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21.姐妹情深

    压在我身上的一个男人看向我,神情一愣,大概没想到我会忽然说这样的话,他刚想说什么。我忽然从稻草内掏出一块石头朝着那男人脑袋狠狠砸了下去,当那男人倒下去时,正压在乔娜身上的两个男人似乎发现到了什么,立马侧过脸来看我,我抬起手便朝着先转头来看我的男人额头上狠狠一砸,那个被我砸到男人摸了一把额头上流下来的血,忽然骂了一句:“臭娘们!”

    便朝扑过来掐住我颈脖。我死死挣扎,在另外一个男人要去抓乔娜时,我死死伸出手拉扯住他,他伸出手想要扯掉我拉住他裤子的手,乔娜见状,甚至来不及停留,拿着公文包便狼狈的往前跑了一阵,可她跑了一阵后,并没有继续,而是停了下来。用手机按了一通电话。对着电话内说着什么,当压住的三个男人要去抓乔娜时,她立马将手机举起,对着那几个朝她走来的男人说:“还有二十分钟,二十分钟警察就到,如果不想坐牢的话,快点滚!”

    乔娜将手机屏幕对准他们,那几个男人脚步立马一顿,面面相觑了一会儿,各自使了眼色,带头的说一句:“妈的,先走。”

    他说完,三人便灰溜溜的逃窜离开。

    乔娜一直将手机持在半空中许久,我也躺在地下没动。她忽然全身虚软的坐在地上,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她从地下爬了起来,走到我面前朝我伸出手,将我从草丛内拉了起来,她声音嘶哑说:“没事吧。”

    我紧了紧衣服说:“没事。”

    便依着她力气站了起来,好一会儿,我们才回过神来,走了一段路后,我和乔娜都有些气喘嘘嘘,正要从小巷子口转弯离开时,我们遇上了几个人,是带着几个人从这里走来的付博,他正低头和身边提着盒饭的男人说着什么,他一边说着,一边抬起脸看向站在前面的我们。

    我和乔娜同时一惊。付博脸上也明显是一惊,所有人都满脸惊愕的看向对方。

    付博眯着眼睛看了我一眼,又了一眼乔娜,他问了一句:“你们怎么在这里。”

    我将乔娜往后一推,对付博说:“我们被人骗来这里的。”

    付博问:“被谁。”

    乔娜见我没有开口,她立即说:“唐琳琳,她让我们来南风巷,我们也不知道她让我们来做什么,可到达这里时。”她紧了紧衣服,眼睛内闪烁着泪痕,她说:“还好,我们逃出来了,不然我和精微都不敢想后果。”

    我看了一眼乔娜,没有声张,付博看了我们许久,警惕的看向我们身上破破烂烂的衣服,他狐疑了许久,忽然说:“没事就好。”

    正当我们对着话时,忽然小巷子内出现了很多人一把将付博还有我们团团围住,我和乔娜面面相觑,付博站在那没动,而是看向我们身后说了一句:“老丁,这是干什么。”

    我和乔娜一齐回过身去看,我们身后站着的人正是去而复返的三人,其中为首被付博叫做老丁的人,对着乔娜淫笑着说:“臭娘们,我就知道刚才你是唬我,我还当真信了,要不是察觉事情不对劲,还真就放你走了呢。”叉亩吐血。

    他说完这句话时,看向付博,两人似乎认识,他非常熟稔说:“这两女人你认识?”

    付博说:“两个都认识。”

    那黄毛笑着说:“既然是这样,付哥,我们在这块地方谁都知道我老丁不是个爱惹事的主儿,我们向来井水不犯河水,我希望你别插手我的事情。”

    付博似乎是明白了什么,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眼老丁,笑问:“有看上了?”

    那老丁望着乔娜说:“看上个娘们,刚才差点就被她给耍了。”

    乔娜有些惧怕的看了我一眼,我安慰的看了她一眼,转而我们看向付博,付博说:“行,你的好事我不打扰,只不过,我要带走一个人。”

    老丁脸色一变,看向付博。

    付博指着我说:“这个女人我要带走,不然我没办法交差。”

    老丁看了我一眼,说:“这个女人我哥们看上了,一个都不准带走。”

    付博说:“老丁,这块地方虽然是你的,可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别为了一个女人,而让双方交恶,你知道,交恶了对谁都不好。”

    付博这样说,那老丁犹豫了一会儿,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乔娜一眼,似乎在衡量什么,半晌说:“行,你带走一个。”

    付博说完,便走到我面前一把将还在愣怔中的我给拽住,我将他推开说:“付博,乔娜呢?”

