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281.

    顾江河在看见孩子时,忽然身体颓然一颤,沈世林逗弄了两下,收回手。那孩子似乎非常喜欢他,胖嘟嘟的笑脸不断朝他咧嘴笑着,他抱着孩子朝顾江河一点一点走近,顾江河摇着头说:“不,孩子怎么会在你这里?”

    沈世林笑着说:“你应该能够猜到孩子为什么会在我这里。”

    顾江河不断往后退着,他说:“你别过。”

    沈世林抱着孩子朝他走来,说:“你怕什么。”

    顾江河举着嘉嘉本来有片刻松懈的手,再次紧掐着,他说:“你别过来!再过来我就掐死他!”

    沈世林手不断抚摸着那怀中孩子的脸,他忽然落在孩子纤细脆弱的颈脖处。他没有用力,而是看向顾江河说:“你自己选,是把孩子还给我,还是打算让你女儿陪葬。”

    他这句话刚落音,小巷口忽然传来一声凄厉的女声,姜婷忽然从光处快速冲了出来。她甚至还没有站稳。便一把跪在沈世林面前,她抱住他腿,满脸哀求说:“沈总。求求您放过我孩子。我求求你,念在我这么多年为你办事的情分上,我求求您别伤害她,她才一岁多,她什么都不懂,我求您了。”

    姜婷满脸泪痕跪在沈世林腿下哀求着,沈世林微微侧脸,低头看向跪在他身下的姜婷说:“你应该知道,该求的人不是我,决策不在我手中,不过我可以很肯定告诉你,如果沈恪出了什么事,你的孩子也别想活着。”

    他这句话语气不算太重,也不算太轻,刚好,听到人心里却让人发寒,姜婷听了这句话,忽然快速从松开沈世林的腿,朝着顾江河说爬了过去,她跪在顾江河面前说:“江河,你把孩子给我。”

    顾江河看到姜婷忽然激动指着沈世林说:“你心里的人是他对吗?!”

    姜婷跪在他面前不说话,满脸泪痕哀求的看向他,顾江河说:“姜婷,你竟然为了他背叛了我,可你的结果是什么?他居然拿你的孩子来威胁你,你到底是为什么要这样?!”

    姜婷哭着说:“江河,你先把孩子给我,你先把孩子给我。”

    顾江河忽然激动的说:“我凭什么要把孩子给你!我反正活不下去了!谁的生死都和我无关!”

    他说这句话时,手上提着的嘉嘉也随着他动作在空中飞舞着,我看到时这场景几乎吓得不敢说话,顾江河神情非常激动特别是在看到姜婷时,姜婷说:“可琼琼是你的女儿,难道你也不管了吗?”

    顾江河看向姜婷,带着一丝苍凉问:“我的女儿?是我的女儿又怎么样?事到如今,我自身难保,我为什么还要去顾忌一个背叛了我的女人的孩子?姜婷,你太不知好歹了,你将我害到这样的地步,你想带着这孩子和他生活对吗?”

    顾江河忽然癫狂大笑说:“我告诉!我不会如你意!让琼琼和我离开这里也好!免得你这蛇蝎心肠的女人,以后虐待她!”顾江河看向沈世林冷笑说:“沈和志养出你这样的儿子真是棒,养虎为患说的不是我,应该是说的是他,他明知道你狼子野心,他明知道你六亲不认,当年他就不应该留你,我只是没想到你会这样狠,要对我顾江河赶尽杀绝,要将我顾氏毁成一败涂地的模样!可我只是在当年撒了一个谎而已,就遭到你这么狠的报复,我还真没想到你心竟然这样毒辣。”

    沈世林冷笑一声,为侧头看向他说:“一个谎?你不觉得这个谎在从中起了很大推波助澜的作用吗?”沈世林眼睛内冷意翻滚,他说:“十几年前那天夜晚,那次生日晚宴您还记得吗?那天晚上您全家老小来我家做客,我母亲和沈和志吵架了,两人一前一后出去后,您一家人也跟着离开了,没多久,传来我母亲死的消息,她车翻进海水内身亡,是谁撞她下去的,这么多年,这个真相你们顾家应该比我清楚,不是吗?”

    顾江河说:“当时是沈和志把贺青兰撞到海里面,是沈和志对你母亲手上的股权有忌惮!对,我们确实撞见沈和志将贺青兰的车撞翻进海内,这和我有什么关系?我从始至终只是一个旁观者,我并未参与什么!”

    沈世林说:“对,你并没有参与什么,你明知道真相却让文清华和当时只有五岁也目睹一切真相的顾莹灯,在警察调查时,作伪证,谎称她是自己不小心开进海水内,又在伪证完毕后,帮着沈和志将她手上拥有的沈氏股份一点一点蚕食,而你顾家也没从中捞到多少好处,这一步一步,你敢说你没有一点责任吗?”

