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54.真与假

    在他架着我下车时,之前拐带我来的男人口袋内掉了一个东西在水坑内,很快便被泥水给淹住,我低头看了一眼。他们两人并没有注意,就在他们带着我走时,我脚下一绊,人便直接坐在地下,手撑在在那泥坑内。

    两男人一把将我地下提了起来,骂骂咧咧说了一句:“怎么走路的。”

    他们说完这句话后,便再次推着我往前跑,我手中抓着东西。便往口袋内一塞。在那男人看向我时,我用手胡乱往脸上一抹,一脸的泥巴,我对那男人傻笑了几声。

    他看了我一眼,没有理我。

    他们将我带下车后,便在一个破旧的茅草雨内进行交易,外面那时正好下起了大雨,山路泥坑,屋檐下的野草被雨打得直弯腰,门外冒雨走近一个歪着脖子的男人,大约二三十岁的样子,嘴巴歪斜,应该是先天性畸形,陪同他一起来的还有一个魁梧穿着破旧的男人,两人走进来后。连脸上的雨水都来不及擦,便直往我们这边走来。

    我看到他们后,往那先前给我馒头的男人身边躲了躲,轻轻拉扯了一下他衣角,那男人看了我一眼,在我肩上轻轻拍了几下说:“别怕,那些人会告诉你孩子在哪里。”

    他说完这句话,便和那冒雨进来的两个男人用乡音谈论着。那歪脖子的男人给了那开车的男人一叠钱。大约两三万的样子,那男人放在手上数了数,朝那歪脖子的男人嘿嘿笑了两下,便对他说:“这次货色不错,真是便宜你小子了,带回家好好洗洗刷刷,保管你满意。”

    他说完这句话,便带着那给我馒头的男人冒雨离开了,只剩下我和那魁梧的男人,和歪脖子的男人三人,站在那儿相互对视着,我往后退了几步,那歪脖子的男人朝我咧嘴笑了几声,明显是有心讨好,我往后退了退,那魁梧的男人说:“笑什么笑,赶紧把人扛回家,你娘为了帮你买个媳妇儿,还真是大费周章了。”

    他说完,便不顾那歪脖子男人,冲过来一把将我拽住便粗鲁的对我说:“老实点,不然老子打死你。”

    我全身抖一下,很老实跟着他们从这里离开,我不知道跟在他们走了多久,雨还在下着,我裤腿上全部都是泥巴,一直翻过几座山后,他们就将我带到一座小平房内,门口围了很多打伞的老人还有年轻人们,那魁梧的男人把我拽到后,所以有人都满脸好奇的看向我,用乡音对我指指点点,我有点害怕,始终又手挡住那些人怪异的眼神。

    他们将我关进一间房间后,门外紧接着响起了鞭炮声,特别尖锐的鞭炮声,特别是在这种方圆十里都没有人群与房屋的地方,这种尖锐的鞭炮声,透露出一种诡异与不详。

    一直到夜晚,门外的人都散尽后,门外走进来一个满头黑白头发的妇人,她看我的模样分外慈祥,她端着一个脸盆,从水里面捞出一块毛巾,拧干净后便来擦拭我的脸,我缩在床上,浑身颤抖着,她用乡音和我说话,我听不懂,可她大约的意思是让我别怕,不会伤害我。

    她用温热的毛巾在我脸上擦拭完后,看到我脸时,脸上满是满意,随即便朝着门外大喊了几句,那个歪脖子的男人笑得傻兮兮走了进来,手上拿了几个馒头,他走进来后,便同他娘一起坐在床边上打量着我,不断傻兮兮的笑着。

    我吃完那几个馒头后,那老妇人将那歪脖子的男人牵着走了出去,将门给锁上了,她离开时,往床边放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我缩在床上看了许久,一直都没有动,也不敢睡觉,之后那几天他们并没有进来对我怎么样,只是让那歪脖子的男人给我送吃的,送完的吃的,就离开了。

    我也不知道这样的日子过了多久,慢慢的,对于他们我开始熟悉了,没有之前的害怕感了,他们对我的态度也始终亲和,这个家里情况及其穷苦,在这座小山庄内,对于外面买媳妇进来是很平常的事情,这个歪脖子男人是老妇人的儿子,从小就是先天性残疾,老妇人的丈夫早死,残疾的儿子是她一手拉扯大的,她感觉年纪越来越大了,担心自己没有办法永远陪着儿子,为了有人照顾她儿子,她花光了所有积蓄和人贩子手中为自己残疾儿子买媳妇。

