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329.顾宗祠番外之童谣 终

    顾宗祠输给沈世林的,是输在一个狠字上,他永远没有办法像他一样,事情果断。冷血无情。

    顾宗祠虽然也恨过顾江河,也想过让顾氏归于他一人,他也确实这么做了,可到那时他才发现,有些东西到达手上并没有那么快乐,因为你必须牺牲更多的东西去换取别的。

    所以在事情上永远保留三分情面,他认为这是人最基本上该具备的,他对纪精微虽然有感情,可他非常明白,纪精微对他没有,纪精微明面上是恨沈世林恨之入骨,可实际上。她从来不曾忘过沈世林。

    顾宗祠记得有一次他撞见一向坚强如铁的纪精微躲在房间内痛哭,他已经记不得她是因为什么事情而痛苦。只隐约记得和沈世林有关,他看在门口看到她缩在墙角,脸埋在双腿间,压抑的哭声在空挡的房间内带着回声,顾宗祠站在门外却不敢上前安慰,也不敢去问她为什么要哭。

    他一直知道自己没有资格,他永远只能站的远远地,望着离他十万八千里的纪精微,一颦一笑都为另一个男人牵动着。

    顾氏陷入危机,顾宗祠之所以利用纪精微去沈世林身边,他其实是有私心的。他想给自己和他一次机会,他已经受够了每天躲在远处看着自己的妻子为另一个男人而伤心而大笑的生活,他和她提出这个交易。确实是为了拯救顾氏,可他主要的是给纪精微一次机会,如果这一次她背叛了他,投靠了沈世林,那么他会第一时间和纪精微提出离婚,因为他明白,有些人你等不到,为了让自己继续往前行,他只能斩断羁绊。

    在纪精微潜伏在沈世林身边的那段时间,他每晚睡不了好觉,处理工作躺下后。脑海内全部都是纪精微和沈世林在一起的画面,很多次丁耐旁敲侧击告诉她,让纪精微回到沈世林身边太过冒险,不管她是否找得到沈夜阑的消息,可女人只要受到感情蒙蔽,就会什么都忘记,没有理智,没有原则,必定会为爱情背叛一切。

    那时候顾宗祠在心里想,她不会的,他们两人之间虽然没有爱情,可最起码也达到友情这标准,她……应该不会背叛他。

    另一方,他又希望她背叛他也好,她终于可以和沈世林在一起了,而他也终于可以正视他对她的感情,对她放手,不再有希冀。

    对于纪精微他一直在堵,用最小的希望去赌,事实证明,他输了,他一直再想,如果纪精微最终背叛了他,如果他没有答应放沈世林一条生路的条件,他还会不会是那样的下场?

    那段时间,因为百乐收购案那件事情,顾氏陷入前所未有的巨大危机,那段时间顾宗祠一直处在水深火热中,他从医院出来后,顾江河和琼琼的死讯,还有姜婷的死讯朝他接踵而来,他没想到短短时间,顾家会家破人亡。

    那时候顾氏几度经历了九死一生的危机,那也是他和纪精微最齐心协力的一段时间,可他知道,就算她和纪精微再怎么努力,一个巨大企业遭遇滑铁卢,更多的人选择落井下石,没有谁会愿意出手相救,说得更加残酷一点的便是,很多人都摩拳擦掌准备踩着顾氏的尸体开始上位,没有谁会愿意去拯救顾氏,只有顾氏倒了,很多垄断性的项目他们才可以分食。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顾氏倒了,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无比值得庆幸的事情。

    顾宗祠认为那一年,是他最幸运的一年,也是他最不幸的一年,他没想到康建波会同意和顾氏合作,可他同样没想到,康建波会死在和顾氏合作最关键的时候,那时候他从看到希望,到失去希望,根本没有人体会到他绝望的心情。

    顾氏是顾家产业,他当时只有一个念头,便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让顾氏毁在他手中,无论付出多大的代价,其实他最大的心愿,便是在顾氏度过危难后,带着纪精微离开这是非之地,带她永远逃离沈世林,他想,他必须让自己足够强大他才可以让她值得信赖与依赖。

    可他从来没想过她是否会愿意跟他走,他也从来不敢问,只是自欺欺人骗着自己。

    当赵樵提出借钱给他的那天,他坐在客厅内思考这问题一夜都没睡,谁都知道赵樵是怎样的人,黑白两道,他做的一直都不是正经买卖,可那时候他没有退路可以让自己走,如果他不抓住这个机会,等着他的便是顾氏崩塌,他只有用自己这条命来赌,为了顾氏他只能将自己推入悬崖边,他一早就明白,他稍微走错一步,等着他的便是万劫不复。

