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方便您下次阅读,收藏澳门足球网_精品小说免费阅读或下载桌面快捷方式 | 点此 打开书架

全部章节 第二结局 免费喜剧篇

    纪精微和沈世林出差回来后,便每天一个人待在家里,因为失忆了,她对所有一切都恐慌,害怕去面对,还好有小胖子嘉嘉陪着她,至少每天也有个人陪她说话,可时间久了她越来越觉得孤单了,沈世林也没闲着,每天上班时,都不忘打电话来询问保姆家里那一大一小的情况,保姆一般接听到电话后,便会偷偷看向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的纪精微,回答说:“先生,嘉嘉和夫人都挺好的,胃口好,吃得也多,只是最近在追连续剧,哭了不少眼泪。”

    沈世林将办公桌上的文件全部合住,那些下属还站在那儿等着和沈世林报告工作,他眼睛内闪过一丝笑意,说:“嗯,没别的事,让她注意眼睛。”他抬起手腕上的手表看了一眼,在心内估计了时间说:“大约晚上六点到家。”

    保姆笑着说:“好的,先生我明白了,我会在您回来之前准备好晚餐的。”

    沈世林放下手机后,便坐在办公椅上失神片刻,直到感觉下属们正看向他,他回过神将笑容收了收,非常淡定说了一句:“继续。”

    其中负责销售这块的经理,便拿出新楼盘开售的记录和他报告,沈世林一边看着数据,一边安静听着。

    到达六点,纪精微已经把一部连续剧追到大结局,结局是悲剧,她抱着嘉嘉在怀中嚎啕大哭,鼻涕眼泪擦了他一身,嘉嘉满脸嫌弃说:“妈妈,你好蠢啊,电视剧内都是假的。”

    纪精微当然也知道电视剧内的一切都是假的,可很不巧,她刚才追的那部剧和她生活有一点点挂钩,女主在结局出车祸变成了植物人,男主活得生不如死,每天陪在女主身边,别说多么痴情了,她想到自己昏迷那段时间前,她的丈夫沈世林是不是也和电视剧内的男主一样惨?

    她正在心内毫无底线幻想着沈世林在她昏迷后生不如死的模样,门外就传来开门声,她和嘉嘉同一时间扭头去看,看到门外进来一个男人,他第一件事情便是脱掉外套,保姆接过后,便挂在衣架上。

    大约是天气热了,沈世林解着衬衫袖口的扣子,看到纪精微眼睛红红的,他问:“怎么了,哭了?”

    纪精微想都没想,快速朝着沈世林过去,一把拉住他手,非常认真说:“辛苦你了,这段时间。”

    沈世林根本没听懂她话内的意思,小短腿嘉嘉还在笨拙的从沙发上滑下来,刚想走过去让沈世林抱一抱,谁知沈世林已经揽着纪精微转身离开,根本无视了小胖子嘉嘉,他刚想开口说什么,他便看见他老爸在她老妈脸上温柔的抹着她的眼泪,用从来没有对嘉嘉用过的语气,对他妈妈柔和说:“好了,别哭,哭坏眼睛怎么办?”

    嘉嘉想说什么,然而,他发现这个家好像已经没有了他的存在,以前一下班就抱他的爸爸,现在一回家便是看妈妈,根本一点都不关心他,他撅着嘴,转过身赌气似的回了沙发上坐好,想着等他们良心发现了他,他才打算原谅他们。

    可紧接着吃饭了,两人已经坐在餐桌上了,除了纪精微坐在餐桌上笑呵呵喊了他一句吃饭外,他父亲大人已经彻底忘记了他,只是眼眸带笑看向正吃得非常有滋有味的纪精微。

    嘉嘉还想坐等爸爸的良心发现,可他除了看他一眼,并没有发现他在赌气,嘉嘉只能在心里自我安慰想,没关系,命要紧,不吃饭就会饿死,饿死了妈妈就会伤心,虽然爸爸不喜欢他了,可是妈妈还是很喜欢他的,他这样想着,吞了吞口水,给自己找到了理由,走到纪精微身边,扯了扯她一角,纪精微低头看向嘉嘉,问:“怎么了?”

    嘉嘉说:“妈妈,如果我饿死了,你是不是会很伤心很伤心?”