    对于我并没有什么恶意,也不会进行打骂,吃饭的时候,餐桌上明明只有几点肉,她都会让她那歪脖子的傻儿子往我碗内夹着,我吃了几口,虽然并不好吃,但还是会对他们笑笑。

    来这边从最初的不适应和适应,每天帮着那老妇人干着农活,这里的邻居也特别友好,有些会说普通话的年轻人,问我记不记得家里人,还有自己的家,我都摇晃着脑袋,满脸迷茫的看着他们。

    还有些年轻女人同样是被人贩子买进这村庄的人,她们从最初的逃走,到现在心甘情愿留了下来,在这里生儿育女,生根发芽了,谁都没想过再次逃走。

    我也不知道在这里待了多久,这里没有电视没有通讯,根本接受不到外面的讯息,晚上我们从外面作完农活回来后,那老妇人往我和他儿子胸口一人各带了一朵红花,随即带着我们两人进屋,将一块白色的尼龙布放在床上,对我们两人暧昧笑了笑,然后便从房间内出去了,这么久以来,我一直都是一个人待在这间房间内,从来没有和歪脖子的男人待过,他看了我一眼,脸上有些不好意思的,手搔了搔脑袋,朝我嘿嘿笑了两声,他去桌上给我倒了一杯水。

    我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不喝,他见我不喝,自己喝了,我们两人一直僵持到大半夜,我实在困了,爬上床打算去睡觉,他跟着我要上床时,我凌厉的看了他一眼,他被我眼神吓到了,往后退了几步,我从床上给了他一床被子,便自己裹着棉被睡了。

    那男人站在那儿看了我好一会,拿着手中的棉被在地下垫上,自己缩成一团便睡了过去。

    我们两人就这样平安无事的相处了一夜,之后早上那妇人进来后,给我了我一碗红糖水之内的东西给我喝了,便让我们两人吃早餐,去外面干农活,可我们出门,在田野上走了一会儿,那歪脖子的男人忽然拽住我,便朝着往农活相反的方向走着,他带着我跑了很远,随即到达一片清澈见底的池塘旁,周边开满了小花,他看了我一眼,忽然朝着池塘内一跃,我还来不及说什么,他便在池塘内快速游着,明明天气还有些寒冷,可他游得非常快速,我坐在岸边上,望着池塘内欢快游着的他笑着。

    两人在那儿逗留了一阵后,那歪脖子男人游累,缓慢爬上了岸,我们两人在岸边采了一些野花,他往我耳边夹了一朵,一直到中午时分,我们两人从这里离开,一前一后往回走,刚到达回家的小路口时,门外站着了很多人,那破旧的门口停了好几辆黑色的车,我走的脚步停了停,歪脖子男人看到后,却莫名兴奋,拽住我便往家里狂奔着。

    等我们到达门口时,门外站了许多保镖,门内走出来一个提着公文包的男人,他看到我后,忽然脸上闪过一丝狂喜,赶忙往门内狂奔着,大喊:“顾总!顾总!夫人在门外!回来了!他回来了!”

    他这一喊出口,门内快速走出来一个男人,他在看到我后,脚步停在门口许久,见到我的表情时,眉头紧拧着,过了半晌,他感慨万千唤了一句:“精微……”

    我往那歪脖子男人身后缩了缩,站在门口的男人朝我一点点走过来,在他快要碰触到我时,歪脖子男人似乎是察觉了什么,忽然大声示威着,可根本没有人理会他的示威,顾宗祠很快将我紧紧抱在怀中,他将我抱得很紧,轻声说了一句:“我找了你很久,你知道吗?这段时间你生死未卜,我很害怕你会出什么意外,精微,你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他话内全部都是庆幸,我任由他抱着,他将我放开后,见我仍旧呆滞的望着他,他问:“你不认识我了?”

    我望着他脸,将他狠狠推开,转身便要逃走,几个人一把将我按住,顾宗祠冲了过来将我抱住我,大声说:“精微,我是你丈夫,你难道不记得了吗?!”

