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全部章节 306.枪鸣

    沈世林说:“总要有个过程。”

    我说:“我希望这个过程能够尽量快点。”

    沈世林笑着说:“这几天相比很煎熬吧。”

    我说:“当然。”

    他重新闭上眼睛没再说话,我看着他许久,房间内忽然传来嘉嘉的哭声,我立即从沙发上起身。从他手中抽回手,便回了房间抱着嘉嘉从床上起来,帮他穿好衣服后,我才抱着他出来,可房间内早已经没有了沈世林的人。

    我将嘉嘉放在地下,重新拿起手上的手机看了一眼之前那号码,记好后,我将电话号码还有信息全部删掉,然后当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带着嘉嘉去吃晚饭。

    之后我一天坐在阳台上看向楼下的车水马龙没有动,现在顾宗祠要逃跑。虽然我并不赞成他逃跑,可如果他不跑必定接受法律的裁决,而且沈世林看上去似乎半点要帮顾宗祠的意思都没有,我现在不能太过相信他,既然我无法救顾宗祠,那让他逃走是唯一的办法。

    我坐在那望着天变为黑夜,一直到傍晚,我拿出手机按照自己记忆内的号码给顾宗祠发了一条短信说:“别等我。希望一切平安。”

    我发送完这条信息后,便起身去厨房准备晚餐,而晚上沈世林再次来到这里,我做好的菜正好刚出锅,我们两人没有交流一句话,房间内只听见嘉嘉咿咿呀呀的说什么声,还好环节了气氛。

    之后,沈世林吃晚饭后,没有要离开的打算。似乎想在这里住下,我去浴室为他放好洗澡水,他洗完澡后出来后,我已经在床上躺好,他躺在我身边没有碰我,两人一人占一角,谁也不知道双方在想什么,我脑海内全部都是明天逮捕令下来后,顾氏会怎么样,还有顾宗祠是否会逃离成功。

    我正这样想着,躺在身边的沈世林开口问:“在想什么。”

    我从床上翻了一个身看向身边正在翻着杂志的他,说:“只是想一些事情。”

    他说:“想顾宗祠吗?”

    我说:“没有。”

    他将杂志翻了一页,哼笑了一声说:“明天把户口迁掉。”

    我说:“在等等。”

    沈世林放下杂志看向我。问:“为什么。”

    我说:“你还没答应我的事情,我自然不可能让嘉嘉这么快迁给你。”

    沈世林说:“怕我翻脸不认人?”

    我说:“我一向认为交易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

    他说:“没关系。过一段时间我也无所谓。”

    他躺了下来,将灯关掉后,我们一人睡一边。

    第二天早上我醒来后,是被噩梦给吓醒的,而身边空荡荡地,早已经没有了人,我从房间内出来后,边去婴儿房看嘉嘉,他还在沉睡中,我拿着手机在房间内四处我游荡着,不知道自己到底要干嘛,我坐在阳台上吹了一会儿风,手机内再次传来一条信息说:“精微,我想见你最后一面,我会等你到夜晚十一点。”

    我看着这一条信息,坐在那儿心乱如麻,我没再回他消息,将手机内的短信都删除后,便进房间内开了电视,正好是上午十点,电视内每一个频道内全部都在报道顾氏洗黑钱与私运违禁品的事情,紧接着便是顾氏决策人与几大高层逃走全城缉拿的消息,我从第一频道翻到最后一个,发现除了几个台正在放美食节目以外,基本上很少没有人不再放顾氏的消息。

    我守在电视机前整整一天,不吃不喝坐在那里,中途喂完嘉嘉的饭,他便坐在地毯上一直玩着手上的玩具,偶尔会走到我面前来让我陪他玩,可他看见我不理会他,他便也很乖,自己坐在一旁玩着。

    一直到夜晚,我打了一个电话给沈世林,我问他来不来我这里,他在电话内很简短说了一句:“今晚没空。”

    我听了,说:“好,早点休息。”

    我说完,便将电话挂断,一直到夜晚十点,我还在纠结着去不去见顾宗祠,这是最后一次见面,如果我不去见他,那这一辈子大约都没有机会了,可如果我去见他,会不会暴露掉他的行踪?我现在在沈世林这里,一举一动他几乎都知道,如果我现在离开,一定会引起他怀疑,不,我不能冒着这个险。