    沈世林已经离顾江河越来越近,他站定在他面前,看向被顾江河提在手中的嘉嘉说:“当年恩怨其实现在算也没什么意思了,把孩子拿过来。”

    顾江河冷笑着往后退,他说:“我早就该防你,我以为你会娶莹灯是还不知道当年的事情,当初你提出帮我对付宗祠时,我还以为你会是我的好女婿,我的好帮手,可我信错了你,你根本不是想帮我,你是想害我。”他指着还跪在地下的姜婷说:“你将她埋伏在我身边,就是想害我,你让我们顾家家破人亡,你让我顾氏变成这半死不活的状态,你害死了清华!”

    沈世林说:“文清华是您的好弟弟亲手促成的,并不关我事。”他说:“把孩子给我。”

    顾江河不松手,沈世林握住孩子纤细脆弱的颈脖一点点收紧,他看向顾江河问:“不给?”

    顾江河还是没有反应,只是从掐住嘉嘉颈脖改为提着他衣襟,嘉嘉在他手上不断摇晃着,仿佛树枝上的枯叶,随时便有被风吹落地的危险。

    沈世林怀中的孩子还天真无知对他笑,沈世林低眸看了一眼,有些可惜说:“笑得真可爱,可是……”

    他手一点一点收拢,孩子的哭声一瞬间变为大哭声,坐在地下的姜婷听到后,像是发疯一样抱住顾江河大叫大哭说:“你快把孩子还给他!江河!快还给他!”

    顾江河听着孩子的哭声不断摇着头,他情绪似乎已经有些癫狂了,姜婷从地下爬起来,站起来便伸手要去夺顾江河手上的嘉嘉,他忽然抬脚朝她狠狠一踹,在他朝着姜婷踹过去后,我趁他不注意时,手上搬着石块趁势朝他肩膀上上狠狠一砸,顾江河完全没有预料到,在场的所有人全部都没有预料到,我根本没有给他们回神的时间,我再次砸了顾江河一下,他身体晃动了两下。

    我将石块一扔,便一把攀住他手,跳起来一把将嘉嘉从他手上夺过,抱住嘉嘉那一刻,我什么都没想,抱着嘉嘉便快速逃离他们,顾江河被我砸后,根本没有回头看我,只是摇晃着身体看向沈世林怀中的孩子,他站在那儿好半晌,断断续续对沈世林开口说:“把……孩子给我。”

    沈世林看到他那模样,松开了孩子的颈脖,倒是很大方递出去,在递出去那一霎那,姜婷忽然大叫一声:“不!”

    可她这声不还没落音,顾江河已经从沈世林手中接过,姜婷还来不及去抢,顾江河朝她诡异一笑,他说:“姜婷,让一切都回到远点。”他说完这句话,便抚摸了一下怀中的孩子,姜婷好不容易从地下挣扎起来要去抢时,顾江河忽然将琼琼举了起来,对满脸惊恐的姜婷冷冷笑了出来,我们甚至还来不及反应,他便将手中的孩子狠狠抛了出去,姜婷在那一霎那,身体以我们看不见的速度冲了出去,大喊了一句:“我的琼琼!”

    她这句话还没在小巷子内回散,传来一声仿若西瓜坠落的闷响声,顾江河在听到那声声响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着不远处的墙壁狠狠撞了过去,他脑袋装在那堵石墙上后,身体摇晃了两下,随即,他便顺着墙壁如一座大山一般倒了下来。

    姜婷忽然抱着脑袋,发出一声歇斯底里的尖叫声,那声尖叫在耳内像是密密麻麻的银针一般,冒着森然的寒气,不断在耳膜上刺着。

    姜婷那尖叫停止后,她匍匐在地上,一点一点朝着地下流着血的孩子爬去,爬到孩子身边后,她抱着带血的孩子,紧紧的抱在怀中,眼睛迷茫的望着前方,她说:“琼琼,妈妈的琼琼,你怎么了,怎么不笑了。”

    她破涕而笑说:“琼琼,你不是最爱哭了吗?怎么都不哭了,这么乖,妈妈不习惯。”

    姜婷抱着孩子,忽然撕心裂肺的哭了出来,她将脸埋在孩子身上,大哭着:“琼琼,妈妈的琼琼。”

    这是我活了二十几年第一次听到这般凄厉的哭声,让人毛骨悚然,我根本不敢看那一团血,我根本不敢看,只是死死抱住嘉嘉,全身虚软的从地下爬了起来,我爬了许久,刚站起来,又摔倒了,反复几次后,我终于站起来了,朝前面不断跑着。

    可跑了一阵后,我回过身去看,便看见姜婷抱着流血的孩子,摇晃着沈世林的腿问:“你为什么要把孩子给他?为什么?”

