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277.大乱

    顾宗祠见霍振东看向我,问:“怎么了?”

    霍振东回过神,说:“没事。”

    姜婷消失一个月后,还是没有听见什么风声。我们都松了一口气,因为按照沈世林风格不可能会这么久还没有动静,也许,姜婷对于顾江河也是存在感情的,她并没有找到证据,找到了,也许没有上交给沈世林。

    因为就在文清华忌日那天,沈世林还带着顾莹灯去墓地扫墓了,我和顾宗祠还有顾江河都一起来了,他表现的毫无异样。会和顾江河说话,看不出半点要致顾江河死地的异样。文清华墓地前,最为伤心的不是顾莹灯。反而是双膝跪在地上,老泪纵横的顾江河,他不断摸着眼泪,看向文清华墓碑上的遗照。他哽咽说出一句:“清华,是我对不起你。”冬见来圾。

    他说完这句话,人像是崩溃了一般。哭得身体不断颤颤歪歪的,顾莹灯只是满脸麻木站在沈世林身边,看向跪在地下的顾江河,她忽然弯起一丝冷笑,很快。冷笑收了,她蹲在顾江河身边,摆着墓碑前的水果,她说:“你身体不好,就好好休息,哭也没用,人都死了,她也听不见。”

    顾江河看了一眼身旁的顾莹灯,她已经从墓碑前站了起来,沈世林缓缓蹲下,递给顾江河一张纸巾,说:“岳父,节哀。”

    顾江河看向沈世林手上的纸巾,他接了过来,擦拭脸上的眼泪,沈世林和顾莹灯离开后,墓地只剩下我和顾宗祠还有顾江河,他哭了很久,祭拜了一番,终于从墓地离开,之后那几天,我打算处理掉手中的工作,然后便辞去顾氏的工作,因为姜婷离开了,这里自然没有我事了,并且做这一行,我真不习惯,每天回家都是头昏脑涨的。

    我离职并没有走特殊路线,提前给了辞职信,等着人事部将新招的人来交接,便准备离开,而还过一个月后,便是顾氏的周年庆,这次周年庆是一次重大活动,请的是全国最顶尖的公关来布置场地,周年当天请的厨子,也是千里迢迢从法国请来的顶尖厨师,克斯利托佛。

    对于这次周年庆顾宗祠很重视,他甚至放下手上工作,转门来处理这次周年庆,当然周年庆当天也是我和他一起出席,在周年庆出席的前一天,顾江河来找顾宗祠,他要求出席这个活动,他说,顾氏是他一手壮大到现在,他想出席这个活动,因为这种成功代表他个人成功与荣誉,他也无愧于他父亲交给他的嘱托。

    顾宗祠并不同意,第一,顾江河现在出席并不是明智之举,因为这场周年庆不能出一点差错,而顾江河现在的情况非常敏感,前段时间才传出他们兄弟相争,他一出席,必定是一些记者堵截追问的对象,第二,关于百乐电子产业收购那问题,虽然一直没有消息,可不保证沈世林不会趁着这个活动,而当场给他们顾氏当头一棒,如果事情是这样发生,就意味着连最起码的封锁消息的手段都做不了,直接公之于众,这对顾氏的后果简直是想都不敢想。

    总之,对于现在来说,顾江河出席这个周年庆活动,肯定是最为不妥的方法之一。

    对于这两种存在的隐患,顾宗祠最终还是否定掉了顾江河的提议,并且安慰他,让他在家里好好养伤,这一年的公司周年庆去不了,下一年,等一切都稳定,他一定会让他出席。

    现在的顾江河已经完全没有能力去思考什么,他只能靠他这唯一的弟弟,顾宗祠否决掉了他的提议,他有些失落,但也没有说什么,因为他非常明白,他确实不适合在此时出现周年庆。

    我们从顾家出来后,已经很晚了,我和顾宗祠走了一段路,司机因为有些事情耽误了,所以并没有及时赶到,我们两人也不急,大约也想这样走走。走了一段路时,我开口说:“找到姜婷了吗?”