    付博咬牙切齿说:“如果不是因为沈总,就连你我都不想救,她的生死关我什么事。”付博强硬的将我狠狠一拽,在他拽我的同时,我一把拽住身边的乔娜,我强硬的说:“行,我不用你管,你走吧,我不可能放下乔娜一个人的。”

    付博说:“你别不识好歹。”

    我说:“我从来没有不识好歹,只是我希望你走的时候,能够为我们报警。”

    那些围住我们的人,听到报警这两字,面色便都变了,那为首叫老丁的男人说:“谁敢报警!谁都别想走!”

    付博冷冷看了我一眼,眼里满是不耐烦,他松开了我说:“可以,你要讲姐妹情深,由你。”

    他将我放开后,便带着身边的人要走,乔娜看了我一眼说:“你和付博走。”

    我没有说话,只是握住她手,我不会离开的,她是我唯一的朋友,我不会离开,一定不会。

    付博带着人离开后,那些围住我们的人缓慢朝我们靠近,我和乔娜两人紧靠在一起,冷冷看向他们,那老丁淫笑着说:“真让人感人呢,姐妹情深咱们不急,跟我回去保管你吃香的喝辣的。”

    正当他伸出手要抱住乔娜时,在付博之前离开的方向忽然冒出一大堆黑衣人,我们甚至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情,那些人便朝着老丁的人攻击了过去,老丁反应过来后,忽然将我和乔娜往一旁推,说了一句:“操你妈,谁的狗。”便带着他的弟兄们,和突然冒出来的黑衣人双方打了起来。

    我和乔娜趁乱后,根本不敢多有停留,便朝着他们火拼相反的方向跑去,刚拐过一个巷子,有两人一把捂住我乔娜的嘴,钳住我们便往巷子内狂奔着,巷子那端还听见打斗的声音,直到将我们带到一辆黑色的车前,将我们塞了进去,我和乔娜第一时间就想从车内逃出来,坐在车前的付博说:“想送死,就下去。”

    我和乔娜一僵,发现是付博后,立马没有动了。

    车子发动后,我和乔娜都松了一口气,直到车子停在一处别墅,他将我和乔娜从车上带了下来,到达别墅里面后,他直接带着我们往楼上走,直到来到一间陌生的书房,沈世林正坐在书桌前,翻着手中的文件,而他书桌前站了一个穿工装的人,手中正拿了几份文件和沈世林说着。

    他坐在书桌前翻了几页后,在文件上签了名字,便将文件递给了他书桌前的人,那人接过后,看了一眼付博便出去了。

    屋内只剩下我和乔娜还有付博时,坐在书桌前的沈世林端起桌上的咖啡喝了一口,他并没有看我们任何人,只是低头看着白色咖啡杯上,精致的金色花纹,说:“为什么去南风巷。”

    我刚想说什么,沈世林放下手中的咖啡,看向我,面无表情问:“我问你了吗?”我闭了嘴,他看向乔娜,说:“乔娜,你说。”

    我看了乔娜一眼,她开口看向沈世林说:“前几天有个老婆婆给了我一张纸条,说让我去南风巷,我不知道南风巷是什么,在引擎上搜索了,才找到了这里,当时我一个人不想来,所以才会喊上精微,我们两人到达那里时,便被淫贼给盯上了。”

    乔娜这句话刚落音,沈世林从她身上掠过看向我,他目光停留在我被撕得破烂的衣服上。

    乔娜说:“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纸条,可我怀疑有人故意陷害我们,故意想让人我们遭奸人所污。”

    沈世林说:“所以你们并不知道南风巷内有什么,对吗。”

    乔娜说:“我不明白沈董说的有什么,是什么。”

    他放下咖啡杯,笑了两声,没说话。

    许久,他才看向我问:“刚才她说的话,都属实吗?”