    他抱住我时,我发疯一样想要将他推开,可他的力气太大了,根本将他推开不了,也不知道发了多久的疯,顾宗祠带来的人情急之下,只能用绳子将我捆绑住,将我捆绑在地下,我躺在那儿朝着一旁不断抹泪的老妇人嚎啕着,那歪脖子男人在一旁急的大叫,几次都要冲过来解我绳子,都被几个保镖推开。

    顾宗祠和丁耐站在那老妇人面前交谈着什么,一直谈了许久,周边一直杂七杂八有人说话,快要天黑时,丁耐给了老妇人一个纸袋子,袋子里面装的是钱,递给老人后,那老人没有接,而是看了一眼捆绑在地下的我一眼,又看了儿子一眼,最终才抹掉眼泪,接过丁耐递过去的钱。

    她接后,便看向还在试图想从保镖面前冲破过来救我的歪脖子男人,她脚步蹒跚的走了过来,将儿子拽进屋,那歪脖子男人似乎是明白他们是要把我带走,根本不顾老妇人的劝阻,就要冲破保镖靠近我,最终被保镖一把制住,直接强制性推入了房间给锁了起来。

    最终这一切全部都处理妥当后,顾宗祠非常有礼貌说了一句:“感谢您对我妻子这段时间的照顾。”

    他说完,便回过身,来到我面前将捆绑在地下的我抱了起来,司机将门打开后,他抱着我进入,站在大门口前的保镖陆续上车,车子发动车后,带动着沙尘从这座落后又被人遗忘的小山村开车离开,我被顾宗祠抱在怀中,绳子捆绑住我,我根本不能动,只听见后面不断传来歪脖子男人的嘶叫声。

    顾宗祠见我脸上流满了一脸的眼泪,他为我擦了擦说:“精微,这里不是你的家,你明不明白?我找了你好久?你都不认识我了吗?”

    他见到对他全然陌生的眼神,最终只是叹了一口气。

    这路途非常远,车子开了两天,他们将我松了绑,我坐在那儿只是呆滞的看着窗外,也不理会他们,顾宗祠有时候和我说话,我也不开口,他见我不理他,他也没再怎么开口,一直到车子终于开到了顾家后,迎出来的仆人看到我的模样,全部都惊呆了,顾宗祠看到我满身泥巴,立马让仆人放好热水澡,便带我去了浴室,仆人七手八脚为我解着衣服时,顾宗祠从浴室内退了出去。

    仆人将我洗干净后,换上了一件崭新的衣服,又为我乱糟糟的头发洗干净细心打理好后,带着我从浴室内走了出来,顾宗祠正站在卧室内等着,他看到我全身被打理干净后,终于松了一口气,他走到我面前,对我说:“你知道吗?两天前在那里看到你时,我几乎都认不出你了,还好你安然无恙,如果你出事了,我想,我应该会非常自责。”

    他说完这句话,仆人催着说:“先生,先让太太吃饭吧。”

    顾宗祠听了,带着我下楼,我吃完饭后,下午,医生便赶来顾家,为我检查了一下身体,没有什么外伤,心里疾病也没有加重,顾宗祠才有些庆幸的让丁耐送医生离开,顾宗祠看向躺在床上的我许久,我也看着他,我们两人对视着,他忽然笑了出来,低头在我脸上吻了吻,说:“睡吧,我陪着你。”

    他说完这句话,我闭上眼睛,缓缓入睡了过去,他陪了我好一会儿,丁耐在门外敲着门,顾宗祠轻手轻脚从我面前起身离开,门关上后,我从床上起来,下了床,便出了门,四处看了一眼,便看到顾宗祠和丁耐两人坐在客厅内,两人并没有注意我。

    为了避免他们看到我,我蹲在门口身体被楼梯的安全栏杆挡住了,只听见顾宗祠和丁耐的说话声在空荡安静的大厅内回旋着,特别清晰,里面一个佣人也没有。

    丁耐的声音传来,他说:“顾总,夫人好像不像是装的,如果是装的,在一切无法预知危险的途中,她不可能不会挣扎甚至不逃走。明显那人家非常心善,对于夫人并没有防备,她想逃走的机会特别多,如果是一个正常人的心里,一定会在第一时间找准机会逃走,可是她没有,还慢慢习惯下来那里的生活,这根本不符合一个正常人的心里。”

