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07.闹鬼

    我们两人坐在那聊了一会儿之后,何智明再次向我确认说:“你真不考虑邀请世林入股盛东吗?如果沈氏加入盛东,我相信不出两年,盛东一定会超过二线的明胶厂。第三年就成了一线的大公司,甚至能够上市,这是很多人想要的机会,只要你愿意,你将得到别人一辈子奋斗都得不到的成就。”

    何智明这样说,确实是一块裹着蜜糖的蛋糕。可我非常清楚,蛋糕下面一定是毒液毒汁,咬到最后才是穿心刺骨。

    我笑着说:“很遗憾,何总。可能是我个人原因,和沈先生曾经有点恩怨,现在也并不想多有接触。”

    何智明看向我说,有些感兴趣问:“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

    我笑着说:“私人恩怨。”

    他听了我这句话,倒是很明白没再和我问下去,我们两人坐着喝了一会儿茶,两人对于盛东以后初步计划谈出一些眉目后,双方告别,我出了茶楼后。便提着公文包医院赶,到达那里时,姜婷病房内围满了人,姜婷腿上打着石膏躺在床上,顾江河坐在一旁嘘寒问暖,姜婷似乎还没从惊吓中回过神来,眼睛都有些恍惚,站在一旁的顾莹灯稍微靠近一点,姜婷就特别激动像是发疯一般,尖叫着说:“滚啊!给我滚!不要跟着我!”

    顾莹灯被她激动的模样反而吓到了,不过很识趣站在一旁,顾江河走上去便按住有些癫狂的姜婷。焦急问:“婷婷,你怎么了?”

    姜婷看到顾江河后,忽然紧紧抱住他,哭着说:“江河,房间内有鬼,我好害怕,我真的好害怕。”

    顾江河说:“哪里有鬼,你一定是多想了。”

    顾莹灯站在那儿看了一会儿,忽然笑着唤了顾江河一句爸爸,本来正抱住姜婷的顾江河转过脸看向顾莹灯,她说:“有计划叫做,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明明没有什么东西,姜小姐怎么会这么怕?难道是我妈妈是她害死的?”叉尽他血。

    顾江河刚想说什么,沈世林对顾莹灯说:“前几天我记得你说鬼故事来吓姜小姐了?”

    顾莹灯大约没想到沈世林此刻会搭话,她说:“没有,我只是……”

    沈世林对顾莹灯温柔的笑着说:“女人最怕这些东西了,莹灯,虽然你不喜欢姜小姐,可也不能说鬼故事吓别人,这样很没礼貌。”

    顾莹灯想反驳,当她看到沈世林的脸色后,终于闭嘴没说什么,只是有些委屈站在那里。

    顾江河在一旁眼神带着责怪看向顾莹灯说:“莹灯,是爸爸对不起你妈妈和你,可姜婷是无辜的,你可以当做是爸爸求你吗?被这样行吗?”

    顾莹灯脸色白了白,忽然耍掉了沈世林的手,转身便从病房内冲了出去,她走到门口时,看到了我,停了一下脚步,便从我身边快速离开了,沈世林笑着说:“莹灯始终这样的脾气,被宠坏了,岳父,千万别在意。”

    顾江河说:“她是我女儿,我怎么会在意呢。”随即叹了一口气说:“她要是能够懂事就好了。”

    他们正说着话,我从门外走了进去,看向躺在床上还神情恍惚的姜婷,提着手中的水果篮放在床头柜上,对沈世林说:“世林,你可冤枉了莹灯,那天她可没有说鬼故事,不过是随便开口说她梦到大嫂了,女儿梦见妈妈不是很正常?只怕有心人听了,自然会害怕。”

    沈世林看向我说:“是吗?”

    我很确定说:“当然是真的。”

    他笑了笑,没再说话,而是看向躺在床上的姜婷问:“姜小姐,你曾经是我的秘书,既然这么多人都说你是心理有鬼,为了证实是否是你心里有鬼,我想问一下夜晚你是否真看到了大嫂?还是幻觉?”