    顾宗祠说:“没有,正在找。”

    我说:“其实我们不需要这样担心,也许,只是我们自己吓自己,这么久没有消息,肯定没事。”

    顾宗祠说:“其实我也想像你想的那样轻松,可很多事情出乎意料,我们不得不防。”

    我说:“不过,我相信一定会没事的。”

    顾宗祠说:“希望是这样吧。”

    我们短短说了这几句,车子从马路那段快速开来,停在我身边,顾宗祠为我拉开车门说:“先让司机送你回去。”

    我上车的动作一顿,问:“你呢?”

    他说:“我想再走走,有些事情需要思考。”

    我没再问下去,正要上车,顾宗祠从后面拉了我一下,我回过头去看,他脱掉身上的外套,为我披在肩头,说:“夜晚风凉。”

    我握住他外套的衣料,我说:“谢谢。”便弯身上了车,车子往前开,车后顾宗祠孤单的身影越来越远。

    第二天周年庆后,我早早的起来了,第一件事情便是化妆师为我化妆,然后挑选礼服,一系列的事情全部做完后,我去了顾宗祠那里,和他主动碰面,他也准备好了,丁耐一直在他耳边上说着一些重要的嘉宾大约几点到,他还特别重点说了一句:“马来西亚的陈忠良,陈老板今早接受我们的邀约了,大约十点的飞机到达本市机场,我已经安排车早已经在飞机场外进行等待,这一次邀约是我们顾氏与他拉近关系的第一步,而且陈忠良和马来西亚的官员一直交好,将来对于基建工程招标会是一次很好的帮助。”

    顾宗祠一边听着,一边翻着文件的资料,他问:“沈世林今天会来吗?这几天盯着他的人,有没有发现他异样?还有他身边的人?”

    丁耐说:“并没有,这段时间我们的人,给我回复说,这几天他照样工作开会,并没有什么异样动作。”

    顾宗祠说:“别的日子我不管,今天你找一些人去警察局门口盯着,然后多派一些人在周年庆的现场门口守着,记者也找一些相熟的记者,一些奇奇怪怪的人一个也不准放进来,并且今天无论是沈世林,还是他身边的人,都要重点盯着。”

    丁耐说:“这些我早就准备好了,顾总放心,今天不会有事。”

    顾宗祠揉了揉眉头,点了点头,他一脸憔悴的模样明显是没有睡好,他手从眉头上放下来,睁开眼,便看到坐在客厅内的我,当即从楼上快速朝我走下来,笑着说:“精微,你来得这么早?”

    我喝着咖啡说:“看你这么忙,我自然不能让你等。”

    他笑着说:“我去换件衣服,大约十分钟,十分钟后,大约我们就可以走了。”

    顾宗祠换好衣服下来后,我们两人便赶往周年庆的会场,场面特别盛大,陆陆续续早已经有人来了,我和顾宗祠自然不能闲着,从进入场地后,便到处招呼着来参加的来宾,我们一直招呼了几个小时,门口停了几辆车,车上首先下来的人是丁耐,他带着一位比较矮小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招呼着他往里面走,顾宗祠看到后,挽着我便朝着那矮小的男人走去,朝那男人伸出手热情打着招呼说:“陈总,好久不见,多谢您百忙之中还抽空来参加我们顾氏的周年庆。”

    那矮小的男人当然也面带笑容,用不是非常纯正的普通话和顾宗祠说:“是我陈某的荣幸才是。”

    顾宗祠和陈忠良正在客套着,就在此时,陈忠良后面传来沈世林含笑的声音,他唤了一句:“陈总,别来无恙。”

    这声音的忽然闯入,我们所有人往后去看,便看到沈世林穿着手工裁剪的西服,薄唇带着浅笑走了过来,付博跟在后面,那陈老板看到他后,立即转身往后朝沈世林走去,和他握手说:“沈总,幸会幸会,没想到会在这里遇见您。”

    沈世林看了一眼顾宗祠说:“顾氏和沈氏是本家,所以才来了,只是我们有两年不曾见面了吧?”