    那时候他已经非常清楚了自己的路,可他还是答应了赵樵的提议,他利用赵樵的钱收购了康健。

    他得到了康健,可纪精微却和他提出要离开,他没有挽留,在这段感情中,他一直给足够她尊重她意见,他并不会强迫他,她答应让她离开,可真正等到她提出离婚那天,他才明白这段没有实质意义的婚姻竟然让他难以在协议上轻松签下自己名字,因为他发现,如果协议一断,他和纪精微从此是毫无关系的两路人,他们两人甚至连见面都没有理由,而她也不再是他妻子,也许她还会嫁给别人,也许他连捆绑她的理由都没有。

    他不断用各种理由推脱着,可纪精微像是早就明白是他的借口,她总有办法来拆穿他的逃避,直到最后避他彻底正视这件事情,他们在民政局办理协议时,在签字过程中,他手竟然莫名其妙抖了起来,他签过大大小小的合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状况,可那天他手却抖得厉害,写下顾宗祠那名字时,像是用了毕生力气,名字下去,代表他和纪精微从此再无瓜葛。

    他从民政局回来后,便坐在办公室内一句话都不说,麻木的听着丁耐和他报告纪精微之后的行动。

    不过是离开这里,带着嘉嘉,去过自己的生活。

    之后一段时间内他还是陆陆续续从丁耐口中得知纪精微的消息,听说她找了一份平凡无奇,但可以让她安稳度日的工作,听说她有了男朋友,听说她很幸福,听说嘉嘉很喜欢他,听说她甘愿在这样的日子内平安到老,听说她再也不提过以前的事情,很多听说。

    顾宗祠那时候就想,也好,她终于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生活,他只能在心里默默想着,一定要幸福。

    在纪精微离开后的那几个月,重新的顾氏再次发生了毁灭性的事情,他一直非常清楚沈世林要的是什么,他要毁掉顾氏,当警察那段时间频繁来顾氏调差资金的时候,他已经做好所有准备,他觉得走到这一步,他已经尽了自己最大努力,我对得起顾家,对得起他父亲,他也对得起自己。

    那段时间他很平静任由外面风言风语,也积极让员工配合赵樵调查,他一直静等着这一切,他想,如果老天决定让他顾氏只能走到这里,他也无力回天。

    果然,很快便传来赵樵跑了,听说他也被警察盯上了,连他自身都难保,顾宗祠更加不用说。

    他只是没想到过得很好的纪精微会来帮她,他很感激她在他落难时挺身而出,也很感谢她来见他最后一面,那时候他早已经预料到如果这一次不见,以后大约是永远都不会有机会。

    他一早就料到纪精微会为了他去求沈世林,而这点是他最不愿她做的事情,他想保留自己最后一丝尊严,不管是在她眼里也好,还是再别人也好,他不希望她为了保住他而去求别人,因为她这一世求过太多人了,可每一次从来都是为了别人,从来没为过自己,他不想让她将姿态放得那么低。

    所以他才会带着丁耐在逮捕令下来后逃走,他想到自己无非两个结果,一个便是死,一个便是终身在监狱内度过余生,相比坐牢,顾宗祠反而觉得死是一种解脱,他这辈子虽然出身不风光,可死也要死得其所,坐牢对于他来说是莫大耻辱,就算他活下来了,那也是苟且偷生。

    在明知道她正在求沈世林的时候,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在最后他再次给自己制造了一次假设性的希望,他希望纪精微能够和自己走,就算她不和他离开,哪怕是见她最后一面也可以,他明知道那时候会有危险,他明知道也有可能见她一次后,也许永远都走不出这座城市,他想过很多,可他还是想见她一面,哪怕最终他死在这座城市内,他都觉得在所不惜。

    不知道那天夜晚是不是所有人都有预感,他和丁耐还有其余几人,吸完了所有烟,一直到达夜晚时,丁耐提醒顾宗祠已经是夜晚七点了,顾宗祠才掐灭手上最后一根烟,声音嘶哑说:“走吧。”

    所有人一句话都不说,有些人在离开时,给家人打了最后一通电话,他们打完后,便哭了出来,这些人都是和顾宗祠很要的高层,他们也参与其中,他们都知道也许这一次离开有去无回。