    我坐在那里,从来没觉得哪个夜晚是这样漫长,我再次发了一条信息给顾宗祠,让他早点离开,我今晚不会来。

    这条信息发送出去后,我便一直坐在那里,第一次觉得一个小时是如此漫长,现在全城都在通缉他,也不知道他怎么离开。

    当时间终于到十一点,坐在沙发上玩的嘉嘉也终于睡了过去,手机内没有消息,我才莫名松了一口气,这一切终于都过去了,他不会再等我,他应该你要离开了。

    我将手机放下后,便去沙发上抱着嘉嘉进房间睡觉,刚放下他,门外便传来门铃声,很紧促的门铃声,我为嘉嘉盖被子的手一顿,停留了一两秒,便出了房间,将房门给带关,我来到客厅走到门口将门拉开,我以为是沈世林,可并不是,而是顾莹灯,我疑惑的看了她许久,现在很晚了,我并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出现在我门口,而且沈世林并没有在我这里。

    我刚想开口问她来我这里的目的,顾莹灯一句话都不说,拽着我往门外走,我莫名其妙,想要甩开她的手,顾莹灯忽然大声说了一句:“世林刚才已经带着警察去了青云山,你现在快跟我走。”

    听到顾莹灯那句话,我身体忽然顿时僵硬在那里,我甩掉顾莹灯的手问:“你说什么?”

    顾莹灯停下了脚步,侧脸看向我说:“其实我根本不想管这件事情,可是我叔叔,我并不希望他有事,如实告诉你,世林已经知道了我叔叔的行踪,就在刚才知道的,现在警察正往青云山赶,纪精微,我告诉你,他今天夜晚逃不过此劫。”

    听到她这句话,我快速转身将门给锁好,我衣服都来不及换,对顾莹灯说:“你开车带我去顾宗祠那里。”

    顾莹灯一句话都没说,我们两人都匆匆从楼上下来,到达楼下后,司机在那里等着,我和她上车后,第一时间,我便用手上的电话给顾宗祠的号码不断拨打着,可打过去永远都是无人接听,我最后发了一条信息给顾宗祠,也如石沉大海。

    我坐在顾莹灯身边问:“沈世林是怎么知道顾宗祠在青云山的?”

    顾莹灯说:“我也不知道,我刚才也是从他身边的人听到消息。”顾莹灯说完这句话,忽然看向我手机,她对我说:“你把你手机给我。”

    我疑惑看向她,顾莹灯一把从我手上将手机抢了过来,她按了几下,反复查看着,许久说:“我怀疑你手机被监控了。”

    我第一时间就反驳说:“我手机并没有到过谁手机上,他们并没有机会动手脚。”

    顾莹灯说:“你能够保证你手机一天三十二小时全天握在手上吗?”

    我说:“不能。”

    顾莹灯立即从自己口袋内掏出一部手机,她和我说:“报号码,我发短信通知我叔叔,世林和警察他们应该才走半个小时,按照路程他们必定要走一个多小时才能够到,我可以告诉他那条路可以成功躲过他们。”

    我有些犹豫,目前我并不能完全相信顾莹灯,如果这其中是个诈,或者是他和沈世林一起来设计的局,那么我就完全把顾宗祠给暴露了,可顾莹灯知道了顾宗祠在青云山,就代表他们已经知道顾宗祠的切确地址,是诈或者是局,似乎也没有什么分别,我犹豫了一会儿。

    顾莹灯侧脸看向我,见我还没有动,她忽然满是恼怒说:“快把号码给我!他是我叔叔!难道我会害死他吗?我就他这一个亲人了!”

    听到顾莹灯这样说,我开口说:“顾莹灯你必须确保你不是和沈世林联合起来诓我的。”

    她说:“世林是我丈夫,我叔叔是我亲人,纪精微,在关键时候你可不可以相信我?现在既然我知道他在青云山,就算我不通知他,他也必定逃不了,我何必多此一举问你要号码,通知他?”