    陈忠良明显和沈世林相熟,和他说话的语气相比,对顾宗祠的相对客套疏离不少,丁耐看了顾宗祠一眼,顾宗祠脸上虽然带着温和的笑意,没有什么情绪变化,可我感觉他挽住我手的手臂有些紧绷,我看向暗自握紧的拳头,不过,很快他便松开了,便带着我走过去,对沈世林说:“世林也来了,既然世林和陈老板如此相熟,今天就要代替我好好招待陈老板了。”

    沈世林浅笑说:“那是肯定的,宗祠今天肯定会很忙。”

    我不知道是我的错觉,还是怎样,我总觉得沈世林这句话充满深意,当我去看他时,他已经转过脸,引着陈老板从门口进入了,我和顾宗祠站在那儿看了一眼,收回视线,便再次招呼着陆续进来的客人,遇见了相熟的人,也要寒暄一段时间。

    这场周年庆很顺利的进行了到半场,一切都没有异样,也没有失误,顾宗祠紧绷的神色也终于松懈了一会儿,这次周年庆主要目的,是想要借由这次周年庆的活动来宣布顾氏和新马桥梁建筑公司一起合作的高架桥项目,并且会当场进行签约。

    新马桥梁建筑公司的欧总赶来后,在即将要开宴时的两个小时前,签约仪式也当场举行,顾宗祠和新马桥梁的决策人坐在仪式台上,穿着红色旗袍的礼仪小姐,将文件缓缓放入两人面前,主持人在上面大篇幅的宣布顾氏与新马桥梁今后的合作项目与发展,台下站了不少人,我也站在下面,四处观察着场面情况,第一时间是看向沈世林,他也站在人群中央,正端着酒杯缓慢品尝着,是不是与身边的陈忠良低声交谈着。

    仪式正缓缓进行时,我侧脸看向后台正在调音的场控,发现他脸色有些慌与白,我趁人不注意立马往后台走去,问场控说:“怎么了?”

    场控说:“音响不知道是不是坏了,音乐放不出来。”

    他这样说着,果然先前还声音洪亮的主持人在此刻,声音变得细小无比,说话声被淹没在一片嘈杂声中,我赶紧开口说:“你赶紧调。”

    场控立马蹲在音响前调着,台上的主持人立马机灵的将我话筒放下,从口袋内掏出一个备用的话筒说:“不好意思,各位来宾,后台可能发生了一点点小意外,不过不要紧,我们现在继续进行签约仪式,麻烦我们礼仪小姐为我们双方公司呈上协议书……”

    主持人正努力维持现场时,忽然场地四周的扩音音响发出擦擦擦的响声,就在那一霎传来一句:“对,百乐收购案当年确实是我为顾江河贷款,可那并不是我自愿的,那时候我才刚当上行长位置,我需要和商场一些老板维系关系,这是我工作上的需要,当时的顾江河已经和沈氏前董事长沈和志非常交好,那时候沈氏是大公司,他答应我,只要帮他,他就会帮我认识沈和志,我这才答应的,之后我贷款给他后,这笔款我也一分不漏放了上去,所以,付助理,希望您为我和沈总转告一下,希望他手下留情,给我留一条活路……”

    这短话忽然从四面八方的扩音影响散出来,全场有一瞬间寂静,当所有人还没从这忽然冒出来的声音回过神来时,里面又传来另一个男声,他说:“银行贷款是不能进行股本权益,难道顾江河当年让你贷款给他时,你不知道他是用来收购百乐吗?”