    我握紧拳头说:“属实。”

    他“嗯。”了一声,点点头。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时,付博说:“刚才我们为了从老丁手中救出纪小姐,有几个保镖受伤了,现在正送往医院,之后沈总我们该怎么处理?”

    沈世林沉思了一段时间,说:“老丁肯定知道是我们从他手上劫的人,他不会善罢甘休,当然,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与这些小混混们要保持一定距离,你之后报警,将老丁他们的根据地匿名提供给警察局,之后警察自然会有动作。”他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咖啡说:“南风巷那一块,是该清理了。”

    我刚想说什么,沈世林放下手中的咖啡,看向我,面无表情问:“我问你了吗?”我闭了嘴,他看向乔娜,说:“乔娜,你说。”

    我看了乔娜一眼,她开口看向沈世林说:“前几天有个老婆婆给了我一张纸条,说让我去南风巷,我不知道南风巷是什么,在搜索引擎上百度了,才找到了这里,当时我一个人不想来,所以才会喊上精微,我们两人到达哪里时,便被淫贼给盯上啦。”

    乔娜这句话刚落音,沈世林从她身上掠过看向我,他目光停留在我被撕得破烂的衣服上,乔娜说:“我至今也不知道是谁给我的纸条,可我怀疑有人故意陷害我们,故意想让人我们遭奸人所污。”

    沈世林说:“所以你们并不知道南风巷内有什么,是吗?”

    乔娜说:“我不明白沈总说的有什么,是什么。”

    他放下咖啡杯,笑了两声,看向我说:“刚才她说的话,都属实吗?”

    我握紧拳头说:“属实。”

    他“嗯。”了一声点点头。

    我们谁都没有说话时,付博说:“刚才我们为了从老丁手中救出纪小姐,有几个保镖受伤了,现在正送往医院,之后沈总我们该怎么处理?”

    沈世林沉思了一段时间,说:“老丁肯定知道是我们从他手上劫的人,他不会善罢甘休,当然,我们是做正经生意的,与这些小混混们要保持一定距离,你之后报警,将老丁他们的根据地匿名给警察局,之后警察自然会有动作。”他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口咖啡说:“南风巷那一块,是该清理了。”

    付博听了他的话后,说了一声是,付博正要带乔娜走时,我跟在他们身后,沈世林在后面淡淡添了一句:“你留下。”

    我脚步一顿,停了停,我和乔娜对视了一眼,付博对停留下的乔娜提醒说:“走吧。”乔娜跟着付博出门后,我目光尖锐看向沈世林说:“付博带着乔娜去哪里。”

    沈世林反问:“你觉得我会拿她怎样。”

    我握紧拳头说:“乔娜是我的朋友,请你不要伤害她。”

    沈世林似乎听了一个很好的笑话,他低笑了一声说:“她是你朋友,可她对于我来说,是沈和志身边的旧党,你说我该怎样处理?”他顿了顿,靠在椅子上微微一侧脸看向我说:“还是说,你这么紧张我会拿她怎样,是知道她知道了些什么,还是你和她都知道了一些什么。”

    我没有说话,他终于从椅子前起身,看了一眼我身上的破烂的衣服,手指在我颈脖处的伤痕轻轻抚摸了一下,他手抽离后,抹过我伤口的指尖有血,他看了一眼,眼眸沉了沉,说:“血?”

    我不是很在意说:“之前挣扎的时候抓伤了,没多大的事情。”

    沈世林将自己外套脱了下来,罩在我身上,声音内不知道是喜是怒说:“去浴室把衣服换掉。”我垂下眸说:“知道了。”我转身从书房内走了出来,四处看了一眼这栋别墅,发现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仆人好像也都是新鲜面孔,刚到门口四处看着,有仆人出现在我面前说:“小姐,我带您去浴室。”

    我看了那仆人一眼,点了点头,跟随着仆人去了浴室,到达浴室内后,仆人将沈世林的衬衫放在浴室内,有些尴尬的笑着说:“小姐,这里只有先生的衣服,您凑合一下。”她顿了顿又说:“现在外面又下了雪,是在山景别墅处,很难去买衣服。”

    我看了一眼仆人摆放在那的衬衫,拿了起来看了一眼,对仆人说了一句:“不碍事的。”