    顾宗祠说:“起先我也怀疑她是假装的,因为她的承受能力并没有这么脆弱,我和你一样对精微有待观察,可这么久下来,我发现应该不是假装的,而是她神经方面真的出现问题了。”

    丁耐说:“夫人失踪后,我们派人跟在她身后,她在店门口被人打,甚至缩在饭店前吃别人剩下的饭,我想从这种种迹象说明,她确实不是以前的纪精微,神经方面或许真受了刺激,而沈世林在这么久都没有来找,我们试探的结果出来,他大约只要孩子,已经放弃了夫人,不然在她失踪后,不会置之不理,只是我很奇怪,为什么我们的人在盯住夫人时,稍微离开一会儿时间,夫人便被人贩子拐走,对于这点我感觉到很奇怪,这有点不符合常理。”休在鸟扛。

    顾宗祠沉思说:“或许我最不该的是去试探她是否真疯,才让她受了这么多苦。”

    丁耐见到顾宗祠脸上的内疚,他说:“这件事情太出乎意外,很多人都不相信,就连沈世林也不相信,他这次没有来找夫人,大约也是和我们之前认为夫人是装的。”

    顾宗祠说:“我现在只希望他是因为放弃了精微,才会在她失踪后精神状况出现问题后对她袖手旁观。”

    丁耐皱眉说:“可是这样的话,您和夫人签的合同就没有意义了,如果沈世林已经放弃了她,那对于我们来说,也不能牵制到他了。”

    顾宗祠说:“丁耐,她是我妻子,以前我们存在合约,以后,我想,就算沈世林已经放弃了她,她已经没有利用价值,她对我来说,也是我的妻子。”

    丁耐听了,静默了一会儿,又问:“那我去处理之后的事情。”

    丁耐离开后,顾宗祠便坐在那儿久久没有动,脸上满是沉思,大约在想什么事情,我从地下爬了起来,回了房间。

    顾宗祠将我找回来后,就没再去公司上班,而是在家里陪着我,之前负责我生活起居,照顾我喝药的人被顾宗祠给开除了,因为他们忘记我锁门了,才导致我失踪。

    医生跟进我病情为我治疗着,我回来后,又恢复了以前呆滞谁也不理的模样,医生让顾宗祠多带我出去走走,不能成天这样下去,关在房间内就算没有病,也必定会发展成抑郁症,顾宗祠没有时间,便找了个靠谱的人跟在我身后,让他每天带我去出去散散步,有时候带我去孩子多的地方玩玩,那时候的自己特别安静,只是坐游乐场内静悄悄的望着孩子,也不动,也不说话,但情况明显比在家里时好转,一般在家里只要仆人将药这些东西端到我面前来,我必定是又吵又叫。

    顾宗祠派在我身边的人和顾宗祠报告了我所去的每一个地方,不同的细微反应,顾宗祠听我在游乐场时,情绪是最宁静的,便让看住我的人每天中午都带我去玩一会儿。

    顾宗祠的人接二连三带着我去五天后,到第六天后,跟着我的人接听了一个电话,便忽然消失在人群中,我四处看了一眼,发现他不见了,也没有什么好惊讶的,继续朝着人多的地方漫无边际的走着,直到身后传来一句:“纪小姐,您真的不认识我了吗?”

    我听到这句话时,我没有动,一直往前走,甚至脚步越来越匆忙,可刚走了两步,有两个人一把从后面拽住我,紧接着付博从我后面走了出来,看向我时,眼神犀利,甚至带着一丝考究,他再次说:“纪精微,你是装的。”

    他说出这句话,我忽然大哭大叫着,转身便想走,可两个人将我钳住,我根本动弹不了,我只能在人群内怪叫着,大哭着,不断想伸出被他们钳住的手去打那抓着我的两人,付博站在那儿看了许久,他没有在观察下去,因为游乐场已经频频有人回头来看我向我们这方,付博立即走上来,对我安抚说:“夫人,您是不是身体难受?我们带您去医院好吗?”