    音响内又一阵沉默传来,我看到后立马踹了一角音响,踹掉后,发现没有砸音,根本没有影响,并不是这里的原因,我四处看了一眼,最终看向一栋楼上,迈开腿便朝着那栋楼狂奔着,耳边不断传来那两人的对话。

    “如果你不说,我也没有办法帮你,只要你清清楚楚告诉我事情经过,我们沈总说了,会给你想办法,毕竟我们万有才最近和你合作,在这个节骨眼上,我们也不想你发生什么不测。”

    “我说,我全都说,当初是顾江河的岳父将我介绍给顾江河,他答应给我顾氏一家投资公司的股份,并且让我配合他贷款吞掉百乐,当时的百乐正新开发出液晶电视,可由于资金并不是很足,所以一直没有大肆宣扬和钻研技术上,又加上百乐的老板当时被自家弟弟偷了不少钱,顾江河就是看到百乐正处于薄弱易攻才和我提出这个要求,那时候我才上位,根本不懂这其中的厉害,以为只要做的神不知鬼不觉,就会掩饰过去,所以我才决定帮他,在别区一个分行拿了款,他吞掉百乐后,便如约给了我顾氏旗下一件投资公司的股份,百乐那件事情过去后,我们之间就再也没有别的什么事情,全部都是正常往来和贷款。”

    “可你知道百乐被吞掉后,其老板跳楼自杀的消息吗?”

    “我知道。”

    “她妻子在得知自己丈夫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后,也跟着在同一地点跳楼身亡,这你知道吗?”

    霍振东有些哽咽的声音传来,他说:“我知道。”

    当他这句我知道刚落音,我一把踹开那扇紧闭的大门,扩音影响内传来砰的一声杂音,我气喘吁吁站在门外,便正好看见霍振东正站在付博面前,他们两人同一时间惊愕看向我,我甚至没有来得及看他们任何一眼,便四处看着。

    付博忽然冷冷一笑,将一只录音笔举在我面前,问:“你在找这东西是吗?”

    我看到后,一把冲过去,将他手中的录音笔夺过,往地下狠狠一砸,霍振东似乎明白了什么事情,他脸上闪过一丝愤然说:“你套我话?!”

    我说:“他不仅套你话!现在外面所有人都知道你霍振东和顾江河当年那些勾当!”

    我这句话一出,霍振东有一瞬间煞白,付博笑了笑,并不急,而是走到窗户口,将完全紧闭经过特殊隔音处理的窗户全部打开,外面的嘈杂瞬间传了进来,付博说:“不错,已经全部知道了。”

    我说:“你们其实并没有找到关于顾江河贿赂霍振东的证据,你们先是利用姜婷来诈他们,声称自己手中有证据,故意让他们人心惶惶,故意让他们忍受不住来找你,而故意让他们主动说出当年的事情,所以你们选在了今天这个日子,你们算准了霍振东一定是第一个沉不住气的人。”

    “还挺聪明的。”这句话从门外传来。

    我侧脸去看,沈世林站在门外,带着算计的笑意,他缓慢走了进来,看了一眼霍振东,又看向我说:“还是外面听起来更让人觉得精彩,反而看到现场又没觉得刚才那一番话有多精彩了。”

    他略带散漫的语气说出这番话,让霍振东胸口上下起伏的,明显是悲愤交加,他握拳站在那儿站了许久,我以为他要说什么话时,他忽然拿着一旁的凳子看了沈世林一眼,什么都没说,忽然在出乎意料中拿着凳子朝我砸了过来,我看到这一幕时,根本没有时间来得及躲,下意识反应抱住自己脑袋便往地下一顿,等待着想象中那轰鸣的响声,可响声是来了,可并没有如期而至的疼痛,因为霍振东被付博一角踹翻了,那凳子在地下碎成一堆碎木棍。

    沈世林站得远远的,看向滚在地下的霍振东,笑着说:“明明是我摆你一道,你打女人干什么。”

    霍振东捂着胸口坐在地下说:“因为我知道,你很紧张这女人。”