    仆人将浴缸内的水放满后,便将浴室门给带关出去了,我脱掉身上的衣服,全身酸痛沉入浴缸内,在里面泡了许久,想到之前的惊吓都还觉得身体带着颤抖,我躺在里面浸泡了大概一个小时,直到保姆在门外敲门催促着我,我从水已经冷掉的浴缸内出来,用浴巾将身上的水珠擦干净后,便拿起沈世林那件衬衫穿在身上,可站在镜子前一看,发现稍微动一下,自己就会走光。

    我看向那件已经破烂不堪的衣服,没有多想,转身便将浴室门拉开走了出去,还好别墅内的暖气开得足够大,并不冷,保姆将我重新带到沈世林的书房,他正在用电脑用流利的法文和别人视话,大概是在谈论国外的工作,反正我没有听懂多少。

    保姆将门关上时,他正好抬起脸看了站在门口的我一眼,目光从我光裸的腿移到上身,他对着电脑说了一句什么,然后便将手提一关,便从书桌前站了起来,来到我面前,一句话都没说,将我打横抱起,我没有挣扎,而是在他抱起我时,我很顺他意圈住他颈脖,在他将我抱出书房时,我说:“明天,我要看到乔娜。”

    沈世林抱着我脚步停了停,他低头看向我,说:“你怕我会吃了她。”

    我说:“不怕你吃了她,但我很清楚你这样的为人。”

    他重新迈开腿说:“说说看,我在你心里是怎样的人。”

    我说:“冷血、无情、六亲不认的人、不择手段。”

    他问:“比如呢。”

    我说:“比如你对沈和志,比如你对邱泽,比如你对阮陵遇。”

    他抱着我脚步没有,将一扇卧室房门推开,然后将我放在床上,他解着我身上衬衫上的扣子,他解的很认真,甚至是细致,一颗一颗解下来后,他将我衬衫脱掉后,便让我翻过身趴着,我顺着他的意思,趴在床上,他手中是急救箱,为我身上之前挣扎时所留下的伤痕上着药。

    触感冰凉,很舒服。

    他上完药后,忽然我身体一沉,他便压在我身上,我背脊上有什么温热的东西一一吻过,顺着背脊骨,一直到达颈椎骨处,他身上的衣服料子是冰凉的触感,他从后面吻了吻我耳垂说:“看过了什么,从今天开始全部忘记,明白吗?”

    我趴在床上没动,而是麻木的看向床旁的落地灯,我望着那暖黄的灯光,眼睛有些花,低声开口说:“他是你弟弟。”

    他在耳旁厮磨着,声音带着一丝沙哑,沙哑中又透露一点点慵懒的低沉,很无所谓说:“嗯,那又怎样。”

    我说:“这世界上的所有人对于你来说,是不是都可有可无,都不重要?”我忽然怒目扭过头看向他说:“沈世林我一直在怀疑你有没有心,或许我没有资格来指责你所做的一切,可你现在所做的一切让人觉得和恐怖你知道吗?你打算囚禁沈夜阑一辈子吗?你得到了那些财产了那又怎样?证明你很有钱?可我很不明白,难道现在的你还不够有钱吗?你为什么要得到顾氏?我不觉得我有这样的魅力,让你为了我,而去吞掉顾氏,你能不能告诉我你想做这一切的意义?”

    在我怒目看向他时,他吻我动作停了停,忽然从我身上起来,他似乎是想离开卧室,我从床上裹着被子坐了起来,看向要离开房间的他说:“你可不可以告诉我,或者一点点也好,这样我就可以说服我自己,你是个好人,你并没有坏事做尽,你不需要受人谴责,我也可以告诉嘉嘉他爸爸是好人。”

    沈世林转过身看向坐在床上的我,他面无表情的脸溢出一丝皮笑肉不笑的笑意,他说:“好人与坏人真这么重要吗?”

    我说:“对,很重要,至少让我自己明白,我是否爱错了人。”

    他来到我身边,手指抚摸着我脸,他说:“让你失望了,我是坏人,十足的坏人,你相信吗?沈和志病发的时候我就在他身边。”他手指顺着我脸来到下颌处,他说:“我看着从挣扎到无力,从无力到苟延残喘。”他微微抬起我脸,挨在我耳边轻柔又诡异说:“然后,一点一点没有气息,到最后,死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