    纪精微本来是想问他怎么会饿死呢?可想了想还是点点头说:“对,你是妈妈的儿子,妈妈当然会伤心。”

    嘉嘉松开她衣角,反身灵活的身子便爬上了椅子说:“为了不让你伤心,我决定今天夜晚吃两碗饭。”然后他看向沈世林,撅着嘴重重哼了一声,表示自己的不满。

    沈世林将两杯牛奶分别递给了纪精微和嘉嘉,说:“一碗就够了,第二碗不会长身体,只会长脂肪。”

    纪精微看到嘉嘉憋着的嘴,像是意识到什么,立马往他碗内夹了一些菜说:“你爸爸没嘲笑你胖,你快吃,今晚的菜很好吃。”

    嘉嘉才忍了忍要哭的表情,闷哼不说话,只是一味低头扒着饭。

    夜晚时,嘉嘉已经闹了一天,嘉嘉被保姆抱着进了婴儿房,卧室内只剩下纪精微和沈世林,可沈世林接听了一通公司内的电话,这通电话时间长达半个小时,纪精微一时横躺在他身上,一时竖着躺在他面前,一时脑袋搁置在他胸口,一时趴在他肩头,等着他将这通漫长的电话讲完,可她等了半个小时,他还在电话内吩咐着公司内的事情,纪精微脑袋躺在他腿上便睡了过去,她也不知道那通电话讲了多久,直到耳边再也没有说话声,身体被谁给抱入怀中,她迷迷糊糊睁开眼,沈世林正要关灯睡觉的手腕,便被一只白皙纤细的手给攀住,他侧脸低头一看,纪精微正迷迷糊糊睁着眼睛,强打起精神问:“我一直想问,我昏迷那段时间你是不是很难过?”

    沈世林听到她忽然这样问,心内莫名一紧,何止是难过,到现在他至今想都不敢想,倒在血泊那一刻的她,那场景是他一辈子的噩梦。

    他关灯的手移到她脸庞的发丝处,大拇指在她脸庞时不时抚摸着,他说:“嗯,很难过。”

    纪精微仍旧强打起精神,她坚持这么久不睡就是想问这些问题,她说:“如果我死了,再也醒不过来了,你会怎么办?会不会再娶?”

    沈世林说:“会,如果你死了,我会再娶,这样嘉嘉也会有新妈妈,你不知道吗?男人三大喜事,升官,发财,死老婆。”他微微低下脸,在她鼻尖亲吻了一下,忽然闷声笑了出来,纪精微气得直接往他胸口打了一圈,说:“没劲透了,那你就升官发财死老婆吧!”她有些气愤说完这一句话,背对着他躺着,她以为他会来哄他,可是他没有,耳边也没有动静,纪精微等了一会儿,实在太困了,便真的睡了过去。

    她睡了过去后,沈世林眼神始终凝望着她熟睡的侧脸,他手指温柔的抚摸着她熟睡的脸庞,轻声呢喃说:“我怎么会让你离开我……”

    这句话纪精微没有听见,她大约不知道身边的男人曾经在她昏迷那段时间,过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他已经尝试过失去她的滋味,这辈子,这样的滋味他不想再尝试第二次。

    之后沈世林见纪精微待在家里很低迷很无聊,便将她带在身边去公司上班,当然还是当他秘书,纪精微面对那些复杂的文件特别迷糊,虽然这些琐碎的事情对于以前的纪精微来说,并不算什么,可现在的纪精微记忆永远停在十八岁,心智当然也没有以前那么成熟,算得上是完全没有接触过这类事情。

    她到万有上班时,早已经和沈世林千叮咛万嘱咐了,别让公司内的人知道他们之间的关系,沈世林问她为什么,她特别苦恼说:“我不想让别人议论我们,我想靠自己。”

    沈世林对于她这样的想法表示理解,以前的纪精微也非常独立,对于这一点,就算失忆了,也始终没有变,沈世林同意了。

    纪精微的职业生涯从此开启了,三十岁的人,带着十八岁的智商,在处理事情上永远毛手毛脚,沈世林的助理一直跟在老板娘身后解决着不大不小的麻烦,可又不敢说什么,也不敢骂,最主要是,把几分合同弄错了价钱数字后,让公司内亏了不少钱,可大老板却始终笑眯眯的,半点要责骂的迹象都没有。

    反而是纪精微内疚死了,她没想到在处理这些琐碎的事情上会这么麻烦,现在办公室文档的软件和几年前的也都不一样了,所有一切她全部都要重头开始学。

    还好她算机灵也很用功,在不断学习和出错误中,慢慢走向正轨,沈世林的助理觉得纪精微可以独当一面后,渐渐放权给她,让她批一些部门不大不小的支票,和理一些账目,可当纪精微独自处理这些事情的第一个月后,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在行政部她和一位和一位负责归纳文档的小姑娘关系很要,那小姑娘大约二十三四,性格非常活泼,纪精微非常和她聊得来。