    沈世林走到我面前,将我从地下扶了起来,在我刚站稳,他忽然将我反手一推,我身体一倒,脑袋撞在茶几上的一角,沈世林眼都不眨一下,风轻云淡对霍振东说:“她和你,对于我,也没什么分别。”

    霍振东捂着胸口从地下快速爬了起来,便朝着门口踉踉跄跄逃离,沈世林和付博都站在那儿,并没有动作,而是看着他从门口逃走。

    我从地下爬了起来时,伸出手摸了摸额角,看到手指上的血,我面无表情看了他一眼,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便从他面前离开。

    等我从楼上下来时,发现下面的草坪处已经乱成一团,签约仪式的台上也一个人没有,我快速跑着,一直到达出口时,才发现门口停了一辆警车,当我赶到后,便正好从入口开走离开,那里围住了许多记者,在他们没有发现我时,我第一时间往另一个出口快速逃跑,打了一个电话给秘书,让她在二号出口等着我,等我到达第二出口后,那里已经停了一辆车,我拉开车门便坐了上去。

    秘书快速将车门给锁上,回头问:“我们现在去哪里。”

    我说:“顾家大宅。”

    秘书听了,立即吩咐司机,车子便发动开往顾家大宅。

    我们太大意了,千算万算竟然算漏了一个霍振东,我以为他是最会沉得住气的,可我怎么能够忘记在舟山时,他就和沈世林存在接触,我怎么忘记这次周年庆作为顾氏长期的合作伙伴,他也是受邀的,太疏忽了,这次居然被沈世林再次诈了一回。

    等我赶到顾家大宅时,门口果然停了几辆警车,门外有仆人正来来回回走着,我以为肯定乱成一团了,进入大宅时,才发现客厅内特别安静,有几位穿制服的警察坐在沙发上,而警察对面的人是顾江河和顾宗祠。

    顾江河在一旁默不作声,时不时发出几声咳嗽,顾宗祠在一旁和警察交谈着什么。

    我刚进去,警察便起身对顾宗祠说:“不好意思,我们暂时要带着顾先生去警察局进行调查,在事情没有查出真与假,可能近期内不会进行放行,希望您以及您公司内的员工能够对我们进行配合调查。”

    顾宗祠说:“好,我会的。”

    警察点了点头,便由几个人从沙发上架起还在不断咳嗽的顾江河,他在被警察架起来后,看了一眼顾宗祠,顾宗祠开口说:“大哥,安心和警察走吧,我会为你请最好的律师进行辩护。”

    顾江河没说话,而是再次用手捂着唇咳嗽着,警察架着他离开后,我朝着顾宗祠快速走过去,问:“怎么样?”

    顾宗祠说:“大哥暂时被带去进行调查。”

    顾宗祠说完这句话,看向我额头上的伤口,皱眉问:“你额头怎么了?”

    我抬手在伤口处摸了一下,发现还在流血,我对顾宗祠无所谓说:“刚才不小心在桌角磕破了,没事。”

    顾宗祠眉头紧皱,很快丁耐便从门外快速走进来,对顾宗祠说:“顾总,暂时您和夫人都不要出去,门外很多记者。”

    顾宗祠问:“公司现在怎么样了?”

    丁耐说:“很多警察去了公司,将有关百乐的收购案全部都带走了,并且连当年处理这个案件的老财务也被一并带走。”

    顾宗祠忽然坐在沙发上,他唇紧闭着,没有开口说话,过了半晌,他说:“这些先不管,我们当务之急是找律师,丁耐,你现在去律师楼,将一些资质顶级的律师全部喊来这里,商量对策,并且要快。”

    丁耐皱眉说:“顾总,当时霍振东所说的话,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件事情想要洗脱是完全没有可能,我们不如放弃救助顾先生,先处理公司事情要紧。”

    顾宗祠忽然冷冷看向丁耐说:“丁耐,你知道你在说什么吗?”

    丁耐接触他眼神,立马瑟缩了一下,他说:“好,我立马去办。”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