    沈世林问到这上面,她脸上再次闪过害怕,视线看向沈世林,眼神内似乎有什么流露出来,不过只是一瞬,她缩了缩鼻子,声音很小说:“那天夜晚,我本来是下楼喝水,听到文小姐以前住的房间内有笑声,当时我也是出于好奇,也没多想,去了文小姐房间,可刚进去后。”说到这里,姜婷眼内还有些心有余悸,她说:“我推开门看了一眼后,竟然看到一个白色的人影,她站在房间内对我发出之前那样的笑声,我尖叫了一声,把灯打开后,那白影就从窗口跳了下去。”

    说到这里,姜婷伸出手抱住脑袋,全身瑟瑟发抖,正当顾江河满脸心疼安慰姜婷时,站在一旁的沈世林出声说:“岳父,我怀疑,这是人为。”

    顾江河拍着姜婷后背的手停了下来,看向他,就连害怕得瑟瑟发抖的姜婷都抬起脸看向他。

    我走上去,在一旁开口说:“并不可能是人为,如果按照刚才姜婷所描述的那样,她将灯打开后,那白影就从窗口跳了下去,大哥和姜婷所住的地方大约是两层楼高,跳下去后,虽然不会致死,可也会残,如果是人为的,那人肯定会受伤,摔断腿或者怎样,这样的事情都有可能,谁和姜婷这么深仇大恨?居然冒着会受伤的危险,来吓她。”我看向姜婷说:“这个世界上确实有很多无法解释的事情,也有很多不干净的东西,我觉得不如找个法师超度一下大嫂,过一段时间就好了。”

    姜婷脸色再次白了一个色阶,大概又想起了之前的事情,忽然吓得尖叫了出来,精神有点崩溃的迹象,她抱着脑袋说:“你们都别说了!我不想听!我不想听!

    面对姜婷的抓狂,沈世林却很淡定又语气强势说:“是人为还是这个世界上真存在不干净的东西,夜晚十点,我们一看就知道了。”

    夜晚十点时,我和沈世林还有顾宗祠坐在车内,看向黑暗中的顾家大宅外,顾宗祠听说了闹鬼的事情,所以也跟着我们一探究竟。

    我们三人坐在车内视线全部看向文清华生前所住的房间,谁都没有说话,也没有动,顾宗祠和沈世林向来没什么话说,只有我坐在一旁,手中端着一杯来时买的热豆腐喝着,车内只听见吸管声。

    我用力吸了好一会儿,大概是声音太大,沈世林从透视镜看了我一眼,我朝他翻了一个白眼,没有理他,坐在我身旁的顾宗祠,忽然手中拿了一张纸巾,按住我肩膀说:“你嘴边有豆腐乳。”

    他说完,便手法温柔的在我嘴角拭擦着,我有些不自然这是顾宗祠第一次这样对我,不过我很顺着他,对他笑着说:“我舔掉就好。”

    正当我说完这句话,顾宗祠忽然低头抬起下巴,唇边覆盖在我嘴角,舔掉我嘴角那一圈糖,我整个傻了,不知道当时为什么会第一反应去看向坐在前面的沈世林,可发现他背对着我,早已经将视线从透视镜上移开,我们谁也看不见他表情,只有顾宗祠在一旁笑着说:“好甜啊。”

    我尴尬笑了两句,然后没在说话,顾宗祠还没拉得及反应,本来沉浸在一片安静又阴森气氛的顾家大宅内发出阵阵怪异的笑声,紧接一声尖叫划破此刻寂静,文清华窗户口的灯忽然在那一瞬间亮了,大开的窗户口快速翻下来一个白影,我坐在车内亲眼看见,沈世林和顾宗祠第一时间便推开车门下车,顾宗祠走在最前面,我跟在沈世林身后,走了一段时间后,沈世林忽然转身将后面的我一拉,我刚想尖叫,他忽然将我按在铁门外的围墙上。

    月光之下,我这才看到他阴郁的脸,他抬了抬我下巴,看向我唇,刚想说什么,围墙那端传来声音,他冰冷的指尖在顾宗祠吻过我的地方狠狠一擦,冷笑了一声,便松开我,快速朝着铁门内走进去,而跑在最前面的顾宗祠在发觉我们落队后,停下来看了我们一眼,不过在沈世林将我放开后,他再次继续前进。

    我跟在他们身后跑了许久,大宅内所有灯光和路灯在那一刻全部亮了,文清华房间内的灯打开,从窗户口看到顾江河站在房间内,他大喊了一句:“到底是谁在装神弄鬼!”