    只是有一点纪精微和她非常聊不来,因为那小姑娘经常拉着她聊沈世林的事情,每次听到她无比爱慕沈世林的语气出来后,纪精微就觉得哪儿哪儿都不舒服,不过她也没有表达出自己的不舒服,毕竟她男人有这么多人喜欢是她的骄傲,她也没当一回事,有时候还会偶尔和她聊一些沈世林的一些爱好。

    两人之间的关系也一度达到一个热点,可就在这热点达到一定程度后,便冷却下去了,因为有一天中午时,纪精微去沈世林办公室内送文件,因为那天工作实在太忙了,她在沈世林办公室待了一会儿,迷迷糊糊竟然躺沙发上睡了过去,沈世林看完文件,便起身脱下外套给缩在沙发上睡着的纪精微罩上,他坐在一旁看了她好一会儿,才起身继续工作。

    而和纪精微交好的那小姑娘名字叫曾旋,正好处理完工作正好以找纪精微拿文件之名,来沈世林办公室内找纪精微,可当她进来后,便看到一向和沈世林距离保持很好的纪精微竟然就随便躺在老板的办公室,身上还盖着老板的衣服,还睡得很沉的模样,而老板只是坐在办公桌前处理着工作,里面气氛有一种说不出的微妙。

    曾旋刚想开口说什么时,沈世林对她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便轻轻吩咐了一句:“下午有什么事情找秦助理。”

    曾旋虽然没说话,可当时感觉到一阵怪异,老板为什么会对一个秘书这么好?而纪精微只是一个秘书,她的工作居然让上司来处理,她心里当时很不是滋味,也没有说什么,笑得清新可人说:“知道了,沈总。”

    她正要从办公室内退出去时,正在批阅文件的沈世林忽然又开口说:“长风街有间港式茶餐厅知道路吗?”

    曾旋心内噗通噗通跳,她说:“知道。”

    沈世林说:“打包一份酒酿圆子对服务员说加咸蛋黄。”

    曾旋说:“好的,我知道了。”

    曾旋出了办公室门外,脸上的笑容变了,她和纪精微相处了这段时间,她一直都非常清楚她爱吃的东西,尤其是酒酿圆子加咸蛋黄这样的吃法,可沈总为什么会知道?

    他们之间是什么关系?

    之后那段时间纪精微也感觉曾旋对她的态度变了,至于哪里变了她也感觉不出来,不过她并没有在意,依旧整天和曾旋和颜悦色相处着,有一天她正安排几位合作商来这边开会所住的酒店时,坐在一旁的曾旋伸了伸懒腰,见纪精微满脸为难的模样,她走来过来弯下腰看向她本子上写下来的安排,笑着说:“聂总和田总两人关系挺不错,你可以将两人安排在相邻的酒店房间。”

    纪精微一听笑着问:“是吗?我还很郁闷不知道怎么安排呢,谢谢你,曾旋。”

    曾旋笑着说:“没事,这些大人物的关系表我应该比你熟一点。”

    她说完这句话,便回了办公桌上。

    可这个安排下来后,有些合作商的住所安排虽然非常恰当,可却发生了一件不大不小的事情,那天南河集团的聂总和金东集团的田总赶来本市入住酒店时,两人在酒店门口相遇吵了起来,甚至动手打了起来,南河集团的聂总把金东集团的田总打到进了医院,这件事情引起了万有高层的注目。

    谁都知道金东集团的田总和南河集团的聂总从很多年前就是生死冤家,虽然这些事情没有公开来说,可圈内的人都非常清楚,纪精微在这次安排上出了技术性错误,导致其中一位合作商闹着要撤资,还说对方不走,他便毁约。

    这件事情当天下午发生后,正在会议室内开会的沈世林去了医院探望,一直到下午四点回来,纪精微坐在办公桌上不断看向曾旋,可曾旋根本没有看她,很自然对她笑着安慰她说:“精微,没事的,你也不是故意的,下次注意就好。”

    纪精微刚想说什么,秦川已经从门外走了进来通知纪精微来一趟办公室,纪精微知道自己闯祸了,脸色很低落跟着秦川走了出去,到达沈世林办公室时,秦川已经将门给关上了。

    沈世林从文件上一抬脸,便看到纪精微苦着一张脸,他并没有发脾气,也没有斥责她的失误,只是很温和问:“苦着一张脸,不高兴吗?”