    他说完这句话,便朝着钳住我的人使了个眼色,便带着我转身从游乐场出去,很快,我们面前停了一辆车,几个人将我按在车上,将车门一关,车子便发动。

    我手死死敲着窗玻璃,付博在我身旁说:“纪精微,你这女人什么诡计都有,少在这装傻了。”

    我还是继续敲着,不断发出嘶鸣声,付博没有理会我,而是两个人再次制住我,他们将我按在车窗上,我动弹不得,车子开了很久,直到停在万有,付博和那保镖将我从车上押了下来,便带着我走的后门,坐上直升的电梯到达了沈世林的办公室。

    当时沈世林正坐在办公桌前处理文件,付博将我押进去后,押我过来的两人,回身回了电梯,只剩下付博我和沈世林,他在看到我进来后,放下手上的文件,从桌前起来,朝我走了过来,他用手抬起我下巴,目光在我看了几眼,我在看到他时,忽然将他一推,抱着脑袋在办公室内四处逃窜着,到处都是墙,门都关上了,我缩在墙角,抱着脑袋缩成一团,警惕的看向朝我走来的沈世林。

    她走到半米远时,我忽然拿起一旁的盆栽朝着他狠狠砸了过去,他没有躲,那盆栽正好摔碎在他脚边,我不断朝他嘶吼着,朝他示威,让他不要过来,可沈世林不信邪,他嘴角带着冷笑,朝我缓慢走来,蹲在我面前,一把将我从墙角给扯了出来,他手钳住我脸的动作特别用力,我被他拿得正好,动弹不了,沈世林声音平静的说:“纪精微,你最好给我正常一点,别以为装疯买傻,我就会给你看嘉嘉。”

    听到嘉嘉后,我脸上忽然流满泪水,他看到我眼泪时,顿了一下,我动作受制于他,忽然身体趴在地下,朝他跪拜着,我不断朝着他拜着,沈世林蹲在那看了我好一会儿,他没有动,也没有制止我的动作,只是面无表情的看着。

    付博在一旁也看了一会儿,有些惊讶,付博刚想说过什么,我朝着他拜了许久,脑袋不断往地下磕着,磕出了血,我连着磕了几下,脸上的眼泪流的越来越凶,好一会儿,在我脑袋要磕在地下时,有一只手挡住了,我手正好磕在他手背上,他抬着我额头,微眯着眼睛看了我许久,他弯腰要碰触我时,我刚想动,他挨在我耳边轻声说:“想见嘉嘉就老实点,听明白了吗?”

    他这句话一出,我动作愣了愣,我人最终被他从地下提了起来捞在了怀中。

    他盯着我额头的伤口,伸出手将粘在血上的碎发轻柔拂开,他望着我良久,开口问:“我是谁?”

    我双眼含着泪呆滞的看向他,他又问:“嘉嘉是谁。”我一把握住他领口。

    他看到我反应后,莫名的笑了一声,随即将我抱在怀中,手在我凌乱的发丝上抚摸着,他说:“纪精微,你暴露了。”

    他说了这句话,我依旧没动,他抱着我许久,忽然沉沉的笑了出来,随即说:“好了,只要你听话,我会带你去见嘉嘉。”

    他将我交给了付博说:“带她去医院检查。”

    付博听到后,一把钳住我,对沈世林问:“那顾宗祠那边怎么办?”

    沈世林回身从桌上拿起一份文件看了一眼,他说:“我想,应该不用我们专门打电话告诉他,他妻子在我手中吧。”

    付博听到后,便押着我进了电梯,直接下了楼,之后去医院做各种检查,所有检查报告出来后,他带着我重新进入车内,跟着他折腾了一天,我有些累的靠在窗户上睡了过去,一直到车停下,我立马惊醒,付博将我从车上推了下来,他将我直接推到别墅,一直将我带到沈世林的书房,将刚才所有检查的资料全部递给了沈世林,他坐在沙发上接过后,放在手上翻看了一下,付博在沈世林面前说:“所有检查全部做了,身体方面除了有些营养缺乏,基本上没有多大的问题,神经方面医生说有两种可能,一种,也有可能是受了刺激,导致精神受损崩溃,第二种情况,也不排除是装的。”

    沈世林低头翻着,他问:“你认为是哪种情况。”

    付博侧过脸看向我说:“我认为是装的,这女人诡计多端,很难说。”

    沈世林合住文件夹,抬脸看向我,笑着问:“是吗?”

