,他将手中的烟蒂往地下一扔,看向顾宗祠问:“怎么?”

    顾宗祠视线从沈世林身上收回,看向我问:“怎么?你觉得有什么地方不正常吗?”

    我回过神来,摇摇头说:“并没有,大嫂的死因可能也是积怨了许久,女人能够走上这一步,应该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顾宗祠说:“可今天这一出太让人出乎意料了,如果前段时间她都很正常,那这几天一定有什么东西激化了她,不然她不会走到这一步。”

    我说:“作为一个女人,自己的丈夫在外面生了个孩子,并且还要离婚,为了让所有人都不好过,这样的做法也不是不会有。”

    顾宗祠看了我许久,他直接问:“你在掩饰什么。”叉有扔技。

    我立马反驳说:“我听不懂你什么意思。”

    沈世林本来依靠在墙上,在我和顾宗祠的对话短暂的沉默后,他从墙上站直,对顾宗祠说‘“你在怀疑什么。”

    顾宗祠眼里闪过一丝冷意,他说:“没有,我只是随便问问。”

    我们正说完时,病房内再次传来顾莹灯无助的声音,沈世林听了,看了一眼紧闭的病房没再说什么,转身推门进入,在门开出缝隙时,我看到顾莹灯坐在床上不断哭着,她无助的唤着沈世林,而沈世林进入门内后,门便被他反手关上,只能隐隐听见顾莹灯的的哭声传来,而身为这场突发事件中导火索的顾江河,始终坐在一旁抱着脑袋不发一言。

    顾宗祠从椅子上起身,他说:“精微,你陪我去看看大嫂。”

    我身体有些僵硬,半晌说:“好。”

    我随着顾宗祠走向另一间比较偏僻的病房,空荡的房间只有一张病床,床上躺了一具尸体,尸体上盖好白布,我站在门口并没有进去,顾宗祠从房间内看了我一眼,他没有说什么,而是走到床边将白布揭开一角,我看见文清华凹凸下去的脑袋,上面血肉模糊,我有些不敢看,立即别过脸,顾宗祠看了一眼,随即将白布重新盖好,他从房间内出来,站在我面前,目光直视我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

    我说:“什么意思。”

    顾宗祠说:“你刚才为什么会看沈世林?”

    我说:“我只是习惯性看他。”

    顾宗祠笑着说:“不,你应该带有深意看向他,这件事情最有嫌疑的是沈世林,就算你没有说,可也值得怀疑,大嫂死后,直接受益人是姜婷,姜婷是沈世林的人,你说,这件事情能够和沈世林无关吗?”

    我冷着脸说:“你有资格怀疑任何人,可这件事情和我没有半点关系,至于你刚才所说我那一眼,这随便一眼,你就认定我知道什么?我告诉你,我也和你一样怀疑沈世林,可是他并没有理由去激化大嫂,也许是姜婷呢?姜婷已经不满足自己的位置想上位呢?而且能够促使女人走上绝路的,因素非常多,如果是我,我也无法忍受,对丈夫付出了自己的一生与青春,晚年得来的结果竟然是被可以当自己女儿的女人给抢了一切,我也接受不了这一切,你难道没有看见当时他们两夫妻拿刀的模样吗?从那时候,就已经证明大嫂对求生欲本来不强,甚至有些疯狂,她会抱着孩子闹着跳楼,我不觉得会有任何意外,因为这种种一切都已经结果,加上顾江河正好老来得子,矛盾点在这里激化,并不是说不过去。”

    顾宗祠看我井井有条说出这些话,他说:“你发誓。”

    我说:“你让我发什么誓?”

    顾宗祠说:“在大嫂前发誓,此事与沈世林无关。”

    我说:“我为什么要发这个誓?沈世林的事情与我无关。”

    顾宗祠说:“如果你不发誓,就证明你心虚,这件事情就必定和沈世林有关。”

    我有些忍无可忍,可还在耐着心说:“好,我发誓就好,不过我发誓并不是为了沈世林,他确实值得怀疑。”

    我正要抬手时,顾宗祠说:“以顾嘉起誓。”

    我愤怒的看向顾宗祠说:“你别得寸进尺,顾嘉还只是一个孩子!”

    顾宗祠说:“抱歉,我也不想这样,可这件事情至关重要,我必须要确保你没有什么事情隐瞒我。”

    我看了他许久,深吸了一口气,直接走到病房,对着病床的文清华说:“我以顾嘉起誓,如果今天所说的话如有半句虚假,就让我不得好死,让顾嘉不得好死。”

    我说完这句话,转过身看向顾宗祠说:“满意了吗?”

    顾宗祠走了进来,他伸出手抱住我,对我说:“对不起,我也不想这样,在这样特殊的期间,我必须确保你对我是忠心的,我希望你理解。”

    我身体僵住良久才缓缓抬起来,在他后背轻轻抚着说:“别太难过,我不会怪你,因为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这样,是我太让你没安全感了。”

    顾宗祠抱着我没有说话,我们两人在这间病房待了许久,才离开,再次到达顾莹灯的病房外时,她穿着病服坐在长椅上,沈世林坐在一旁抱着她,她靠在他怀中,瘦弱的身体还不断颤抖着,声音虚弱又嘶哑说:“妈妈当时跳下去的时候,没有带孩子。”她抬起脸看向顾江河,怨恨的重复了一句:“她没有带孩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