    听到这里,我没在犹豫了,现在只能博一把,我立马将电话给报了出来,顾莹灯立即发信息给了顾宗祠,她发完后,她便立即问了一句司机:“到哪里了?”

    在前面开车的司机说:“离青云山还有一个小时。”

    顾莹灯语气焦急说:“开快点,山路没有限速,有多快给我开多块!”

    顾莹灯这样说着,那司机得了命令将车加快速度,我们两人不断看着各自的手机,可信息就像石沉大海,车子一直弯弯绕绕到达一座山脚下,我和顾莹灯图同时从车上下来,便朝着山上的狂跑了上去,到达一座破旧的寺庙前,寺庙内周围一切都黑乎乎的,只看见寺庙的轮廓,跟在我们身后的司机气喘吁吁跑上来后,手上的手电筒往四处一晃,我和顾莹灯便看见寺庙外面潜伏着很多警察,他们正手持手枪悄无声息隐藏在黑暗内。

    那司机完全没意识到这里潜伏着这么多警察,他气喘吁吁开口说了一句话,寺庙的灯在那一霎那全部亮了,我忽然朝着寺庙大喊一句:“宗祠!快跑!”

    就在我那一句快跑中,寺庙内忽然发出一些动静,有警察忽然朝着寺庙内的破门内狠狠一踹,很多警察如鱼群灌入,紧接着山上传来几声枪击声,我和顾莹灯听见后,立马抱着脑袋蹲在地下,那枪鸣声还盘旋在天空。

    紧接着又一声枪鸣声再次传来,身边的顾莹灯吓得尖叫了出来,我也比她差不了多少,虽然没有叫出来,可全身发抖,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枪鸣声终于从脑袋上消散后,我和顾莹灯才从双腿间抬起脸来,发现先前还一片黑暗的寺庙前,此时灯光大亮,很多警察手持着枪站在寺庙的大门口,大喊了一句:“谁都不许动,谁动我就开枪了。”

    这句话落音后,忽然整片天空都是寂静的再也没有人说话。

    我和顾莹灯对视了一眼,看到缓缓朝着寺庙内走近的警察,也跟着走上去,那些警察根本没有任何时间理我们,而是朝着寺庙内步步逼近,顾莹灯被那枪声吓得腿软,我从地下刚起来,人忽然被一股力道一拽,我还没明白过来,脑袋上便被一柄抢给顶着,我全身瞬间僵硬,拿抢劫持住我的人,忽然朝着寺庙门口的警察说:“放了他们!不然杀了他。”

    当他这句话一出,我听出来是丁耐的声音,我刚想开口说什么,丁耐低声说了一句:“纪小姐冒犯了。”

    他这句话一出,我身体瞬间就放松了,被他劫持住后,并没有动,而是问了一句:“顾宗祠呢?”

    用枪顶住我脑袋的丁耐说:“我们来见你,可没想到外面会有这么多警察,接到你消息想走时,完全来不及了,现在顾先生被警察围在寺庙内,我之前一直在外面望风。”

    他说完这些话后,又说:“我必须借用你,不然今晚顾先生和里面的人都得死!”

    他这句话一出,本来正围着寺庙的警察都一一回过头来看我,看到丁耐手中的我后,都满是惊愕。

    所有警察看到这情况后都满是戒备,丁耐用枪持着我朝着寺庙大门口走去,许多警察看到后,都一一散开,离我们站了一米之远,他似乎早就料到在有人质劫持下,警察根本不敢乱动,丁耐警惕的望着那些远远站着的警察带着我进了寺庙,我正好看见寺庙内满脸苍白的顾宗祠,他看到丁耐手中的我时,刚想惊讶喊出一句什么,可他没有说出来,只是从惊讶转变到面无表情。

    我们到达里面后,那些警察全部都围在了门口,屋内所有的人都看向那些警察。

    两方人马双方对峙着,我一直不敢动,空气像是凝固了一般,那些持枪的警察全部看向丁耐手中的我,最终不知道谁在外面说了一句:“怎么跑进来这么多女人!”

    外面大约是有警察说:“不知道,先前清场时,没见到,就刚才冒出来的。”夹欢名技。

    紧接着门口一堆警察当中出现一个人,是一直未曾露面的沈世林,他和那队长一起站在门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VIP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