    夜晚吃饭时,仆人将饭菜端到桌上,沈世林坐在我对面,看向我,我并没有动,而是坐在那而像木偶一样,沈世林起身来到我身边,他将牵了出来,抱在怀中,拿起筷子放入我手中,他柔声说:“这不是你最爱吃的菜吗?怎么,不喜欢?”

    我仍旧没有动,他笑了笑,将我手中的筷子拿了出来,自己在桌上的碟子内夹了一些菜放入碗内,他说:“没关系,我喂你。”

    勺子内装着饭和菜,他递到我嘴边,我机械似张开嘴含住,他满意的说:“嗯,我们还吃一口。”

    就这样反反复复,他将一碗饭吃完后,付博从外面接听了一个电话走来,将一些东西放在了桌上,是一些药粒,在一旁说:“顾家的仆人给我们偷偷运了出来纪小姐吃的药,刚才我带她去医院时,拿去医院检查,里面查出大量的Adderall,这是一种兴奋剂,专门用来治疗嗜睡症和缺陷多动症的,一点点并没有事,可剂量增大的话,会让人颤抖甚至出汗。”

    沈世林静静听完后,他放下勺子后,端起桌上的水杯,递到我唇边,我喝了一口后,他放下水杯后,从桌上拿了一颗白色药丸,放在手上,他说:“谁这么恨她,怕她装疯,为了使她真疯,竟然连药都下了。”

    付博说:“不清楚,会不会是顾宗祠?”

    沈世林没有说话,而是将那药丸放下,他说了一句:“先把药收起来,到时候有用。”

    付博听了,点点头,将桌上几粒药丸收好后,便转身从这里出去,沈世林看向坐在一旁的我说,轻笑着说:“你看,只有待在我身边是最安全的。”他抚摸我的脸说:“可惜你太不乖了,总想着逃和背叛我,现在会是这样,怪得了谁呢。”

    我没动,他望着我呆滞的神情,笑了笑。

    夜晚时,沈世林让仆人将我衣服放在浴室后,便让他们出去,他将我抱在浴缸内,解掉我身上的衣服,他手带着温热的水为我清洗着,他问我:“这样的水温可以吗?”

    我只是躺在里面始终没有动,像没有生命的木头,他没有得到我回应,继续清洗着我身体,他洗得非常细致,大约半个小时,洗完后,他用浴巾将我身上的水珠擦拭干净,随后将我裹住,把我从浴缸内抱了出来,便出了浴室,

    他将我抱出去后,床上早已经有仆人准备好干燥的毛巾在那里,他为我擦拭着湿哒哒的头发,这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做完后,他将我抱在怀中,屋内暖气正好,我靠在他胸口,他手在我刚清洗完光滑又柔顺的头发上抚顺着,他翻着文件,看了我一眼说:“看完这点,我们就休息。”

    我的没反应对于他来说习以为常,他似乎也不是很稀罕我有反应,房间内静悄悄的,只有他翻动着文件的声音,大约几分钟过去后,门外传来敲门声,沈世林放下文件问:“什么事。”

    门外传来付博的声音说:“沈总,是我。”

    沈世林说:“说。”

    付博说:“顾宗祠来了。”

    沈世林许久都没有说话,他合上文件,放在一旁说:“人呢。”

    付博说:“在楼下。”付博见沈世林没有说话,立马加了一句说:“顾宗祠说如果我们不放人,他今晚会请警察来处理,并且对外宣传您非法拘禁了他的妻子。”

    沈世林听了这件事情,对付博说:“警察来了正好,你把药丸给他,如果他今天能够给我一个解释,人,我自然会放,如果没有解释,那就请他现在离开。”

    他说完这句话,伸手将旁边的台灯关掉,抱着我,他在额头上吻了我一下说:“晚安。”

    一切都恢复寂静后,只听见楼下偶尔传来的说话声,其余一切都很安静,也不知道楼下的声响维持了多久,外面传来车的引擎声,很快便是车开走的声音,大约几分钟,楼下彻底恢复寂静,沈世林闭目,鼻息平静说:“他们走了,可以安心休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