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78.预感

    我和顾宗祠都被困在里面出不去,他坐在沙发上沉思着,丁耐在一旁不断打着电话,现在情况非常敏感又薄弱。让我惊讶的地方是,顾宗祠居然会舍弃公司最先保他大哥,这大约就是亲情,因为利益的厮杀,可又能在厮杀后,因为对方陷难,而最先舍弃利益。

    真是矛盾的一种感情,都是在一切过后,才明白,哪些东西是最珍贵。哪些东西又比当初以为非常重要的东西还要重要。

    顾宗祠和沈世林是完全不一样的人,两人都看中利益,可顾宗祠更注重感情。而沈世林看似多情,实则无情,因为他可以坐在生父的病床边,望着他在病床上和死神挣扎着。到最后,咽下最后一口气,在这样的过程中。他可以全程含笑观望,眼都不眨。

    我一直不明白,他是否真懂手足情,亲情,爱情。甚至是他根本就是无情。

    也许,每个人活着的方式不同,要的东西自然不同。

    门口的记者全部被赶走后,四五位律师便从大门外匆匆赶紧来,几人便坐在沙发上商量对策,我没有打扰他们,自己去洗手间将伤口清洗好后,便从洗手间内走出来,和仆人一起去厨房倒了咖啡来到客厅,让他们有精神谈事情,他们大约一直谈论了一个通宵,因为早上我赶来后,桌上满是合同文件,律师们各自还在聚精会神翻着法律书,顾宗祠坐在那儿和律师们说着话,几人商量好对策后,其余四人全部离开,只剩下一名律师坐在那儿。

    顾宗祠带着剩下的这名律师想要离开,他看到门口走进来的我,便让我跟着他一起去,我没拒绝,随着他一起去了警察局,我们到达警察局后,只有律师可以见顾江河,我和顾宗祠只能坐在外面等着,律师到里面待了大约二十几分钟,便从里面出来。

    和我们说了一些顾江河的精神情况,并且还告诉我们,已经嘱咐他哪些话该和警方说,哪些话不该和警方说,我们回去后,之后几天,我们谁都不知道警察调查到哪个阶段了,暂时警察那边得不到消息,顾宗祠只能将所有重点转移放在公司上,顾江河的事情便全部交予那无名律师。

    而发生这样的事情的顾氏,股市上受损,连续跌停,股市还不算什么,周年庆宣布签约的新马,当天文件还没来得及签,便在事情发生后,便和顾氏毁约,转而没多久和沈氏重新签约那高架桥的合同。

    这样的转变,让人一点预防都没有,顾氏几乎一团乱,几个项目因为顾氏这边的谣言四起,全部停工,导致顾氏在此时成一团烂泥。

    顾宗祠每一天的工作便是打电话去几个重点项目那边的区域官员进行解释,可以前还谈笑风生,看上去感情非常好的人,在顾氏陷入这一切后,纷纷避而不见,连电话都不接。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一个巨大企业王国,就因为这流言,而陷入两难的境地,看上去岌岌可危,随时便有可能崩塌的现象,难怪那么多人说,守业难,守业难,倒下来一刻的速度,如果用打拼起来的时间来算,还占用不到百分之一。

    太快了,一眨眼,昨日繁华,今日没。

    而顾江河在警察调查这段时间,竟然和律师提出了一个请求,他最后的请求是想去文清华的墓地看看,律师当时来和顾宗祠说这个要求时,顾宗祠想都没想,而是问律师一句:“这个要求可行吗?”

    律师有些为难说:“我能进去见他已经算是很难了,这样的要求……”

    顾宗祠说:“帮他想想,无论用什么办法。”

    律师看到顾宗祠,过了半晌,他勉为其难说:“我争取一下。”

    也许,我们都知道,这个案子根本没有可能胜诉,现在律师争取是为顾江河免去枪毙这样的刑罚,这个案子太严重了,因为顾江河一时贪欲死了两条人命,听说昨天忽然冒出百乐公司的老板的儿女们,在警察局为亡父亡母喊冤。

    如果顾江河能够活着出来,算是万幸,可就算最低的刑罚肯定也不能少于十年,这大约真是他见文清华最后一面的机会了。

    而顾江河出事后,顾莹灯从始至终都没有出现,我甚至没有出面,这个时候,也根本没有人想起她。冬见鸟圾。

    律师之后一直为顾江河争取这个机会,争取了大约一个星期,争取到了,警察局允许顾宗祠去墓地,但必须要有警察同行,顾江河去墓地见文清华时,我和顾宗祠还有丁耐正在顾家商量公司的事情,商量了很久,都无果,现在还没有证实事情是和顾江河有关,如果彻底落实是顾江河所为,还有狂风暴雨赶来。

    我们坐在那儿商量一会儿,正在一旁皱眉没说话的丁耐忽然接了一通电话,他这通电话并不像平时工作电话一样长达十几分钟,而是非常短暂,才一分钟的时间,他就将电话给挂断了,他对顾宗祠说了一句:“顾总,顾江河跑了。”

    顾宗祠听到后,忽然惊得一把从沙发上站了起来,他睁大眼睛说:“你说什么?!”