    所有人里面只有丁耐和顾宗祠没有哭,很平静的模样,在出了那门赶往去寺庙的路途中,有几个人中途想要回去自首,劝顾宗祠别套逃了,他们大约也感觉到这一次好像是在劫难逃,会发生点什么。

    可顾宗祠很坚持说让他们自己选择他不会离开。

    丁耐也说:“走到这一步,大家有权利可以选择自己要走的路,如果不愿意大家离开也是一种选择,我会和顾先生走到底。”

    丁耐这样说,那提出要走的几人最终还是没有选择自首,而是跟着顾宗祠离开。

    到达寺庙后,他们在里面等待时,大约都没想到警察会潜伏在外面,因为是在山顶内纪精微和顾莹灯发来的信息因为网络延迟过了好久才到达他手机内,顾宗祠想,也许一切都是注定的,所以他从来不怪谁,只怪自己从小运气都太差。

    当他听到门外传来一句宗祠快跑时,他就知道外面有情况不对劲,他们也因为这一句而慌乱不已,而警察早已经破门而入,持着手枪对准他们每一个人。

    每一个人脸上都是错愕,或者用绝望来形容更为贴切。

    可很奇怪,那一刻的顾宗祠心里却很平静,当他们和警察对峙时,之前出去的丁耐从门口冲了进来,他手中挟持了一个人,是脸色苍白的纪精微,他看到后当时心内咯噔了一下,他当时并没有分清楚丁耐是真的挟持她还是假的,一直观察了他们许久,他看到纪精微的手不断紧抓住丁耐,他才看出端倪,纪精微是故意让丁耐挟持他们,给他们一次逃离的机会。

    说实话,那时候顾宗祠心里很难受,可这样的难受他说不出来,感觉有一块石块压在他心上,紧接着在对峙中沈世林也来了,沈世林似乎掐准了他不会伤害纪精微,他掐的很准,他确实不会伤害他,可他赌错了一件事情,纪精微人在丁耐手中,并不在她手中,我们双方都在赌,丁耐再赌沈世林为了纪精微一定会放了他们,他那一枪朝着纪精微左肩开下去后,他们果然赌赢了,沈世林慌了,因为他也意识到这个时候了,顾宗祠已经没有任何能力去掌控丁耐。

    他们果然获得了逃走的机会,他们匆匆从后面逃走,一直逃到一出河边,顾宗祠让丁耐把纪精微给他,他起先不肯,知道他们之前准备的床从河面上开了过来,丁耐大约觉得没有危险,才将纪精微给了他。

    他们仿佛纷纷看到了逃生的希望,可谁知上船那一刻,那艘即将带着他们远离的床上却布满了警察,顾宗祠听到丁耐最后一声呐喊后,他回头去看,丁耐被其中一个警察开了一枪,正中心口,随即他便从船尾上倒了下来。

    那血水顾宗祠至今都无法忘怀,他站在那一直没动,他听到纪精微的哀求声在岸上不断传来,她求他自首,求他别再继续错下去了,她求沈世林放过他,那哀求声让顾宗祠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精微大概是忘了,他是顾宗祠,他无法选择自己的出身,他可以选择自己应该以怎样的方式去结束自己这一生,也许他算不上光荣,可他觉得这一切他都尽力了,他不想苟延残喘的活着,他从水内转过身看向沈世林怀中浑身是血,满脸泪痕的纪精微。

    他看到她脸,忽然想起锦绣园内的她,他们第一次相遇到现在,似乎过了很久,可他在这一刻并没有不舍,因为他明白,就算没有他,她也会有很好的人照顾她一辈子,她有嘉嘉,沈世林就算再残忍也是不愿意伤害她的,想到这里,他第一次觉得,原来让他牵挂的事情并没有多少。

    他只是有点遗憾,顾氏终究毁于他手中,也许他觉得自己对得起顾家的每一个人,可也难逃他是顾家罪人这个事实。

    在枪声想起那一刻,他脑海内其实是一片空白,只是耳朵内莫名传来一阵小时候保姆在他哭着要妈妈的时候,常唱的一首童谣。

    天上雪花飘,

    我把雪来扫。

    堆个大雪人,

    头戴小红帽。

    安上嘴和眼状巨吉才。

    雪人对我笑……

    他忽然很想他出生后没见过一面的母亲,她用自己的生命换了他,而他最终没有成为她的骄傲,他不知道死后,他会不会见到她,如果能够见到,他一定要和她说声谢谢,谢谢她的慷慨无私,让他有幸在人世间走一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