    他这句户一喊出来,我便看到窗户底下站了两个穿黑色衣服的人,在那白色人影从窗户口翻到一楼的遮阳板上时,便被两个黑衣人狠狠一拽,人摔了下来,几人一把将穿白色衣服的人给按在草丛中。

    我和沈世林还有顾宗祠赶到后,便正好看到那人被付博他们擒个正着。

    当那穿白色衣服的女人在仓皇间抬起脸看向我们时,我才发现,是人,不是鬼。

    付博他们将人给押到大厅后,我们所有人坐在沙发上,看向五花大绑跪在地下装神弄鬼的人,是一个女人,年龄大约四十多,很瘦,皮肤很黑,脸上画着浓浓的妆,仔细一看和文清华还真有点相似,而这女人还是顾家的仆人。

    我们再三盘问了那女人许久,问她为什么要装神弄鬼时,那四十岁的女人反复坚持称她看不惯姜婷害死了文清华,为了帮死去的文清华出气才会故意装神弄鬼的,沈世林笑了笑,明显不信她的说辞,双方僵持了许久,顾家大宅灯火嘹亮。

    大约十二点,顾莹灯在沈世林的通知中,也匆匆赶来,当她到达这里后,根本不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神色匆匆的模样,身上披着一间大红色的风衣走了进来,当她看到五花大绑的仆人后,脸上闪过一丝什么,只不过很快便消失了。

    她坐在了沈世林身边,疑惑的问发生什么事情了。

    沈世林笑着告诉她,说抓到装神弄鬼的人了。

    顾莹灯没有说话,而是非常安静的坐在沈世林身边,付博对那仆人说:“如果你不肯说,我们立即报警,到时候这可不是你求情就能够解决得了,而是刑事案,要坐牢的。”

    被五花大绑跪在中间的仆人脸上的妆容几乎的花了,当她听到警察这两字,脸上闪过一丝害怕,她哭着对顾江河说:“老爷,您就饶了我吧,我下次再也不敢了,请您不要报警,真的没有什么人指使我。”

    她说完这句话,顾江河忽然一巴掌拍在茶几上,冷哼一声说:“没有人指使,那全部都是你一个人在装神弄鬼吗?既然是这样,我更加不可能饶了你,付博赶紧给我报警。”

    姜婷坐在顾江河身旁,看向那仆人冷笑了一声,然后看向顾莹灯。

    而沈世林身边的顾莹灯不知道是灯光下的原因,还是怎样,脸色竟然有些发白,沈世林为她挽了挽耳边的发丝,笑着问:“怎么了?还没睡醒吗?”

    顾莹灯看向他,笑着说:“没有,没想到真会有人在装神弄鬼,可这仆人照顾了我妈妈很多年,我看报警就算了吧。”

    沈世林笑着说:“这可不行。”便对付博说了一句:“付博,报警。”

    付博正要掏出手机时,那仆人忽然趴在地下滚了几圈,有些慌张的看了顾莹灯一眼,顾莹灯没有看她,而是看向别处,当付博正要按报警电话时,那仆人忽然开口要说什么。

    沈世林忽然出声说:“算了,带出去私下给警察处理吧。”

    付博听了沈世林的话,没有任何迟疑,将那仆人拉了下去,很奇怪,屋内所有人对于沈世林忽然改变主意,没在逼着仆人吐出指使人名字感觉到任何异议,因为当顾江河起身时,看向顾莹灯那一眼,答案就已经全部揭晓。

    所有人对这个答案闭口不提,顾江河给姜婷的解释是:“婷婷,这只不过是一个仆人的恶作剧,以后别怕就是了。”

    姜婷带着恨意看向顾莹灯,语气内满是不满说:“为什么不让仆人说出指使的人?”

    顾江河被这题问住了,有些不好回答,姜婷看到他脸上沉默后,笑了一声,没再说什么,因为她也已经知道答案了,可这个人谁都不能说,因为说破了,谁都没办法在这个屋檐下生活下去。

    一个是女儿,一个是生了孩子,即将过门的小娇妻,刚住进来没多久,小娇妻就和女儿闹僵,这事只能掖着。

    可我没想到的是,沈世林居然不惜把顾莹灯给揭穿,也要保下姜婷,这可真有意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