    丁耐说:“刚才警察局打来电话给我们,说让我们过去进行调查。”

    顾宗祠揉了揉眉头说:“好,我知道了。”

    在听到顾江河跑了的消息,我也是一顿,在那一刻我莫名的想起了嘉嘉,我掏出手机快速拨通电话,顾宗祠看向我问:“怎么了?”

    我说:“我在确认嘉嘉的安全。”

    电话拨出去后,响了许久,没人接听,我有些慌了,再次拨院长的电话,顾宗祠像是看出我在想什么,他说:“他并不知道嘉嘉是沈世林的儿子,所以并不存在会报复,你不用担心。”

    我说:“谁能够保证他不知道嘉嘉是沈世林的儿子?他现在跑了,我必须要确认嘉嘉是否安全。”

    顾宗祠没再说话,院长的电话响了许久,最终才被接通,我第一句话便是问院长,嘉嘉是否在福利院,那院长起先还很疑惑我语气为什么这样紧张,只不过她还是回答我说:“嘉嘉正在午睡呢。”

    听到这个消息,我立马松了一口气,我沉思了一段时间和院长说:“对了,院长等下我想将嘉嘉从福利院接出来,您什么时候有空?”

    院长说:“您什么时候来接孩子?”

    我说:“就等下三点左右。”

    院长说:“我三点有空。”

    我和院长挂断电话后,便提起包起身,顾宗祠问:“你现在要去哪里?”

    我说:“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认为你大哥逃走了一定没有这样简单,我不放心嘉嘉。”

    顾宗祠说:“我陪你去。”

    我点头,我们两人从别墅内出来后,便开车径直赶往福利院,顾宗祠一边开车,也没有问我为什么会把嘉嘉藏在福利院这件事情,我们和院长约好在一个咖啡厅对面见面,因为她正好要谈一个赞助正好要出来,为了避免我们开车去福利院走太远,她将嘉嘉抱了出来,我们到达约定好的咖啡管对面时,我看到一个有些胖的中年女性抱着一个两岁多的孩子,手中正提了一袋东西,她正朝着我们这边走来,我看到嘉嘉后,终于松了一口气,停好车门便从车上下来,刚将车门关上,便看见咖啡馆那端忽然快速冲过来一个人,一把从那胖妇女手中夺过孩子,很快便开过来一辆面包车,那胖妇女要去抢回孩子,被那人一脚踹在地下起都起不来。

    看到这一幕时,我全身颤抖大喊:“嘉嘉!”我这句话刚落音,那人便快速上了一辆面包车,飞速离开,我甚至来不及多想,便快速朝着马路那端狂奔过去,在冲进马路中央后,四处是飞奔的车子,到处都是汽车刺耳的喇叭鸣叫声,我乱了方寸,只是车辆快速来行的马路上狂奔着,奔了好一会儿,一辆车直接朝我开了过来,在我离那辆车只有半米远时,身体忽然被人一扯,我人还没来得及反应,忽然感觉整个人直接被一辆车撞得直接飞了起来,在空中翻转了一圈,在落地时,我被身后的人死死护在怀中。

    我挨在他怀中,耳边一切都是禁止的,我甚至听不见那些尖锐的汽车鸣叫声,只感觉耳边是空气流过的声音,鼻尖是浓重的汽油味。

    过了好半晌,我才缓慢睁开眼,动了两下,感觉身后一直有人紧抱住自己,我艰难的从地下爬起来,发现顾宗祠全身是血躺在我身后,他眼睛正半睁着,他朝我艰难的笑了笑,开口想说些什么,因为实在没有力气,他握了握我手,示意我别担心,便昏了过去。

    我坐在那儿看向看满身是血的他许久,伸出手碰触了一下他脑袋,在看到手上温热的血后,我唤了一句:“宗祠,你怎么了?”

    他没有反应,我再次唤了一句:“宗祠,你醒醒。”

    他还是没有反应,我忽然慌张得像是丢了爸妈的小孩一样,奔溃大哭着,我哭了好久,才带着满是鲜血的手,到处翻找包,才发现包已经不见了,我只能一点一点在顾宗祠口袋内摸索着,找到他的手机后,我冷静给医院打了电话,然后告诉他们地址。

    电话挂断后,我始终坐在他身边,没有半点,而马路上所有车全部停了下来,看向我们。

    很多人围观,有人拨打救护车,有人只是单纯看热闹,有些人因为受不了那么多血,觉得太血腥了,便捂着鼻子转身离开,而我只是满脸麻木坐在那儿,一直守着救护车的到来,他们快速将顾宗祠抬到了车上,我过了好半晌才抬起虚软的脚从血泊中站起来,随着护士们上车,然后便是一路赶往医院,顾宗祠被推入抢救室后,我便满身血腥坐在抢救室门外的长廊处一条椅子上,丁耐闻讯快速赶来,他满头大汗,第一句话便是问我怎么了。

    我说:“我们撞车了。”

    他又问:“人现在怎么样?”

    我说:“还不知道,很多血,还在抢救。”

    丁耐忽然满脸崩溃说:“明天就是董事会,顾总出事了,顾江河又跑了,这可怎么办才好。”

    他在一旁急得团团转,而我只是满脸麻木又冰冷坐在那儿,一直看向抢救室上的红色等,等了大概四个小时,医生从病房内出来,那一刻我几乎不敢听他嘴里说出来的话。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