    站在那儿的沈世林没有说话,姜婷脸扭曲一遍一遍问:“为什么要给他?你为什么不回答?我这么爱你,为什么,我为你做了这么多,为什么?你为什么就是不肯放过我孩子,他还只是个孩子啊。”

    沈世林微微蹲了下来,他将姜婷抱住他腿的手一点一点掰开,直到最后一根指头也被他打开后,他开口说了一句话:“因为是他的孩子。”

    他说了这句话,姜婷一踉跄,沈世林将她手放下,起身便从姜婷面前离开。

    我看到这一幕后,莫名的也哭了出来,我往前不断跑着,可脚太软了,我实在没有力气了,直接倒在了地上,我想爬起来时,他已经到达我身边,居高临下站我面前,看了一眼怀中的嘉嘉,我将嘉嘉死死抱着,摇头说:“不,不要。”

    他蹲在我面前,将我从地下抱了起来,便朝着前面的车走去。

    他将放到车上后,看了一眼我怀中的嘉嘉,冰凉的手指在我脸旁抚摸了一下,对身旁的付博说:“送他们去医院。”

    付博听了,点点头,将门关上后,便坐入车内,将车开动,没过多久便传来警车声,我坐在车内看向车后,他站在那儿没动。

    我醒来后,以为那是一场噩梦,坐在床上大口喘着气,全身都湿透了,我四处看了一眼,发现是梦,真的是梦,刚才的事情根本没有发生,直到秘书端着手中的粥从门外走进来,看向坐在床上的我说:“纪总,您醒了?”

    我看向她,擦掉额头上的冷汗,咽了一口口水,许久,我才开口问:“几点了。”

    秘书笑着说:“早上九点,还很早呢。”

    我听了她的话,侧脸看向窗外,发现阳光正非常有朝气挂在天边,窗外时不时传来鸟叫声,好像还有蝉鸣声,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冬天已经走远了,夏天悄悄来了。

    秘书坐在我床边,将碗内的粥搅拌了一下,她递到我嘴边说:“喝点粥,好几天都没吃一点东西了。”

    我有些迟疑想要开口问,可我害怕那是一场真实的事情,又闭了嘴,秘书似乎是知道我想问什么,她笑着开口说:“嘉嘉在隔壁病房,没什么,现在睡得可香了。”

    我手猛然握紧,问:“嘉嘉回来了?”

    秘书说:“是啊,回来了,前天是付博将你和嘉嘉送到医院,当时嘉嘉昏迷不醒,不过还好送来医院及时,你从车上下来的时候,也晕了过去。”

    我颓然倒在床上,眼神痴呆的望着窗外,秘书有些紧张问我:“怎么了?”

    我摆了摆手说:“没事。”

    她研究了一下我表情,又说:“对了,还有一个很好的消息,顾总醒了,现在正在做进一步的治疗。”

    我眼皮动了一下,说:“哦,他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秘书喂我吃完粥,我去隔壁病房看嘉嘉,他还在床上睡觉,看上去睡得非常沉,颈脖处有一条非常深的掐痕,看上去非常触目惊心,他睡着时,小手一直握住我食指,我望着他有点消瘦的脸,心莫名抽疼。

    看了好一会儿,丁耐跑来和我说顾宗祠醒了,听了他这句话,我只能将手暂时性从嘉嘉手间抽了出来,便随着丁耐去隔壁病房看顾宗祠,我们到达门口时,他正坐在病床上,脑袋围纱布,脸色有点苍白,手上正拿着文件。

    我进去后,他立马抬头对我笑了笑,这是这么久,隔了这么多天,见到顾宗祠对我这样笑,我来到他身边坐下,非常平常说:“醒了?”

    他说:“对,你也醒了?”

    我点头说:“睡了这么久,是该醒了。”

    顾宗祠温暖的笑了笑,他目光一直注视着我,他说:“我昏迷的这段时间,就一直在一个梦里,你知道是什么梦吗?”冬序住弟。

    我看向他,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顾宗祠笑着说:“我梦见我们结婚那天的我们,在所有人的注视下,结为连理,我记得我们结婚时你脸上其实并没有多少笑容,可在梦里,不只到为什么,你笑得很快乐,真心实意的笑着,看了让人觉得很暖心。”他说到这里,停了停,又说:“对了,我们婚礼当天,我大哥和大嫂都来了,还有莹灯,依偎在大哥大嫂中间,你不知道,那样的画面让人实在不愿醒来,可我明白,那只是梦,如果我不醒来,那我就永远会活在梦中,再也醒不来。”他对我笑着说:“这对于我来说,真是具有非常大的诱惑,虽然在梦里和你很幸福,可想到梦外,你还在焦急,还在等着我醒来,顾氏还有一堆烂摊子让你一个人承担,我觉得,无论如何,有些属于我的责任,不该让你来承担。”

    他和我说了这段话,我握住他手,埋在他手掌心中:“还好,你醒过来了。”我脸埋在他手掌心中一直没有动,许久,他开口问:“你好像哭了。”

    我说:“没事,我高兴。”

    顾宗祠说:“你高兴就好。”

    我们正聊着天,秘书慌张朝我们病房跑了进来,她站在门口对我说:“纪总,有警察找您。”

    听了秘书这句话,我忽然一紧绷,顾宗祠看到我煞白的脸色,问我:“怎么了?”

    我说:“可能是当天现场发生了一些事情,警察需要我配合调查一下。”

    顾宗祠说:“应该没事吧?”

    我说:“没事,你好好休息。”

    我从顾宗祠病房出去后,随着秘书走在走廊,我对她说:“顾江河的死暂时先不要告诉他,我怕他现在的他接受不了。”

    秘书说:“我知道,这几天我和丁耐都没有说。”

    我停下脚步说:“还有顾江河女儿……琼琼的,暂时也别告诉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