    纪精微满是愧疚说:“对不起,给你工作上带来了不便。”

    沈世林从椅子上起身,走到她面前,将她牵到沙发上坐下,撅了撅她紧抿的唇说:“高兴点,你并不清楚这其中的关系,会犯错也是很正常。”

    纪精微低下脸说:“其实是曾旋告诉我说聂总和田总关系好,我才这样安排的。”

    沈世林听了微微一扬眉看向她问:“曾旋?”

    纪精微说:“嗯,我一直当她是很好的朋友,可是我没想到她会……”

    纪精微话没说完,沈世林也听出了一些问题所在,他将她拥入怀中,纪精微靠在他胸口,沈世林下颌抵住她脑袋说:“工作上从来没有真正意义上的朋友,精微,你不需要和谁去处好人际关系,你只要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生活就好,以后经历多了,你会越来越好。”

    纪精微挨在他胸口闷闷的说:“也许是我太相信别人了。”

    沈世林说:“没关系,我可以慢慢陪你成长,你会找到属于自己的朋友。”

    第一次接触到这样的事情的纪精微很难过,虽然以前的纪精微面对这样的事情早已经见怪不怪,可如今的纪精微面对这样的事情,却多少还是有些受打击,那天她趴在沈世林怀中哭了好一会儿,一直哭到他衣襟都湿透了,她才埋在他怀中平息情绪。

    之后那段时间纪精微突飞猛进成长,面对曾旋时不时挑衅,她岿然不动,在纪精微对这样的事情的态度基本上成熟后,沈世林觉得时机尚可,便将曾旋开除了。

    沈世林看到纪精微自从上了职场后,笑容越来越少了,他有时候会怀疑自己的决定,将她重新带来这残酷的是非之地会不会太残忍了?剥夺了她好不容易重新拥有的快乐,虽然她受了不少气,脸上虽然满是不在乎的神情,可是回到家里总是会躲在沈世林怀里一句话都不说。

    那时候沈世林又觉得,这才是真正的纪精微,她很独立,明知道前面很苦,她也仍旧勇敢去尝试,反而将她身边的风险全部认为挡开,对于她来说并不是一种好处,反倒剥夺了她的快乐与上进心。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痛苦,可沈世林也很庆幸,在她受伤时,她想到的人总是他一个人,没有别人。

    不过工作了半年的纪精微发生了一件事情,这件事情却让她职业生涯全面停止,那便是她怀孕了。

    在得知她怀孕那天,沈世林正带着她在办公室开会,纪精微在他身旁认真的坐着会议记录,当天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觉得非常恶心,正好有招待人员进来为大家杯内加咖啡,加到纪精微杯内时,她忽然感觉一阵恶心,刚想忍住,可没想到动作比她反应快多了,她朝着地下狠狠干呕了出来,可并没有呕出什么东西,却反应很大,办公室内所有开会的高层全部看向她。

    纪精微平复了好久,才抬起脸看向他们,面对大家异样的眼神,她刚想解释自己感冒时,沈世林将面前一杯他喝过的纯净水递给她,她接过后,喝了好大一口,放下杯子时,沈世林问:“多久没来了。”

    纪精微想了一会儿说:“两个月了。”

    沈世林忽然笑了出来,并没有说什么,而是握住她手重新开会,而那些高层早已经见怪不怪,这场会议开完后,沈世林下午没再工作带着纪精微回了家,打电话让家庭医生来为她进行检查,纪精微起初并不明白是什么意思,直到家庭医生告诉她怀孕了,她才彻底傻了。

    她抱着沈世林又是哭又是笑,满是激动的模样,沈世林稳稳抱住她,纪精微圈住他颈脖,激动说:“我要给嘉嘉生个妹妹。”

    沈世林点头说:“嗯,也可以。”

    纪精微兴奋的说:“我现在好幸福,世林。”

    沈世林抱着她在房间内走了一圈说:“我也是。”

    纪精微埋在他怀中,忽然哈哈大笑了出来。

    那一刻,沈世林说不出心里是什么滋味,他只希望,时间永远不要停。

    (喜剧篇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

搜索一下最新的:春风也曾笑我(百度最新章节)  春风也曾笑我(谷歌最新章节) 章节错误/没更新/有乱码/意见建议/点此反馈←

Copyright © 2017 wodeshucheng.com | 澳门足球 版权所有- 免费提供精选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 书城精选小说免费阅读

本站小说为转载作品,所有章节均转自其它网络站点,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给我写信